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御獸時代:我轉生成為月狼
御獸時代:我轉生成為月狼 連載中

御獸時代:我轉生成為月狼

來源:google 作者:狼墨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木 蘇沐橙 都市小說

這是一個寵獸為主的世界!這個世界中的一切動物、植物、元素、死靈、....甚至龍、鳳、精靈等都可以被人類所契約而能契約這些超凡生靈的人,被人們統稱為御獸師蘇木穿越至此,可不幸的是穿越後的他並不是人類,而是變成了一隻剛出生的月狼,兩個不同世界的靈魂規則碰撞、相融後一隻特殊體質的月狼誕生了悲劇的是還處於幼生期的卻被強行契約了這是一個寵獸的故事,一個恐怖月狼崛起的故事展開

《御獸時代:我轉生成為月狼》章節試讀:

這場戰鬥持續了足足半個小時了。

重新恢復的月狼皮毛也在多次的狐火攻擊下重新變得焦黑,而蘇木已經沒有多餘的月光之力恢復了了。

現在較量的雙方已經從蘇木和空靈狐徹底變成了與蘇沐橙之間的戰鬥!

空靈狐的體力已經耗盡了,而蘇木依靠着月光之力還能再撐一段時間。

「靠!摸不到她,空間之力實在是犯規!」

這是蘇木半個小時以來說的最多的話,無論蘇木怎麼的攻擊都像是水中撈月一般無力。

可越來越沸騰的血液,讓他的狀態出奇的好!

「嗷嗚!!(拿命來!!)」蘇木怒吼一聲後,向著遠處疲憊不堪的蘇沐橙衝去,二者目前的體力都已經瀕臨極限了,蘇木則是稍微好一點。

「靠!還來?!」

長時間使用空間之力讓她的頭部都已經出現刺痛了。

她真想這個時候把主力放出來,直接滅了眼前這個難纏到極點的傢伙。

小舞不是她的初始寵獸,她的初始寵獸是一隻火雲蝶。

目前已經進化過一次了,現在叫做雲海精靈。

【雲海精靈(火雲蝶進化型)】

【成長等級】:高級。

【種族潛力】:超凡級→領主級。

【技能】:祈雨、威懾、催眠粉、治癒水滴、神秘守護、……、雲海之怒。

蘇沐橙現在是真的想把云云(雲海精靈)釋放出來教訓教訓眼前的狼崽子。

要不是空間掌控天賦,她早就中招了,一開始蘇木還有所收斂,以防真的把蘇沐橙幹掉,可後來就完全變了。

而且一旁的蘇青海已經笑得嘴都裂開了。

聽到爺爺的笑,蘇沐橙氣的咬牙,於是腳下召喚陣浮現,不同於第一次的純白色,這次閃耀着橙紅色的光芒!

「孫女,你耍賴啊!」蘇青海看着惱羞成怒召喚出高級級寵獸的蘇沐橙說道。

可結果就聽見一句,「虛空螳螂我不要了,綠森之地我也不去了,今天我要好好教訓教訓這隻狼崽子!」

蘇青海:…….

虛空螳螂:…..

伴隨着耀眼的橙色光芒,全封閉式的對戰館居然開始下起了小雨!

蘇木沖向壞女人的步伐也為之一頓,他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勢正從那召喚陣圖中出現。

強烈的危機感刺痛着蘇木的神經!

當一隻身披雲霧做成的外衣,伴隨着美妙的空靈海浪之音的身影出現時,蘇木的危險感知開始瘋狂的報警。

「云云!威懾!」

蘇木聽到壞女人發話後,快步後退。

那隱藏在雲霧之中的寵獸給他一種無法戰勝的強烈感覺。

緊接着一股精神能量快速擴散至全場,被籠罩的蘇木瞳孔瞬間縮成了麥芒狀。

一股無以言喻的恐怖壓力將他完全定住,四肢根本不聽使喚!

「靠啊!最少高級才擁有的技能威懾!」蘇木強撐着恐怖壓力抬起頭衝著蘇沐橙怒吼道:「你他媽是不是玩不起!!!」

可蘇沐橙聽到的卻只是一聲憤怒的狼嚎而已。

「居然還不服么?」蘇沐橙手指此時已經捏成拳頭。

她看着在超過它兩個等級的雲海精靈釋放出的威懾面前依舊不願倒下的蘇木,那依然沒有癱軟的四肢和憤怒抬起的狼頭,她忽然覺的這場戰鬥竟是自己輸了!

