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允玉
允玉 連載中

允玉

來源:google 作者:陌上顏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清玄 玉北寒

他是六界之主,修為高深,法力無邊,因體內流有神魔兩種正統的血液,所以性情亦正亦邪,仁愛天下,又心狠手辣……他是六界靈氣之源,本以玉體存於世間,因南淵神帝點化,才可以玉魂之態行走六界他們是彼此唯一的家人,是三生石上剪不斷解不開的情緣!他守護六界蒼生,也護着他一人展開

《允玉》章節試讀:

混沌之初,天地尚未分開,宇宙間一片黑暗。

突然有一天,一個在這混沌世界睡了十萬八千年的巨人突然醒來,他見周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便掄起斧頭,朝眼前的黑暗猛劈過去,只聽一聲巨響,眼前的黑暗漸漸分散開來,慢慢地出現了光芒,這個揮動斧頭開天闢地之人便是盤古。

盤古開闢天地之後,靈氣便上升築成了湛藍的天;而濁氣下至形成了黑土地,萬物漸漸出現在盤古的眼前,綠色的草地,五彩艷麗的花朵,粗壯高聳的大樹,還有在這美好畫面里活蹦亂跳的小生靈們……這如畫般的美麗景象令他歡然欣喜。

可好景不長,剎那之間,天地之間便開始震蕩不停,且震蕩之感愈演愈烈,靈氣與濁氣又重新混淆於一體,天與地開始新逐漸靠攏,生靈們嚇得四處亂串。

盤古擔心天地再一次合在一起之後,這一切就會毀於一旦,於是他便用頭頂着天,腳蹬着地,將天地撐了起來。

可眼前的一切災難並沒有停止,反而愈發嚴峻,洪水淹沒了萬物生靈,野獸肆意作亂,天地間一時哀嚎聲不斷。盤古心急如焚,卻無能為力,為拯救蒼生,護天下長久太平,盤古用天之碎片做成了天地的靈氣之源「清玄玉」,將其拋擲至這渾濁之氣之中,很快瀰漫於天地間的濁氣被清玄玉凈化無餘。

可災難卻未停息,生靈依舊深陷水深火熱之中。盤古將自己心下的第一根肋骨取下,以心血入骨,化成了一條金色耀眼的巨龍。巨龍騰飛於空,龍吼聲驚天動地,威震四方。很快這條金色巨龍便化成了人形,站在了盤古面前。

「我將天地分為二體,原意只為去除黑暗,卻不曾想到竟會生靈塗炭,然當下我頭頂天腳踏地,氣息已然快用盡,很快便會變成支撐這天與地的靈氣,已經無法保這乾坤安定。此後,這天地之間的太平、萬物生靈的安穩就交與你手了。」

重任已托,盤古便化作了氣息消散了。至此,天地間的第一位主人,至尊天神——南淵神帝問世了。

為護蒼生安寧,南淵剷除了肆意作亂的妖魔鬼怪。在南淵神帝法力的震懾下,各路妖魔聞風喪膽,落荒而逃,最後南淵神帝將其封印在了混沌的陰域,至此魔域誕生,天下間也劃分成了陰陽兩道。南淵不負盤古囑託護天下32萬年的太平。

32萬年後。

六界迎來了第一次神魔大戰。

魔界以犽摩為首的一眾妖魔,在督主舉煬王和殘夜的帶領下,想要一統天地為主,與妖、鬼二界打破了封印,向神界大舉進攻,妖王帶領着群妖為禍人間,作亂的眾妖獸狂吠着,撕咬着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們,還噴火焚燒房屋建築。小妖們架刀迎人而上,老人孩子無一倖免,大街小巷、渡口河岸橫屍遍地。

冥界作亂的鬼怪在四鬼魑魅魍魎帶領下,穿梭遊盪在人間,恐嚇威脅,肆意妄為。他們吸食着百姓的靈識,啃食着血肉身軀。一時間人界生靈塗炭,血液已成紅河……

天兵天將為拯救黎民百姓奮力抵抗,死傷無數,至此六界大亂。

南淵和清玄二人此時正站在水運鏡前看着這一切災難的發生。

「南淵,或許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制止這一切,你沒必要……」

「我已經決定了,這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如今殤邪下落不明,犽摩帶領的魔族勢力大漲,況且還有妖族和鬼蜮的幫襯,僅憑天族的力量已無法抵擋,我們沒有別的辦法,這是唯一的選擇。」

