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馭獸狂妃:病嬌魔尊只對我嬌寵
馭獸狂妃:病嬌魔尊只對我嬌寵 連載中

馭獸狂妃:病嬌魔尊只對我嬌寵

來源:google 作者:憨憨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辰辰 古代言情 顧琅玉

【女強+神獸+馬甲+虐渣+扮豬吃老虎+寵妻+玄幻】千年前的魔尊元辰辰稀里糊塗死了,幸虧神魂不滅,被九州大陸召喚,重來一世哪知,這召喚她來的身體,給她留下了一堆爛攤子好的是這身體竟然是千年難得的馭獸師體質!無數萌獸爭先向她討好,只為被擼肚皮虐渣男踩賤女,咱們新仇舊仇一起算!可這後面跟着的小尾巴,什麼時候能甩掉?某大佬:之前說嫁給我的話可還作數?元辰辰:誰知道你會從小屁孩變成這麼大的人啊,哄小孩的話當然是不算了哪知,某大佬欺身而上,雙眼淚汪汪,滿眼只有她元辰辰:答應你,答應你還不行嗎?展開

《馭獸狂妃:病嬌魔尊只對我嬌寵》章節試讀:

「發財了發財了!」

元辰辰上前感受無比的靈力將她包圍 ,她開心地直接撲到佰歲草堆上,仰着頭,感受極品靈草的味道。

顧琅玉站在不遠處,笑看着。

看到不動彈的顧琅玉,元辰辰激動地招起手,手中將一顆佰歲草順勢丟向他。

「小玉玉接着,等下吃下它。」

還未等元辰辰說下文,顧琅玉已經將這草完完整整地吞了下去。

瞬間,刺骨的疼痛從脊椎開始散開,顧琅玉壓**內的魔氣,讓這靈氣肆意在體內流竄。

大片大片的汗水從他額頭冒出,元辰辰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受。

這孩子,真的就這麼信任她嗎?

她起身,手中拿出顆通體熒光的丹藥,一股葯香撲鼻,這竟是定靈丹!

這可是在外面千金難求的定靈丹,要是被外人看到,定要垂涎大打出手,畢竟人人都有心魔,而這定靈丹更是驅除心魔穩定靈力的好寶貝。

可元辰辰毫不遲疑地將這丹藥送入顧琅玉的口中。

她看着吃下丹藥後眼角舒展的孩子,內心觸動了,以後,這個孩子就由她元辰辰罩着了!

「怎麼樣?是不是好些了?」

元辰辰關切的問道:「難不成肚子還難受?」

說完便將這定靈丸像顆糖丸子一般,丟入口中,嚼了嚼。

「沒有啊,還是原來的藥效,沒問題。」

顧琅玉終於將這進入的靈氣歸化到一旁,不遠處的魔丹嫌棄地離它遠了些,這靈氣因這丹藥的梳理,更加緊實了匯成了零星的小點。

「沒事姐姐,我只是……我只是有點餓了。」

剛說完,對面的元辰辰肚內葉呼應着響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的確……的確有些餓了。」

她張望了四周,可一眼望不到頭的綠色折了她的想法。

這綠油油地真的是太過於養眼,完全就沒有別的生物呢!

就是有個特別大的問題。

「怎麼將這麼多的佰歲草拿走?」元辰辰思索着,不由自主將腦海內的想法念了出來:「難不成都挖走?」

她嘴角抽噎着,看這個數量,這得挖到何年馬月啊?

「姐姐,我可以幫你把這裡的草統統拿走哦~」

顧琅玉揮舞着小肉手,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容,元辰辰雖覺得眼前這個小孩子,不能夠將這麼多的草藥完整帶走。

但她還是極有耐心地蹲下身,摸了摸他的頭說:「好,姐姐相信你。」

顧琅玉的眼裡印着她的身影,宛若星辰,將這一片的佰歲草悉數印入眼內,那草藥竟緩緩消失不見,沒了?

「這……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無虛眼嗎?」

傳聞中這無虛眼千萬年就出了一個,那還是千年前,就在她死後繼任的魔尊所獨有,這無虛眼可看破萬物更可儲存萬物。

難不成?

小玉玉是那魔尊的後代?

那既然是自己後輩的後代,作為前輩,那是定要好好保護這個小崽崽了,望了望已經沒有一絲綠色的場地,元辰辰滿意地點了點頭。

想到這孩子就這麼不設防將這能力展示,這要是遇到了有心人,可不得把他的眼睛挖了啊?

「小玉玉聽姐姐的,以後這個技能可不能給別人看,這是只屬於我們兩個的小秘密,知道嗎?」

她十分順手地將手放在顧琅玉的腦袋頂上拍了拍,言語中透露着一些擔憂。

感受許久未感受的溫暖,顧琅玉只覺得這心中暖洋洋的,終於,等了千年的他並沒有白等。

手中拿起仙女師尊給的掌門金印,上面赫然顯示着御靈宗三字。

「走!我們回家!」

南方御靈宗。

灰敗的門頭蕭瑟無比,門中弟子也沒有一絲朝氣的意思,垂着頭無不是嘴中打打牢騷,有人遠遠看到一人的身影,口中便嚷嚷開了。

「大師兄來了,大師兄來了!」

門口的李永寧看到,那歷練許久才回到師門的大師兄,眼睛都亮了些許,這可是他們御靈宗的希望,他們的大師兄任子明。

從其他鎮落趕路而來的任子明,看到熟悉的門頭,眼神下晦暗了些許,可看到熱情的小師弟還是露出假意的笑容。

「小師弟,你怎麼在門口啊,還不去溫習招數,這門派大比可是馬上要去進行了。」

笑意不達眼底的他看向眼前,李永寧聽到這話,腳步不由地躊躇了,轉而想到了什麼堅定地跑向了他的身邊。

「大師兄你不知道嗎?這次的門派大比可是有人數要求的,我們宗門的人數不達標估計去不了大比啦~」

那語氣可惜中帶着些幸災樂禍,可任子明卻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只是好像聽習慣似的說了一嘴:「這樣啊,那挺可惜的。」

可惜個屁,他終於不用跑來跑去,演完這個大師兄還得去彙報了!

轉而對着門口的李永寧說道:「雖然不能參加,但還是要記得將我布置的任務完成,可知曉?」

任子明熟練地扮演着盡職盡責的大師兄,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人前一口一個大師兄的李永寧,回到房中便換了一副嘴臉。

他臉上哪還有剛剛那懵懂無知的模樣,嘴角微勾,眼裡帶着些與年紀不符的邪魅。

他舔過上唇輕聲道:「有意思,盡職盡責的大師兄竟然不在意嗎?」

捏破手中師尊給的傳送符咒,便看到一座頂天立地的峰,那山腳的村落早已經沒了往日的繁華,山門直立着兩根石柱。

元辰辰手中拿着一卷地圖,對照這圖上的圖,看了又看,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她手邊牽住顧琅玉,看着一節節的登雲梯,眼裡滿是新味。

這御靈宗在千年前那可是第一大宗,這千年後怎麼會破敗地如此,想到自己臨死前的那場大戰。

貌似這御靈宗也並未做討伐魔教的事情來,反而是那現在門派排名前的三大宗,倒是喜歡打着討伐的名號,盡做些狗事來!

元辰辰想的比較入神,沒發現遠處的拐角,有一道碩長的人影正定定地看着她。

突然像是被一道兇狠的野獸給盯上,他冷汗直冒,只見顧琅玉眼中不包含任何溫度地看着他,便讓這人嚇得不見了身影。

「怎麼是看到了什麼嗎?」

「沒有,看到了個小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