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元宇之年
元宇之年 連載中

元宇之年

來源:google 作者:永恆古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古九 奇幻玄幻 永恆古樸

本書是依據本人做的夢而編寫的,奇怪的是夢是連續劇夢裡的內容很真實,但時間線並不遙遠,很科幻,很預言,很真實,有時候讓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在夢裡,難道我們睡的時候才是真的醒着的嗎很奇怪的感覺,夢裡盡然還有三體的二向箔的確解方法,水滴攻擊的破解方法還有不久以後真實世界的很多改變有時候夢裡的時間線很亂,只能慢慢整理,慢慢記錄出來展開

《元宇之年》章節試讀:

第九章

我們走的很快,因為已經過了9.30 正常來說我們9.30找隊長報到了就算是打卡了,到了北門保安亭,有一位保安在崗亭站着,姿勢很標準,也是一個年輕小伙,安哥和他打了一個招呼,簡單說了幾句,他就離開了。

安哥和我進到保安室,然後拿起對講機告知李隊已經到了北門,並準備上崗。

安哥對我說:「我先站崗,你把你的身份證和學歷照片發我微信上,你再看一下牆上的職責和工作內容。」

我點點頭,看着安哥走着齊步走向崗亭。動作很標準,站到崗亭後,兩腳分開六十度,兩腳挺直,大拇指貼於食指第二關節,兩手自然下垂貼緊。收腹、挺胸、抬頭、目視大門前方,兩肩向後張。

標準的「三正、三平、三挺、兩平、兩貼、一頂」

看着安哥站姿,應該是標準的軍姿,那一刻突然感覺安哥如高聳的喜馬拉雅山,旱地拔起高聳入雲,有一種頂天立地的氣概。眼前的安哥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要知道站軍姿就是錘鍊軍人的頑強意志,讓不屈毅力練就鋼鐵般的紀律。

安哥如站樁一樣,有一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說實話站軍姿,不是誰都可以站得來.學得會的。只有在軍隊經過錘鍊才有軍人的威武與陽剛,只有錘鍊才能讓你深深理解軍人的職責重於泰山,那時,你的一言一行,將處處洋溢着軍人的氣質,言必行,行必正。

雖然我也訓練過,但是我無法做到他這種氣質,看來安哥應該當過不少年的兵。

我苦笑了一下,雖然經過了很多訓練,但我覺得我自己只能算是一個機器,

收回心神,從錢包中把身份證拿出來用手機拍了一個照,發給了安哥,然後我就看起了牆上的職責和工作內容。和安哥發給我的差不多,我主要看了一下工作內容上,主要是兩個小時一換崗,上午,下午兩次在小區進行巡檢,巡查點有一個線路圖,因為是剛建好的小區,還沒有電子巡查,每個巡查點有一個巡查卡要簽時間和名字。我想了一下,王哥在站崗,我去把巡查做一下,順便熟悉熟悉小區。

我走出北門保安房,用齊步走到安哥旁邊,進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安哥注意到我走過來,也給我回了一個軍禮,我對安哥說「我去巡檢」。

安哥囑咐我說:「那個巡檢圖你看好了吧?每個點都要簽到,如果碰到了有業主的話,一定要禮貌用語打招呼。」

我回答「好的」,然後標準的原地轉身,齊步離開。回到保安房,我拿了筆和對講機,開始進行巡檢。

A區一共有十套別墅,一個中心湖,25個消防設施點,地下車庫。及地面車庫

我慢慢的一個點一個點的巡視簽到,十套別墅,是西班牙風情別墅,看院子和空調的安裝,只有三家已經入住,還有兩家在裝修。

巡視一圈,一個半小時左右。其實也就是看一下有沒有異常,並在簽到上籤到。

路上沒看到行人,看到了,六輛豪車,我只是不明白,他們在小區裏面還開這麼快。

我回到保安房,安哥依然筆挺的站在崗亭。

看了一下時間還有5分就到11.30,我在交接本上寫下「一切正常,按巡視路線巡視,並簽到」,然後整理了一下衣着準備去換崗。

從保安房出來,齊步走向安哥。

行進到距崗台 3-5 步時,面對安哥立定敬禮,只見安哥由跨立姿勢變立正並還禮。

我對安說道「請交班」,安哥回答「是」;

