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冤種宿主,黑化大佬她是瘋批美人
冤種宿主,黑化大佬她是瘋批美人 連載中

冤種宿主,黑化大佬她是瘋批美人

來源:google 作者:敢愛敢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敢愛敢當 蕭南

【快穿+瘋批+病嬌+蘇爽甜】【美人大佬內里黑透骨髓心理扭曲✘小白宿主】蕭南為了治好自己的男言之隱,綁定系統進入三千世界系統:「你的任務很簡單,維護小世界穩定與和平,拯救迷途少女,改變原主命運或者幫人實現個願望什麼的」從事過教育工作的蕭南:「想必也不是什麼難事!」系統極有深度的笑了:(͡°͜ʖ͡°)✧康忙北鼻!!!展開

《冤種宿主,黑化大佬她是瘋批美人》章節試讀:

手中的木梳被姜米掐斷。

長博山的結界解除已經是三日後了。

鎮魂石沒丟,蕭星辰給加強了封印。

沈煥然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自證清白,現在已經回到蕭南身邊。

這幾日,蕭南總感覺身體裏面怪怪的,像是多了什麼東西。

今日有幾個門派要來長博山切磋法術,其中就有九華山和蜀山。

原劇情中,蕭南把姜米推上了比試場,被九華山的人弄成嚴重內傷,休養了一個月才完全康復。而蜀山帶隊的是他們的二師兄,蜀山掌門也在其中,二師兄打的是明着上門求鎮魂石的牌,不料蜀山掌門最後失控,傷了仙門許多人,蕭星辰以一己之力對抗發瘋的蜀山掌門,雖然最後將人控制住,但是自己也受了重傷,從此落下病根。

現在,蕭南帶着沈煥然和姜米站在長博山隊伍的最後邊,今天,說什麼也不能把反派推上去。

前頭人影晃動,蕭南也看不真切情況。

他伸手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師兄,來,你跟沈師兄一起,把我抬起來。」

沈煥然:?「小南師弟,我們兩個嗎?」

沈煥然看了旁邊面無表情的姜米一眼,以往抬人這種事都是姜師妹的活兒,他不理解,怎麼變成了他?

「如果我騎在你脖子上你能紋絲不動的話,那你一個人就可以。」

沈煥然一噎,閉了嘴。

「你們這樣……」蕭南拉着兩個人,一邊解說 一邊教學,很快一頂人轎就搭好了,他把腳伸進去,扶着兩個人的肩吩咐:「起~」

被兩個一米八幾的人抬着,蕭南的視線一下子就開闊了起來。

他最先看到的就是在上位主持大局的蕭星辰,長博山是仙門的代表,他作為長博山的掌門自是仙風道骨,秉節持重。這爹的顏值氣度,甩當代小鮮肉不知道幾千條街。

放眼全場,長博山在內的六個門派圍着比試場一圈,各自佔領一方。

蕭南尋着蜀山派,發現帶隊的就是那天他救的那個人,洛羽。人群里,並沒有發現蜀山掌門的身影。

比試很快開始,點到為止,不能傷及性命。

半個小時都不到,九華山的鐘菲菲就獨自挑了三個門派,她現在神采飛揚的站在比試場中間,妙齡少女長發飄飄,生動活潑的鵝蛋臉,一點沒有因為連贏了兩場而表現出驕傲的神情。

靈動嬌美的鐘菲菲已經成了全場的焦點。

「鍾姑娘好生厲害,今日這九華山,怕是要獨佔鰲頭了。」

「你們難道不覺得鍾姑娘這樣的女子稱得上是仙門第一美人嗎?有句話怎麼說來着,人美心善功夫好!」

「她就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可望而不可及呀!」

「今日過後,這九華山的門檻怕是要被提親的青年才俊們踏破了!」

議論的話題大同小異,鍾菲菲臉上不時露出女兒家的嬌羞,九華山的掌門神情驕傲,自己女兒如此出挑,他自豪得很。

鍾菲菲的呼聲越來越高,勝利者有權利挑選自己的對戰對象,她下巴微抬,就在別人以為她的矛頭會指向蜀山的時候,她空靈的聲音傳入大家的耳朵:「菲菲對長博山的術法仰慕已久,接下來希望長博山賜教。」

話音剛落,蕭南微微側頭,沈煥然那張讓人看起來不那麼順眼的臉讓蕭南心中一亮:好,就你了!

你不是世界男主嗎,送你上去跟世界女主團聚。

蕭南眉頭上揚:「沈師兄,啊……」

沈煥然剛剛轉頭,就看見小師弟大叫着張牙舞爪的飛出去,落在比試場上,踉蹌着差點撲到鍾菲菲懷裡。

「小師弟什麼時候學會的飛行法術?」

此時,人群後面的姜米勾起唇角,好整以暇的看着比試場上的兩人。

蕭南費勁的站穩腳跟,猛地回身盯着自己飛出來的起點,剛剛突然有人從背後推了他一把,除了姜米,還有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雖然人影綽綽看不見罪魁禍首,但是他能感覺到,人群後面有一雙眼睛正盯着自己,她想看他笑話。

反派這膽子是越來越大了,都敢在這麼重要的場合整他了。

看來,得找機會把自己進秘境替她擋下一擊的事情說出來,不然這樣傷害下去也不是辦法。

長博山的隊伍有人主動飛出來了,人群嘩然:

「那小子是誰?」

「好像是長博山蕭南,那個囂張跋扈的小少年,他肯定不是鍾姑娘的對手。」

「這可說不定,指不定人家早就得了蕭掌門的真傳,仙門子弟,哪能真的等到12歲去那測靈柱測過之後才開始修習法術,我聽說鍾姑娘3歲開始跟着鍾掌門修習。」

「但是我聽說那蕭南是一個紈絝草包,就上次他……」

這次比試,都是各位掌門的下一代,蜀山掌門因為沒有子女,才由洛羽代替,蕭南站出來,大家都覺得理所應當,只有長博山的弟子們知道,這個小師弟真的就如傳言那般——草包。

蕭星辰的臉上看不出喜怒,眼中隱隱有擔憂的神色一閃而過。

所有的視線都聚集在了比試場上的兩人身上。

那些戲謔的眼神和看好戲的面孔讓蕭南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大家圍觀的——猴子。

「掌門,不如由我代替小師弟領教鍾姑娘的術法。」

聞聲望去,是沈煥然,他已經走到前頭來。

剛剛小師弟飛出去前叫了他一聲,估計是想讓他救場的意思,雖然極不情願,但是畢竟他們是『兄弟』。

白衣少年風度翩翩,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包括鍾菲菲。

她心驚,長博山門下還有長相這麼出眾的弟子。但是如果非要選一個人來丟長博山的臉,這個人最好是蕭南。

蕭星辰抬手回絕了沈煥然的的提議,小南平日里被他娘寵壞了,這麼大的孩子,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蕭星辰知道他必輸無疑,用長博山的顏面來教育他,希望這孩子能長點記性!

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蕭南正身對着鍾菲菲,在他眼中,這小姑娘長相尚可,但比起姜米,還是差了一點。鍾菲菲總給蕭南一種不太得勁兒的感覺。

「系統,鍾菲菲真的這麼厲害嗎?」

【她術法一般,不過有一隻六階靈寵的加持】

難怪,比試時是以意境的方式進入虛空中,但是規定了不能用外掛加持,在意境里發生的事只有當事人知道,外人只看得到結果。

蕭南看向鍾菲菲的眼神瞬間就變了:我終於知道哪裡不得勁兒了,你個鐘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