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他和林曉光一樣五官深邃,頂着一頭臟辮,嘴裏嚼着口香糖,耳朵里塞着耳機,身穿寬鬆的衛衣和短褲。

見到金如惜,少年把籃球收在身體一側,揚起下巴來了句:「這個老女人是誰啊?」

老女人?金如惜氣炸:我23歲生日還沒過啊!

「啪!」林曉南上去對着他後腦勺就是一掌:「亮亮,這是滾滾姐,叫姐姐好!」

林曉亮眼皮一翻:「嘁,我對老女人不感興趣!」

林曉南連環掌打下去:「你還說!你還說!」

林曉亮抱頭,五官擠成一團:「痛啦!」

「你還知道痛!我跟你講,滾滾姐是練過的,你要是不乖,她一準揍死你!」

林曉亮半信半疑地看着金如惜:「真的假的?」說完也不等她發話,把球一丟,自顧自地上樓打遊戲了。

「你這個小屁孩別不知好歹!」林曉南追到樓梯口罵道。

金如惜笑着拉走她:「他一定不認得我了,13歲的小孩都這樣……走我們吃飯去。」

吃完午飯,林曉南邀請金如惜參觀她的漢服館,名為「硃砂記」,據說是花都最大的漢服館,生意相當火爆。

「硃砂記」就「三隻熊」對面。

金如惜在那裡見到了林曉南的合伙人,也是林曉光的女朋友:許菁菁,許菁菁一臉精明能幹的樣子,她親熱地挽着金如惜說:「滾滾姐,你隨便試,試好了讓曉南給你拍照。」

「哈哈,好呀!」

「那我先忙去啦!」許菁菁說完飄然而去,轉至收銀台,和店員對賬,計算器「歸零歸歸歸歸零」地響着。

「滾滾姐,穿這套!」

林曉南抽出一套淺色交領襦裙給金如惜打底,在她繫上一根紅色腰帶之後,外面披一件火紅色直領對襟的褙子。

金如惜對着鏡子笑着說:「會不會太紅了?」

林曉南說:「這樣拍出來才好看呀!你坐下,我給你編個髮型。」

一番操作後,金如惜的長髮被挽起,做成了流蘇髻,在髮根處纏繞絲帶,自然下垂到肩上,看起來既飄逸又輕盈。

「帕菲特!」林曉南用一個花國語讚歎道。她對自己的作品十分滿意。

「帕菲特就是perfect,完美的意思嗎?」金如惜笑問。

「是滴!對了,還有口紅!」

林曉南拿出一款新的口紅說:「這是我自製的,特別滋潤,你挑一個。」

「厲害呀曉南!」金如惜挑了一支塗上唇又擦拭了一下:「就是……容易掉色。」

「這樣容易擦掉啊!走,拍照去!」

林曉南拿起相機,帶着金如惜走出「硃砂記」,路過熙熙攘攘的店鋪,走到唐人街的中部,往右轉,通過一條狹長的小路之後,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中間是一個噴泉,噴泉最高處是一座詩人雕像,廣場靠海,海面上有海鷗飛翔,岸邊是一排小艇。廣場周圍一圈都是草地,鴿子滿地都是,被遊客喂成了走地雞。廣場上還有很多年輕人在跳街舞,滑滑板,騎單車……總之,熱鬧極了。

「滾滾姐,來這!」林曉南有幾個固定拍照點,輕車熟路地給金如惜咔咔一頓拍。

秋日午後的陽光下,微風輕輕吹起如惜的裙裾,絲帶掠過她白皙的臉頰,她長長的睫毛隨着目光的流轉微微顫動,看得相機後的林曉南都心頭一動:「滾滾姐,你太美了!」

「略略略……」

林曉亮不知從哪冒出來,扮着鬼臉,踩着滑板從金如惜和林曉南之間穿過,林曉南沒反應過來就按下了快門,抬頭罵道:「你個死小子真是狗!」

林曉亮在不遠處停了下來,回頭痞痞一笑:「老女人就是愛臭美!」

「你死一邊去!」林曉南衝上去要打,被金如惜拉住。

金如惜笑着對林曉亮說:「亮亮,你滑得不咋樣啊!」

林曉亮一臉懷疑地上下打量她說:「難道你會?」

「當然了!我滑給你看……要是我滑得比你好,你得聽我話,不然你就是小狗!」金如惜自信地說。

林曉亮到底是小孩子,經不起激將法,他將滑板踢給金如惜:「你要是吹牛皮,我就叫你吹牛皮的老女人!」

「一言為定!」金如惜接過滑板,轉臉對林曉南說:「來,給姐拍幾張御劍飛行的!」

金如惜將滑板立起,在手心轉幾個圈後,帥氣地往前跑動快速上板,板尾一扯改變方向,拐到廣場中間,在廣場中瀟洒地壓彎繞行,轉了一圈之後回到林曉亮面前,輕輕一跳,腳尖點在滑板頭上,滑板順勢彈起,金如惜迅速蹲低手抄起滑板,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林曉南一邊按快門,一邊不停地說:「帕菲特!帕菲特!再走一個!」

林曉亮撇撇嘴,不屑道:「切,耍帥而已!」

金如惜朝他嫣然一笑:「那姐給你表演個高難度的。」

她來到一個斜坡,旁對身後的林曉亮說:「看好了……」

結果她剛雙腳踏上滑板,就感覺後腰上猛地受到巨大推力,她還沒準備好,就順着斜坡溜了下去。

「哎你個死小子!啊啊啊!」

金如惜揮舞着手保持平衡,可是她還來不及調整姿態,就衝到了坡下。

速度越來越快,迎面一個穿連帽白色衛衣的人也正踩着滑板,朝她這個方向滑來。

「完蛋了!」金如惜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噗……」

一陣沉悶的相撞聲後,金如惜感覺大腦因為慣性,在腦殼裡翻了個個,天旋地轉……

過了許久,她因為鼻子出不來氣才回過神來:「咦?怎麼沒摔出去?我這是……」

她這才發覺她的臉埋在白衣人的身上,手臂環繞在他的腰間,白衣人原本扶住她的手已經鬆開。

我擦!丟死人了!金如惜連忙抬頭道歉:「Sorry!」

寬大的白色衛衣連帽下,一張俊美而熟悉的容顏映入她的眼帘。

金如惜呆住了:「你是白……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