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予奪者
予奪者 連載中

予奪者

來源:google 作者:我就想冒個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克洛斯 我就想冒個泡 都市小說

神眷大陸的人們都認為,庇護他們對抗怪異和超凡生物的眾神是全知全能的,人們只有在眾神們的帶領下才能在這片大陸生存,卻不知強大的神明也只不過是竊奪力量的小偷……展開

《予奪者》章節試讀:

「真是……怪物…..」傑克里絕望的呢喃着。

他已經想不出任何打倒眼前這個怪物的方法。

傑克里看向不遠處的米娜,又偏了偏頭看向旁邊正用力扶額,大腦陷入混亂的克洛斯。

他後悔了。

出生便含着金湯匙的他嚮往着未知的探險,對未知充滿着熱情,他高傲的認為自己能夠擺平任何事情,只因他從未失敗。

可是踏上超凡之路並不是孩童時期玩的角色扮演,更不是累了就可以回家的遊樂園。

超凡之路是一座充滿裂紋無法回頭的斷橋,超凡者是靈魂遭受侵蝕被世界摒棄的怪物。

傑克里不禁回想起家族裡的家訓和祖父對自己說的話。

」超凡者註定不得善終。」

……..

克洛斯再度從混亂中清醒,他稍稍的調整自己的姿勢,使自己可以靠在泡發的木板上。

使勁的揉了揉自己酸澀的雙眼,克洛斯第一眼就看見了遠處毫髮無傷飄浮在海面上的怪物。

此時它身下的觸手仍在不斷攀升,包裹着白骨,似乎在構成新的魚鱗和…….血肉。

一切的努力似乎全白費了。克洛斯看着眼前的一幕忍不住心想。

他連忙在視線里尋找着傑克里。

只見傑克里也正絕望的看着他,或者說看着他身旁的米娜。

二人的視線彼此交錯,起伏的海浪是二人身邊唯一的動靜。

「…….對不起,克洛斯。」

「我的自大不僅害了我自己,還害了你們。」傑克里躲開了克洛斯的視線偏過頭看向別處。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傑克里。」

「……..」

「你答應我們要回去的。」克洛斯沮喪的看着遠處正在不斷形成新的魚鱗和血肉的怪物。

它馬上又要變成一條「大魚」。

傑克里正欲再說,但此時昏迷的米娜醒了過來,尚未完全清醒的她迷茫的看着周圍,直到她看到不遠處的傑克里才振奮起來。

「傑克里!」米娜激動的喊着他的名字。

「米娜!」傑克里像是同樣激動的喊着她的名字。

但傑克里現在實在是太虛弱了,僅僅是抓緊身旁的木板不讓自己沉入海底就已經用盡了他的全力。

他無法米娜靠近分毫,哪怕一步也不行。

可還沒等傑克里多想,米娜早已跳下木板朝着傑克里的方向遊了過去。

二人在觸碰到彼此的一瞬間緊緊的擁吻在一起,待到激情結束,傑克里虛弱的靠在米娜的肩膀低聲說道:

「你不該過來的,米娜,這會害了你。」

「我知道,傑克里,但我還是過來了。」米娜的手撫摸着傑克里濕漉漉的頭髮。

「是我害了你,米娜。」

「我以為成為超凡者的我無所不能,可我錯了,我只不過是豢養在羊圈裡的一頭無知的羔羊。」

「跳出圍欄的我,等來的只有死亡。」

傑克里低頭望着水面,他此時沉浸在深深的自責中,他想獲得她的原諒,卻又覺得造成這一幕的自己不配獲得原諒。

他無聲的張口想着再說些什麼。

可還沒等他發出聲音,米娜突然猛的用力一推,將傑克里向遠處推去。

傑克里注視着前方,眼神一瞬間便從疑惑轉變為不解,直至最後兩行涕淚出現在他的臉上。

傑克里神情痛苦,只見米娜腆笑的看着他,用着熟悉的聲音說著只有兩人才能聽見的悄悄話。

可還沒來得及聽清,不知不覺間一道巨大的陰影已然將米娜籠罩,駭人的巨口宛如懸浮於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頃刻間便將她吞噬。

傑克里徹底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痛苦的哭喊着,隨後而來便是猛烈的咳嗽,喉嚨里的血水咳的他完全喘不過氣,他艱難的看着只有半邊身體露在外面的米娜。

瘋狂的叫罵道「你這個畜生,把米娜還給我。」

重獲血肉的怪物並沒有搭理遠處宛如過街老鼠一般的男人,它現在只想吞下剛到嘴裏的食物。

「混蛋。」傑克里見狀直接抓起身旁的浮木朝着怪物扔去,但他現在的力氣實在太小了。

剛騰空而起的浮木,不稍片刻就出現在他的身邊。

傑克里喘着粗氣,他沒有氣餒,而是如同一名死士緩緩游至怪物身前,用自己堅硬卻滿是傷痕的拳頭向前揮去。

可這無非是在給怪物撓痒痒,怪物挑釁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隨後魚尾一拍,將他重新拍飛出去。

男人卻不依不撓再度抓向身旁的浮木撐起自己,朝着怪物游去,再次揮起自己不大的拳頭向它砸去。

可這根本沒有效果,在連續重複了幾次之後,怪物終於厭煩了,它討厭眼前這個靈魂渾濁散發著討厭氣息的男人。

它這次沒有再將男人拍飛,而是體內冒出數只黑色透明的觸手抓向男人,將他立於自己面前。

它嘴裏仍叼着米娜的半邊身體,發出陣陣嘶吼,隨後身體迸發出數道尖銳的魚鱗穿透男人的身軀。

待到傑克里徹底失去氣息,怪物再將他往外一拍,將他拍入海底。

只是這次男人再也沒有抓向身旁的木板,也再也沒有朝它遊了過去。

怪物見此歡快的拍打了周圍的海面,隨後帶着嘴裏還剩一半的食物,向遠處游去。

只留下沉默的克洛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眼底儘是悲哀。

「為什麼那個東西不攻擊你。」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出現打斷了克洛斯的情緒。

他茫然的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勞倫斯正站在海面上一隻手伸出將克洛斯扶起。

「是那個紙條嗎?」勞倫斯看向克洛斯衣口裡的口袋。

「……不知道,但……應該是的。」克洛斯不確定的回答了勞倫斯的問題,在看到勞倫斯的那一刻,他回想起了全部。

自己現在正處於自己的夢中。

「嗯……」

「那個紙條還在你身上嗎?」

「我是說當你出現在岸上的時候,紙條還在嗎?」勞倫斯再度拋出他的問題。

「不,不在了,當我出現在岸上時,我渾身上下連一先令都沒有。」

隨後克洛斯一五一十的將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訴了勞倫斯。

腦海里那些記憶碎片的事情除外。

「當那頭怪物再次攻擊傑克里他們時,我本打算再使用一次人偶,可衣內的口袋突然出現難以忍受的炙熱。」

「我忍不住向口袋裡抓去,熱源就是那張玻璃瓶里的紙條。」

「我不受控制的再一次打開那張紙條,裏面的字跡彷彿活了過來,不斷的扭動變換着形狀,直到徹底變成我從未見過的符號。」

「這些符號突然脫離紙面,一路往上鑽過我的衣袖,竄入我的體表,跑進我的體內,我驚慌失措想要阻止這一切,可這時我才發現,我早已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傑克里他們在我的面前慘死,而我卻什麼也辦不到…….」

《予奪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