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馭房有術
馭房有術 連載中

馭房有術

來源:google 作者:張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禹 楊穎

進城闖蕩的小阿姨衣錦還鄉,張禹的老媽心動了,決定讓兒子前去投奔不曾想,所謂的豪宅就是一個三十平米的出租屋,更為要命的是,小阿姨經營的房產中介都快交不上房租了風水賣房、風水裝修……張禹從鄉下棺材鋪王老頭那裡學來的奇門玄術竟然派上了用場,搖身一變成了王牌經紀人……兄弟、美女,買房嗎?陰宅陽宅都有,包裝修!【都市風水秘術!靈異小說中的新題材,非恐怖,適合各種口味!】... 展開

《馭房有術》章節試讀:

  「那套房子呀!」林海笑了起來,說道:「楊穎那裡也沒有什麼好的房源,也就那套房子在表面上有點吸引力。你這樣,等下客戶下樓之後,你把咱們中介的名片給他,看能不能把他拉到咱們中介來選房。」

  「海哥,我明白。」陳中平馬上說道。

  掛了電話,他就在樓下等着。

  沒一會功夫,就見張禹和眼鏡妹、趙光劍從樓洞內走出來。

  張禹和眼鏡妹都認識陳中平,一看到他站在這裡,難免都有點納悶。

  陳中平微微一笑,直接朝趙光劍走了過去,來到趙光劍面前,他禮貌地說道:「先生您好,您是不是在選房子呀,我是安美中介的房產經紀人,這是我的名片。」

  說完,他就掏出一張名片,雙手恭恭敬敬地呈給趙光劍。

  要不說人家是頂級業務員,業務素養就是比較高。

  不過,這種明目張胆搶客戶的事情,向來是行業大忌,一般都是暗着來,哪有像他這樣的,顯然是找打仗。從而也能看出,他根本沒把嘉寶中介放在眼裡,就是擺明欺負你了。

  「你好。」趙光劍從陳中平的手裡接過名片,看了一眼之後,說道:「你們中介在什麼地方呀?」

  「就在嘉寶中介的對面,我們那裡的房源可要比嘉寶中介多多了,好房子也多,保證能讓您買到稱心如意的房子。樓上的那套房子,實在是太邪門了,開窗都不通風,您千萬別圖便宜。曾經有多少客戶在交了定金之後反悔,以至於白白損失了時間和金錢。」陳中平可真是口齒伶俐。

  「我知道,謝謝提醒。」趙光劍說著,將名片揣進兜里。

  「先生,還未請教您貴姓,現在是否有時間到我們中介瞧瞧。」陳中平又是微笑着說道。

  「今天恐怕沒時間了,我看這樣吧,明天咱們電話聯繫。」趙光劍說道。

  「好、好……那咱們明天聯繫……我不打擾您了,就先走了……」陳中平很有分寸,他點頭哈腰地說完,得意地掃了蘇虹和張禹一眼,便轉身離去。

  趙光劍沒有再出聲,心中雖然抱着僥倖心理,但也知道,半個小時之內,房子能通風的可能性很低。

  別家中介都知道這套房子的毛病,看來這房子確實不好,而且已經不是秘密。

  他直接上車坐着,眼鏡妹沒好意思上車,老老實實地車外站着。

  張禹從眼鏡妹的手裡要來鑰匙,說自己去買包煙,就直接不遠處的一個超市。張禹也會抽煙,但是他的煙癮很輕,抽不抽都可以。他到超市裡買了一面小鏡子,順便買了包6塊錢的低檔煙,就直奔八號樓。

  坐電梯來到20樓,進到2006房間,張禹快步走到窗戶邊。他清楚的話,眼下的情況刻不容緩,如果不馬上解決問題,只怕這位客戶就會被對方搶走。

  張禹直接將手指咬破,在鏡子的背面畫了起來。他畫的是破煞符,日暈煞在煞氣中不算是很厲害的,也很容易破解。

  正常來說,畫符是在用硃砂和符紙的,那屬於正常的符纂術。可是,現在一來是沒有硃砂,二來是就算有硃砂,張禹畫出來的符也不管用。

  原因是這樣的,符纂術講究的是有符有纂,符紙倒是容易買,但這個纂是買不到的,必須得是由道觀授予。教張禹這些東西老王頭沒有授纂的權利,所以張禹只知道怎麼畫符,不過想要使用,也不是不行,那就是以血來代替纂,另外再配合體內的真氣來激發符的威力。

  他跟老王頭練了多少年,體內的真氣還是很淡薄,可用來畫符還是夠用的。

  很快,破煞符就畫好了,他舉起鏡子,衝著太陽的方向,喊了一聲,「破!」

  聲音一落,鏡子先是光芒一閃,隨即又是「咔」一聲。一面完整的圓鏡竟然在張禹的手中裂開,玻璃碎片掉了一地。張禹大吃一驚,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過緊接着,便有陣陣微風從窗外吹入,房間里瞬間清爽了許多。就連陽光也變的正常起來,暖洋洋中透着溫和,再不像先前那麼刺人。

  「我成功了!」張禹興奮地差點大喊起來。

  他雙拳緊緊攥住,已然感覺不到手指上的疼痛。

  過了能有五分鐘,隨着清風的刮入,房間內的溫度漸漸降了下來,不再像先前那麼悶熱,讓人頭暈目眩的感覺也沒有。

  這可是他第一次正了八經的使用符咒術破煞,沒想到真的成功了。他覺得有點疲倦,但心中的喜悅足已讓他無視這個。

  張禹點了一根煙,休息了一小會,這才下樓去見趙光劍。

  來到車旁,張禹輕輕敲了下車窗,趙光劍打開車門,說道:「現在行了嗎?」

  「應該沒有問題了,咱們上樓瞧瞧吧。」張禹微笑着說道。

  三人一起上樓,2006的房門剛剛被張禹給鎖上了。他再次將房門打開,率先走了進去。趙光劍跟着進門,眼鏡妹走在最後,二人本來有點緊張,剛剛的那種頭暈的感覺,都讓人想吐。

  可是現在一進來,悶熱感和眩暈感是絲毫無存在。

  「咦?」眼鏡妹發出驚訝之聲,前後左右的溜達起來,窗外的微風吹入,可要比在樓下站着的時候清爽多了。

  她心中無比納悶,上次來的時候,差點都當場昏過去。這套房子,更是被人傳的十分邪乎,怎麼就這麼一會功夫,先前的感覺就蕩然無存了呢。

  她雖然笨,但是她不傻,張禹剛剛拿着鑰匙上樓,現在房子里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可以確定,肯定是張禹動了手腳。張禹又是怎麼做到的呢?她無法想像。

  趙光劍感受着房間內的清爽,挨個房間看了一下,戶型確實很好,這個價位買下來,簡直是太划算了。

  「這個房子我要了!」趙光劍直接說道。

  「真的?」眼鏡妹一聽這話,是興奮的不得了。

  「當然是真的!」趙光劍笑着說道。

  不過隨即,他又是一頓,說道:「還不行,我得讓我媳婦來一趟,這麼大的事兒,我也不能一個人現在就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