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連載中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都市言情

穿越當晚,新婚洞房。 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 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 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 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 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 當年之事徹查後,墨曄一臉真誠:「媳婦,我錯了!兒子,爹爹錯了!」展開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可惜,德妃追出來時,不知墨曄將圓寶帶去了哪裡。

嬤嬤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提醒她說宮門要下鑰了。德妃這才不甘心的,帶着一眾宮人離去。

臨走前,吩咐如墨與如玉,必須要調查出那孩子的身份。

雲綰寧被送回了清影院。

她並沒有暈過去,丫鬟將她抬着放在床上後便出去了。

她掙扎着下了地,艱難的取出藥膏自己塗抹。

可是,這受傷的後臀,自個兒到底是不怎麼方便……

房門被人推開了,她以為是圓寶回來了,正要開口阻止,卻聽墨曄低沉的聲音響起,「是本王。」

她這才鬆了一口氣,拉過被子蓋上。

「王爺來做什麼?看笑話的嗎?」

雲綰寧語氣不怎麼好。

「雲綰寧,你用得着對本王這麼刻薄尖酸?」

墨曄皺眉。

就着燭光,他見雲綰寧臉色難看,便將手中的藥膏重重的放在桌上,「既然如此,本王也是自作多情了!」

他是好心給她送葯來了?

雲綰寧眼神微微閃了一下,語氣緩和一些,轉移了話題,「圓寶呢?」

「他肚子餓了,本王吩咐廚房按照他的口味,做了晚膳。這會子,如玉在膳廳照顧他用膳。」

聽到這話,雲綰寧心裏有些內疚。

都這麼晚了,圓寶肯定餓極了吧?

見她不吭聲,墨曄這才拿着藥膏走過來,「你傷的如何?可能自己上藥?」

雲綰寧已經上過葯了,但是還有些地方,實在不方便。

看了一眼墨曄手中的藥膏,明顯是太醫院的葯,效果一定更好。

若是她受傷了,圓寶就無人照顧了。

反正,也只是擦藥而已,又不是少塊肉……雲綰寧把心一橫,對墨曄說,「我,我自己不怎麼方便,你幫我擦藥吧。」

「什麼?」

墨曄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你幫我擦藥。」

雲綰寧看着他,認真的重複了一遍。

許是見他目光驚訝,她臉上泛起一層淡淡的紅暈,眼神也有些閃躲,「反正,我都已經嫁給你了,你不會是害羞不敢吧?」

她嘟囔着,使用激將法。

「誰,誰說本王不敢了?」

墨曄一咬牙,打開了瓶塞,揭開了被子。

看着傷勢,其實也不是特別嚴重。

那嬤嬤,還是有眼力見的。

「你也是嘴硬,母妃罰你,你老實認錯便是,何苦要與母妃頂嘴?」

他掏出藥膏,輕輕的塗抹在她的後背,像是訓兒子似的訓她,「母妃那個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呵。對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對我可是刀子嘴刀子心。」

雲綰寧嗤笑一聲。

墨曄雖是因為她受傷,但她昨晚不是幫他上藥解毒了嗎?

回頭看了一眼,他肩膀上帶傷,所以動作也有些不便。

「我倆眼下也夠滑稽!你肩膀有傷幫我上藥,我屁股受傷還要幫你換藥。若是傳出去,少不得讓人笑話。」

墨曄沉默着,只細細的給她塗抹藥膏。

他眼神專註,耳根子泛紅。

目光根本不敢往別的地方看……哪怕,他與雲綰寧早已圓房。

修長的手指輕顫着,落在雲綰寧的肌膚上。

這女人被禁足四年,皮膚怎麼還這麼好。

簡直是,吹彈可破……

見他沉默,雲綰寧換了個話題,「昨晚的刺客,還沒抓到嗎?」

「嗯。」

墨曄應了一聲,想起如玉的回話,他沉聲道,「昨晚那刺客,不一定是來刺殺你的。極有可能,是刺殺本王的。」

「那為什麼會來清影院?這京城之中,誰人不知你我夫妻感情不睦?」

雲綰寧問道。

這個問題,把墨曄問住了。

「其實啊,我懷疑那人是來殺我的。」

雲綰寧輕聲道。

墨曄手指一頓,「哦?你一直被禁足清影院,四年未曾離開王府半步。又去哪裡招惹了這樣的絕世高手?」

這四年中,她的確沒有與人結仇。

但是四年前,有過。

雲綰寧眼中閃過一絲陰鬱。

四年前,在一場宮宴上,原身雲綰寧算計秦似雪。

讓她成為了墨回鋒的女人,從而取消了與墨曄的婚事。

眾人只以為,這一切的確是雲綰寧算計,拆散了墨曄與秦似雪的美滿姻緣。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切其實都是秦似雪的陰謀!

是她將計就計,藉著雲綰寧的手,成為了墨回鋒的女人……這位秦家小姐,根本就瞧不上墨曄!

她看上的,一直都是營王,墨回鋒!

秦似雪計謀達成後,卻被雲綰寧發現了她的算計。

事後,她好言誘惑雲綰寧,說幫她嫁入明王府,只要她當做什麼都沒看見。

原身雲綰寧,本就是個蠢的。

不過三言兩語,就中了秦似雪的計。

後來,她倒也的確嫁給了墨曄。

但不論是她被墨曄厭棄、還是算計的墨飛飛險些失去清白,以至於德妃與墨飛飛也對她恨之入骨。

這一切,都是秦似雪的功勞!

許是怕將此事說出來,這幾年秦似雪一直派人暗中刺殺她。

只是,之前的刺客,都是些不入流的小雜魚。

這一次,倒是來了個厲害的。

見雲綰寧不答話,墨曄忍不住問道,「你說話啊!你招惹了什麼人?為什麼人家會來刺殺你?」

清影院,是王府中守衛最薄弱的地方。

墨曄,從未管過雲綰寧的死活。

所以,那些小雜魚都能混進清影院。

誰知這一次,撞見了墨曄。

「沒什麼。」

雲綰寧回過神來,見他眉頭緊皺,便笑了笑,「我也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

四年前她解釋過,墨曄沒有相信她。

四年後,她再說起當年之事都是秦似雪所為……這個男人怕是還不會相信,只以為她是血口噴人吧?

畢竟,他可是把秦似雪,當作心頭白月光。

總以為這個女人,如她的名字一般美好純潔。

雲綰寧自嘲的笑了笑。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還有圓寶歡快的聲音,「娘親,我回來啦!」

雲綰寧與墨曄皆是臉色一變。

她衣衫不整的趴在床上;

墨曄手上滿是藥膏,一隻手放在她的後背上……

這若是被人看了去,怕是怎麼也解釋不清楚了。

雲綰寧正要拉過被子蓋上,圓寶便蹦蹦跳跳的進來了。看到這一幕,圓寶連忙在門口剎住了腳,手中的點心「哐當」掉落在地……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