清玄的話還沒有說完,南淵便打斷了他的話。他平靜的看着清玄,「當年,我尋你2萬年,終在北寒之地將你尋回,那時你還是玉之身,如今你以玉魂存於世間,我慶幸能與你做30萬年的摯友,待我以元神化作鎮魔眼之後,六界將恢復太平,但是有朝一日,魔族勢氣必然會恢復,若他們破了鎮魔眼,定然還會捲土重來,侵害六界,天下蒼生便會再遭劫難。所以我有一事要交付與你。」南淵神情凝重,清玄知道此事必然重大,且世間恐怕除了他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勝任。

南淵說的勉強,是因為不想他冒險受傷,若他斷然拒絕,南淵定不會強迫他。

「何事?」清玄目視着南淵,神情卻是異常淡定。

南淵未語,只是不舍的看着眼前這位與他同根同源又共同生活30萬年的摯友,他深知天下間沒有第二人可擔下鎮守魔域的重任,唯有這位眼前人,可他又哪裡捨得讓他去冒險?去魔域,就等同於讓他去自焚。

「清玄玉可以回歸神族是因為南淵神帝,清玄可以以玉魂存於世間也是因為你,一切皆是因為你的成全,能與你為友30萬年有幸無悔。」清玄看出了南淵的心思,他無懼,只是痛恨自己無法助他,護他周全,只能硬生生看着南淵犧牲自己。

「清玄…」南淵目光閃爍。其實他心裏很清楚,清玄玉乃世間一切靈氣之源,是濁氣侵蝕不得的,若是清玄玉的玉魂被濁氣灼傷,那麼玉魂再無法變回人形。「清玄,若是你拒絕的話,我可以……」

「南淵,清玄定不負所托。」這一次,清玄的目光變得篤定,「清玄玉問世的初衷本就是護天下太平,這也是我的責任,況且,恐怕我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與你一起並肩作戰,這或許是我此生能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清玄的眼中也閃爍着淚光,是啊!這或許是清玄最後一次與南淵站在一起了。

南淵緊緊地抓住清玄的肩膀上,目光堅定地看着清玄,「我要你做魔域之主,鎮守魔域,護六界平安。」

「好!」清玄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心裏清楚,南淵一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做出這個決定的。南淵待他如親手足,對他的呵護亦是無微不至,但凡有一點辦法他都不會犧牲自己,更不會讓他去鎮守魔域。

「南淵」,紫音已在門外許久,她聽到了南淵和清玄的對話。她走到南淵身邊,面帶笑容,眼中卻充盈着淚水,淚珠滑下她的面頰,滴落在了她隆起的腹上。

南淵溫柔的擦掉了紫音臉頰上的淚痕。

「給孩子取個名字吧,他會歡喜的。」紫音的話音里聽不出一點異常,像是普通的婦人對着自己的夫君說要給孩子取名字一樣,可此時卻無人知道,她已決定與南淵同去。

南淵一隻手輕輕的將紫音攬在懷裡,一隻手又溫柔的撫摸着還未出世的孩子,「玉北寒,就叫他玉北寒吧。」南淵抬頭看向清玄,笑了。

清玄瞬間紅了眼眶。

北寒是他與南淵相遇的地方,是南淵找到他的地方,而玉,就是他。

「好,就叫他玉北寒。」紫音輕輕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而後又看了看清玄,她的雙目滿含柔情,就像是自家的姐姐在看着弟弟一般,心疼,不舍,又有滿心愧疚。

南淵將清玄玉從自己的元神中取出,交於紫音。「待北寒出生之後,就將清玄玉交於他,此後,他便是清玄玉的守護天神。」

紫音接過清玄玉緊握手中,「好」,她依然面帶笑容的看着南淵,忍着眼中的淚水。她不想與他分開,更不會與他分開,她也不會讓自己成為南淵的負累。「若我們也有來世,我還會找到你,與君攜手,白首相伴,至死不渝。」

南淵將紫音攬入懷中,一切不舍難以言表。

紫音擦了擦臉上的淚,拿着清玄玉離開了。

她急匆匆的來到傾溪泉邊,並喚來了清姬和紅嫣兩婢女。

「我現在要將我的孩子從我的腹中取出,但他還未到出世的時候,所以需要傾溪泉靈力的庇護,在他能夠獨立於世間之前,你們兩個務必要護他周全,這是我第一次有求於你們,也是最後一次。」

