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之上
雲端▪之上 連載中

雲端▪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桔桔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潤姝 林舟眠 現代言情

娛樂圈的浮華你我皆知,看似站在高處的雲端,背後卻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姜潤姝,一個小有名氣的三人女團成員,是團里的隊長,什麼都會點但並不突出因為一些巧合同成員們起了嫌隙,這時候便遇到了他,那個伸出手,將你從水深火熱中救出來的男人林舟眠,豪門林家的獨子,算是姜潤姝的半個金主?年少時有喜歡的女生,卻不想之後喜歡的女孩同別人訂了婚某次出門洽談合作偶然遇見同喜歡女生有相似面容的姜潤姝展開

《雲端▪之上》章節試讀:

雖說向梁品表明了立場,可我真是忘了我們還要合作綜藝,現在我是陷入了十分尷尬的境地,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個戀愛綜藝不同於其他,它的看頭其實就是多種組合碰撞出的火花,尚冰秋給我看過他們之前的一些綜藝片段,還特地給我講解了規矩。

明面上節目組會跟嘉賓們說經費有限,所以需要兩對CP住一幢別墅,每周一換,住到星期天會有一個大聚會,需要嘉賓們出去採購做菜,第一名的CP和第二名CP有機會獲得約會拒絕權,就是平時別人邀請不容拒絕,只有拿出拒絕卡才行。

但只要是混過娛樂圈的人哪個不知道這個節目組背地裡壞得很,不過就是想看爭風吃醋的修羅場罷了。

其他的人在第一期已經換過一輪,算是比較熟悉了,我比梁品早一步到了別墅,大家已經去約會了,別墅里有點冷清。

我獨自提着箱子找到了另一個空房間,整理好後出來四處走了走。

客廳里放着個板子,上面寫着米婭and張越沅,底下還有個空的地方,我拿起粉筆寫上我的名字,梁品的名字就他自己來寫好了。

我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看了會兒手機,就在這時尚冰秋給我發了個短訊,我點開一看,叫我多找點事做,增加鏡頭量。

我笑眯眯地回了信息告訴她知道了,隨後我抬起頭放下手機,目光四處搜尋着可以做的事。

沒過一會兒,我發現餐廳的餐桌下面居然有一隻躺着睡覺睡得十分舒服的小黃狗,我湊過去輕輕一抱,它好像感受到才悠悠轉醒。

項圈上除了粉色蝴蝶結還掛着狗牌,叫doremi,小母狗,而且還是張越沅的。看上去不是年紀也不是特別大,肥肥的黃黃的很可愛,就像個黃色的毛絨球。

雖然說玩別人的小狗不太好,可是這個小狗實在是很漂亮,我忍不住抱在懷裡蹭了蹭,而後大叫着它好可愛。

正在我沉迷吸狗的時候,梁品也到了,他正握着行李箱的把手,故作天真地睜着多情的桃花眼,面帶微笑地向攝像機打招呼。

我沒聽見,梁品倒是聽到了我在輕聲細語的逗狗,放下行李箱就躡手躡腳地走進廚房。

「doremi,你那麼可愛別人知道嗎?」我摸摸它的腦袋,看着它的眼神逐漸柔軟。

梁品抱着臂倚在門框上,聽了這話他忍不住笑起來,開口戲謔道:「這隻小狗可不可愛我不清楚,你倒是蠻可愛的嘛小姝。」

我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轉過身看才知道居然是梁品,我紅着臉尷尬地笑了笑,見到是他便打起招呼來。

他看着我也禮貌的笑了笑,朝我鞠了躬,我也趕忙鞠躬起來,相互鞠了好幾次才停下。

在節目里我倆就是面上羞澀在背地裡卻是互相了解的樣子,其實不過都是因為對對方都尷尬到無地自容罷了。

又是一陣漫長的凝固,我和梁品躺在沙發上各玩各的,我正玩遊戲的時候他請求添加好友的信息突然彈了出來,我不小心點到,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果然,我沒多久就被人打死了,隊友也開麥大聲罵我坑,我抽了抽嘴角有些氣餒。

