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餘生仍想在一起
餘生仍想在一起 連載中

餘生仍想在一起

來源:google 作者:六月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瑤 現代言情 許凡森

他為了追妻不惜自降身價給別人打工,她知道他有錢卻不知道他居然這麼有錢!「少爺,夫人要賣你的祖傳玉佩」「只要她開心就讓她賣」許凡森甘願為了杜瑤:在線敗家展開

《餘生仍想在一起》章節試讀:

杜瑤本就沒吃多少東西,吐出來的基本上都是酒。她吸着鼻子打開水龍頭漱了漱口又拿紙巾輕輕擦了擦眼角的淚。

「有沒有事啊,沒事就趕緊出來!」曹陽不耐煩的敲着衛生間門,在外面不斷催促着她。

吐完之後的杜瑤臉色蒼白,靠在牆上渾身顫抖。

「別以為躲在裏面就能躲過一劫啊,給你十秒鐘,你要是再不開門我就讓人拿鑰匙過來。」

曹陽一腳踢在了門上。以他的這種素質居然能做到總監的位置,也真是讓人驚嘆。

杜瑤憤怒的打開門瞪着曹陽卻說不出一句話。

「瞪我也沒用,今晚這酒你必須給我喝透了,把人伺候明白了!許總能看上你你就燒高香吧!」杜瑤渾身無力的跟在碎碎念的曹陽身後又返回了包間。

許凡森見杜瑤回來,屁股一抬往旁邊挪了一下,曹陽那個人精瞬間明白了他什麼意思,說笑着就把杜瑤按在了許凡森身旁。

許凡森伸手摟住了杜瑤的肩膀。

杜瑤心中一涼,他怎麼也變得跟其他男人沒什麼區別了?

杜瑤皺着眉想要甩開他的手。

「許小姐好像不情願?」許凡森這話是看着曹陽說的。

「怎麼會,她高興還來不及!許總我敬你。」曹陽站起來跟許凡森碰杯,杜瑤的胃裡翻江倒海一陣陣泛着噁心。

「聽說許總唱歌那是一絕,今天要不露一嗓子讓我們大家開開眼?」一個地中海男人把話筒遞了上去。

許凡森接過話筒,他低啞的嗓音、慵懶的唱腔徐徐傳入耳中,杜瑤忍不住眼含淚花抬頭看向與自己近在咫尺的他。

他目不轉睛的看着屏幕,卻將一字一句唱進杜瑤心裏。

「我來到,你的城市,走過你來時的路。想像着沒我的日子,你是怎麼樣的孤獨......」

當年許凡森在KTV里就唱過這首歌,他安靜的扶着立麥坐在高腳凳上目光灼灼的看着杜瑤。那一刻,她臉頰發燙、呼吸紊亂。

那天,許凡森把她抱在懷裡跟她約定:「十年後,我們也要在彼此身邊。」

杜瑤喝醉了酒眼前模糊,可那句話卻深深印在心裏。

那時候的她想着,如果可以的話,未來的無數個十年,她都要陪在他身邊。

可惜,他們都沒有兌現諾言。

杜瑤看着眼前這個下巴有點微微胡茬,雙眸銳利而深邃的男人,不自覺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許凡森抓住她的手輕輕一拉,杜瑤便撲到了他的胸前。

眼前的場景可是曹陽的邀功籌碼,他在一旁拿着酒杯笑得合不攏嘴。

杜瑤慌張的推開許凡森:「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我不建議杜小姐多靠一會。」許凡森再一次攬過她的肩膀強行讓她靠在自己的胸前。

「許總,請您自重。」杜瑤掙扎着起身剛好小焦走了過來。

「瑤瑤姐,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物業的人要找負責人,說有業主投訴我們太吵。」

「你是負責人?」剛走到大廳物業負責人便走了過來,「半個月被舉報六次,你們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領導喝的有點多,實在抱歉,我保證凌晨1點前肯定結束。」

杜瑤陪着笑臉給小焦使眼色。

小焦跑去吧台拿了兩盒名貴的香煙趁機塞進了物業負責人的兜里,他看着杜瑤再三叮囑了一番也便不再追究,轉身離開。

杜瑤回去的時候,幾個男人在勾肩搭背的唱着歌,曹陽在一旁一會倒酒一會點歌忙活的緊。再環視一圈,許凡森不在包間裏面。

她小心翼翼的關上門退出了房間。

呼~杜瑤長舒一口氣,疲憊的坐在包間門口的長椅上。

她把手插在口袋裡摸了半天,終於掏出了一盒女士香煙,她抽出一根煙遞到嘴邊想了想又放回了兜里。什麼時候學會抽煙的她早就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最近她想戒了。

杜瑤平躺在長椅上盯着昏暗的天花板,輕輕哼唱起了許凡森剛才唱過的《十年》:「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我不會發現,我難受……」

「杜小姐好心情。」

許凡森不知何時站在了一旁。

「許總。」

杜瑤從長椅上下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杜小姐難道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應該記得什麼嗎?」

杜瑤強裝鎮定,這十年間,她曾經無數次希望能夠與他重逢,可如今她現在這副狼狽模樣,不像人才是最好的吧。

許凡森陰沉着臉上前一步直接將杜瑤逼到了牆邊。

「那我不介意幫杜小姐回想一下。」

他捏住杜瑤的下頜低頭吻了上去。

杜瑤被這突如其來的吻驚嚇到,慌亂的推開他。

「抱歉許總,我這個人天生記憶力最差,尤其是一些我不願想起的人或事,總會很快忘記。」杜瑤靠着牆眼神閃躲不敢正視他。

許凡森冷冷地逼視着杜瑤。

「那杜小姐還真是幸福,想忘記就忘記,想記得就記得,可曾考慮過被你忘記的那些人此時是否好過,當年又是怎麼扛過來的?」

「別人死活,與我何干?」杜瑤往旁邊退了幾步。

許凡森低頭理了理袖口。

「杜小姐貌似很享受現在的工作。」

「在其位謀其職,只是為了生存。」

享受?他哪隻眼可以看出來自己是享受的?要不是因為陳予她也不用天天過成這個鬼樣子。

「但願你可以一直都這麼稱職。」

許凡森挑了挑眉轉身往裏面走,可沒走幾步他又折了回來。

「許總還有何吩咐?」杜瑤笑着看向去而復返的許凡森。

「加個微信吧,既然忘了那就重新認識一下。」

「是我的榮幸。」杜瑤拿出手機掃許凡森遞來的二維碼。

許凡森秒通過了她的加好友申請,收了手機走回包間。

杜瑤看着屏幕上許凡森的頭像,有些緊張。

她點進他的朋友圈,裏面,一片空白......

是把她屏蔽了嗎,還是他從沒發過朋友圈?

杜瑤坐到吧台旁,趴在吧台上數酒架上擺着的酒瓶,慢慢地眼皮發沉她便睡了過去。

「杜瑤,杜瑤醒醒!」曹陽推了推杜瑤。

睜開眼看了眼時間,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許凡森被曹陽攙扶着,好像喝醉了。

「來來來,你負責把許總送回家。」

「我?」

「要不然你進去陪着其他人,我去送!」

「我去,我去。」她可不想去伺候那些油膩的老男人。

杜瑤從曹陽手裡接過許凡森,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扶着他晃晃悠悠進了電梯。

電梯門一關上,許凡森卻突然一個用力把她推到了角落。

《餘生仍想在一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