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遇上嬌辣姑娘後,高冷王爺淪陷了
遇上嬌辣姑娘後,高冷王爺淪陷了 連載中

遇上嬌辣姑娘後,高冷王爺淪陷了

來源:google 作者:發一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儲婷鈺 古代言情 蕭承珏

為了尋找失蹤的祖父、父親和大哥,儲婷鈺女扮男裝帶着家人前往肅北在肅北邊關縣城開了家飯館兒,為了改善邊關百姓的生活,不遠千里從嶺南尋了海外來的農作物,想在邊關推廣種植這倒好,被某將軍瞧上了呃!是賴上了,別誤會,不是瞧中了儲婷鈺的貌美如花,是瞧上了她的賺錢本事某將軍自己是這麼認為的都說大將軍治軍有方、愛兵如子,所以京城王府也好,肅北將軍府也罷,就一個字——窮於是,為了銀子某人道:許你王妃之位,替爺多賺銀子儲婷鈺:滾直男追妻路······嘖嘖嘖,那場景,看官們自個兒想!展開

《遇上嬌辣姑娘後,高冷王爺淪陷了》章節試讀:

十一月十八,好味館開張,第一日開業便生意平平,這還是因為錢多來幫忙喊了朋友來撐場子,才讓一樓大廳的十幾張方桌顯得沒那麼空。

又因為頭一日開張,價格實在優惠,住在南城一些手頭還算寬裕的小戶人家,也來捧了個場,到底是將第一日給勉強應付過去了。

晚上也早早打烊了,大家也沒敢說些什麼,生怕惹了儲婷鈺難過。

儲婷鈺卻是難過,怎麼說她在另一個時空也算是個幸福的能幹人了,雖然農村小康之家出身,但衣食無憂,自己卻拼着一股子勇猛,在大城市大企業里有了立足之地,她還真沒想過自己在這個落後的古代還能開店不成功的。

大家看她情緒低落,安慰了幾句,便都各自歇息去了。

儲婷鈺睡不着,自己上廚房做了幾個菜,嘗了嘗,挺好的吃的啊。又讓肉桂也嘗了嘗,肉桂乾脆直接以一頓猛吃體現她對這些菜評價。

她們又嘗了嘗張大張二兩兄弟做的還沒賣完的蒸煮菜,即便這菜是重新熱過的,儲婷鈺依然覺得火候和味道掌握的極好。

既然菜沒問題,那到底哪兒出問題了呢?明明白日里還是看見外頭大街上有許多好奇的人特意路過了好幾回的,怎麼就不進來吃飯呢!

百思不得其解,讓儲婷鈺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菜沒有問題的,今日大家也都是笑臉相迎的,店裡從地面到桌椅板凳都是乾乾淨淨的,從食物到環境和服務都沒問題,那就只剩策略有問題了。

儲婷鈺想了想今日的策略,活動力度不算小了,點五十個銅錢的菜送同等價格菜一份或幾份,也就是花五十個銅錢就能吃到幾道不同的菜。

諸如炒白菜、炒蘿蔔之類的油炒素菜,價格都是十個銅錢,也就現代路邊大排檔的價格而已,況且還是用油炒的,可比蒸煮的要好吃的多。

諸如張大張二兩兄弟做的煮菜,因為是用兩人份的陶鍋盛的,都是實打實的肉,定價基本在五十個銅錢一鍋,也不貴。

這價格他們也是根據當地的大部分人的消費水平來定的。

到底哪裡不對呢?

頭一天開張,她是受到打擊了。

儲婷鈺翻來翻去,越睡越覺得身下的火炕床太熱,心煩意亂,頭髮都抓亂了,也沒想出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實在是累,迷迷糊糊中做了夢。

夢裡是她剛到大城市打拚時,租住的房子附近有家蛋糕房要開業,提前一周就有人在附近三四公里內發放優惠券兒,連她租住的房子一樓郵箱里都有小廣告一樣的優惠券兒。

還沒開張前,路過那家店時,每天總有不同的糕點放門口讓大家試吃。

儲婷鈺從夢中醒來,望着房頂發了會呆,得!果然自己是個幸運兒。

上輩子除了突然莫名其妙嗝屁了而穿到這個陌生時空,其他事一直都挺順利。

這輩子雖然生活在一個對女子束縛重的各方面都挺落後的時代,但家人是極寵愛她的,從來沒因為她是個姑娘就慢待了,所以她的性格依舊和在現代時一樣,有些嬌辣,在儲家她說話是很有份量的。

在大齊出生,她從小到大,也都很順利,連得個天花都是沒幾天就好了,皮相一點兒沒破。

除了京城忠勤伯府瞞騙的事兒和她祖父、父親失蹤這兩件事算得上是儲婷鈺遇上最不順的事兒了。

看看,就算今日開業不太順當,這不,做個夢,就得到提示了。

他們不是本地人,來雄關縣也沒多少天,西城又不太有人來逛,儲婷鈺的店鋪所在的西大街客流量原本就少,除了錢多來幫着在朋友間宣揚了一番,其他人又怎麼知道西大街這開了家飯館兒。

