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雲綰寧墨曄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雲綰寧墨曄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連載中

雲綰寧墨曄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都市言情

穿越當晚,新婚洞房。 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 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 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 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 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 當年之事徹查後,墨曄一臉真誠:「媳婦,我錯了!兒子,爹爹錯了!展開

《雲綰寧墨曄神醫毒妃腹黑寶寶》章節試讀:

他們孤兒寡母的,來人分明是想取他們的命!

雲綰寧瞳孔一縮,墨曄已經伸出手,將她護在身後。黑衣人在窗戶紙上往裡查看,聽到雲小圓均勻綿長的呼吸,便以為雲綰寧也睡著了。

他輕手輕腳的推開了門。

這時,雲綰寧已經在黑暗中摸到了床邊,緊緊的護着床上的圓寶。

黑衣人剛開門,墨曄便快如閃電般出手。

眨眼間,兩人便交上了手!

怕驚醒圓寶,墨曄一躍而出,黑衣人被引了出去。

墨曄赤手空拳,黑衣人手持兵器。

黑衣人見與他交手的人是墨曄,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他臉上矇著黑布,看不清面容,但很快就落了下風。

怕繼續交手,會引來王府暗衛。

黑衣人無心戀戰,轉身便走。

墨曄怎會讓他輕易離開?

他伸手去抓黑衣人的胳膊,哪知黑衣人身子一晃,轉身朝着房裡衝去!

雲綰寧與圓寶手無寸鐵……墨曄眼神一凜,立刻阻擋在前。

黑衣人手中的刀,重重的落在了墨曄肩頭!

鮮血,瞬間染濕了他的錦服。他身子很快麻痹了,「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耳邊傳來如墨的聲音,「王爺!」

趁此機會,黑衣人扔出煙霧彈,瞬間逃離了清影院。

如墨留下照顧墨曄,如玉立刻追了上去。

房裡,雲綰寧緊緊抱着熟睡的圓寶,聽到如墨那一聲「王爺」。她便知道,墨曄怕是受傷了。

她心下掙扎着。

到底是將圓寶放下,點燃燈,走了出去。

如墨已經攙扶着墨曄進來了,他已經昏迷過去。

「王妃,勞煩你給王爺清理一下傷口,屬下這便去請太醫!」

「好。」

雲綰寧點頭,從如墨手中接過墨曄。

這傷口可不淺,鮮血直流,深可見骨。若是那黑衣人力氣再重一分,怕是會直接斬斷墨曄整條手臂!

他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為那刀口上塗滿了劇毒。

墨曄中毒了!

換做是一般女子,怕是看到這血腥的一幕,會直接被嚇暈過去。

但是雲綰寧,面色沉着。

穿越前,雲家世代行醫,是有名的醫藥世家。

雲綰寧自幼就在醫院長大,爸爸媽媽都是市裡有名的醫學博士。

她見多了生離死別,不想再看到那揪心的場面。沒有遵從祖上定下世代行醫的老規矩,畢業後進了國家博物院工作。

但從小到大,爸爸媽媽給病人醫治,她耳濡目染。

家裡人手把手的教授,對醫術她也頗為精通。

眼下,需要先止血、然後解毒、上藥,包紮。

鮮血流淌的厲害,若是再流下去怕是墨曄就要因失血過多而亡了。

這些年來,她也遭遇過幾次暗殺。

雖不知是否與今晚來的黑衣人,是同一批人,但是清影院中,她也備了一些常用的葯。

她用布條,緊緊的纏住了墨曄的手臂。

勉強止血後,打了水進來給他清洗傷口。

一連用了三四盆水,才勉強清洗乾淨,這時如墨也回來了。

「宮裡已經下鑰,這會子也沒有太醫當值!」

他倒是想過,直接去那個太醫府上,將人捆了來給自家王爺處理傷口。但是如此一來,此事明日又要傳遍京城。

對王爺,不利啊!

「外面的藥鋪也都關了門,王爺他……」

如墨急匆匆的進門,剛出口便見雲綰寧正在給墨曄上藥。

他愣了一下,「王妃,您這是?」

「上藥,那刀上有毒。」

雲綰寧言簡意賅。

她知道如墨的難處。

如今,朝中幾位王爺爭奪儲君,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在外人眼中,墨曄不思進取,不貪圖儲君的位置。

但是,與其餘幾位王爺,關係也都淡淡的。

若是今晚之事鬧出去……

少不得又要鬧出什麼麻煩來!

「王妃會解毒?」

如墨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瞧着她上藥的手法倒是嫻熟,可如墨心裏仍是懷疑。

她不會趁此機會,給王爺下毒吧?!

畢竟,王爺將她禁足四年,先前還百般折磨她……王妃痛恨王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兒。

今晚,會不會趁機對王爺下手?!

看出他眼中的懷疑,雲綰寧冷笑,「既然請不到太醫與大夫,眼下也只有相信我了。我雖然恨他,他今晚到底是救了我們娘倆的命,這份恩情我還了。」

剛給墨曄包紮好,身後便傳來一聲小奶音,「娘親……」

雲綰寧忙轉頭看去,只見圓寶頂着亂糟糟的頭髮坐了起來。

他明顯還沒睡醒,一邊揉眼睛,一邊睡眼惺忪的問道,「娘親你怎麼不睡覺呀?」

「圓寶,你醒了?」

雲綰寧忙擦了擦手,走回床邊將他摟進懷中,「夜裡涼,別著涼了。天色還早呢,快睡吧。」

如墨只覺得,眼下的王妃周身散發著母愛的光芒。

她對圓寶說話,聲音溫柔極了。

與方才冷冰冰的樣子,判若兩人!

見房裡還有其他人在,圓寶眨了眨眼問,「娘親,他們怎麼在這裡呀?」

他躺在雲綰寧懷中,好奇的打量着如墨。

接着,目光落在墨曄身上。

他趴在桌子上,因為失血過多俊臉蒼白,這會子正昏迷不醒。

圓寶皺着眉,一張圓嘟嘟的小臉皺成一團,「娘親,這個哥哥怎麼也在?他是不是受傷了?」

看着墨曄手臂被包紮起來,圓寶又坐了起來,「哥哥怎麼了?」

哥哥?!

聽到這個稱呼,雲綰寧險些沒吐出一口老血來!

罷了罷了,兒子喜歡,就這麼喊吧!

反正,如此一來她就比墨曄高了一輩兒……

雲綰寧收起心中的小算計,笑容狡黠,「你這位哥哥受傷了,娘親剛剛給他包紮好。圓寶放心,哥哥沒事的。」

如墨:「……」

他怎麼總覺得,王妃臉上的笑容怪怪的?

看向自家王爺的眼神,也像是帶着算計。

莫不是,王妃還未改過自新,又打算算計王爺了?!

他連忙扛着墨曄,出了清影院。

……

墨曄再醒來時,已是次日傍晚。

從如墨嘴裏得知,昨晚居然是雲綰寧給他解毒後,墨曄眼中閃爍着陰鷙的光芒,「本王竟不知,她還會醫術?!」

會燒菜、會解毒、還敢對他動手。

這個女人,這兩日給他的震撼太多了!

倒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墨曄面色狐疑,忍不住喃喃自語,「她,當真是雲綰寧?!」

《雲綰寧墨曄神醫毒妃腹黑寶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