梁品見我表情不太好,開口關心道:「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我搖搖頭輕聲說著沒什麼,其實已經暗自握了握拳,在心裏一直不停怒吼,把這個不懂禮貌的隊友和一臉天真相的梁品都罵了個遍。

梁品得到答案後一邊點點頭一邊再次準備玩手機,可就在這時,他的肚子突然發出咕嚕的聲響,這一聽就是飢餓的信號。

他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望向身邊的女孩解釋道:「今天中午為了趕過來,沒來得及吃東西,哈哈。」

「那你現在餓不餓?」我與他對視,再這樣下去我都要心疼剪輯師了,死命在我們之前扣糖來給觀眾磕。

梁品抿抿唇思慮了一會兒才開口:「你要是給我做好吃的我就吃。」

「我給你做好吃的,前提是你得自己洗碗。」我有些無奈的笑笑,而後起身走向廚房,先跟着我走的居然不是梁品,而是doremi,梁品坐在沙發上傻笑了一會兒才趕忙跟着我跑向廚房。

我洗好手戴好圍裙站在冰箱前苦惱,裏面的蔬菜和肉基本都空了,只剩兩個番茄和兩個雞蛋,還有三分之一盒牛肉卷和一袋即食麵。

「吃番茄雞蛋牛肉麵吧。」我向他點點頭,把所有食材都拿了出來洗乾淨焯水處理好,隨後開始炒番茄加水放面和牛肉卷,煎好蛋放進碗里,把面撈出來往碗里澆湯。

「讓我嘗嘗。」梁品的眼睛落在我剛剛嘗湯的勺子上,開始眨眼睛示意我。

我歪歪頭表示不懂,他無奈地嘆了口氣,握住我的手盛了一勺紅彤彤的番茄湯放進自己的嘴裏,他仔細品味了一下,隨後點點頭表示不錯。

「可以放開了嗎?」我邊說邊嚇得抽回手,心虛地望向監視器大聲道,「剪輯師大哥,可以不把這段剪進去嗎?」

我話音未落,梁品就捂住我的嘴巴,學着我朝監視器里喊道:「剪輯師大哥,必須剪進去哦。」

「嗚嗚嗚!」我神色張皇地掙扎,真的不能剪進去,林舟眠看到我和梁品這樣基本就完了。

「好了好了,我不欺負你了。」梁品見我這樣反應過激,悻悻鬆開手。

我面色不悅地暗暗睨了他一眼,本來想離開的,可是現在在錄節目,只能再次調整好表情望向梁品嬌嗔地威脅道:「你再這麼欺負我我就換cp氣死你。」

「別別別,我最熟悉最喜歡的就是你了。」梁品趕忙拉住我的手保證道,「我好好吃飯,保證不逗你了,再逗你我就是小狗。」

我不置可否地挑挑眉,他做出一副乖巧的樣子,抱着碗趕忙坐在餐桌前開始吃起面來。

我拉開椅子坐到他身邊,又拿出手機開始搜嘉賓信息,米婭就不用說了,漂亮可愛,從小到大一直擁有的稱號就是國民閨女,風評很好的妹妹,演技什麼的都很不錯。

至於這個張越沅嘛,也是個演員還是專門演軍旅劇這類的,長相是屬於硬漢且很帥的那種,只是風評有些不好,一直被說資源咖什麼的,主要也是因為他演戲時總被人說面癱僵硬什麼的。