清姬和紅嫣二人潸然淚下,「主人……」兩人齊喚紫音,她們知道自己的主人要與南淵神帝一起赴死,她們也清楚一旦她們的主人做了決定便無法改變。這一次,她在孩子和夫君之間選擇了夫君,心裏必然痛苦極了,而她們是紫音唯一可以託付的人。

「主人放心,我們定不負主人所託,誓死護少主周全。」

紫音萬分感激,「我兒名喚玉北寒,乃是他的父神南淵所取,日後他便是新任天地共主,至尊天神北寒神帝。」

「是!」二人齊聲回應。

南淵和清玄一同來到了天之痕。

大批的魔族兵將正大舉進攻,天族將領已進退兩難。

南淵看着清玄,「一切就交給你了。」他握着清玄的肩,隨後便化己身為鎮魔眼。

天地間頓時金光四射,利刃兵器盡數被銷毀,負傷的天族將領和平民百姓得以救治,河水又清可見底,萬物重新恢復了生機。

而魔族與妖族、鬼蜮的妖孽也一眾都消失的無影,六界重新恢復了太平和生機。

人間的百姓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妖魔鬼怪都沒了,自己的傷都好了,已經死掉的人又重新活了過來,大家都開心極了,紛紛跪下磕着頭,叩拜着蒼天,嘴裏還不停地呼喊着:「謝謝老天爺」、「感謝蒼天神明」。

天兵天將望着天之痕的方向,那刺眼的金光就自天之痕,「是南淵神帝平息了戰亂。」天將們悲痛至極,紛紛朝向天之痕的方向跪下,叩拜着鎮魔眼,並齊聲高喊着「南淵神帝」。

百姓們見天上的神仙們如此,也紛紛朝那口巨大的金鐘叩拜着,並高聲呼喊着「感恩南淵神帝」。

清玄淚落膝下,痛心難忍,「還會與你相遇嗎?」

「主人」,風沐兮來到清玄身邊。

清玄拭去臉上的淚痕,轉過身看着這個從北寒之地和他一起回到玉山,一直跟在他身邊服侍他的小精靈,「魔域之地,混亂不堪,且魔氣極易入侵體內侵蝕元神,你還小,我不想你與我一起前去,你就留在玉山,好好修行。」

「主人去哪,沐兮就去哪,你不要想着丟下我。沐兮不怕死,唯獨害怕主人不要我。」風沐兮有些着急了,他害怕魔域,但他更害怕清玄會丟下他。

當年清玄玉清除天地混濁之氣時傷了玉體,遺落在了四極的北寒之地,玉身被積雪淹沒近兩萬年,北寒地域常年積雪,寒氣逼人,很難找到靈氣修復玉體,近乎絕望之際,是紅菱樹的老樹精將自己的元神化為靈氣,助清玄玉回歸原貌,但為此老樹精的元神也燃盡了。

為報答老樹精的救命之恩,清玄玉一直將玉身掛在老樹精的一根枝杈上以靈氣滋養樹杈才得以保住老樹精的最後一點血脈。而風沐兮正是當年的那根小樹杈。

回到神族之後,南淵一直將這根小樹杈滋養在傾溪泉中20萬年才得以化作人形。小樹杈感恩清玄的恩情,便一直跟隨清玄左右,不離不棄。

清玄實在於心不忍,魔域他是必須要去的,不單單是因為己任,那也是他對南淵的承諾。但是這個小樹精是靠靈力存活的,在魔域地界生活對他來說無疑是艱難的,萬一他受了傷,或者傷了元神,他又該如何跟已逝的老樹精交代?可是若不讓他跟在身邊,在這世間又有誰可以庇護他的安全呢?對風沐兮來說,他是他唯一的親人,也是唯一的依靠。雖然魔域戾氣濁氣凝重,但是有他在,或許可以保護這個孩子周全。

「好」,清玄看着風沐兮,笑容中儘是憐惜和心疼。「我們一起去。」

風沐兮開心極了,緊緊抱着清玄,「只要不和主人分開,去哪都行。」

「傻孩子,死也不怕嗎?」

「不怕!」風沐兮使勁的搖頭,傻笑着。

說罷,兩人便化作兩道青色光芒划過了天空,消失了。

《允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