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中月霧裡花
雲中月霧裡花 連載中

雲中月霧裡花

來源:google 作者:核桃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姐 夏飛 現代言情

Almost是這個世界上最悲傷的一個詞,我幾乎就要相信,幾乎就要相信你是真的愛我白雲月,一個普通的女大學生,本以為自己的一生也會是平凡而溫暖的,卻不曾想在大四這年捲入了建京四大家族的利益與恩怨情仇當中,而一個二十多年前的秘密也由此揭開更不曾想,她竟亦是局中人之一當迷霧背後的真相逐漸顯露,所有的局中人又將何去何從……展開

《雲中月霧裡花》章節試讀:

保安生生的止住了動作,不解的看向經理。

經理緊張的走到駱臨淵面前,低聲說:「駱二少,您怎麼來了?」

保安沒見識,酒吧經理還是有點眼力勁的,立刻就認出了眼前這人是駱家的二少爺。

駱家在建京是什麼勢力,酒吧經理混這一行十幾年,還是知道點的。

趙家他不想惹,但駱家他是完全惹不起。

駱臨淵眼神冷冽,語氣淡淡:「擾了你們的生意了。打壞了什麼東西你清算下,我讓秘書聯繫你賠償。」

「不敢!」酒吧經理忙微躬了下身體。

經理見多了這種場面,看到駱臨淵懷裡虛軟的女孩,還有一臉猙獰的趙銳,立刻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這種事本來酒吧的原則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顧客自己去解決,沒想到趙銳今天竟然招惹到了駱臨淵,駱臨淵沒遷怒他們酒吧,經理已經謝天謝地了,哪裡還敢要他的賠償。

駱臨淵說完這話,也不打算跟經理多說廢話,直接抱起快要站不住腳的白雲月,徑直往門口走去,沈涼生扶着受到驚嚇的蘇子衿也跟了上去。

駱臨淵徑直走到自己的車子旁邊,打開車門,把白雲月放進副駕駛座,並幫她系好安全帶。

「臨淵哥哥,你要帶雲月去哪裡?」蘇子衿也趕了過來。

「醫院。」駱臨淵簡單回答。

「我也去!」蘇子衿忙說。

沈涼生看着她蒼白的臉色,勸道:「你的臉色不太好,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你同學有駱二照顧,你可以放心。」

「可是……」蘇子衿晚上喝了很多酒,又受了一番驚嚇,這會人已是強弩之末,她全身虛軟得很,頭也脹痛,全靠意志在支撐着。

「走吧,我送你回去。」沈涼生邊哄着邊把人往自己的車上帶。

「好吧,臨淵哥哥,麻煩你照顧好雲月。」蘇子衿臨走前還不忘囑咐駱臨淵。

駱臨淵「嗯」了一聲,繞到駕駛座,打開車門,上車,迅速啟動了車子。

沈涼生看着駱臨淵遠去的車子,眼中浮起一抹玩味之色。

「涼生哥哥,我不想回家,我爸爸要是知道了會罵我的,我能不能先去你家住一晚?」蘇子衿怯生生的說。

沈涼生瞭然,笑道:「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今晚是怎麼回事。」

蘇子衿咬了咬唇,猶猶豫豫的把今晚的事情和盤托出,只是把她買醉的原因隱下不表。

沈涼生眉頭一抽,沒想到自己這個平日里看着乖巧怯懦的表妹竟也做出心情不好買醉這種事,看來自己還是圖樣圖森破。

看着蘇子衿一臉的羞愧之色,他也不忍心再苛責她什麼,只說了幾句以後不要隨便來酒吧這種地方的勸言。

蘇子衿默默的點頭。

沈涼生忽然想起什麼,問:「對了,你那個同學跟駱二認識?」

蘇子衿這會才想起駱臨淵的反應好像跟雲月挺熟稔的樣子,她也有些疑惑,想了想,才說:「雲月之前給小宸補習過,可能在駱家見過臨淵哥哥吧。」

沈涼生「哦」了一聲,面色淡淡,只是眼底浮了些玩味之色。

他又想起剛才匆匆一瞥白雲月的長相,面色驟然沉了幾分。

「你那同學是哪裡人?她的父母是做什麼的?」沈涼生看似隨意的問道。

蘇子衿沒想太多,道:「雲月是南方人,榕城的,她父親好像是種茶的,沒聽她提過她媽媽,可能去世或者離異了吧。」

沈涼生手指輕點方向盤,心下暗忖,榕城,這麼巧?

醫院,急診室。

白雲月已經陷入半昏迷的狀態,半昏半醒之間,她還記得自己是被駱臨宸的哥哥抱着,一道冷冽沉穩的聲音一直在她耳邊忽遠忽近,模糊間,她聽到他似乎在跟醫生說著什麼。

沒多久,她就陷入了徹底的昏迷。

再次醒來時,眼前是一片白晃晃的天花板,她眨了眨眼睛,轉動脖子,頭痛欲裂,忍不住低低**了一聲。

沒幾分鐘,有醫生和護士走了進來,檢查了她的狀態後,穿着白大褂的醫生對着駱臨淵說道:「病人的情況已經基本穩定,藥物已代謝完了,這兩天可能會有頭疼的後遺症,注意休息就好了。」

駱臨淵低聲向醫生道謝,醫生和護士很快又出去了。

「駱先生,」白雲月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看到駱臨淵,她已經反應過來昨晚一直在自己身邊的人便是他。她撐着手肘坐了起來,面色還有些蒼白,但精神狀況已無大礙,她說,「謝謝你救了我。請問,子衿還好嗎?」

白雲月沒看到蘇子衿,心下有些擔心,她想着蘇子衿是為了駱臨淵才喝得大醉,可能不想見到他,所以才沒有出現在這裡吧。

「她沒事。」駱先生淡聲回答。

白雲月這才放下心來,病房裡陷入了沉默,她覺得有些尷尬,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眼前這人是她的好朋友的意中人,好朋友被他傷了心,可他又救了她,除了道謝,她也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麼了。

還好駱臨淵的手機響了,解救了白雲月的尷尬。

駱臨淵走到窗口接起電話,清晨的陽光落在他的半邊臉上,襯得他的五官輪廓更為深邃明顯,光斑在他筆直的鼻樑上輕輕跳躍,他眼皮微斂,睫毛在眼窩投下一道陰影,讓人莫名的覺得神秘,想要一探究竟。

他的唇線微抿,聽着電話那頭的人說話,偶爾應一兩句,嘴唇輕輕開合,矜貴又冷冽。

駱臨淵掛了電話,轉身,白雲月這才回過神,忙收回視線,垂眸看着床上白色的被子。

駱臨淵眉頭略動,白雲月那一剎的眼波流轉恰好被他捕捉到,清眸似水,讓他平靜的心間驟然起了一絲輕微的漣漪。

「駱先生,你有事情的話先去忙吧,我待會自己辦理出院就可以了。」白雲月平復了下心情,抬眸平靜看向他說道。

駱臨淵看了她一眼,「嗯」了一聲,然後抬步走向門口出去了。

白雲月呼了口氣,找到自己的手機,撥了電話給蘇子衿。

蘇子衿剛想打電話給白雲月,沒想到就接到了她的來電。

得知白雲月沒事之後,她也鬆了口氣,打了車來醫院,幫白雲月辦理出院手續。

《雲中月霧裡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