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浴火天醫
浴火天醫 連載中

浴火天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李佳佳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風李佳佳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浴火天醫》章節試讀:

「陳先生,我們之前態度確實有所不佳,在此我向你道歉!另外林浩如有冒犯,我也替他向你認個錯!」
林老五刻意放低姿態,一臉陳懇,接着看向秦老。
「秦老醫生,我想知道之前林浩邀請你們時發生了什麼?」
秦老看了林浩一眼,沒有隱瞞什麼,將情況一五一十說了一遍。
林浩在一旁臉色變了又變,幾次想張口辯解,但對方說的都是事實,他根本無從辯解。
「媽,你看……」
林老五就知道有情況,目光不由落在了林老太太身上。
林老太太瞪了林浩一眼,喝道:「向陳小先生道歉!」
「奶奶,我……」林浩很不情願。
「道歉!」
見老太太有要發火的趨勢,林浩只好忍着怒火,面朝陳風低下頭:「對不起,之前是我不對,請原諒!」
「陳小先生,現在可以了嗎?」林老太太面無表情,沉聲道:「只要陳小先生能治好我家老頭子,我老太婆也願意為之前的態度向你道歉!」
「陳風,如果你能幫的上忙,就幫一下老人家吧!」旁邊的李佳佳忍不住勸道。
話說到這份上,陳風也不再堅持,瞥了林浩和林老太太一眼。
「你們記住,我回去不是因為你們,而是做不到見死不救!」
林老太太臉色一僵,有些羞惱,但卻什麼都不敢多說。
……
樓上病房中!
郭懷仁垂首站在病床前,看着七竅溢血不斷,氣息近乎全無的林老爺子,臉色煞白,渾身都在哆嗦。
陳風進去後徑直來到病床前,打開秦老早就準備好的銀針包,探手取出兩根,沖病人屈指一彈!
一根刺進眉心,一根扎入胸口!
緊接着,陳風伸出手掌,以推拿之勢,按向病人腹部!
「等等!」
就在這時,郭懷仁突然開口!
「你不讓我推拿,自己卻這樣做,如果林老爺子再有什麼異常,可就不關我的事了!」
他正愁沒地方推責任呢,陳風這一來,倒是正好!
「你這種人,竟然能與秦老齊名,真是奇蹟!」
陳風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上動作未停,準確的落在了林老爺子腹部。
郭懷仁好歹地位尊崇,聲名赫赫,被陳風眼中那一抹不屑氣的直欲吐血。
「小子,你辱人太甚,今天你若能治好老爺子,我老頭子給你下跪磕頭道歉都行,但你若治不好,哼……」
「沒錯!」林老太太看着陳風的動作,眉頭緊皺:「之前的話我只說了一半,你能治好老頭子我向你道歉,但萬一出了問題,可就別怪我老太婆不講理了!」
「好!」
陳風面露嘲弄之色,手掌微微用力,以病人小腹為中心,向外擴散性推拿起來。
郭懷仁似乎不放心,為了收集陳風失誤的證據,直接打開手機視頻,緊緊湊上錄製起來。
這期間,整個病房的氣氛顯得無比緊張,近乎陷入凝固。
隨着陳風的推拿,林老爺子那異常的臉色竟然肉眼可見的迅速恢復過來,呼吸和心跳也逐漸變的均勻沉穩。
片刻之後,林老爺子臉色突然急劇潮紅,身體顫了顫,猛的坐起身來,張口噴出一大股暗紅污血。
郭懷仁正好伸着腦袋在錄像,猝不及防下,被噴的滿頭滿臉都是。
下一刻,林老爺子長長吐了口濁氣,睜開了眼睛。
「快看,爺爺醒了!」
「老爺子,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真是上蒼保佑啊!老爺身為林家脊樑,命格大富大貴,就知道會度過難關的!」
……
見林家眾人一窩蜂的要圍上來,陳風皺了皺眉,揮手將銀針取回。
「林老爺子雖然醒來,病根卻還尚留幾分,需再治療一次方可痊癒!不然的話,每天正午子夜,老爺子都會承受一番非人的痛苦!」
聽到這話,林家眾人的喜悅,頓時消減大半!
「那你直接把爺爺治好不就行了?」林浩本就對陳風心懷恨意,此刻抓住話柄,冷哼道:「故意留個病根,恐怕是想以此為要挾,有所圖謀吧?」
「那行!你就去另請高明吧!」
陳風淡淡的瞥了對方一眼,漠然轉身離去,走到門口時,又頓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郭懷仁。
「記住你的話,欠我一跪一磕頭!」
郭懷仁滿臉污血,狼狽到了極點,此刻聽到陳風的話,身軀一顫,頓時僵立當場。
其他人見陳風就這麼說走就走了,連後續治療的方案都沒留下,一個個頓時有些心慌,憤怒的瞪向了林浩。
「畜生!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林二爺看着自己的兒子,氣不打一處來,抬手給了他一耳光。
「你爺爺後續要是還有什麼事,我讓你好看!」
這時,林老爺子意識已完全清醒,活動了一下身體,滿臉都是欣喜:「我這……身體好了?」
「爺爺,這都是郭老醫生的功勞!」林浩及時湊上前道。
他對氣走陳風的事情有些心虛,索性將功勞一下子推到了郭懷仁身上。
「郭老,你對爺爺的後續治療,沒問題吧?」
如此好事,郭懷仁豈會拒絕,當即連連點頭:「當然沒問題,救死扶傷是醫者的天職,我豈敢居功,接下來的治療自會竭盡全力!」