靠!

這時蘇青海說話了:「丫頭,把雲海精靈收回去吧,你得自己收服十四,靠雲海精靈,你永遠也別想得到十四的認可!」

蘇青海看着眼中燃起火焰的孫女,他知道虛空螳螂是已經走遠了,但要以高級擊敗初級,那她就永遠不可能契約到十四了。

狼族這種生物,不論是月狼還是其他狼族,都有一種特點。

那就是忠誠!

但是如果你是以一種卑劣的手段得到的,那麼這輩子你都休想指揮得動它。

即使有着契約在,狼族無法傷害你,但它們可以選擇自爆的,那會對御獸空間造成不可修復的傷害。

「我….我知道…我就是想喘口氣…..」蘇沐橙捏緊拳頭的手鬆開,橙色的陣圖再次在腳下出現,「云云!你先回去,我自己解決!」

「主人,眼前這隻月狼很不好對付,小舞不是它的對手!」雲海精靈並不願意就這樣回去,它要保護主人。

「沒事的,有爺爺在,我不會受傷的,你先回去吧!乖哦!」蘇沐橙對云云露出了一個笑臉。

雲海精靈看向蘇青海,在感知到眼前的老人居然是【霸主級】後,猶豫再三後才進入了陣圖中。

隨着云云的消失,對蘇木進行壓制的恐怖精神力瞬間消散。

他剛才被定住時聽到了一老一少的談話,壞女人是孫女,老頭是她爺爺。

然後就聽到眼前使用空間之力的壞女人居然是來收服他的。

「嗷嗚!(你想得美,你這個賴皮的女人!)」蘇木氣壞了。

想收服他,做你的夢去!

「十四,我要戰勝你,然後成為我的寵獸吧!」蘇沐橙走上前來,稍微恢復了些體力的小舞也是緊隨其後。

「嗷嗚!(你隔這想屁吃呢你!)」

聽着中氣十足的狼嚎,蘇沐橙說道:「那就說好了,我堂堂正正戰勝你,你成為我的寵獸!」

「嗷嗚!(放屁!老子什麼時候答應你的!)」

又是一聲狼嚎,蘇沐橙感受着蘇木傳遞過來的堅定,她笑了,

「那就一言為定!」

「嗷嗚!(滾啊!)」

二人各說各的,此時語言不通成為了他們之間交流的最大阻礙!

而能勉強聽得懂的全息之眼:…….記錄保存下來….

下一刻,蘇沐橙停下了腳步,小舞從她身後慢慢走出,紫色瞳孔中尊貴氣息越發的明顯!

感受到主人的意志,它要全力作戰(開掛)了!

「神話復蘇!」

話音剛落,紫色的光芒瞬間籠罩小舞全身,氤氳出的紫色霧氣將整個場地覆蓋。

玄而又玄的神話氣息開始瀰漫。

「竟然是神話復蘇!這空靈狐居然有遠古血脈!」蘇青海感受到空氣中一股來自蠻荒時代的氣息,他向孫女問道:「是什麼血脈?」

蘇沐橙回過頭,「傳說級九尾狐!」

傳說級九尾狐?!

「嗚!」

伴隨着一聲空靈的叫聲,一隻身後有九尾的狐狸出現了!

它的瞳孔中閃着靚麗的紫色光芒,背上以及尾部亦有着交錯的紫色雲痕。

蘇青海透過霧氣看向蘇木不由得有些擔心了,自己這孫女也有點小妖孽啊!

不知道蘇木頂不頂得住。

蘇木則是正在拚命榨乾自己身體中儲藏的最後一絲月光之力。他能感知到之前的小狐狸正在轉變,他也要做最後的全力一搏了。

隨着最後的月光之力完全耗盡,蘇木的狀態再度提升!

他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剛才戰鬥時就這樣,越是戰鬥,他就越是興奮。

血脈記憶中沒有這方面的介紹,他的身體彷彿在渴望戰鬥一般!而且越是瀕臨絕境,他的心臟就跳動的越快,體內的能量運行起來就越是流暢!