「叮——」

我的手機再次彈出信息來,還是梁品,我抬起臉望向他,梁品沒注意到我的視線,正猶猶豫豫地打字。

Liang品:「小姝,那個……」

Liang品:「你和林舟眠是怎麼認識的?」

Liang品:「我沒別的意思,要是不願意同我講也沒關係,我就是好奇問問。」

他發完信息抬起頭想要觀察我的反應,卻正巧對上我的視線,氣氛逐漸尷尬。

我眨眨眼收回視線,佯裝平靜地低着頭回信息——

姜姜姜:「沒什麼特別的,我覺得聽了你會覺得不可思議,所以我打算不說,等我想說的時候我再說。」

梁品抿抿唇,最終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打字道:「沒事,我會等你想說的,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什麼事,我也可以告訴你。」

姜姜姜:「別了別了,你不問我我也不問你啦,好好拍綜藝吧,我們得配合。」

Liang品:「好。」

我挑挑眉收好手機,梁品也開始認真吃面,時不時誇獎我做的好吃。

就在我催梁品去洗碗的時候,別墅的門突然開了,米婭氣喘吁吁地扛着張越沅的手,慢悠悠地扶着他進來。

「越沅哥,我們下次應該要搬到小別墅去了,你今天玩兩人三足怎麼可以這麼不靈活呢,還崴了腳!」米婭一邊說一邊把張越沅甩到沙發上。

張越沅在沙發上彈了彈,撓了撓頭髮,語氣抱歉道:「當時拍戲的腰傷突然犯了,連帶着你和我一起摔倒真是對不起,下一次我會努力的。」

「哎呦沒事,我就是說說而已啦。」米婭這下倒是不好意思地擺擺手,「辛苦了吧,我去給你倒水拿醫藥箱。」

張越沅點點頭,無意間嗅到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叫住正要去樓上的米婭問道:「米米你是不是偷偷回來吃東西了?怎麼這麼香?」

「沒有啊。」米婭眨眨眼一臉的呆萌,好奇的望向廚房,正巧見到我和梁品一陣小跑過來打招呼鞠躬。

張越沅見我們這樣熱情,只能帶着歉意看着我們而後指了指自己紅腫的腳踝,米婭也禮貌鞠躬和打招呼。

「姜潤姝姐姐,你們做了什麼呀?聞着好香!」米婭挑挑眉開口詢問。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來,回答道:「用冰箱里的東西做的面,用了你們的食物實在抱歉,等會兒我會去全部買齊的。」

米婭搖搖頭說沒什麼,隨後她望向張越沅,張越沅笑眯眯地張嘴解釋:「沒關係啦,我們本來就打算做完任務去買的,現在我腳崴了我想留米婭照顧一下我,可以請你和梁品給我們帶零食回來嗎?」

「當然可以了,你們想吃什麼我都買。」梁品自顧自地攬着我,接着道,「畢竟是因為我要吃嘛,就拜託小姝做了。」

米婭杵着腦袋思考了一會兒,撒嬌道:「那我要吃巧克力,薯片和果凍還有雪糕!梁品哥哥你都得給我買!」

「喂喂,怎麼感覺你們下個星期就要成CP了!這些我都給你買過呀,你都沒這樣甜甜的叫過我哥哥。」張越沅故作委屈地癟癟嘴。

梁品和米婭還有我都忍不住笑起來,米婭注意到我,小心翼翼地出聲道:「姜潤姝姐姐,別聽越沅哥亂講,我和梁品哥哥就是好朋友罷了。」

我有些堂皇地捂着嘴訕笑,主要是我壓根沒有察覺到什麼,看着她這副認真解釋的樣子,我也只能搖搖頭輕聲說沒什麼,米婭這才放心地拍拍胸脯繼續和梁品他們聊天。

我垂下頭抿抿唇,米婭和張越沅都和梁品合作過,因為相識語氣都輕鬆很多,對待我反而是帶着禮貌和生疏的態度,雖然知道這樣很正常,可我的心裏還是有點難受。

「哎,話說doremi呢?這個小豬還在睡啊?」張越沅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來,四處看了看,發現doremi正叼着零食袋子亂甩。

