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御九霄
御九霄 連載中

御九霄

來源:google 作者:誰言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堯 誰言道

懷璧其罪的他遭人暗算,命喪天玄崖!重活一世,當手刃仇敵,踏破九霄!攬美人,飲美酒,瀟洒走一遭!唯有踏入絕巔,才有恣意昂揚瀟洒的資本!展開

《御九霄》章節試讀:

「哈哈!決鬥?就你這小樣還想跟我決鬥,來來來,我讓你一隻手!」王磊大笑,目中充滿了不屑。

頭微撇,眼微眯,右手不斷搖擺,毫不在意的露出了自己所有的空擋。煉體二重與煉體四重可是擁有着不可逾越的鴻溝。煉體二重境根本就破不開他的防禦。

既然這個沒腦子的傢伙已經被自己激怒,上次沒有失手殺了他,爹爹已經怪罪了,那麼這一次一定要失手殺了他!

眯着的雙眼殺機瀰漫!

「唉,看起來這王堯又要躺床上好幾天了,才剛躺了三天三夜,那麼這一次恐怕就是十天半個月了。」

「誰說不是呢,天知道他怎麼想的,我要是他,我肯定不會向王磊挑戰,煉體二重與煉體四重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又將是慘不忍睹的一幕,興許比三天前那一幕還要凄慘。」有人慨嘆,就像是一個預言家。

「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要打倒你,打倒你!啊!!」王堯狂吼,似乎是在為自己加油鼓氣一樣,真元運轉,手掌上出現一層淡淡的紅光,張牙舞爪的沖了過去。

眾人都無奈搖頭,更有幾個卻是在幸災樂禍。這樣的攻擊莫說想要打到煉體四重境的王磊了,即便是煉體二重境的人都能輕鬆擋下。不愧是家族中有名的廢物,廢的還真夠徹底,明明擁有着煉體二重的實力,卻只發出了比普通人只強那麼一丁點的力道……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消耗了家族數十年的底蘊資源,若是那些資源沒有被他浪費的話,那麼現在自己的實力是不是又增進了很多,也許會是第二個王楓也說不定……

想及此,所有人的目光都變了,都想看到王堯被打倒,被羞辱,被廢掉時的狼狽模樣,不敢質疑家主的決定,那麼父債子償便是了。

王磊依舊在笑,只是他搖擺的右手已經握成了拳,土黃色光芒閃動。

「撼山拳!」

他的拳法比王堯的掌法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至少從氣勢上王堯的掌法就已經差的不是一個檔次。

結局顯而易見,讓人產生不出絲毫的質疑。

「三秒,只需要三秒王堯就會被打爆!」說罷那少年竟然真的閉上了眼,開始默數。

「啪!」

清脆的聲音響動在整個演武場,悅耳動聽,整個天地都只有這麼一個聲音。

「怎麼可能?!」那少年睜開眼睛,下巴都快掉了下來。

不光是他,幾乎所有的人都醜態畢露。有的眼睛凸的跟死魚眼一樣,有的嘴巴里能塞得下一枚恐龍蛋,有的把自己的指頭都咬的出血而不自知。

王磊有些發獃,懸在空中的右拳孤零零的杵在那裡,腦子有些發懵以至於都忘了這是在戰鬥。

「我要打倒你!我要打倒你!!啊啊啊!!」

王堯張牙舞爪的尖叫着,即便是氣喘吁吁,他的手下也沒有絲毫停頓。巴掌一下下的拍在王磊的臉上。

「**啪!!」

接二連三就像是散落的珍珠,清脆悅耳,只會讓人心疼……

「太狠了!」眾人一陣牙疼,吸氣連連。

而王堯的手掌就像是連環無影掌一般兩息拍出了十個巴掌。王磊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了起來。

