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一路旁觀
原神:一路旁觀 連載中

原神:一路旁觀

來源:google 作者:結yuan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結yuan 問諾蝶

旅行者熒在海灘醒來,撿起一根魚竿,釣起一隻應急食物然後,她突然注意到從始至終坐在山崖邊的一個人,那人也僅僅是一直看着她熒爬上山,向著那個女生伸出手「要一起旅行嗎」「好」然而,分歧也由此開始產生她面對風魔龍威脅蒙德城安全無動於衷,她看着奧塞爾攻擊群玉閣面無表情,她看着反抗軍和幕府軍的戰爭無所表示她看着一切悲劇的產生,她看着一切不美好的事務熒並不理解,為什麼她面對一切都這麼無所謂,她丟下少女,獨自前往層岩巨淵調查丘丘人事件,卻又看到她坐在倒掛的城市中,眼角含淚是她從來沒看見過的表情「你如果認識從前的我,也許你會原諒現在的我」展開

《原神:一路旁觀》章節試讀:

問諾蝶拉開弓弦,元素能量凝聚成一隻箭,離弦的箭向著領頭的人飛去,冰元素的氣息散逸在空中。

這就像是擁有神之眼的人對普通人,只要不是太強大的普通人或太沒用的原神,神之眼持有者都是碾壓的姿態。

所以這從一開始就很明顯是一邊倒的戰鬥,問諾蝶的攻擊為六段連續的弓箭射擊,手中凝聚出一支又一支的箭,在盜寶團圍過來攻擊前將眾人凍結。

她一步步走到領頭的那人旁邊,手中弓箭收起,化為一柄單手劍,經過那人的時候,從他口袋中拿出一個並不大的小盒子。隨後轉身準備叫上熒離開,手中長劍揮動,直接砍下那人的頭。

派蒙害怕的躲在熒的身後,熒迷茫的看着問諾蝶,直到她招了招手,準備拉着她繼續往前走。

「問諾蝶,你.......」

「熒,他們不是無辜的人。」

早就知道熒會開口問的問諾蝶打斷了熒的話,準備拉着她向璃花洲走去,卻被她一把甩開。

「可是你為什麼殺了他們,他們只是在這裡打劫!罪不至死」熒後退一步,警惕的看着問諾蝶,派蒙也在她身後探出頭點頭表示自己也贊成熒的話。

「熒,你真的認為我做錯了嗎?」問諾蝶沒有拿出武器,只是雙手攤開無奈的看向熒。

「熒,善良並非一個明確的形容詞,放過他們也不一定是善良的表現,那叫放虎歸山。」問諾蝶說著,雙手放出能量波粉碎剛剛被凍住但是還沒有完全死亡的盜寶團成員。

「你有沒有想過,他們在這之前做了什麼?他們是盜寶團,我剛拿走的的就是他們在遺迹中拿出來的東西,是我朋友的東西。 」問諾蝶說著,手中拿出剛剛那個小盒子,同時讓熒看到了上面迸濺出來的血跡。

「他們是殺過人的人,如果放過他們 可能就會讓更多的人遇到這遭遇,明白嗎。」問諾蝶沒有再說什麼,收起手中的小盒子,拉着熒再次向前走去。熒也沒有再說什麼,她的心裏有些動搖。

見這樣的熒,問諾蝶忍不住嘆了口氣,熒是善良的,她的善良讓她無法忍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悲劇,所以她只能這樣一次次的幫助這個世界解決那些悲傷的事情,這就是游戲裏工具人的來歷。

好在一路上也沒有再遇到什麼,熒和派蒙的注意力也很容易被轉移,問諾蝶在望舒客棧點了一桌子當地的特色菜,熒雖然心裏還有點難受,但是被派蒙拽着吃了東西後注意力也被轉移,三人本着尊重食物不能讓壞心情影響吃東西的想法解決掉了一大桌子的美食。

