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遇見小臉兒紅撲撲的你,此生相依
遇見小臉兒紅撲撲的你,此生相依 連載中

遇見小臉兒紅撲撲的你,此生相依

來源:google 作者:小果兒甜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乖軟」厲佳 現代言情 霸道戰御

現言甜~甜男主:戰御女主:厲佳從青梅竹馬到地久天長,從校園到婚紗的愛情四歲時初見肉糰子扎着兩根小辮兒抓着他的手晃悠着喊:「戰哥哥真漂亮,陪佳寶玩兒芭比娃娃吧,佳寶給戰哥哥肉肉吃」十七歲時從國外轉學回來一眼看到班上正坐着偷吃東西笑的眉眼彎彎的小丫頭唇角帶笑的戰御:小丫頭,我回來啦,你逃不掉了厲佳十八歲生日時戰御把人騙到手虎視眈眈的附在耳邊說:「佳寶,到手的媳婦兒,戰哥哥可是不會鬆開啦」當初的小糰子霸道的將人壓着:「哼,戰御,你仙氣兒飄飄的,老娘才不會放手呢」某御勾唇一笑:「好,那老爹也不會放手,不過小丫頭隱藏夠深的啊,記得某個小丫頭要給我吃肉肉?嗯?」結婚後的一對俊男靚女依偎在一起,看着身邊亂跑的三個肉糰子,寶貝兒們在鬧,他們在幸福的笑着有三對副CP,也到處散發著戀愛的酸臭味第一對:姜沁~厲笙姜沁:狗剩兒,乖厲笙:(霸總沉思)……第二對:顧艾璃~林曦顧艾璃:再想白月光打死你,哼林曦:我只有你,也只能是你第三對:邢北~於辭(咳咳,有貓膩)邢北:魚刺兒,又搶老子東西於辭:寶兒用過的香是一本美好的愛情故事,像春雨般潤物細無聲,卻也開在心尖展開

《遇見小臉兒紅撲撲的你,此生相依》章節試讀:

辦公室內。

戰御:「有空我會過來幫你。」

於辭:「開玩笑呢,你還是這麼死板,你也好好過過自己的生活吧,這兩年你也夠忙的。

哦,對啦,在學校對面給你買了套公寓,你先住在那兒吧,有需要我會找你。」

戰御:「叔叔阿姨在國外挺好的,那邊我已經交給陳辰處理啦。」

陳辰——於辭的好哥們兒,一起長大的死黨,自家生意都不管,一直跟着於辭做生意。

現在交給陳辰處理他們都放心。

於辭:「好,知道啦。不過你真挺勇的,為了一個姑娘重返校園,挺佩服你的。

我也得抓緊時間找啦,要不你叔叔阿姨念叨我。」

戰御:「是得抓緊時間找了,畢竟你年紀也挺老的了 。」

於辭:「臭小子,我也就比你大五歲 ,至於嗎 ?

好啦,時間也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 ,明天還得早起上學呢 ,我讓司機送你過去。

缺什麼東西 ,自己補吧 ,密碼照你說的設的,自己回去補個指紋。 」

戰御:「好,有事兒聯繫我 。」

於辭:「嗯。」

戰御來到公寓,東西準備的都挺齊全的,而且是按照他的風格裝修的 ,看來於辭早就開始準備了 。戰御嘴角掛着輕鬆的笑 。

……

第二天。

班級里正在有序的早讀 ,只是班上少了五個人 。很明顯,他們被昨天操場上的風波影響。

厲佳一整個鬱悶住了,她一個被害人還沒有說什麼 ,居然被班羽這個罪犯牽連到辦公室 。

此時辦公室內。

此時由於是上早自習的原因 ,辦公室內的老師們都監督早自習去了 。所以辦公室里只剩下老張,還有他們五個人 。

厲佳的腳傷的不嚴重,今天能走路啦。

老張開口說道 :「昨天怎麼回事兒 ,才剛剛開學,大家都把目光放在了我們班上 ,可以呀,你們 。」

班羽率先開口 :「老師真的是厲佳不認真跑操,我提醒她,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她就摔倒啦。 」

他又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

厲佳笑了 ,道:「這位同學 ,我並沒有怪你 ,雖然是你信口雌黃,還伸腳把我絆倒了 ,我呢,沒打算追究你的責任 ,你也不用擺出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

班羽:「厲佳,你怎麼能瞎說呢 ,我身為一個班幹部,怎麼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情 ,就算你還在為之前,邢北的事情怪罪我,也沒必要在張老師面前抹黑我吧 。 」

