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虞泠司鶴
虞泠司鶴 連載中

虞泠司鶴

來源:外網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穿書後我成了廢后 都市言情

一朝穿書,剛清醒就聽見宣布被幽禁的聖旨。自古紅顏多炮灰~展開

《虞泠司鶴》章節試讀:

冰冷的吻與溫柔繾綣沒有任何關係,不過警告而已。
「朕勸你最好把手裡的銀針藏好,只要兇器露首,你便會落一個行刺皇帝的罪名。單憑這點,朕就可以直接帶兵滅了你的虞國。」
見虞泠冷靜下來,並無負隅頑抗之意,司鶴眼底閃過一抹玩味,他喜歡識相之人。
司鶴冰涼的手從虞泠脖頸處移開,拂袖起身。
何況,司鶴極為不屑地打量了一眼虞泠的身段:「朕還未飢不擇食到如此地步,更不喜強迫人。你,朕看不上。」
男人對她的輕蔑與淡漠明晃晃地掛在臉上,虞泠巴不得如此,攏好衣襟起身。
「恭送陛下。」
司鶴挑眉瞥了她一眼:「朕幾時說要走?」
他原來沒打算走?虞泠垂下眼帘,也罷,不過和衣同卧,見機行事就是。
次日天未亮司鶴便起身,虞泠身為皇后理應伺候司鶴洗漱穿衣。
可她一個現代人,並不知里三層外三的朝服如何穿着。
儘管身側已有嬤嬤指點,虞泠依舊因手法不嫻熟而有些笨拙。
「罷了。」司鶴抓住虞泠幾乎算得上亂摸的手,「李懷忠,你來。」
李懷忠早在邊上看得直冒汗,聞言趕忙接過虞泠手中的腰帶:「皇后娘娘,讓奴才來吧。」
虞泠求之不得,垂眸規矩退居屏風前。
司鶴瞥了她一眼,無聲冷笑。旁的事做不好,與他保持距離的規矩倒是不用教就會。
看了眼鏡中無論怎麼捋好像都不太平整的朝服,司鶴冷哼一聲,面色不悅拂袖而去。
送走司鶴這尊大佛,虞泠脫了外袍坐回塌上,正要繼續睡個回籠覺。
她尚未躺下小禾就端着銅盆進來:「娘娘,該洗漱梳妝了。」
虞泠支着額頭靠在床邊,挑了挑好看的柳葉眉:「梳妝做什麼?」
「娘娘真是病糊塗了,雖說這鳳印貴妃遲遲未交還給咱們鳳棲宮,但您依然是皇后,坐管後宮,理應每日受各宮妃嬪的請安拜禮,之前是因娘娘身體不適才免了。」說話的功夫小禾就把帕子濕水擰乾遞給虞泠。
虞泠遲疑片刻還是接過帕子擦臉,各宮請安么,在小說電視里才見過的情節。
她才來不到幾日,重頭戲就接連登場,老天爺對她真是「眷顧」。
鳳棲宮大殿內,各宮妃嬪互相問安說笑,一貫冷清的皇后寢宮難得有幾分熱鬧。
這份熱鬧隨着一句「皇后娘娘駕到」戛然而止。
一眾妃嬪起身朝門口方向福身,齊聲開口:「皇后娘娘萬福金安。」
虞泠腳步微頓,儘管心底五味陳雜,仍在小禾的攙扶下端着那份端莊肅穆坐於鳳位上。
「平身,賜座。」
虞泠眉頭幾不可查地皺着。不適,從頭到腳每個細胞都在叫囂着不適。
這處處都是規矩的皇宮就如望不到頭的囚籠,她難道今後便要困在此地?
「皇后娘娘病可大好了?妾等憂心娘娘鳳體,為此食不知味,坐立難安。」
說話的是坐在右手邊首位的妃子,虞泠抬眸才發現左邊的首位空着。
目光只朝左邊掠了一眼,虞泠的目光就落回方才開口的女子身上:「好些了,有勞挂念。」
小禾湊到虞泠耳邊,輕聲介紹:「這位是端妃娘娘。」
「皇貴妃娘娘到!」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一名大紅宮裝的貴婦在宮人的簇擁下走進宮內。
如此大的排場,若非頭戴鳳冠的是虞泠,還真教人看不出誰才是這裡的主人。
皇貴妃阮笙瀾,這號人物虞泠有所耳聞,丞相之女,為人跋扈,不好相與。
「臣妾來遲,望皇后莫要怪罪。」皇貴妃付衍地行了個禮,自顧走向自己的位置坐下。
她屁股才沾着椅子就開始妙語連珠:「端妃如今做陛下的妃子已有些年頭,怎還沒改掉喜歡討好人的壞毛病?果真舞女出身,上不得檯面。」
端妃被人戳中痛處,面色有些發白,不過很快便斂了神色:「皇貴妃教訓的是。」
眾人面面相覷,無人敢言語。
她們之間那點繞繞彎彎的心思虞泠無心理會,昨夜她睡得晚,加之今日起了個大早,實在精神欠佳,倚在鳳座上沒忍住打了個哈欠。
妃嬪聞聲面色訝異地看向鳳座上神情懨懨的女子,皇貴妃蹙眉,攥着帕子的柔荑緊了緊:「皇后娘娘是在向諸位姐妹炫耀昨晚被皇上翻了牌子么?」
不然為何故作這副疲憊之態?
虞泠:「?」
原主這具殼子虛弱,尚需修養,不過是起的早了些就有些頭疼,不欲與阮笙瀾爭辯。
「皇貴妃誤會,本宮只是有些身體不適……」
阮笙瀾未聽虞泠把話說完就硬生生開口:「皇后娘娘鳳體虛弱就當好生修養才是,何必如此着急叫各宮妃嬪來請安,莫不是想立一立規矩?」
皇貴妃之位位同副後,加之沒有皇后之前後宮諸事皆由阮笙瀾打理。
如今就算來了個虞泠又如何,她照樣能夠一手遮天。
「立規矩?皇后娘娘在自己的封后大典上都立不住,如何立規矩?」坐在阮笙瀾身後的紫衣女子說罷掩嘴輕笑。
同阮笙瀾一派的人聞言都跟着笑起來。
阮笙瀾裝模作樣地瞪了紫衣女子一眼,肅然訓斥:「鈺嬪不可無禮。」
虞泠淡淡睨着阮笙瀾,看戲似的。在皇后殿里請安,當著皇后的面訓斥宮嬪。
這是儼然把她當個死人啊。
「皇后娘娘本就來自南邊小國,需要依附他人方能活命。何況從小國出來,自沒見過世面,在封后大典上顯然是被嚇着了,皇后娘娘說是不是?」
阮笙瀾臉上笑盈盈的,可笑意不達眼底,便只剩皮笑肉不笑的虛偽。
虞泠不喜惹麻煩,但也不是人人都能踩到她頭上。
虞泠握着鳳座俯首的手微微收緊,小禾擔憂地看着自家主子,輕喚了聲:「娘娘?」
少女如羽般的睫毛顫了顫,虞泠如夢初醒,她不能動怒,亦不能反駁。
原主性子乖巧溫和,她也要裝出那個樣子來,以免讓人生疑。
虞泠「難為情」地垂下頭,一派泫然欲泣地模樣:「貴妃說什麼便是什麼吧。」
請安原過是早晨問安,說幾句話妃嬪們便各自散去。
何況與一個木頭般的皇后坐在一塊,確實無趣。

《虞泠司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