在望舒客棧休息一天後,繼續踏上路程,問諾蝶難得的換下來她那件披肩,換了一件藍色的漢服長裙,跟着熒等人下樓。

「哇哦,不過,這套衣服行動起來會不方便嗎?」派蒙好奇的扯扯問諾蝶的裙子,然後被拽着披風拎起來當娃娃抱着。「不會,我從我家鄉帶來的,穿的很習慣。」

雖然問諾蝶是這麼說的,但是想起她在蒙德時上躥下跳動不動原地起飛爬一下城牆只要幾秒的情況,熒和派蒙還是決定盯着她防止她影響這件衣服自帶的氣質。

但穿上這身衣服的問諾蝶彷彿打開了什麼開關,不再和之前一樣抱着派蒙拉着熒還跑的飛快,反而不緊不慢,一路帶着熒和派蒙像清晨散步一般一路走到璃月城,站在城門口向兩人介紹:「歡迎來到璃月城,相信我,你會喜歡這裡的!」派蒙也跟着激動起來,一瞬間,熒以為自己帶了兩個孩。

走在街道上,來來往往的是正在為生活而忙碌的人們,每個人臉上都帶着生活的喜怒哀樂。或許這裡不像蒙德城一樣洋溢着自由的氣息,有什麼事都會去解決的騎士團,但是歷史的厚重感縈繞在這裡,古色古香的精妙建築和經過了沉澱的繁華街道,千岩軍巡邏着,商人們討論着屬於他們的契約,一座浮空樓閣在頭頂飛過。

派蒙主動飛起來給熒介紹:「要尋找岩神的話,一年裡只有這一次機會。多虧之前溫迪提醒,否則我們一定會錯過今年的【七星請仙典儀】吧。」

熒看着派蒙問道:「派蒙知道具體時間嗎?」派蒙搖搖頭「唔,說不定是今天,也說不定是明天的樣子。既然來了璃月,還是去問問當地人吧。」

「啊,對了,關於岩神摩拉克斯。你知道嗎,我們用的摩拉就是以這位神明命名的。但我們這些外國人如果在璃月這樣稱呼岩神,就會降級成【無禮的外國人】。所以還是和璃月人一樣,多用用【岩王帝君】這個名字比較好。」

聽着派蒙的介紹,熒好像想起了什麼,拽了拽問諾蝶的袖子:「說起來,問諾蝶,你認識風神的話,是不是也認識這裡的岩神?」

問諾蝶點點頭,開始思考怎麼和熒形容那個現在每天喝茶聽戲的鐘離,最後還是決定給他先在熒那裡保留一點形象。「摩拉克斯和巴巴托斯一樣,是目前僅存的初代七神,但和溫迪不同,摩拉克斯是硬生生在大陸上殺出一塊地,所有踏進這片地的魔神都會被他武力鎮壓,因此也有武神之稱。熒,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攔住你們的不可能是摩拉克斯,而這裡接下來會有一場麻煩,你真的要繼續在這裡牽扯下去嗎?」

剛說完,問諾蝶就開始後悔了,雖然以前怎麼說怎麼鬧也沒造成影響,但是熒也是別的世界來的人。轉念一想,突然覺得如果勸動了熒也不錯,畢竟,她也不是提瓦特人,這裡的事情還是讓這裡的人解決更好。

然而熒還是搖了搖頭,她告訴問諾蝶:「這裡如果會發生麻煩,我不可能做到坐視不理,而且,我想自己去確認一下。」

問諾蝶嘆了口氣,突然覺得熒成為工具人不是沒有理由的。

「問諾蝶,可能你覺得我對其他人的事情太不關心了,但是我覺得,你才是異類,你看到風災席捲蒙德城沒有任何錶現,你說到會有麻煩的第一反應也只是避免自己捲入進去,可我不一樣,我不願看其他人受苦,不願看更多的人遇到麻煩。你有預知到麻煩的能力,為什麼不去阻止這場麻煩?」

派蒙拉着熒背後的披風,試圖讓她別說了,但是問諾蝶依舊毫無反應,轉身從另一條街道離開了,只留下一句:「去稻妻時我會找你一起。」

原地只留下惱怒的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