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馭獸狂妃:邪帝他氣鼓鼓還得寵妻
馭獸狂妃:邪帝他氣鼓鼓還得寵妻 連載中

馭獸狂妃:邪帝他氣鼓鼓還得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浣熊愛貓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夜柒 蕭莫寒

【雙潔、無誤會、打臉團寵成長型爽文】她是21世紀一代毒師,也是金榜第一御用殺手,一朝穿越,卻淪為禍害,靈根被奪當靈魂置換,凰女強勢歸來!浴血重生,開啟逆生靈根!我命由我,天下誰與爭鋒!廢物如何,禍害也罷,全系靈根啟,馭獸師魂開!仗劍走江湖,除遍天下惡!倘若世間本有蒙冤案,那她就親手盪盡這天下不平事!只是,這突然冒出來說要收她為徒的蕭皇陛下,您為什麼越貼越緊了?【小劇場】夜柒(開啟長篇大論):「師父,正所謂愛無邊界,即便是男人和男人之間也可以有山盟海誓,似海情深……」蕭莫寒(黑臉):「本帝喜歡女人!」夜柒:「師父!近來南蕭百官都在向您諫言選秀一事,我看南蕭女子眾多,不如……我替你選也行?!」蕭莫寒看摺子的手抖了一下:「本帝最近無心選秀!」夜柒(小心翼翼):「師父,您是不是……不能啊?」蕭莫寒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一把將女孩撈了過來,「那本帝就讓你看看,本帝到底能是不能!」展開

《馭獸狂妃:邪帝他氣鼓鼓還得寵妻》章節試讀:

她沉默的看着青禾,良久,伸手指了指自己頭頂那呼呼颳風的洞,「會幹木匠?會補洞不?」

……

綠蘿拿着邀請函,趾高氣昂的踏入夜柒的院子,卻聽那院子內傳來一陣震天響的「砰砰」聲。

她皺着眉頭,剛準備推門進入,頭頂就落下一堆木頭。

準確無誤的砸在了她的腦門上。

青禾為了做一口能看的過去的棺材,那找來的都是上好的木材,是她親自去深山老林尋了一顆年輪起碼有一百年的老樹墩子砍來的。

那份量,扎紮實實,撞在腦門上跟敲鑼似得「咚咚」響。

綠蘿被砸的腦袋裡嗡嗡直叫,眼前一陣烏黑。

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眼睛還沒徹底睜開,「吱呀——」「砰!」

兩聲後,夜柒院子的門打開了,綠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白皙的小臉上,一道紅痕赫然聳立。

哪怕腦殼子被撞的生疼,綠蘿還是能聽見那小廢物令人生厭的聲音。

「青禾啊,剛我聽見外邊兒有聲音,怎麼瞅着不像有人的樣子?

莫不成是進了小偷?」

夜柒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綠蘿,眼睛一閉,小腳一抬,對着肚子吧唧,踩了上去。

「啊!!!」

一聲慘叫,鳥獸盡散,樹葉紛飛。

只留下夜柒輕飄飄的一句,「呀,不好意思啊,沒見着地上有條狗。

青禾啊,快,把這畜牲抬進去,別叫外人看了去說本小姐欺凌弱小,敗壞了本小姐的名聲。」

綠蘿:「???」你特么還有名聲?

青禾應了一聲,手腳利落的從屋頂爬了下來,把人從屋外拖進了屋內。

一點兒不帶拖泥帶水的。

她至死都不會忘記綠蘿對她家小姐做的那些慘無人道的事情。

身為夜悠悠的走狗,她打了夜柒多少次,又強行灌了夜柒多少次豬食,甚至於在天寒地凍之日提議將夜柒扔進發情的豬圈。

那日她眼睜睜的看着她家小姐的衣服被綠蘿撕扯的破爛不堪,在豬圈中掙扎求生,直到徒手殺盡整個豬圈的公豬,力竭倒下,那些人才放過小姐!

她修為不高,卻不代表她不恨綠蘿,不想報復綠蘿。

她恨不能將綠蘿千刀萬剮,都不能解她心頭之恨!