大家都被它這副可愛的模樣逗笑,我的心情也好了些,果然只有小狗能治癒人心。

下午。

我和梁品全副武裝地偷偷下了車,為了不引人注目拍攝設備都在我們自己手上,掛好便攜式的毛茸茸麥克風,我倆故作自然的推着車並肩而行。

「你想吃什麼來着?我們多買點。」梁品抬眼望向零食區那兒示意我。

正在看各種顏色鮮艷的蔬菜的我被他這樣突然的靠近嚇了一跳,趕忙縮到一邊呆愣愣地看着他道:「我都可以啦,你買你喜歡的就好。」

「好吧,我挺喜歡巧克力的,要陪我去看看嗎?」梁品發出邀請,我也不好再拒絕。

路過日用品和化妝品區的時候,我們看到了梁品代言的美妝廣告,他穿着白色襯衫,領口上還有不同顏色的口紅印,誘惑似的摸了摸唇便開始說廣告詞,我忍不住輕輕笑起來,隨後駐足觀看。

梁品有些羞恥的紅着臉,正想拽着我離開,卻又被兩個匆匆跑來的女孩打斷,她們快速同我們道了歉,開始心情激動的對着放着梁品屏幕的臉打卡拍照。

「快快快,梁品哥哥的廣告馬上要過了!讓我來拍!」另一個舉着手機的女孩有些着急道。

一頓咔咔咔的快門聲過後,兩個女孩心滿意足的查看着照片,我和梁品也打算離開,暴露了就不好了。

一個女孩無意間抬頭看到我們手裡的拍攝設備,好奇的拉住我詢問:「姐姐,你們是什麼博主嗎?你是不是也喜歡梁品哥哥呀?」

「呵呵,我當然喜歡了當然喜歡了。」我一邊乾笑兩聲開始打哈哈,暗地裡一邊不着痕迹地將女孩的手拿開。

另一個女孩也抬起頭來看着我們,她越看越蹙眉,目不轉睛地盯着梁品,最後小心翼翼開口道:「姐姐,你男朋友怎麼這麼像梁品哥哥呀?」

我表面平靜,心裏卻是一直不停重複大事不好,梁品的臉色也逐漸蒼白起來,最後我想這應該是考驗我演技的時候了。

於是我將梁品的臉捧起來遮住,開始裝作仔細觀察的模樣小聲道:「這也不像啊,你看看她們,她們不會要破壞我們感情吧。」

「咳咳。」梁品咽了咽口水,故意用更粗獷的聲音道,「潤妹子,你是不是把俺當替身啊!俺好生氣,你等會兒必須和俺解釋清楚!」

「替身」這個詞不由得讓我愣住,梁品見我一副哀傷的神色,眼神里不由得流露出一股懵懂和抱歉,他朝那些女孩告別後便拉着我離開。

直到走的很遠很遠之後,梁品這才緩緩開口,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他道:「你喜歡花嗎?喜歡什麼花?」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望着他回答:「哪個女孩不喜歡花?我當然喜歡了,要說喜歡的花我其實沒有特別的,我只記得我以前看過一個韓劇,那裏面的男主都是送女主蕎麥花,我想要那個,可我路過花店時從來沒有遇到過那種花。」

梁品聽完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我們已經離日常用品區很遠了,我們也不敢再回去,因為那兩個女孩已經察覺到,大聲的到處喊梁品,很多人都跑去那兒了。

可是我們的東西還買完,而且導演組還加了個任務,只要我們能在商場里不被發現並且順利的買完東西他就給我們一人一個拒絕卡。

我和梁品都心動了,但也實在沒辦法,只能先互相換了衣服和帽子,因為我的外套是Oversize,梁品穿上剛剛合適。可我就不一樣了,像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為了看上去不那麼笨重,我紮起頭髮乾脆不戴帽子。

先去選了零食,梁品說自己喜歡巧克力,每個都很好吃我選不出來,只能每個都拿一個。

梁品也很大手大腳,抱着好幾瓶飲料,什麼可樂雪碧酸奶牛奶,像是就怕我們喝不夠一樣。

「寶貝們,多餘的錢我們經費不足,你們倆看着點,你們只有800。」PD通過實時監視器看見我們這樣,忍不住出聲。

他蹙着眉感到心痛極了,梁品是大少爺這樣花錢倒是正常,可是這個姜潤姝怎麼也這樣呢?

