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雲姒霍臨燁
雲姒霍臨燁 連載中

雲姒霍臨燁

來源:外網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小說免費閱讀 恐怖靈異

「不想被休,就把你的血抽給她!」雲姒堂堂首富之女,為尋真愛,隱瞞身份穿下嫁楚王。王爺厭惡,下人欺凌,小妾陷害。穿越第一天,就被便宜夫君拉去給他的側妃獻血續命?想要我的血是吧?我先放干你!痴女翻身,囂張霸道,拳打白蓮,腳踢人渣!冷王普信:「女人,你成功的引起本王注意!本王願意再娶你一次。」雲姒拍了拍桌子上的房屋地契,冷眼一笑,公布身份:「娶我,您配嗎?」展開

《雲姒霍臨燁》章節試讀:

蘇韻柔無奈的蹙眉:「姐姐說什麼我聽不懂。我今來,是要問問姐姐,王管家說王府的銀子跟賬目的對不上,賬目的銀子多,現有的銀子少。你把王府的銀子藏哪去了?」

雲姒眯起眼眸,心中止不住的冷笑:「你有病,給你治病,成天都是天山雪蓮千年人蔘,你說王府的銀子去哪了,你心裏沒點數?」

要不是原主賣自己的東西,再讓婢女去外,問雲家派到這裡來的人接濟貼補,王府哪裡堅持得到如今!

整個王府的花銷,從幾個月之前開始道如今,全是靠着原主一直貼補的銀子才能正常維持下去。

如今沒得銀子花了,居然好意思來質問她?

蘇韻柔看雲姒居然不承認,眼中顯出輕蔑:「姐姐果然是窮鄉僻壤裏面出來,眼皮子淺顯的下賤東西。耍心機鬧和離,威脅王爺不給我割血入葯。

如今又把王府的銀子藏了,不就是為了讓王爺來找你,讓男人多看你一眼嗎?下賤!我再問你最後一遍,銀子,庫房的鑰匙,到底在哪?」

雲姒倒是笑了。

這小白花,在沒有男人的時候,居然這麼咄咄逼人了?

「我今天懶得跟你廢話,你不滾是吧?」

今晚霍臨燁不在,可是千載難逢的逃跑機會,她可不想跟這朵白蓮花在這裡扯。

蘇韻柔端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剛開口,就感覺身子一麻。

看着緩緩倒地的蘇韻柔,雲姒忍着噁心,忽然跪下。

焦急的推着「死不瞑目」的蘇韻柔:「你怎麼了,你快醒醒啊妹妹~~」

門口守門的婢女聽見動靜,急忙進來:「怎麼了?」

雲姒跳起來給蘇韻柔的婢女湘雲讓地兒,指着地上的人,小聲小氣的喊:「你快看看你家側妃這是怎麼啦!」

湘雲忙蹲下去,看見蘇韻柔瞪大了眼珠子,完全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小姐,你……呃!」

湘雲喉嚨裏面只發出了一個囫圇的字眼,就直直的倒下去了。

主僕兩人的眼睛還能轉動,此刻,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雲姒。

她到底用了什麼法子,居然讓她們動不了了!

雲姒將他們的驚疑看在眼裡,只冷笑着調出手術刀。

她消瘦的臉上,厭惡之色如同蛛網密布:「蘇韻柔我忍你好久了!」

她咬緊牙,抬起腳踢在蘇韻柔身上:「裝病喝人血調理身子,你怎麼這麼矜貴!這麼喜歡喝人血是吧?今天我就讓你喝個夠!」

雲姒拿着手術刀,扯過湘雲的手臂,在她手腕毫不留情割了下去之後,塞在了蘇韻柔的嘴裏:「喝,喝個夠!」

湘雲驚恐的轉動着眼睛,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傷口如同被鑿開洞口的泉眼。

涌滲冒出的鮮血,流滿了蘇韻柔的嘴巴。

滾落到地上,一汩汩蜿蜒流淌出去。

蘇韻柔氣得眼眸通紅,滿嘴的腥臭讓她幾乎作嘔。

麻木的身體又動彈不得,她只能轉動眼珠子,惡狠狠的盯着雲姒。

這個賤人怎麼敢這樣對自己?

不要命了嗎!

雲姒還覺得不解氣,抓起蘇韻柔的手腕割了一刀,把蘇韻柔的手腕塞湘雲嘴裏。

蘇韻柔害怕的眼珠子都要蹦出來:血,她的血!

雲姒急着走人,雖然還不解氣,但是也未免夜長夢多。

她踩着蘇韻柔跑到床上,拿了包袱,又踩着蘇韻柔,在她臉上狠狠的碾壓了兩下。

跑的急,包袱裏面,還掉下去幾張銀票,落在了蘇韻柔的臉上。

蘇韻柔的目光驟然一凌:賤人!這個賤人!居然把王府的銀子卷了去!

雲姒撿起原主自己的銀票,看着蘇韻柔的眼神,就知道她想什麼了。

她不在意的撣了撣銀票,挑眉冷嗤:「沈神醫說了,偶爾放血,對身子有利。你一邊放,一邊喝你婢女的血,又補你身子,又對你身子有利。不謝!」

《雲姒霍臨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