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娛樂:最窮巨星,全網跪求我出歌
娛樂:最窮巨星,全網跪求我出歌 連載中

娛樂:最窮巨星,全網跪求我出歌

來源:google 作者:陳塘總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梓馨 曹彰 都市小說

曹彰重生『負二代』,坐擁百億外債為還巨債,他光速出歌,把歌壇攪的天翻地覆,把同行卷的痛不欲生當歌迷適應了曹彰的出歌速度後,他們在全網發出了一句讓同行崩潰的天問「都十天了,你怎麼還沒出新歌?」當歌神曹彰拿獎拿到手軟時,歌迷驚訝的發現,歌神的手機總欠費,歌神的衣服是地攤貨,歌神的交通工具是公交車,歌神的住所是青年公寓歌迷義憤填膺「一塊兩塊的,你看不起我們?出歌!給我出歌!跪求出歌,我要買十次!」藍星著名作曲家汪岐「什麼?他又出新專輯啦?」藍星著名劇作家劉牧「卧槽!他開始寫劇本啦?」藍星著名導演張一牟「他要拍電影?連拍三部?」藍星著名網絡作家老雞吃小鷹苦澀一笑「他終究還是對我們下手了,逃不掉的」藍星百萬粉絲有聲書主播「爺爺,給俺們留口飯吃吧」藍星天娛娛樂有限公司董事長面對記者說「毫不誇張的講,天娛能成為行業龍頭,天娛能走出華夏,衝出亞洲,壟斷全球娛樂產業,全憑曹彰一己之力我不過是跟在他後面喝湯的,是小弟,不是領導!」天王、影帝、導演、劇作家、作家、有聲書金牌主播...娛樂圈內卷之王,娛樂圈泥石流,曹彰駕到!展開

《娛樂:最窮巨星,全網跪求我出歌》章節試讀:

帝都

帝都第三人民醫院

某急診病房

「大侄子,身體好些了沒?叔叔伯伯們都來看你啦。」

一張病床四周,擠滿了面色焦灼的人,其中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人,正握着病人的手,憂心忡忡的問候病人的身體狀況。

被眾人圍着的病號清秀帥氣,尤其是面上那雙丹鳳眼,眼角微微上翹,輪廓完美,極具神韻,透着一股子剛毅之美。

「老劉,大侄子這是咋了嘛?不會跟他爹一個樣,傻掉了吧?」一個禿子中年人火急火燎的吼道。

正握着病人手掌的中年人轉頭罵道「三禿子,你就不能盼老曹家一點好啊?你當年落魄的時候,要不是老曹拉你一把,你能有今天?」

三禿子嘴一癟,長嘆了一口氣,不再言語。

「大侄子......大侄子?你倒是說句話呀,別讓叔叔伯伯們擔心。」老劉拍着病號的手背,滿臉慈愛的呼喚着。

病號雙眼獃滯,他沒傻,而是懵逼了『這幫人是誰啊?我怎麼一個都不認識?我不是得癌症死了么?』

一串串問號掠過腦海,他頭痛欲裂,痛苦的捂着腦袋,額頭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陌生的信息如潮水般湧入腦海。

曹彰,曹氏集團繼承人。

含着金鑰匙出生,從小到大,錦衣玉食,有着富二代的實力,卻沒有富二代的毛病,為人謙遜務實,口碑甚好。

『我穿越了?』病人驚喜的發現,自己重生了。

『還是個富二代?曹氏集團市值一千億,我是董事長曹旺獨子,曹旺百年以後,這一切都是我的?卧槽!』

一個被癌症奪走生命的屌絲,重生『富二代』,坐擁千億資產,這種難以名狀的歡喜,唯有『卧槽』能形容。

就在曹彰幻想鮮衣怒馬,香車美人,遊艇豪宅,奴僕成群的時候。

又一名守在病床前的中年人按捺不住,開口道「你們都看看吶,他一會痴呆,一會傻笑,這不跟老曹一個癥狀么?」

老劉擦掉眼角淚水,悲痛的嘆道「苦命的孩子呦,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曹彰心中想道『看來我是病了,這群人是我父親的摯友親朋,更是我的好叔叔,好伯伯,看看這些人沉重悲痛的神情,他們是發自肺腑的關愛我呀。』

回想上一世,他父母早逝,那些個朋友,同學,同事,何曾有人真的關心過自己。唯有孤獨病痛陪伴他走完最後一程。

再看看現在,正是兩世為人,嘗盡冷暖!

