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與你荒唐,此生不換
與你荒唐,此生不換 連載中

與你荒唐,此生不換

來源:google 作者:京泰醬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昆瑤 林怡

五年前,母親病重,昆瑤不得以簽下一份秘密婚約協議,就此作為人婦可整整五年,她和那便宜老公從未見過一面直到高冷霸道的上司欺身而來,她滿是慌亂:「穆總,我已經結婚了,請自重!」當得知自己的便宜老公就是這個邪惡的上司時,驚愕之下,她提出離婚奈何男人只霸道的開口,「這輩子我們之間只有喪偶,沒有離異!」她怒吼,「你猥瑣!」他挑眉,「要解鎖?」於是,她被他強逼着上了一晚上人生教育課………………他做的一切皆是為了靠她更近,她設計的所有卻只為了逃得更遠這場追逐中,到底誰勝誰負,不到最後,太難料……情似眼揉沙,參商不相見,這一場愛情博弈,他終是笑到了最後可回首,卻鑽心般的疼痛,再也回不了頭展開

《與你荒唐,此生不換》章節試讀:

  擔心穆昊焱等急了又亂髮脾氣,便匆匆拿了包就往外走……

  這還是她第一次到工地來,現場已經拆遷的差不多了,一片荒蕪。

  「看着電腦上的數據不覺得,沒想到這麼看起來還……挺大的。」她拍了拍胸口,這隔打的有些尷尬。

  穆昊焱像是沒聽到一樣,凝眉看着荒蕪的空地,「數據不會告訴你哪一片地表與別處不同,哪一處需要特殊基地結構,更不會告訴你附近有什麼生活設施,這些都需要親自看過調查過才能融匯到設計里。」

  聽着他侃侃而談,昆瑤對他倒是刮目相看了。

  沒想到他這對設計竟然有這麼多獨到的見解,這些可都是書本上學不到的經驗。

  忽然想到之前林怡說過,他在國外得了很多設計界的獎項,還被稱為設計界的「天神」,如今看來,倒確實是有兩把刷子了。

  心裏嘀咕着,乖乖低頭寫到本本上,這筆記本也是剛才下車的時候他交給她的,說是讓她把重要的事都記下。

  其實她還真是看過就忘,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是,他總是督促她要勤記筆記,可她總是偷懶,結果每次被他發現了就是一頓懲罰。

  「叫我師傅!」他面色微沉的警告了一句。

  昆瑤衝著他的背影揮了揮拳,氣的咬牙切齒,「還師傅呢,我看你就是八戒!」

  「你說什麼?」他猛地轉過身來,昆瑤哪裡會想到他走的好好的會停下來,一頭撞了上去,鼻子差點撞歪。

  「你怎麼說停就停啊?就不能先打聲招呼么?」她捂着被撞疼的鼻子,惡狠狠的瞪着他。

  穆昊焱眸色一沉,「讓你跟着我沒讓你跟這麼緊!眼睛長到天上了?」

  你丫眼睛才長到天上了!

  昆瑤氣的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誰讓她處於下風呢?打也打不過罵也罵不過,就只能在心裏咒他幾句了。

  「怎麼流鼻血了?」他面色有些驚慌,拿出手帕來就要幫她擦。

  她下意識的避開了,然後從包里翻出一包紙巾,可是太急了,根本就拆不開。

  「笨死!」他皺着眉頭搶了過去,抽出幾張直接幫她擦乾淨,只是動作有些粗魯。

  「疼……」她小臉兒皺皺巴巴的躲閃着,她這可是臉,不是地板!用得着這麼大力氣么?

  穆昊焱沉着臉瞪了她一眼,可動作還是輕柔了許多,連嗓音也溫柔的不像話,「行了,一會兒找點水再洗洗就沒事了,要是明天還疼的話就去醫院。」

  昆瑤沒吭聲,她哪有這麼嬌弱?不過……要不要趁着這個機會碰個瓷什麼的?最好讓他以後換了人,免得她再受這份苦!

  正琢磨着,他卻已經搶走她手裡的筆記本往前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昆瑤幽幽嘆了口氣,罷了,她現在好像還對這個「天神」挺感興趣的……

  幸好接下來兩個人沒有再發生什麼爭執,而且撞那一下太過突然,倒是把她的打嗝給治好了,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回到公司,剛坐下準備整理筆記,林怡就拉着她驚呼起來,「怎麼回事瑤瑤?他打你了?那個混蛋,竟然打女人!我去幫你報仇!」

  「不是小怡,他沒打我!」昆瑤就知道她會誤會,趕緊解釋了幾句。

  不過她的鼻子現在紅的都快成馴鹿了,也難怪林怡會誤會。

  「好吧,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不過老娘先給他記上,下次再一起報!」林怡霸氣十足的揮了揮拳頭,然後又一臉心疼,「疼不疼啊?你等着,我到樓下買點葯去!」

  「不用了小怡……」她的話還沒說完,林怡已經風風火火沖了出去。

  這邊林怡剛走,穆昊焱高挺的身影就向這邊走過來,她趕緊低頭假裝看不到。

  誰料,那腳步聲卻越走越近,最後乾脆停在她身後了。

  「自己塗了!」他漫不經心的開口,隨手把東西往桌子上一扔,轉身離開。

  等昆瑤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回辦公室了,看着手裡的藥膏,心底某處忽然就軟了下來……

  他這是在關心她么?

  這邊穆昊焱剛回辦公室,電話就響了起來,「昊爺,我已經到餐廳了,您什麼時候過來?」

  「馬上。」穆昊焱淡淡的回了一句,便又往外走去。

  經過外面的時候還不經意的向著某個方向瞥了一眼,剛好看到林怡在幫昆瑤塗藥,想起她鼻子通紅的模樣,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餐廳包間里,安晏正老老實實等着自家主子過來,還糾結着要怎麼告訴主子調查到的事。

  看到穆昊焱進來,趕緊狗腿的迎了上去,「昊爺!」

  「查到了什麼?」穆昊焱面色陰沉的坐在椅子上,此時的他與在公司時又有不同,周身散發著一股帶着殺機的威壓。

  安晏趕緊把準備好的資料遞了過去,「昊爺,都在這裡了,情況不太理想……」

  昆瑤跟林怡一起吃過午飯從餐廳出來,正要過馬路時忽的眼前一亮,「小怡,我還想起來要去給小果凍買點東西,你先回去吧。」

  「那我跟你一起去。」林怡也停了下來,沒有要走的意思。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幾分鐘的事,組長剛才不是說找你有事么?你還是先回去好了。」

  林怡倒是把這事忘了,聽她提起,便匆匆回公司去了。

  昆瑤鬆了口氣,向著站在路邊的男人走去。

  她是故意支走林怡的,就是不想讓林怡見到這個男人。

  以林怡的性子,若是知道了她結婚的事肯定會把她罵的狗血噴頭,所以這事還是再隱瞞一段時間的好。

  「安晏!你怎麼在這兒?」昆瑤拍了拍他的肩膀,剛才還生怕認錯了,畢竟安晏應該是在國外的,怎麼會跑到容城來?

  當初在國外簽替婚合同的時候,就是安晏找的她,之後的所有事情也都是安晏出面解決的。

  這個男人雖然年輕,可是處事穩重,除了油嘴滑舌一點,好像其他的地方都不錯,反正昆瑤對他印象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