看着形象發生改變的狐狸,蘇木的雙爪彈出,戰意熊熊燃燒!

「嗷嗚!(來戰!)」

「嗚!(來戰!)」

兩個初級寵獸之間的戰鬥這一刻才正式開始!

急速竄動的兩個身影於半空中碰撞在一起,空間之力附着的雙爪讓小舞成功抵禦了蘇木的爪襲,隨後她口中紫色的能量彈開始蓄力。

「boom!」

月光束和神秘之力對撞將二者重新分開。

「小舞,念力!」就在二者下墜的途中,小舞突然看向了蘇木,隨之空間的擠壓感出現!

這和蘇沐橙的空間轉移不同,這是一種桎梏感、禁錮感。

蘇木整個身軀都被定在了空中!

可他又怎麼會坐以待斃,無需蓄力的月光波再次朝着自己釋放,紫色的念力瞬間就被抵消開來。

「漂亮!」一旁的蘇青海說道。

真的漂亮,十四(蘇木)的戰鬥智商極高,之前看見過用這招擺脫火焰球,現在又重新看見擺脫念力。

「強念!」

可還不等蘇木被擊飛的身體落地,一股更加恐怖的空間禁錮感傳來。

靠!有完沒完了?

蘇木的身形重新被抬至了半空中。

這一次,任憑蘇木如何使用月光波都無法對籠罩自身的紫光形成有效的攻擊。

但是他並不擔心,因為他能感覺得到禁錮住他就已經是小狐狸目前的全力了,同樣他也有疑惑,那就是既然無法發動攻擊了,為什麼還要費這麼大的能量把他禁錮至空中。

可緊接着他的神色就變了!

根根汗毛倒立起來,他猛地看向不遠處的蘇沐橙,準確的說是看向她的手心。

那裡一個蘊含空間力量的光球正散發著恐怖的能量。

蘇木能看見光球周圍的空間正在扭曲!

「嗷嗚!(我日!)」

隨着蘇沐橙的雙手推出,那個光球朝着蘇木飛奔而來!

艹!

蘇木感受着能量,清楚的知道這一擊一旦命中,他就G了。

等死么?那必不可能….於是他開始蓄力了。

【月光波】這個技能是可以蓄力的,並不需要每次都直接釋放,一個閃着月光的能量球體出現在蘇木嘴裏,就像嘴裏咬住了一個月亮。

先前的月光之力已經耗空,如今蘇木彙集的是他分散在身體各處用來提升機能的月光之力。

「嗡!」高度匯聚月光之力的月光球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下一秒,一道遠比之前粗壯的月光束從蘇木口中噴出,朝着越來越近的空間球射去。

可預想中的能量對撞並未出現!

在蘇木咬牙切齒的目光中空間球竟然把月光束盡數吞沒!

他上壞女人的當了!

那散發恐怖波動,甚至造成空間扭曲的空間球居然是個樣子貨,其真正作用是吸收攻擊並利用對方的攻擊予以還擊。

艹!

「是我贏了!」蘇沐橙疲憊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boom!」巨大爆炸響起。

一個焦黑的身影無力的從空中墜落在地。

蘇木倒了,榨乾所有能量還被一擊命中的他終於是撐不住了。

倒在地上的他艱難的想要爬起身,可四肢沒有了月光之力的加持根本無法站起來。

這時蘇沐橙帶着退化昏迷後的小舞走到蘇木面前。

看着蘇木即將昏迷卻依舊不服的眼神,蘇沐橙忽然覺得自己這是撿到寶了。

「願賭服輸哦!跟我簽訂契約吧!」

她緩緩蹲下身用手指輕輕撫摸過蘇木的後背,感受到蘇木並沒有大礙後也放下心來。

『你耍賴皮,你二打一,小垃圾你沒有實力。』這是昏迷前的蘇木腦海中所想的。

然後他就再也撐不住了,能量的耗盡與較重的傷勢讓他昏迷了過去。

可隨後,他很快就感覺到一股股暖流讓他疲憊受創的身體快速的恢復起來。

可舒服了!

就像是大熱天睡在水床上一樣,舒服到讓他不想睜開眼,就想一直這樣睡下去。

外界,伴隨着一道白光蘇木消失在了原地,一旁的蘇沐橙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隻月狼幼崽以後跟她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