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娛樂修真
娛樂修真 連載中

娛樂修真

來源:google 作者:痴笑只自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墨小軒 奇幻玄幻 痴笑只自知

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說什麼命不由天卻篤信自己是天命之人能超脫命運天道之外着實可悲、可笑、可嘆.....墨小軒來到了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打算探明這個世界的真相...展開

《娛樂修真》章節試讀:

在夜晚皎潔明月下映照的竹林,灑下一地月光、竹影,如果不是面前這個眼眶漆黑凹陷,空空如也的雙目下儘是乾涸血痕的乾癟黃袍屍體正破壞這如畫一般的氣氛場景,墨小軒多半會多愁善感的陶醉於其中。

黃袍陰物的手漸漸離開了墨小軒的臉龐,雖然其眼眶內空無一物,此時卻腦袋與肩平行像是在打量墨小軒一般,特別是那嘴部正作出不自然的假笑狀。眼角餘光瞥見一直身體顫抖不止的鶯翠此時毫無動靜,墨小軒只感此刻頭皮發麻,若不是身體不受自己控制,巴不得立刻彈射而起,拔腿就跑。

就在墨小軒滿心絕望之時,突然一陣狂風猛地向墨小軒襲來,劇烈的狂風甚至將墨小軒身側的青竹吹的拔地而起東倒西歪。在墨小軒面前的黃袍屍體更是不堪,在這不明狂風力量的摧殘之下,身軀驟然炸裂開來。

哎,被這莫名的龍捲風絞死也好過被陰物用詭異手段殺死,就是不知這風夠不夠利索,能不能給我個痛快,這是墨小軒腦子裡最後的念頭。

嘶!背部一陣鑽心的疼痛讓墨小軒猛然坐了起來,刺眼的陽光不禁使墨小軒眯起了雙眼,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一片青翠的綠色,只不過卻能看見翠綠色的盡頭。墨小軒昏沉的腦子猛然一驚,自己居然能動了?不對,這周身經脈亂七八糟,理論上自己這狀態,百分百已經是個殘廢了…墨小軒靈識掃過自己的身體,心下不由苦澀不堪。

哎,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至少自己還活着唄。不過背後那劇痛又是什麼?莫非自己大難不死有什麼奇遇不成?念頭至此,墨小軒不由回頭打量起剛剛倒下的方向;只見有個銹跡斑斑似金屬的尖銳物體立於土中。

墨小軒伸出右手心中正想將此物從土中取出,卻不由身體一僵,不敢有絲毫動作。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些東西白天能自由活動的嗎?這尼瑪也太離譜了,還有這些東西都是從哪冒出來的,全他娘的在盯着我…

墨小軒大腦飛速思考着這些陰物的行為,越思考越覺得這些陰物的行動好像存在一定的邏輯或者說是規律。

規律,邏輯…獨眼老人和鶯翠無聲無息的死,他們的死因一定是觸碰到了這些陰物的專有規則…聲音、行動、恐懼…是聲音嗎?自己轉身與地面發出了摩擦聲,還是說和獨眼老人一樣做了轉身這個動作?不對,昨晚獨眼老人明顯是將陰物帶了回來,陰物只是跟着獨眼老人卻並沒有立刻下手這很不合理…

難道說是內心的恐懼?不對,若論恐懼的話,那夜我們三人都有,為什麼他們倆相繼遇害,而我卻活了下來,還有那黃袍屍體為什麼要撫摸我?那怪風又是什麼情況?該死!現在不是考慮那怪風的時候,是他們死因的共同點!

哎,前世雖然看了上千部動漫,但唯獨對某個死神小學生敬謝不敏…要知道現在這情況,我說什麼也他娘的把那死神小學生的漫畫都給補了!墨小軒漸漸陷入深深的絕望感之中…等等,莫非是絕望感?因為自己產生了絕望所以那些東西注意到了自己??不對,冷靜,再冷靜,若說絕望,第一個陷入絕望的明顯是那個鶯翠,然而鶯翠卻是第二個遇害,雖然我當時因為恐懼感直接閉上了雙眼,但第二個受害者一定是鶯翠,因為那獨眼老人明顯話未說完就死了,若是第一個受害者是鶯翠,獨眼老人不管如何都會移動發出動靜…

閉眼這個行為是安全行為嗎…又或者說那黃袍陰物觸碰我是為了讓我睜開眼?必須要我睜開眼看見它才符合它的加害邏輯規則?不對!如果僅是這麼簡單,沒看見就沒危險,那青竹迷地為何凶名赫赫,凡闖入者不是死便是痴傻不堪…

痴傻…?為什麼只有痴傻之人能活着離開…痴傻離開之人和鶯翠、獨眼老人有什麼不同之處..我和痴傻之人又有什麼共同點…這個共同點便是我這次活下去的關鍵!!

該死!究竟如何行動才是正確的行為!墨小軒此時腦子如一團漿糊,內心強烈的求生欲和大腦思索的各種行為在激烈地碰撞着。

一直安靜立土中的金屬物體忽然劇烈地顫抖了起來,筆直地射向了墨小軒的掌心,墨小軒能清晰的看到有一坨黑色不明物體在順着自己手掌往身體中侵蝕而去…墨小軒看着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心中頓時充滿了不甘。難道真的到此為止了嗎…?答案已經很接近了啊!哪怕再給我一點點時間都好,我絕對能找到活下去的路…

哎,果然無論前世亦或是今生,我終究是個充滿惰性的鹹魚,刀沒真正架在自己脖子上,自己是不會有衝勁目標的…如果還有下一世…想到此處墨小軒不由面露苦澀,忽然自嘲笑了笑說道:「如果…假如…真正的人生哪來那麼多如果假如呢…?」

墨小軒緩緩閉上了雙眼,靜靜等候死亡的到來,墨小軒真切的感覺着死亡的到來。原來死亡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那種死亡臨近自己卻毫無辦法的無力感…

時間悄無聲息的緩緩流逝,墨小軒卻覺得每分每秒活着都是種煎熬,這種無力的等待感讓他直欲發狂。

靠!還能不能給個痛快啊!我都做好準備了,你丫跟我玩這出,真是狗看了都搖頭的賊老天!這麼折磨我覺得很有意思不成?墨小軒在漫長的等待下終於再也壓制不住內心暴虐的情緒,不由地瘋狂腹誹老天爺的惡趣味。

『喲呵,小子!挺有精神的嘛,都這種情況了,居然還有心思尋思有的沒的。有趣,着實有趣!』

誰!?誰在我腦子裡說話!莫非附近有前輩高人不成?說不定…

『說不定個屁!小子別盡想美事,本座現在自身都難保哪還有什麼功夫考慮你這小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