我用了米婭和張越沅的東西做菜,他們回來也沒吃什麼還這麼大方,我實在覺得有點愧疚,梁品應該也是的。

思考一瞬後,我們居然巧合的異口同聲道:「沒事,PD,我們可以花自己的錢。」

「好吧,但也不要買太多,你們吃不完的。」PD打電話同總導演詢問,得到答覆後同意。

我挑挑眉有些感嘆,林舟眠真是使我硬氣起來了,哈哈哈。

買完零食我們倆偷偷摸摸地走回生活用品區,由於我不怎麼出名,我就先去打探一下。

至於梁品呢,我本來是想把他安排到果蔬區那邊買東西,可是細想了一下,這個大少爺也不會買肉和挑菜,我們只能裝作不認識,讓他跟着我。

我才進去沒一會兒,正在挑選着,一個導購阿姨便偷偷出現,拉住我熱情道:「小姑娘,你來挑洗漱用品呀。別看這裡啦,跟阿姨過來,看你這麼漂亮肯定有男朋友吧,我們這裡單支牙膏不划算的,來來來,這裡有情侶款的牙膏,你要不要和阿姨來看看。」

我擺擺手小聲拒絕,可面前的阿姨彷彿置若罔聞,帶着我到了個看着就很華麗的櫃檯旁,取下一套牙膏來讓我看。

要換做平常,我看到這種盒子會覺得是什麼高級護膚品的,沒想到居然是牙膏。

她打開後我忍不住好奇地瞧了一眼,瞬間覺得好熟悉,這好像是林舟眠平時在用的牙膏嘞,銀色包裝上面還牙上了英文logo和薄荷葉。

「這個是來自瑞典的老牌子了,很多有錢人都用的哦,這個是我們這裡最經典的薄荷味道,除了這個還有蜂蜜味呀藍莓味,這些味道最適合你們這些小女孩用了。」阿姨介紹着。

我這樣一聽就知道價格肯定不低,可還是嘴快地問了一句:「這個多少錢啊?」

阿姨一聽就有戲,笑嘻嘻地開口道:「不貴的不貴的,單支我們是賣298,這個一整套的我們就是358,怎麼樣!這一套很划算的。」

一支牙膏賣298?

我簡直不敢相信,但為了保持體面我還是故作鎮定地拿起牙膏看了看,隨後擺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輕輕放回去,開口道:「還是算了吧阿姨,我去看看別的。」

說完我一溜煙跑了,梁品站在原地呆愣愣的,回過神來剛想追着我便被剛剛推銷失敗的阿姨拽住。

阿姨望着他笑意盈盈地開口:「小夥子,看你這麼帥氣一定不是有女朋友吧,要不要買情侶牙膏?」

氣喘吁吁地跑到果蔬區後我腳步一頓,往身後看了看,只有一個帶着小孩的女人跟着我。

梁品呢?

我心下一驚,又不能大聲叫他,我找了個角落偷偷給PD發消息。

PD看到消息連忙抬頭看了看監視器,梁品正面色獃滯地聽着那個阿姨講產品。

「沒事的潤姝,你先去買別的吧?梁品也在買東西,記住哦,一定要在買東西的時候多找找梁品,這個是給你的任務。」PD再次順水推舟的安排。

「好吧。」我回答完後輕輕嘆了口氣,找了另外一輛購物車推着。

轉回梁品視角。

「這個可好了小夥子,你要幾盒呀?」阿姨逮着一隻羊薅。

梁品眯了眯眼,有點不願意呢,這畢竟是自己對家代言的,他並不願意為對家充銷量。

於是他眨眨眼認真開口詢問道:「阿姨,你們這裡沒有梁品代言的牙膏嗎?」

阿姨保持微笑搖搖頭,她也不願意為自己的死對頭創造銷量呢!