曹彰心中感動,握住老劉的手,哽咽道「劉叔叔,您別擔心啦,我就是有點累而已,不礙事的。」

老劉雙眼一亮,神情緩和下來,長長鬆了一口氣「大侄子,你可嚇死叔叔們啦,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

三禿子見到曹彰神志清醒,也跟着鬆了口氣,歡喜的說道「大侄子,叔兒給你買了香蕉,我給你剝一根,可甜啦!」

「對對對,大侄子,我給你帶了點海參,你回去煮一煮,補補身子。」

「小曹啊,我給你帶了點老白山人蔘,你這身板弱,得大補。」

「我拿了點靈芝粉,對身子有好處!」

「... ...」

病床前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紛紛表達對曹彰身體的重視和愛護。

曹彰環視着病床四周的果籃補品,心中萬千感慨『真是一群可愛的叔叔們吶,太特么感人了!』

「各位叔叔伯伯放心,我一定愛護身體,不讓你們擔心。」曹彰情至深處,眼角含淚。

老劉拍了拍曹彰的手背,語重心長的說道「這才對嘛,身體為重啊,你說你一天打十份工,那能賺幾個錢兒嘛?這不是杯水車薪,螳臂擋車么!要我說啊,你還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你父親身上,他肯定藏了一份錢...」

『卧槽!等等!』曹彰心裏咯噔一下。

『我打工?還特么打十份工?我特么坐擁千億資產,我打工?你們是不是拿錯劇本了?』曹彰腦袋嗡的一下,又一波陌生記憶如潮水般湧入腦海。

三個月前,曹氏集團深陷債務危機,破產清算,曹氏集團董事長曹旺病倒,之後被帝都精神衛生中心診斷為『精神病』。

身為曹氏集團唯一繼承人,曹彰將承擔無限連帶責任,負債一百億!

曹彰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大侄子!大侄子!你不能有事啊!」

「醫生!醫生!快來人吶!」

「掐他人中,掐人中,千萬別讓他死嘍!」

病房陷入一片混亂中。

江湖傳言,欠錢的才是爺!

欠一百億?那就是祖宗!

欠銀行一萬塊錢,你上火,欠銀行七十個億,銀行上火!

理兒是這個理兒,曹彰還是很上火,麻痹的剛睜開眼睛就欠一百億!在這一百個億的債務面前,癌症都有點可愛了。

人活着,圖點啥呀?苟活到死,還債到死?那還不如從樓上跳下去呢!

帝都第三人民醫院樓頂

風蕭蕭兮,冷風寒。

藍白條紋病號服隨風翻舞,大有一股壯士一去兮,愛誰(sei二聲)誰(sei二聲)的悲壯氣概!

老劉悲切之情溢於言表,在天台上急的直跺腳。

三禿子是個實誠人,他雙膝一軟,跪在地上,哀嚎道「大侄子,我求求你下來吧,廠子里上百號人等着我發工資呢,那可都是他們的血汗錢吶,你要是死了,廠子就倒閉啦,那可關係著上百個家庭啊。」

老劉也聲嘶力竭的勸道「大侄子,人生難免有點磕磕絆絆,你還年輕,不能因為小小的挫折,放棄大好青春吶。」

曹彰不幹了,一個個站着說話不嫌腰疼,他瞪着老劉喊道「我特么欠了一百個億!你管這叫小小的挫折?你挫折一個我看看!」

叮~

【大文娛系統已開啟】

【大文娛系統正在綁定宿主】

【大文娛系統加載成功,請宿主獲取聲望值,換取文娛產品】

『系統?』曹彰精神為之一振,咱現在可是系統加身的天命之子,一百個億?好像也特么挺難還的...

他思索再三,還是覺得重活一世,不要把物質財富看的太重,一定要有個精彩的人生!

他從樓頂圍牆上跳了下來。

「趕緊在我面前消失,別來煩我,欠你們的錢,我一分不少的都還你們!」曹彰丹鳳眼一瞪,豪言壯語道。

《娛樂:最窮巨星,全網跪求我出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