我們同時向左跨一步,上前 3步,同時向後轉左跨一步對正,

安哥對我大聲講道:「本班一切正常,請履行好職責」,我回答:「是」

安哥又對我說道:「有人員或車輛進出,需敬禮」我回答:「收到」。

安哥向我敬禮,我馬上回禮;安哥禮畢向後轉,我馬上變跨立標準站姿。

我看到安哥轉身時臉上帶上了笑容。

站崗快一個小時了,李隊開車過來了,我馬上敬禮,李隊笑了一下,把車子停到臨時車位。

從車上拿下一包東西走進保安房,不一會我的對講機傳來安哥的呼叫:「小九,來吃飯」

我轉頭看了一下保安房,看到安哥向我點了一下頭,我明白李隊送午飯來了,這活真不錯,還供飯,我離開崗亭,齊步走向保安房。

剛進門,李隊笑着說道:「小九,不錯,就從這站姿來看,是不是當過兵?」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安哥回答到「沒當過兵,只是大學軍訓的時候還記着點,剛才安哥也做了榜樣,才學了點樣。」

安哥接過話說:「來吃飯,李隊專門送過來,是龍騰山莊做的工作餐。」

我一看二菜一湯,青椒炒肉,宮保雞丁,雲豆排骨湯。

安哥給李隊上了根煙,李隊接過煙說:「你們吃,我吃過了。」

我坐在安哥邊上,看着青椒炒肉,肉絲質軟嫩,泛着油光的辣椒絲,熱氣騰騰,一股肉香夾雜着辣椒香與辛辣味直鑽入鼻子,讓人口水泛濫。

我用方便筷子夾了一些,放入口中,辣椒用的當地廣椒,辣味香味都比外地濃郁,這個炒菜的大廚水平很高,因為除了火候控制的很好外,他還在起鍋的時候濘了一點醋,把整個辣椒和肉的香味激發出來,真不錯。

又吃了一口宮保雞丁,雞丁嫩滑、腰果乾脆、小酸小甜、微辣適口、緊汁包芡。

因為沒有用花生,用的是腰果,這檔次就是不一樣。

吃了兩口飯,又喝了一口芸豆排骨湯。特別醇厚排骨的香味,,半白的肉湯讓唇齒間蕩漾着一種難以言喻的香味,吞下去以後還帶着雲豆特有的豆香,芸豆軟而不爛滋味濃郁,鮮香淳美,這芸豆放入湯里的時間是恰到好處。

我真是餓了,一連吃了幾碗,安哥吃了一碗就和李隊出去了。基本上都被我完了。 我把桌子一收,看了一下時間,快1點鐘了。

我重新回到崗亭,繼續站崗。

其實我不知道的是,基地中我的行蹤早已彙報到面具人那裡。

笑臉面具人說:「九九號入世第一天還很順利,希望他在三個月能完成我們的目標。」

哭臉面具人說:「這個目標是對他本人綜合評估後,系統給出的,如果對於普通人,根本就不是難事,但是對於長期脫離社會的人來說,會有些難度,人是社會的單元,人與人性是單元最簡單的紐帶,他要恢復他的人性。」

哭臉面具人頓了頓又說道「TSZC公司的背景到現在都沒有查出來,這個不起眼的公司,盡然在這一年內申請了包括《快速水制氫專利》,《量子多維儲存專利》,要知道這些專利從各方面情報顯示,如果是真將會改變歷史。雖然沒有在世面上出現類未技術相關的科技,但是這個公司的橫空出世一定要高度注意,你安排人員儘快查清,必要時可動用30-40號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