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連載中

娛樂圈第一刀馬旦

來源:google 作者:鱷魚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婁靖宇 江答雅 現代言情

江答雅農村出身,隻身北漂,無底薪,無社保,無活粉,只有一身從三歲練到十八歲的真功夫然而還沒來得及熬出頭,一份「答雅」香艷露骨的聊天記錄,比病毒繁殖的速度還快,席捲了整個互聯網她個轉評贊從不破百的小透明,連掛十餘個熱搜,喜提賤婦稱號,江家祖墳都被廣大網友刨了個乾淨可此答雅非彼答雅,她好冤,她的脊梁骨好痛江答雅發微博認真解釋,網友:還敢狡辯!江答雅貸款請大律發聲明,路人:睡服權貴!江答雅:離離原上譜!二十二歲,江答雅榮膺影后,被譽為娛樂圈唯一的刀馬旦,終於不再是娛樂圈中的三無反派她與頒獎人禮貌貼面吻後,動情親吻獎盃次日,頒獎人兼影帝婁靖宇在微博配對比圖兩張,明槽實秀:你親獎盃比親我投入多了「命運賜我以荊棘,我以荊棘為天梯」小劇場:「什麼樣的戀愛算得上轟轟烈烈、此生不枉?」最高贊的回答是:婁靖宇和江答雅吧黑料纏身、罵聲一片中世紀牽手、大方認愛;全網唱衰、抵制大潮中從不後悔、彼此扶持;頂峰相見、加冕帝後後雲淡風輕、終老一生展開

《娛樂圈第一刀馬旦》章節試讀:

青天白日,眾目睽睽,答雅沒有告訴任何人,她要這麼演,劇組的人一下分不清了,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智力有缺。

嚴決跟她演對手戲,他受到的衝擊最大,但他仍然本能的在做反應,他被答雅代入了,這一刻,他們就是劇中人。

男孩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那些咸腥的,熱烈的,羞臊的,織就了一張巨網,把他牢牢鎖住,變成了他青春期午夜夢回的一個符號。

男孩蹲下來,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向女孩的大腿撫去,沾到濕熱的液體,才如夢初醒,眼神閃躲而慌亂,馬上又將手從女孩大腿上移開了。

男孩手指搓動,像是嫌棄,又像是流戀,女孩盯着他的手,目光慢慢移到男孩臉上,二人對視。

韓姜喊了「卡」,一條過。

答雅和嚴決還有些出不來,潘易欣把答雅扶了起來,任佳茵她去梳洗換衣服。

路上,任佳茵心情複雜,答雅的表演震撼了她,震撼了劇組每一個人,她為答雅高興,但又有些失落——她的第一部戲,好像就遇到了一座翻不過去的高山,這種天花板的壓力讓她有些喘不過氣。

比你有天賦的人,比你更努力。

嚴決捧沙將那攤水漬掩埋掉,簡單清理後走到了監視器後面。

韓姜,胡靜和李玉在檢查剛才的畫面,四個人看着一方小小的屏幕,同時感受到了語言的匱乏。

韓姜是圈裡有名的戲瘋子,對演員的表演嚴格到了苛刻。

在他這裡,沒有九十九分,達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他就罵就逼,就調就教,點化了無數本來不開竅的演員。

在他的電影里,很多本來木訥的演員突然就伶俐了,風情了,所以他的電影總能成為演員演藝之路上的豐碑,也是演員的沖獎利器。

韓姜對剛才的表演沒什麼可挑剔了,這不是九十九分,也不是一百,這是一百二。

「天才。」胡靜先開口了,她和李玉的心理活動頗為相似。

兩個女演員對視一眼,從影多年,拍了無數的戲,合作過一打又一打的演員,她們拍戲已經像吃飯喝水一樣自然,自己什麼時候該做什麼動作,什麼動作能達到什麼效果,對手演員會給出什麼反應,簡直不用思考,信手拈來。

這是老戲骨對專業的底氣和自信,但這種熟悉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模式化,好,但在認知範圍內,能讓觀眾共情,讓觀眾隨着人物哭哭笑笑,但無法讓觀眾震撼,留下些不一樣的東西。