雖然西城和靠近西大街的南城有百姓即便耳聞在西大街要新開一家飯館兒,好奇心是有,但有了東城那邊兒的對比,人總是容易跟風,自然是覺得只有東城那兒的飯館兒酒樓才能做出可口的飯菜。

既然這樣,就得盡量讓更多的人都能嘗到他們好味館的菜,讓大家口口相傳。

同時也得花錢叫上一些人,往縣城其他地方都去叫宣揚宣揚,哪怕暫時不來吃,總歸是能聽到一耳朵西城有家『好味館』,說不定那些有錢人,吃膩了東城的酒樓飯館兒,願意跑到西城來嘗嘗她家的菜呢!

總之,需要好好宣傳。

到了第二日,她一大早就起來,讓趙駿去請錢多來幫忙尋幾個口齒伶俐的小小子,上其他地方去宣揚宣揚,尤其是東城,那兒人多。

工錢么,三十個銅錢一天,另給茶水伙食費十個銅錢一天,連干五日,若是乾的好,往後遇上出新菜或是店裡有什麼大酬賓,需要人跑腿宣揚時,也按這個價錢來。

趙駿去尋錢多來的時候,沒想到人家還真是個熱心腸,他看了開業第一日的情況,也覺得不妙。

到底也是個做慣兩頭買賣的人,頗有些見識,也想到了問題所在,晚間回家,就去尋了幾家交好的鄰居,想着讓孩子們幫個忙,跑個腿兒,時候他請幾家吃個飯便是。

趙駿知道了挺感動,也將儲婷鈺的打算說了,錢多來心想余家小子不錯,年紀不大,這麼快就知道怎麼解決問題了,工錢開的也不低。

他對儲家人頗有好感,原就想着只當交朋友,免費替人家把事辦了,既然人家願意付工錢的,鄰居家也能多個進項,這是好事。

於是他便同趙駿說,那茶水伙食費就免了,小孩兒家家的,家裡灌上水囊,帶上幾個餅子也就夠了,若是覺得孩子們乾的不錯,等五日後,厚臉皮討頓飯吃,也讓孩子們嘗嘗好味館的菜。

這事趙駿哪有不應的,除了給錢多來面子,就當是多認識些人。別看都是些普通百姓,到底是當地人,他們到底是外來的,多結識些本地人沒什麼壞處。

趙駿邊道,「多謝錢兄相助了,這事哪有不應的道理,這可是你在替我們結交當地人呢!到時候錢兄領了家裡人,還有那幾個孩子,也將一家子都請來,給『好味館』熱熱場子,添添人氣,我們勞煩你的還多着呢!」

錢多來是知道他們家 要尋親的事的,如今快年關了,時不時來場大風雪的,出行不便,商隊這時候大多在休息,想要打聽消息都不行。

「放心放心,儘管來尋我,能幫的我盡量幫,尋人的事兒你們也別急,如今商隊都在休息,並不是打聽消息的好時候,等開了春兒再說。」錢多來勸慰道。

趙駿點點頭,這事兒他們來前也都有數,所以儲婷鈺要開飯館兒,大家也沒反對,再則儲家也不算窮,買了這處鋪面宅子也好,若是往後跟着商隊做些買賣,在雄關縣有個自家的落腳點也方便。

錢多來也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既然趙駿來了,他便帶着趙駿直接上幾家鄰居家領了孩子們,一道去了好味館兒。

到了好味館,趙駿將事情說了,儲婷鈺對着錢多來又是好一通感謝,嘴裏一口一個『錢叔』喊着,一會兒給他端茶,一會兒給他塞點心的。

錢多來便說家中有事,這才脫身離去,心裏也鬆了口氣,這余家小子太熱情了,他坐了不過一盞茶的功夫,茶水點心就填了一肚子,肚裏早憋得慌,趕緊回家上茅房去。

錢多來走了,留下了八個孩子,都是十一二歲的年紀,個頭卻都不矮,儲婷鈺想大概是地域飲食的差異吧,八個小子都是肌膚有些黑,身子骨看着也還皮實。

她便將宣揚的口號大致說了下,無非就是『西城西大街新開了家飯館兒,菜價便宜味道好,開業大酬賓,點多少錢的菜就再送多少錢的菜,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儲婷鈺又將剛出籠的肉包子,分給孩子們一人四個,外頭天氣冷,熱乎乎的包子用油紙包了揣在懷裡,人也暖和,包子也冷的慢。