「你……你敗了。」王堯站在王磊身邊氣喘吁吁的說道。似乎這幾個巴掌讓他用盡了全力。

「我莫不是眼花了?一個煉體二重境的居然把煉體四重境打得這麼慘?」

「我肯定是沒睡醒,你掐我一下,嘶~好疼,可是這特么的也太邪門兒了吧?」

「九年前就不受待見,任何一個人心情不好都能欺負一下的廢物,九年來受盡欺辱、白眼,連丫鬟、管家都敢施以顏色的廢物,一個月前更是被王磊逼着鑽褲襠的廢物,今日居然打敗了欺負他了九年的王磊?」

「我特么怎麼感覺這麼不真實呢?他們可是差着兩個小境界,中間隔着一個大境界呢!」

「打死我都不信!肯定是這傢伙放水!故意的,鐵定是故意的,肯定是家主安排,收買了王磊,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敗給王堯,這樣以後就沒人敢說王堯是廢物,這樣就可以把大量的資源再次傾斜到王堯身上了。」

說罷,似乎所有人都打通了任督二脈,腦子清明一片,自行腦補所有畫面,一時間所有人都紅了眼睛。

這可是關係到將來分發到他們手中資源多少的要緊事啊。

「打他!我就不信你一個煉體四重境打不過一個煉體二重境!別放水!上去就是干啊!」

「王磊別慫!你慫個毛線啊!」

「特么的,你要是再放水,別怪我們不客氣,等這場戰鬥打完,我們一個個接着挑戰你!」

王磊雙眼通紅,聽着眾人的話語,心口發悶,喉嚨一甜,噴出了口鮮血,正好噴在王堯的左臂上。

「我日啊,還沒打,你就裝重傷,奶奶個熊,不行就滾蛋,演個戲還不敬業,好歹也要逼真一些啊!就算你是大長老最疼愛的兒子也不行!」

那軟綿綿的一擊,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躲過啊,演什麼戲啊,直接趴地上跪地求饒不就行了。

「我要殺了你!」王磊怒吼,拳頭明亮了許多,真元更是全力施展。

此時他羞憤交加,怒火滔天,真元涌動全力出擊,居然讓自己欺負了九年的廢物打了,這可是一個難以洗刷的恥辱。

「破山拳!」這是他的最強絕技,更是王家排名第二的絕高拳法。雖然沒有修鍊到高深處,可一經施展威力不容小覷,山崩地裂的聲音隨着拳法到來。

聲勢駭人的一拳……再次落空!失之毫釐的正好落在王堯胸口。

王磊的心中有十萬頭草原馬在奔騰,演戲?拿自己的臉來演戲嗎?有種你上啊,實在是王堯的掌法太過詭異,居然能夠躲開自己的拳頭,更能準確無誤的落在自己的臉上。

要知道煉體二重與煉體四重差距就像是普通人跟煉體二重境的差距一樣,一招絕對能制敵,況且王磊本着殺死他的想法,手下的招式自然不會太輕,可是即便這樣也被王堯輕鬆躲過。

「啊!你敗了還還手!我給你拼了!!!」

王堯一臉悲憤,更是用極為笨拙的方法再次躲開了一拳。在他出拳的瞬間就一個驢打滾兒滾了過去。

演戲范兒十足……

「**!!」

又一連串耳光響起,另一半臉肉眼可見鼓了起來,這樣看起來極為對稱,儼然像個豬頭。

王磊一個踉蹌跌坐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數十個巴掌把他都給打懵了。

「什麼時候煉體二重這麼牛了?」王磊心道,整個腦子都處於混沌狀態。

「這演技,真是污了我這雙眼,虧他還是煉體四重境的武者,呸!丟人現眼。」

「演技也太爛了,明日我便去挑戰王磊,泄我心頭之恨!」

一群人憤憤說道,這該死的傢伙平白丟了煉體四重境的臉面。更是早已將他是大長老次子的這個身份忘得一乾二淨,實在是這演戲假的讓人看着都憤怒。

「怎麼回事?!膽敢聚眾鬥毆!」王戰一個箭步走了上來,將王堯護在身後,凌厲的目光射在王磊身上,充滿了無盡殺意。

看着身前鐵塔般的漢子,王堯心中無盡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