「那我不要了。」梁品面色如常,風輕雲淡地推着購物車離開。

我的視角。

此刻我正立在冰櫃前挑肉,絲毫沒有感覺到一個高大的男人正拿着手機緩緩靠近我。

「小姐姐?」他試探着湊到我耳邊,我被嚇了一大跳,倏地跳到好幾米遠外。

我面對陌生人變得有些慌張,警惕地望着他,小聲開口問他要做什麼?

陌生男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指了指那邊站着的一堆男人,害羞地回答道:「小姐姐,雖然你戴着口罩,可是我們看你眼睛覺得你很漂亮,能不能和我加個微信,有機會我們一起出去玩啊?」

我蹙着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手裡不自覺地握緊攝像頭和手機,抱歉道:「不好意思啊,我不方便加微信不方便出去玩,而且我有男友了,很抱歉。」

說罷我垂着頭打算快步離開,卻沒想到那個男人一下拉住我,朝那邊的一堆男人使了個眼色,那些男人快步走來。

我嚇得掙紮起來,開始大聲喊救命,有幾個人想上前幫我,卻被那些人攔住,他們開始朝周圍的人說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兩口吵架了,女孩子生氣了所以才這樣的。」

「你胡說八道!我壓根不認識你們!」我有些着急的開口,那些本來打算幫我的人有些尷尬的退回圍觀群眾里。

那個陌生男人開始演起戲來,死死拽着我無奈道:「寶貝不要鬧了,不要給其他人造成麻煩,我們去其他地方說好不好?」

我無助地看了看周圍觀看着這場鬧劇的人,心裏默默想着辦法,既然講理沒用,那我就只能撒潑了。

我閉上眼睛開始往地上倒,而後耍賴似的大聲叫:「我不走我不走!這個男的我真的不認識他,他給我下藥了,我真的快暈死了,我要120,我要110!嗚嗚嗚!」

圍着我的這群男人面色開始不好起來,我就猜中他們是靠着女孩臉皮薄,圍觀群眾里不認識我的那種。

我故意摘下口罩,有一些女孩看着我的臉開始露出疑惑神情,竊竊私語道:「媽呀好像姜潤姝啊!就是那個動不動就賣熱搜的那個女團的隊長!」

男人聽到她們說的話,也開始打量起我來,我趴在地上繼續撒潑亂滾,心裏默默流淚,真的是丟臉丟大發了。

那群男人看了看我,隨後收回目光,面色有些開始慌亂了,朝那些人們辯解道。

我見他們不再注意我,偷偷摸摸地往圍觀群眾里挪,大家都默不作聲地掩護我,最後我慢慢直起身子,撒開腿就拚命地跑。

那群男人們注意到我離開,開始鍥而不捨地追我。

我雙腿逐漸發軟,真的不知道他們這是為了什麼,剛好路過一個衛生間,我氣喘吁吁地跑進女廁所,慌張地找了個隔間躲起來。

男人見我跑進女廁所,不滿的罵了一聲,他想着今天就要跟這個女的杠上了,於是他放慢步子,裝作隨意散漫地開始在衛生間門口蹲守。

我捂着嘴巴不敢發出喘息,要是被發現了我就慘了,本來拿出手機打給PD想讓她幫忙報警,可她的電話顯示正在通話中。

之後給梁品發微信,等了很久也沒回。我捂着頭陷入無助,在林舟眠的號碼這裡躊躇不定。

我覺得自己有些古怪,因為現在我想知道的是林舟眠對我這件事的看法是,會來救我嗎?或者說,安排別人?

