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蒼炎降臨
原神之蒼炎降臨 連載中

原神之蒼炎降臨

來源:google 作者:復蘇的羽翼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復蘇的羽翼 遊戲動漫 蘇羽

(又名原神之蒼炎卷宗;蒼炎律者橫掃提瓦特;)遊戲動漫+二次元+原神+穿越+無系統+單女主忠於原作遊戲設定的大大,本文仍舊是將遊戲這一設定抹除後編寫的,請閱讀本文時,不要以遊戲玩家的上帝視角代入,謝謝!……一次緊急任務,讓天命的擬似律者蘇羽被帶到了提瓦特懷着想要回家的心情,蘇羽背着猶大手持天火踏上了旅途提問:當丘丘人遇見一個手持天火雙槍背着猶大的誓約的律者時,心理陰影面積會有多大?展開

《原神之蒼炎降臨》章節試讀:

自空中墜落的蘇羽愣住了。

龍背的血痂被打碎的特瓦林愣住了。

狂丟風元素箭矢的「黃毛阿姨」熒也愣住了。

然後下一刻,在蒙德的上空就上演了一場空中「交通事故」。

特瓦林撞在了蘇羽的身上,熒撞在了特瓦林的背上,而蘇羽,則被這兩個傢伙頂着砸進了下方的果酒湖中。

蒙德大教堂前,溫迪的驚愕的看着空中的「慘劇」。

祂不是不想出手幫忙,而是在蘇羽出現的那一刻,空中的風,竟然對祂產生了排斥,不再聽候祂的號令了。

在果酒湖中撲騰了一陣的特瓦林展開翅膀,朝着遠方逃遁而去。只是在它飛走之前,看了同樣在果酒湖中撲騰的蘇羽一眼,似乎是察覺到了這個人類身上的不同之處。

而此時的蘇羽,正在湖水中掙扎着。

雖然他會游泳,但是架不住他還背着猶大的誓約啊!這東西的重量,連泰坦機甲都能直接壓扁,足夠將他一起扯到湖底去了。

一旁的熒見狀還以為蘇羽是不會水,於是飛快的朝着蘇羽的方向就遊了過去。只不過還沒等她伸手拉住蘇羽胡亂揮舞的手,就看到蘇羽抓住背後的猶大往天空一扔,然後手掌上匯聚出一股能量,狠狠的拍在了果酒湖的湖面上!

寒氣肆意,僅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果酒湖的湖面上就出現了一座完全由冰凝結而成的小島!而熒很不幸的被蘇羽的力量波及,被凍結在了「小島」的正中。

撐着冰面,蘇羽躍上了「冰島」,伸手接住了自空中落下的猶大後,他才看向了一旁被波及到的熒。

此時的蘇羽滿臉的尷尬,緩步來到熒的面前,伸手在禁錮着她的冰面上一拍,冰面瞬間化為湖水,而熒也因此解脫了束縛。只不過忽然來了這麼一下,此時的熒感覺全身都冷颼颼的。

被蘇羽拽上冰島後,熒嗔怒的瞪着他。蘇羽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然後很是鄭重的向熒道:「非常抱歉,我沒注意到你接近。」

對於蘇羽這樣正式的道歉,熒也有些不自在。她擺了擺手道:「沒什麼,不過我們現在要怎麼離開這裡?」

蘇羽看了看周圍的湖水,又掂了掂背後的猶大無奈的嘆息道:「除了飛到岸邊,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了不是嗎?」

熒愣了愣,飛!?說得輕巧,但現在她的力量還處於被封印的狀態,可沒法像是以前那般凝聚出翅膀。

可就在她發愣的功夫,蘇羽已經熟練的摟住她的腰肢,然後藉由擬似風之律者的核心,操控着氣流形成了一對風之翼,朝着果酒湖的岸邊飛了過去。

被蘇羽摟在懷裡的熒愣了愣,直到落到地面上,她才一把推開了蘇羽道:「喂!你做什麼!?」

蘇羽也是一愣,然後看了看仍舊漂浮在果酒湖**的冰島後說道:「難不成,你想多在那裡待一會?」

熒先是一愣,然後氣憤的說道:「誰說我要待在那裡了!我的意思是,你不該不經同意就…就…」

就了半天,熒也沒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

蘇羽也反應了過來,剛才的舉動似乎有點不太好。不過現在已經發生了,他也只能訕訕的笑着道:「抱歉,下次不會了。」

熒嗔怪的瞪了蘇羽一眼,平復了一下心情後才說道:「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空中的?」

面對熒的問題,蘇羽頓時戒備了起來。

只憑周圍的環境以及剛剛在空中看到的陌生城市跟那個會飛的大傢伙就能判斷出,此時的他肯定已經不在地球之上。

不過僅憑這些,他還無法判斷出他在經歷了黑洞之後遭遇了什麼,又是怎麼被傳送到這裡的。

畢竟空間的力量實在太過奧秘,就算是當初擁有空之律者權能的琪亞娜,也沒能完全將空間的奧秘全部領會。

況且他經歷的那個黑洞,似乎是那些偷取了神之鍵的賊人在破壞了千界一乘的核心後,核心暴走時空撕裂空間產生的,所以到底把他丟到了那裡,他根本無法判斷。只能寄希望於主教大人有辦法能找到他的所在,然後接他回家吧。

看蘇羽似乎陷入了沉思,熒沉吟了片刻,然後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熒,是一名旅行者,嗯…是從這個世界之外的地方來的。」

面對熒的自我介紹,蘇羽先是震驚了一下,然後警惕的打量了熒一番。

熒的性格還是太單純了些,不然誰在向陌生人自我介紹的時候,就會說自己是世界之外的來客?