戰御也從來沒有見識過 ,一個大男人,這麼扭扭捏捏 。真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

邢北沒忍住:「你他媽腦子被驢踢了?瞎說什麼呢你 。 」

老張:「邢北,注意你的言辭。」

姜沁:「張老師,我們不可能說謊,也沒有必要說謊 ,就是班羽在胡攪蠻纏。 」

班羽又抽抽噠噠的 :「哼,你們人多,都欺負我 ,我一張嘴,怎麼可能說的過你們 。 」

老張:「好啦,不要再吵了 ,厲佳你說。」

厲佳:「既然大家都是一個班的,我也不想搞得那麼難堪 ,老師,我腿也沒有什麼大事兒,這件事情就算了吧 。」

厲佳不想再跟這種人糾纏 啦,上次給他的教訓已經夠了 。

老張:「好,既然厲佳都這麼說了,那這件事情就過去了,你們都回去上課吧。 」

斑羽又出來作妖 ,他仗着操場上沒有安監控 ,所以就肆意妄為 。

他說:「張老師,這件事情可不能就這麼算了,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 ,憑什麼任憑他們這麼污衊我,我要讓他們給我道歉 ,這件事情萬一傳出去了,大家還真以為我對她做什麼 了。這不是悔我的名譽嗎 ? 」

邢北被他惡人先告狀,沒得理卻不饒人的架勢給氣笑了 。

邢北嗤笑着說 :「就你,還名譽?你真沒打聽打聽你這娘們兒唧唧的樣兒,在學校里還有什麼名譽 ?」

班羽:「張老師,你看他居然這樣說我 ,我,我。」

張老師正準備開口之際,一道冷漠的聲音打斷了 。

戰御:「老師,雖然我剛來,但我覺得邢北同學說的非常有道理 。

我覺得這位同學品行不端正 。」

厲佳噗嗤一聲偷笑着,這個戰御還挺逗的。

戰御看見小丫頭開心的小模樣 。

繼而又繼續說道:「老師,如果您不相信我說的話 ,我猜您的辦公桌上 沒有這位同學的試卷,準確來說是沒有厲佳的試卷 。」

大家聽的一頭霧水 。

就在今天早上,戰御原本想早點兒來學校,能早點兒看見小丫頭 ,但他卻看到鬼鬼祟祟的班 羽。

他從厲佳的抽屜里,把昨天晚自習,厲佳做好的 數學試卷抽走 ,撕掉放在自己口袋裡,把自己準備好的試卷放在厲佳的抽屜里 。

今天早上厲佳交的試卷,其實是班羽自己的 ,但是名字卻寫的是厲佳,可想而知,他是想嫁禍厲佳偷他卷子。

因為提前開學的緣故,高一,高二還沒有入校,所以學校的監控這些天都沒有開 ,給了班羽可乘之機 。

戰御簡單的將重點敘述給老張聽 。

老張聽後一臉驚訝 ,他連忙查看數學卷子 ,當他拿到名字是厲佳的那張卷子時,憑着他批卷子的經驗,他一眼就識別出字跡是班羽的。

老張失望的嘆了口氣。

班羽謊亂了:「不是的,張老師。我·」

老張:「好啦,不要說啦,回去寫一份兒檢查,明天在班裡讀,現在給厲佳道歉。」

班羽知道事情不能再反轉了,索性就答應啦。

厲佳:「不好意思啊,張老師,這種人的道歉我不需要,我們先回去啦。操場上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

老張沒再說什麼了,讓他們離開,事情也算是解決了。

厲佳還以為,要讓這狗皮膏纏一段時間,沒想到,班羽撞戰御槍口上了,這倒是也能讓她省點兒心了。

厲佳知道。

班羽應該懷疑是她傷的他,或許是確定。因為他這段時間總是偷窺她。

但上次,厲佳派管家調查班羽受傷後的事情。

她知道班羽奶奶看班羽受傷,心疼的在醫院照顧了好幾天,畢竟是家裡的獨苗,直到班羽出院,他奶奶才回家住。

厲佳看到班羽奶奶傷心的樣子,不想讓老人家傷心啦,他奶奶年齡那麼大,受不了刺激。

所以這回班羽做的不過分,她也就不打算理他了。

出來後邢北高興的說:「可以啊,戰御。」

戰御:「恰巧看到。」

厲佳:「謝謝。」

戰御:「想謝我?那就就請我吃飯。」

厲佳:「好。」

出來後的班羽,看到幾人的背影,眼裡迸射出殘忍的目光。

時間很快來到了中午。

食堂內。

厲佳正準備走過去給戰御刷卡,但戰御先行一步。

厲佳:「你幹什麼?不是說讓我請你吃飯嗎?」

戰御:「是,沒錯,可是我要你單獨,請我吃飯。」

厲佳:「喂,你不會對我圖謀不軌吧!」

戰御沒有回答她的話。

戰御:「正好我今天晚上有空,今天晚上請我吃宵夜吧!」

厲佳:「晚上下課就快十點啦,去哪兒吃?」

戰御輕笑着說:「這就要問你啦,我不熟。」

厲佳咬牙切齒:「好,請你吃,撐死你。」

他們返回餐桌一起吃飯啦。

飯桌上。

邢北:「你們說那個班羽不會還出什麼幺蛾子吧?」

姜沁:「誰知道呢,我們小心點兒好。」

厲佳:「算啦,別提他了,倒胃口,以後躲着他點兒就好。」

幾人都沒有再提啦,邊吃着飯,邊嘮着其他有趣的事兒。

戰御也能和他們搭幾句話,也算是步入他們小團體啦。

這一天倒是過得平靜如常,除了早上的一點兒小差曲。

戰御這一下午只希望,時間能快一點兒來到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