即使有演員看了江答雅的演法,能一比一的復刻,那也只能說明她的優秀,而非卓越。

江答雅怎麼會這樣演呢?她怎麼想到的?這種超越了閱片無數的導演、演員的認知範圍的演法,才是她真正的潛力所在,她像一股沒有被馴化的清風,靈氣四溢,在別的新人還只會開心了哈哈哈,傷心了哇哇哇的階段,她的第一幕戲就有這樣高的完成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

她們又惜才,又有些英雄遲暮的落寞,十五歲啊,無限可能的十五歲,人家的十五歲。

嚴決昨天才演過一遍同樣的戲,還得了導演的誇獎,結果今天真正一拍,面對面的看,更能深刻的感受到他和江答雅的差距。

嚴決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萬里挑一的中戲,大學四年,教過他的老師都說,他在培養了無數演藝屆中流砥柱的中戲,都是幾屆一出的好材料。在校時,他的專業課成績始終都是第一,排的戲座無虛席,常常被當做範本,是當之無愧的風雲人物,天之驕子。

即使畢業兩年沒有合適的劇本,他在劇院磨礪演技,也不曾荒廢自己,有時看着電視、影院里那些資本捧出來的流量沒有一點對表演的敬畏,他心中是有對行業的失望和對自己的傲氣的。

對江答雅,他感到震驚。

中戲的表演課第一節就是解放天性,學生們鑽褲襠、演猩猩、扮丑,通過不斷的訓練讓他們放開,打碎自尊,忘記「我」,忘記社會的規訓,一切為了角色服務。

很多熱搜、營銷號上吹噓的演技炸裂的片段,唬得過觀眾,唬不過真正的業內人。大大咧咧不是自然,嘻嘻哈哈互相打鬧不等於放得開,演藝圈非情侶男女之間沒有界限關係混亂不叫解放天性,當街撒潑打滾不就自然演得出彩了。

一切不考慮劇情和人物內心的裝瘋賣傻癲狂忘形,是新入門的演員就可以做到的,早過火了。

答雅剛剛的戲,用一種獻祭般的誠懇,把自己打碎了,放進女兒的靈魂,真正走入了角色內心,才讓最後的爆發,沒有淪為嘩眾取寵的噱頭,讓角色具有了攝人心魄的魅力。

太好了。

後續男孩的**,母親的癲狂,在女孩的凄艷和低智里,都有了根基,有了說服力。

嚴決問導演,他能不能拷走這段戲各個機位所有的細節,韓姜答應他,剪輯的時候會給他一份。

答雅洗漱一新,回到片場時還有些踟躕,她能一次過也算開門紅,屬實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但她剛剛不太體面的樣子,讓她現在離開鏡頭,面對大家的時候還有些尷尬。

走到導演身邊,主演基本都在,他們看着她的笑比起之前的禮貌,多了幾分真誠,韓姜導演誇她,「狀態不錯,繼續保持。」

答雅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笑容憋都憋不住,心裏的高興明晃晃的在臉上寫着,周圍人甚至能聽到她心裏播放的好日子BGM。

大家感慨,這時候才終於像個小孩兒了,剛剛那演技活該你挨誇!

答雅的第一幕戲順順利利,加強了她的信心,人的實力也會影響別人對你的態度,開始有些看過她演戲的場工會上來和她合影,要她簽名。

潘易欣向答雅宣布,她已經從答雅的顏粉晉陞成了演技粉。答雅的新晉粉絲潘小姐鄭重其事地告訴答雅,韓姜導演合作的劇組工作人員見到明星大腕的機會不少,他們私下裡都挺看好答雅的,才會有類似行為。

潘易欣握着拳頭,眼睛亮晶晶的,「妹妹加油,你是最棒的!」

答雅喜歡角色演技被人認可的感覺,在劇組更加努力的鑽研,她剛開始擔心自己會打擾前輩們,有些疑惑不好意思問,前輩們卻對她很關注,格外有耐心,幾乎有問必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