「吱呀——」

隔間的門突然被打開,我又被嚇了一跳,手被嚇得一顫,撥到了林舟眠的電話。

開門的不是男人,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她來提醒我先不要出去,外面還有人。

我真誠地感謝了她,她輕輕關上門,順帶提醒我鎖門,我點點頭答應,隨後她離開我才鎖上。

漫長的嘟嘟聲,我以為林舟眠不會接電話了,沒想到我正打算掛斷的時候那邊接通了。

「喂,有什麼事嗎?我在開會呢。」林舟眠簡單介紹了一下自己現在在幹嘛。

我癟了癟嘴,故作可憐像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委屈地開口道:「舟眠,我遇到變態了!」

我仔仔細細同他講了我今天發生的事,他認真聽着,隨後幽幽嘆了口氣,戲謔道:「遇到這樣的事情,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報警。」

「報警有用,可是現在我走的是傻白甜女明星人設,第一時間想到不會是**,會是你!」我開始裝乖巧。

林舟眠那邊頓了一會兒,向秘書吩咐着什麼,而後語氣懶洋洋道:「等我。」

我聲音甜蜜地回答了好,而後掛了電話。躲了好一會兒,我有點想小小的作怪一下,起身推開門,站在他們看得到的化妝鏡那兒補妝。

那幾個男人看到我,瞬間暴跳如雷,叫喊着讓我出來,我透過鏡子挑釁地勾起唇來,故作天真地歪了歪腦袋。

我反正是因為林舟眠才不害怕的,要換做以前我一定乖乖躲好,一邊被嚇哭一邊無助的翻着手機的聯繫人列表,然後發現沒有一個人可以幫自己之後才灰溜溜的報警。

總之沒一會兒後我把自己搞得楚楚可憐,像只流浪了的小貓咪依舊痴心不改地等着主人來接自己回去。

「你別以為你躲衛生間里我就不敢帶走你,你也別報警,我們上面可是有人的。」為首的男人有些心虛的威脅我。

「那你來吧,我就站在這兒了!你上頭有人我也報警啦,報警說你們拐賣女明星!」我倚着門框抱着臂,此時梁品的電話突然打來,嚇得我差點沒拿住手機。

那群男人像是被我激怒了,一個個擼起袖子作勢要來給我點顏色瞧瞧的模樣。

我故作鎮定地吸了一口氣,閉着眼往後退了幾步,那些男人在馬上要靠近我的時候突然面色一滯,撲通一聲而後就再也沒有聲音。

我略帶疑惑地睜開眼睛,身邊是幾個穿着黑色制服的**,那些男人全部倒在地上痛得哼哼唧唧。

林舟眠正款款而來,我真的是再次忍不住激動地撲到他懷裡。

「舟眠……」見到他我這才輕鬆下來,舒心地輕聲喊了他的名字。

林舟眠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神色柔和地笑了笑,溫暖的大手輕輕撫過我微微顫抖的身子。

手機再次響起來,林舟眠示意我看看,我有些害怕他看到是梁品,說著不是什麼重要電話就掛斷。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林舟眠不打算追究什麼,溫聲細語地開口問我。

我有些羞澀地咧開個笑,撒嬌似的勾住他的脖子道:「我當然要你送我,我還要你抱着我帶我出去,可以嗎?」

林舟眠目色里有些無奈,但他還是同意了我的要求,一下子攬起我的腿,輕輕鬆鬆地將我抱了起來,寵溺地嗔了一句:「你怎麼總是那麼輕?下次想吃什麼多吃點,長點肉吧。」

梁品握着手機的手垂下,他正因為著急跑來而輕輕喘息着,沒想到來到這兒便看到潤姝衝進林舟眠懷裡的那一幕,自己終究還是晚來一步呀……

《雲端▪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