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岳少帥的卿卿小姐
岳少帥的卿卿小姐 連載中

岳少帥的卿卿小姐

來源:google 作者:三春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岳欽 現代言情 秦卿

軍閥混戰的民國年代,秦卿只想安穩過日,守得住家人,霸佔住家產岳少帥遊戲人間,風流無度,女人如衣,只玩新鮮不玩舊壽宴那天,她扣動扳機,打中了人,也打中了他的心展開

《岳少帥的卿卿小姐》章節試讀:

「聽說了么?秦醫生要走了。」

「什麼時候的事?」

「就昨天,秦醫生把醫護人員都叫過去,給他們交待事情。」

「啊?唉,我看我這輩子是再也碰不到這麼漂亮的軍醫了。」錢二一聽第二天秦醫生就要走了,趕緊回去找到四人,商量了一下,晌午去了醫務室。

錢二:「秦醫生,這是俺兩年的工資,一百四十塊。」

「一百四!你怎麼多!你偷摸幹什麼營生了!」三人不可置信,看看這平時不聲不響的,這是筆巨款啊!

「誰幹營生了!俺又不去堂子,不抽煙喝酒,哪能花到什麼錢?」錢二反駁道。「秦醫生,俺沒有什麼要說的,就告訴俺娘,俺在這兒挺好的,等俺過幾年接她們進城享福!」錢二看向陳大,示意該他了。

陳大紅着臉,他是裏面年紀最長得,平時好抽口小煙,攢的就不如錢二的多,「秦醫生,這是俺的九十塊,您就寫告訴俺娘,讓俺弟弟妹妹上學讀點書,俺在這裡都挺好的,叫他們放心,俺說完了。」他又看向鄭三。

鄭三愛抽點小煙,喝點小酒,平時倒是自覺瀟洒痛快,可現在四人都要往家寄錢,看着兩位大哥的巨款!相比之下,他覺得自己也算豐厚的家底,屬實不算什麼,心裏倒有些發虛。「秦醫生,這六十五塊您幫俺寄回去吧,幫俺帶個好兒就行。」

這下三人都看向馮四,看着他手裡皺皺巴巴的紙幣,紙幣裏面又包了十幾塊大洋,鄙視、不屑、恨鐵不成鋼的上下打量他。

馮四將大洋放在桌上,銀幣發出「嘩啦啦」的聲音,他的頭越來越低,臉越來越紅,說話也開始不利索:這是三…三十塊,告訴俺娘,俺…很想她,俺又長高了,變黑了,也變壯了。」聲音越來越小。

錢二:「大點聲,像個蚊子似的嗡嗡的,人秦醫生能聽清?」

陳大:「四兒,你咋剩這麼點?你賭錢了?」

「沒有沒有!俺…俺…」馮四比剛才更臉紅了,「俺就是…有個相好。」

鄭三不禁好奇,「好小子,把錢都花在娘們身上,什麼相好這麼燒錢!咱們一個窩睡着,啥時候有的相好?你小子藏的夠深啊!」

錢二看大家越說越沒完,趕緊打住,「好了好了,有話回去再說,別在秦醫生這兒鬧!」話是這麼說,不過錢二心裏還是洋洋得意,暗自興奮,看看這幫兄弟,平時嘲笑他不抽煙,不喝酒的,不像個爺們兒,現在要給家裡寄錢,往外拿錢了,誰拿得最多!到了真章兒的時候就看出來誰才是真正的爺們兒了,這心裏那叫一個痛快!」

秦卿將四人要說的話寫在一起,又將四人的錢分別裝在信封里。

馮四一喜,這樣好啊,都裝在信封里,就誰也不知道誰拿回來多少!這麼看來,他那三十塊錢也是不少!

錢二看馮四那滴溜轉的眼神,就知道他想什麼,「秦醫生,你把信封給我,誰寄了多少錢,我都給它寫上!」

「二哥!這都鄉里鄉親的,這麼攀比,不好吧?再說,你不是不識字么?」馮四趕緊擋住信封說道。

「我幾個數字還不會寫啊,1234我總會寫吧!」

馮四向秦醫生求助,「秦醫生,你看…咱不寫行么?」

秦卿將信封封起來,分別寫上四個人的名字,「我看多錢就不要寫了,寫上了,誰多誰少,到時候鄉里彼此都知道了,知道誰寄的多,這個借一塊,那個借兩塊,反倒是麻煩事兒。」

「就按秦醫生的辦,就不寫了。」陳大是知道這裡的門道的,「財不外露,要是都知道了,被人盯上,咱們都在外當兵,家人有好歹,咱們幫襯不上。」

「行,那就這麼地。」錢二瞪了馮四一眼。

「好,放心,我會幫你們送到的。」秦卿將信和錢放起來,「要是家裡有事,我會寫信告訴你們,你們要是換了地方,別忘給留個信。」

「唉!謝謝秦醫生,謝謝秦醫生!」秦卿的話正中馮四下懷。

「秦醫生,那您忙,我們就先走了。」

「好」

四人走出門去,推推搡搡,羨慕這個寄的多,臭罵那個寄的少。

車停在秦公館門口,秦卿從車裡下來,看着這熟悉的地方發獃。「大小姐回來啦!」張媽迎出來,「老爺今兒正好在家呢!」

「張媽,給我做點吃的吧。」走了大半天,秦卿本就有暈車的毛病,坐車前不敢吃東西。

「唉,我這就去。」張媽送她進客廳,又去了廚房。

「大姐回來啦。」秦繼本來躺在沙發上看報,見秦卿回來,高興的坐起來。

「嗯,最近過得如何?」

「他能如何?天天在家,都快長毛了!」譚慧從樓上下來,「大小姐,一路還順利?吃了么?」

「還沒呢,已經讓張媽去做了。」

「剛才我爸送了一鍋參雞湯,說晚上給大帥嘗嘗,燉得爛糊着呢,我給你去盛一碗。」

「不用了,譚姨,晚上給大家吃吧。」

「這一路奔波勞累,得好好補補,可大一鍋了,沒事,等我啊。」說著就去了廚房。

秦卿坐在沙發上,頭暈乎乎的,很乏。「畢業以後有什麼打算?」秦卿記得上輩子父親去世後,秦家被秦正控制,譚慧只分到很少的錢財,秦繼胸懷才學,卻無用武之地,在秦正的打壓下,只能在**里做文職。

「大哥,讓我先去秘書處了解了解**的工作結構,不要近功急利。」

「你呢?你自己是怎麼想的?」

「我當然是想像父親那樣上陣殺敵,最次怎麼也得整個旅長噹噹。」

「嗯,還行,目標還算合理。」秦卿見秦繼耷拉着腦袋不高興,「怎麼了?」

秦繼悶悶不樂的說:「父親沒空管我,讓我聽大哥安排。」

「別著急,你才十六歲,有的是機會做你想做的事。」

「聽你大姐的話!」譚慧端着雞湯出來,放到秦卿身前的茶几上,「我就跟他說,別著急,一步步來,哪能一步登天的。你扎紮實實的干,看你大姐,也是學醫多年,厚積薄發,這在少帥身邊當軍醫,龍城頭一份!你可得向你大姐學習,不要說在少帥手下,就是能在少帥副官手下,我也燒高香了。」譚慧看秦卿喝了口雞湯,「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