林老太太目中閃過一絲異色,並沒有開口揭穿林浩。
老太太不說,其他人自然也不會多嘴。
之前陳風的傲然態度,實在讓他們這些自以為貴族的人有些反感。
林老五眉頭微蹙,嘴巴動了動,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哦?」
林老爺子看向郭懷仁,臉上並無感激之意。
「郭醫生,不知我這是何病症?」
「老爺子是心腦血管上的問題,今天這危險期已過,接下來很快會康復的!」郭懷仁自信滿滿的說,彷彿一切真是他所為。
「放屁!」
林老爺子臉色驟然一沉,滿目怒色。
「你們真以為我老糊塗了?告訴你們,我意識一直都在清醒着,救我的明明另有其人!」
「而且,我的病也絕對不是心腦血管的問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到最後,林老爺子已是雷霆震怒。
眾人見此,齊齊傻眼,一個個噤若寒蟬,誰也不肯先說。
「爸……」最後林五爺忍不住,無奈上前,將事情經過快速說了一遍。
「林浩,是這樣嗎?」林老爺子臉色陰沉的看着了林浩。
面對老爺子嚴厲的目光,林浩不由縮了縮脖子:「爺爺,你是不知道,那混蛋太囂張了,根本不把我林家放在眼裡,我實在看不下去,才……」
「閉嘴!」
林老爺子勃然大怒。
「做錯事還強言狡辯,你個畜生,立刻滾去給小醫生道歉,哪怕下跪磕頭也得把人重新給我請回來,不然我打斷你的腿!」
「爺爺……」
林浩頓時驚呆了!
「滾!」
林浩臉色紅一陣,白一陣,見老爺子動真格的了,不敢再多言半分,狼狽的離開了病房。
「一個無名小子而已,老頭子,這樣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林老太太不解的看着老頭,滿是褶皺的臉上,透着幾分不滿。
「我堂堂林家的人,怎麼能輕易向他人下跪磕頭來乞求原諒?若是傳出去,林家以後還如何立足?」
對於陳風,她心中實在不喜,人走就走了,何須再去理會?
林家其他人,心中同樣有着幾分不解。
「只能說你們無知!」
林老爺子皺眉掃了眾人一眼,神情之間滿是凝重。
「知道我為什麼突然生出這種怪病嗎?」
眾人聞言,頓生好奇。
沒錯,老爺子平時身體一直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生出這樣的怪病?
「走火入魔!我是在研究那套殘缺的功法時,走火入魔了!」
林老爺子深吸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心悸,繼而又化作難以言喻的激動。
「那個醫生能治好我,絕對不是一般人,年紀輕輕能力就如此出眾,身後肯定有高人存在!如果能交好他,對我林家而言,或許是個天大的機遇!」
「另外,我尚有病根殘留,你們不把人請回來,是想讓我死嗎?」
聽老爺子這麼一說,眾人這才意識道了事情的重要性。
別看老頭年紀大了,卻依舊是林家的脊樑,一旦出現變故,林家也就完了!
就在這時,林浩臉色發白,畏畏縮縮的走了進來,低頭道:「爺爺,人沒找到!」
「嗯?」林老爺子臉色驟然一沉。
林浩駭的心神顫抖,差點跪下,慌忙解釋道:「我追下去,姓陳的已經帶着妹妹出院,先一步離開了!爺爺,您再給我個機會,我一定會把他請回來的!」
他不怕不行,老爺子一言九鼎,說打斷他的腿,說不定真的會做。
「那還不快去!」
林老爺子冷喝一聲,隨即目光掃過眾人。
「你們也是一樣,誰先請回那個小醫生,記大功一次!」
……
此刻,陳風和妹妹小雨,正坐在李佳佳車內。
小雨現在和正常人無異,只是神智有損,留在醫院反而不利於康復。
所以剛從六樓下來後,他直接收拾一下,帶着妹妹出院離開了!
「陳風,你真的不回家?」
李佳佳透過後視鏡看了陳風一眼,欲言又止。
「家?」
陳風搖搖頭,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我現在還有家么?」
他怎麼也沒想到,為愛頂罪四年,換來的卻是一無所有。
「那你也不能一直住在酒店啊?」
李佳佳通過剛剛的交談,已經知道了內情,猶豫了少許,提了個建議。
「你妹妹這種情況,住酒店實在不妥!不如這樣吧,先去我那住着。反正我租的房子是三室一廳,另外兩個房間本來要租出去的,就便宜你了吧!」
陳風認真想了想,點頭道:「也好,就當我租的,不過租金可能要先欠着了!」
「切,老同學,你太把人看扁了!本姑娘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
到了李佳佳家裡,一切安置妥當,陳風囑咐李佳佳幫忙照顧妹妹,準備回家把自己和妹妹,以及父母的東西拿出來。
「陳風,去了千萬別衝動啊!」
李佳佳對他此去有些擔心,特意提醒道。
「放心吧!沒事!」
陳風淡淡一笑,開門而去。
市區一棟三層別墅前,陳風負手而立。
看着這棟父母給自己留下的房子,闊別了四年之久的家,他心頭有着說不出的滋味。
房子未變,人卻不復從前。
別墅前,幾輛轎車一字排開,除了柳婉的寶馬,其中一輛嶄新的奔馳,顯得格外醒目。
陣陣歡笑之聲,隱隱從別墅內傳來。
深吸一口氣,陳風定了定神,邁步走了過去。

《浴火天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