把幾個孩子們給高興壞了,江南富庶,包子這種吃食倒是已經盛行了好些年了,吃法是從京城傳過來的,但在雄關縣這種邊關地區,百姓們也許從往來客商嘴裏有聽到過,但屬實是沒有見過的。

而雄關縣的酒樓又沒有想過要以包子作為主食的替代品或是菜品,所以這還是『包子』頭一回在雄關縣出現。

幾個孩子果然都是機靈的,幾人商議一下各自負責的範圍,出了好味館兒的大門就開始便跑便嚷嚷。

「好味館新開業,菜價便宜味道好,開業大酬賓,點多少錢的菜就再送多少錢的菜,江南來的大廚,手藝頂頂好勒,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還有孩子喊道,「花幾十個銅錢,不出雄關縣就能嘗到地道的江南菜咧,四五十文銅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咧!」

肉桂衝著儲婷鈺比了個大拇哥,「往常覺得豆蔻姐就夠嘴皮子利索的了,如今是真見識了什麼叫口齒伶俐了。」

儲婷鈺也笑了,這錢多來是真給找了幾個小能人啊,看着樣子,往日里也沒少干這事兒。

難怪錢多來口碑這麼好,一來是做事確實靠譜,二來太會做人了,如今除了他們好味館的人感謝他,怕是鄰居們更感謝他。

這八個孩子來自四戶人家,一人一天三十個銅錢,兩人就是六十個,五日便是三百個銅錢,就是他們江南,泥瓦匠、木匠這樣吃香的行當,出工的工錢一日就是三百個銅錢。

而像雄關縣這樣的邊關縣城,木匠之流的也算是行當里的高收入人群了,一日工錢也就二百個銅錢。

一家兩個孩子,不過就是出門跑個腿,吆喝吆喝,五日便能賺的三百銅錢,對於普通百姓家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了。

便是邊關雞不便宜,都能買上五六隻了,夠吃上一段時日的了。

這樣好的事情,鄰居可不得感謝錢多來么。

孩子們能幹,家長們也不落後,為了給孩子添磚加瓦、將差事辦得更好,連着好幾日,家裡人出門上工或是買菜,或是特意走親訪友,都要替『好味館』宣揚宣揚。

如果說孩子們的宣揚給人的感覺只是宣傳廣告,那這些大人們的宣揚帶給人感覺就是親身體會之後的真心讚美了。

這些話更容易讓人信任,加上愛傳閑話是人的特點,這一傳十,十傳百的,說得都是類似「我家親戚在那店裡吃過,味道那叫一個好,價格也不貴,要不咱們什麼時候也去那兒聚聚吧」諸如此類的話,確實是引了不少人去『好味館』。

這些事是儲婷鈺沒想到,畢竟具體什麼時候請人家吃飯,儲婷鈺都還沒說呢,至於錢多來是個辦事謹慎的,事情還沒確定,他是不會同鄰居說的。

也只能說還是淳樸的人居多,為了自家孩子的那些工錢,他們便想替東家將事情辦得更好,才覺得更對得起人家出的高工錢。

於是第二日,午膳時分還不明顯,到了晚膳時,一樓大廳便客滿了,外頭還有人在排隊等着翻台。

儲婷鈺只好將原本還不打算使用的雅間給用了起來。也幸好排隊等的人里,有好幾桌都是一家子朋友或是親戚,人數也多,將他們安排到雅間倒也合適,如今剛開張,也不多收雅間的費用。

至於那些只有一兩個,或是兩三個人的,她也和他們談妥了,三四波人一塊兒安置到雅間里,拼個桌。

還有那就想等大廳翻桌的,她也將人安排到二樓雅間去等,免得在門外頭吃冷風,還使了秦嬤嬤看顧着給端些茶水和茶點什麼的。

這麼一來,所有人都忙得腳不沾地。

儲婷鈺和肉桂專管炒菜,張大張二除了管蒸菜煮菜、切墩和燒火,儲老太太和儲太太也動手干起了洗菜的活,好在儲家人在家事上都不是懶惰的人,才金陵時,儲老太太和儲太太也是常有下廚做菜的時候。

豆蔻手腳利索,便擔了洗碗筷的活計,若是儲老太太和儲太太空出手了,也會來幫着一塊兒洗。

大廳這兒有趙駿守着,除了防止客人們因為人多而相互起摩擦,他還管着算賬和收錢的事。

至於另外六個鏢師,儲婷鈺直覺得幸好沒馬上讓他們離開,不然還真應對不過來,今日端菜、撤盤子、擦桌椅的活都由他們包了。

幾個五大三粗壯漢,跑慣了江湖,如今體驗了一把當跑堂小二的感覺,倒也不賴,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就這樣忙了五六日,熱鬧的勁兒才算過去了些,生意趨於平常,但也不算太壞,總歸是有了些穩定的客源。

《遇上嬌辣姑娘後,高冷王爺淪陷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