青禾一腳將綠蘿踹進門裡,抓起她的頭髮將她頭提起,「往日看你耀武揚威,今日你栽在你青姐手裡算你倒霉!」

青禾抓起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捆住用的繩子,臉上泛起一抹陰森的笑。

……

片刻後,夜柒看着捆的大汗淋漓的青禾,狠狠抽了抽嘴,這得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呢?

青禾綁完人,抹了一把汗,轉頭就準備出去,「小姐,您等着,奴婢這就給您打水去!」

夜柒:「???打……打水???」

青禾:「是啊!小姐,您不是要審訊嗎?奴婢去準備一盆水,把她潑醒,然後您再審着。」

夜柒:「……」你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她深深嘆了一口氣,拍了拍青禾的肩膀,「禾啊,咱做人呢?不能太過殘忍,人家一個女孩子,潑水什麼的,多不好啊。」

青禾皺眉:「可是小姐……」

夜柒:「不如直接搜身來的利落。」

青禾:???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夜柒,然後就看見夜柒那嘴皮子動了動,「扒了吧。」

青禾:「……」她前面有說過什麼東西嗎?沒有吧?

嗯,一定是她記憶出現了誤差。

……

綠蘿自昏迷中醒來,第一眼看見的,是自己那一絲不掛的身子,第二眼看見的,是面前擺放整齊的衣物,包括她的……肚兜……

再次看見夜柒那張臉,綠蘿怒不可遏,「小廢物!你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我是誰的人?

你敢這般對我,就不怕我家小姐教訓你嗎?」

先是木板,再是門,再是腳踩,要說這廢物不是故意的,她根本不相信!

夜柒翹着二郎腿,慵懶的坐在綠蘿面前,嘴角微微上揚,「這你倒是提醒我了,既如此……」

女孩起身,緩緩蹲下,細長的手指輕輕捏住綠蘿的下巴,「不如把這舌頭割了,你覺得如何?」

「你敢!」綠蘿瞳孔猛縮。

「夜柒,我今日來,是小姐親自吩咐的,她讓我將晉王生辰宴的邀請函給你,若你動了我,你根本瞞不住小姐!

況且,晉王的生辰就快到了,難不成,你想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惹是生非?!」

「夜柒你得想清楚了,若你被老爺關了禁閉,你可就去不了晉王的生辰宴了!」

綠蘿高傲的抬頭,「夜柒,你不是一直很想找晉王讓他給你澄清嗎?

你若想,最好現在乖乖把我放了,然後給我跪下磕頭求我原諒你,否則,你休想得到晉王的邀請函!」

「你說的邀請函,是這個嗎?」

夜柒略微嫌棄的捏起桌上的信封,她說呢,夜悠悠的丫鬟怎的沒事往她這邊跑,原來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呢?

半年前,夜悠悠的生辰宴上,晉王皇甫錦書與夜悠悠私會小竹林,二人情難自禁,難捨難分,如火如荼,一時忘了時間。

等想起來回去的時候,夜天澈已經開始派人尋找他們了。

而離小竹林最近的,是夜柒的小破屋,於是當時不被允許出現在夜悠悠生辰宴上的夜柒就被夜悠悠抓了過去。

捏造出了夜柒為了攀龍附鳳給皇甫錦書下藥的戲碼,而她夜悠悠,從當事人變成了救皇甫錦書於水火的好人。

因為沒有證據,沒有靈力,所以被強行餵了那種葯的夜柒百口莫辯。

再加上,從皇甫錦書的體內也確實測出了那種葯的成分,更沒有人相信夜柒的辯駁。

而這,現在卻成了綠蘿桎梏她的法子。

夜柒冷笑,當著綠蘿的面將邀請函撕的粉碎。

「給本小姐聽清楚了,若是本小姐真要去晉王府,本小姐會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去,用不着你家小姐這下三濫的邀請函。」

明面送邀請函,暗地哭訴她偷邀請函,這種把戲可是《白蓮花必學課程》的第一課。

「青禾,我記得屋邊上有一窩豬崽,把人丟豬圈,讓八戒們好好招待招待我們的綠蘿姑娘。

順便去請我的好姐姐過來,就說,妹妹請她觀賞一出好戲。」

「好嘞!」青禾眼睛鋥亮。

……

《馭獸狂妃:邪帝他氣鼓鼓還得寵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