可也正因如此,讓蘇羽對熒起了些興趣。而且不知為什麼,蘇羽從熒身上感覺到了一些熟悉的感覺。但是他非常肯定,自己肯定沒見過眼前的這個女孩兒。

沉默片刻後蘇羽道:「你好熒,我叫蘇羽,是天命…呃,算了,你就叫我蘇羽就好。」

熒挑了挑柳眉,似是對蘇羽的自我介紹有些不滿。

蘇羽也沒辦法,他就算告訴熒自己在天命中的職位,熒也聽不懂啊。況且剛剛他非常仔細的感受了一番,在現在的這個世界中,幾乎感受不到崩壞能的存在。這也就意味着,這個世界的進程,還遠遠沒有達到被崩壞的意識關注,誕生出律者的情況。

經過短暫的介紹,蘇羽與熒也算是認識了。不過就在這時,派蒙忽然從熒的體內飄出,嚇了一旁的蘇羽一跳。

而剛剛出現的派蒙也是一驚,因為蘇羽正端着天火聖裁瞄着它。

要不是看到派蒙是從熒的體內飄出來的,蘇羽剛剛就給派蒙來上一槍了。

熒也被蘇羽的舉動嚇了一跳,她急忙抱住被嚇到的派蒙對着蘇羽不滿的說道:「喂!你要做什麼!?」

不過這一次蘇羽可不像是之前那般對自己的做法覺得不妥而道歉了,反而是警惕的看向熒與派蒙道:「你覺得,正常人忽然看到有個東西從你體內飛出來會不驚訝?」

熒沒想到這茬,先前她只是對蘇羽嚇到派蒙有些不滿。可還未等她多想,懷裡的派蒙就不滿的說道:「派蒙不是東西!」

蘇羽撇了它一眼,然後將天火聖裁重新插入槍套之中。

攏了攏風衣,蘇羽看向熒說道:「既然我們已經脫困,那麼就此別過吧。」

熒似乎也不太想與蘇羽多待,點頭答應了蘇羽的提議。就這樣,兩人在果酒湖的岸邊分別。熒朝着蒙德城的方向走去,而蘇羽,則朝着剛剛飛離果酒湖時,看到不遠處升起的炊煙的方向走去。

……

此時的蒙德城中,安柏一臉焦急的看着尚有些陰暗的天空。

熒是跟隨她一同來到蒙德的,雖然兩人剛剛相識,但是以安柏的性格,還是非常擔憂熒的安危的。

就在這時,凱亞緩步來到了安柏的身旁。

先前特瓦林來襲的時候,凱亞正躲在一座風車上偷懶,正好看到了被颶風捲入高空的熒與特瓦林交戰的場面。當然,他也看到了忽然出現在空中,然後被特瓦林撞進果酒湖的蘇羽。

「安柏,剛剛我好想看到你帶着一個陌生人,那人是誰?」

此時沒有外人,凱亞也就沒有故弄玄虛,很是直接的開口問道。

「凱亞!」安柏先是一驚,然後急忙說道:「凱亞你來的正好!我之前在野外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旅行者……」

隨着安柏的敘說,凱亞緩緩的點頭道:「也就是說那個還不清楚底細的旅行者被捲入了特瓦林的襲擊中,然後就消失不見了,是吧?」

安柏點了點頭,她沒有聽出凱亞話中的含義,只是有些焦急的催促凱亞幫忙想想辦法。

凱亞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啦好啦,這件事你就放心的交給我吧,我會讓騎士團外出執行任務的人幫忙留意一下你說的那名旅行者的。要是發現她的蹤跡,就把她帶到騎士團來,這樣總可以了吧?」

安柏拍了拍胸口道:「呼~這樣我就放心了。」

送走了安柏,凱亞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跟安柏有過接觸的那名叫做熒的旅行者雖然也有些可疑,但聽安柏的意思似乎並不排斥與騎士團的人接觸。」

「但是忽然出現在天空中的那個人影又是什麼人?難道也是被颶風捲入空中的人?不過那人似乎被特瓦林撞了個正着,應該已經活不成了吧?」

凱亞站在原地盤算了一番後,轉身走回了騎士團。

在騎士團中焦急等待着的琴與麗莎看到凱亞與安柏兩人回來後都是皺了皺眉,然後聽了凱亞的彙報後,琴略帶失望的說道:「原本還想着能有個幫手來的,沒想到竟然失去了對方的蹤跡。」

一旁的麗莎輕嘆了一聲道:「好了琴,不要這麼悲觀!況且,如果真的無法阻止特瓦林,我也不是沒有辦法對付它!」

琴的眉頭皺了皺,對於麗莎的提議,琴是非常不想採納的。

畢竟特瓦林是四風守護之一,也是因為守護蒙德才落到這般田地。

況且就算真的到了必須擊殺特瓦林才能保護蒙德的地步,琴也不想由麗莎動手。因為那樣,麗莎的名字可能就會被刻進蒙德的歷史之中,遭受後世之人的評判。而且,想要擊殺特瓦林,麗莎所要付出的代價,也是琴不願意麵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