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予她絕對偏愛
予她絕對偏愛 連載中

予她絕對偏愛

來源:google 作者:烈焰城的祗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妧妧 周青珩 現代言情

【校園+救贖+重生+甜寵】五分喜歡的人,恨不得把她掛在嘴上招搖過市有七分喜歡,就只能跟至親密友分享有十分喜歡,那就誰也不捨得說了,憋着,每天憋着一點小高興,像只松鼠攢着滿腮幫子的果仁周青珩就是這樣,他把一個人偷偷藏在心底很多年-所有見過何妧妧的人,對於她的第一印象:漂亮,特別漂亮,性格安靜隨和且溫柔,面向人時,嘴角噙着淺淺笑意,有一種春風拂面般的舒適感,像是一朵雨後的向陽花,拂去了世俗的瀲灧,不爭,不喧,在煙火流年裡素素綻放而就是這樣一個待世間萬物皆溫柔的人,卻於她二十五歲前夕甘願溺於大海-周青珩幸得重生回到少年時,堅定不移的走向她,告訴她,在這喧囂浮躁的人間,有人會永遠愛她「這一次你會聽到我的思念嗎?」展開

《予她絕對偏愛》章節試讀:

何妧妧盯着自己身上的校服,獨自沉思着。

她當時想把校服還給他,周青珩卻不甚在意的說:「我都被記過名字了,你現在還我也沒太大用了,你穿着吧!」

他見她欲言又止,遂輕扯了一下嘴角,輾然一笑:「僅僅只是身為壞學生想幫你們好學生一次,換做其他人我也會幫的,你反應那麼大,不會是對我有意思吧?」

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裡,彷彿在說:

不至於吧?

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腦補是病,得治!

何妧妧:「……」

那,既然他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再拒絕不是顯得她心虛了嗎?

自習課上,一堆人說的正起勁兒,門被悶聲敲了幾下。

霎時,教室安靜了,後排還有幾個人堆在一起閑聊的也趕緊溜到自己座位上坐好。

進來的人是他們新學期班主任,一個中年男人,油光滿面,勉強一米七的個子,微微凸起的大肚腩子,有些禿頂,穿着白色襯衣與黑色褲子。

他首先自我介紹,他姓王,名文,今後教他們物理。

「今天,我就簡單說幾件事……」然後大半節課過去了,他清了清嗓子:「總得來說就是以下幾點,

一,我不管你們以前都認識還是不認識,我希望大家以後是一個集體,團結一致。

二,暑假已成過去式,同學們儘快調整好心態,融入到學習當中,你們現在已經是高三的預備役了。」

王文細眯眯的雙眼掃過在座所有人,因為是理科班,女生較少,只有十個出頭。

他環視一圈,忽地一笑:「喲,看來我們班有幾個名人啊,真是群英薈萃啊!」

這句話頓時引來哄堂大笑。

周青珩那幾個可不是名人嗎?在高一的時候天天遲到,早退,曠課,抽煙,打架。

被教務處的捉了很多次,也記不清被通報批評多少回了,不知讓多少老師頭疼。

王文拍了拍桌子,嚴肅道:「都別笑了,自習都上多久了,整棟樓就數你們聲音最大!」

他拿出一張成績表,「我念一個名字,念到誰,誰就站起來給我看一下,我簡單認識一下你們!」

「周青珩!」

周青珩站起身,應了一聲到。

王文看了他一眼,點點頭,揮手示意他坐下,「何妧妧!」

「到!」何妧妧跟着站起身。

王文頷首,揮手示意,又開始叫下一位。

「鄭姚!」

「到!」

「……」

一直到王文叫完全班四十六人,他把手中名單舉起來,道:「這都是按照你們上學期期末成績排的表,現在臨時選一個班長,班長就從這前五名中選出來,我把名字寫在黑板上,大家投票,你們想選誰,就把他姓名寫在紙條上,寫好後拿到講台上來!」

王文說完,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上名字。

他寫完後,把粉筆放回盒子里,「五分鐘,大家動作快點!」

話音落地,他就走出教室了。

蔡玉撕下一張草稿紙,對摺後分了一半遞給何妧妧,問:「你選誰啊?」

何妧妧拿起筆,用眼神示意那個坐在她後面的人。

黑板上五個人名,除去她的,目前就只認識身後這個人了。

周青珩垂眸盯着自己桌面的草稿紙,上一世,這天的自習他和司斐都沒有來,而臨時班長的頭銜還是落在了他的頭上。

後來,這一個班主任同樣的看他們率頭逃課太多,就又重新選了一個。

選的是誰來着?

忘了。

隨着班主任離開教室,教室里漸漸傳出交談討論聲,廖嘉志還在那邊喊道:「周青珩,我選你了啊!」

周青珩抬眸望過去,笑了一聲:「你選誰都行,就是別選我!」

聲音不大,但聽見他們說話,所有人都停止了討論,不約而同的看向兩人,此時就顯得格外安靜,所有人都能聽見。

司斐哼笑着接話道:「你忘了之前他被罷免的時候了?咋地,還想看周青珩一回笑話不成?」說到這,他又話音一轉,揚聲調侃,「還真別說,我也想看!都來猜猜這次能當幾天!」

「哈哈哈,我猜兩個星期?」

「兩個星期太久了吧,五天不能再多了!」

「都會不會猜啊,三天!」

「周青珩你行不行啊,這次能不能當久一點?」

班上的男生們都七嘴八舌地笑鬧了起來,教室里頓時充滿了熱鬧喧囂的氣息。

何妧妧看着自己筆下的珩字已經寫了一半了,還差右半邊一個行字待落筆,聽到他們談話,不由得停止了書寫,筆在指間輕旋,嘴角微彎,露出一絲淺淺的弧度。

「都差不多得了啊!」

又聽得身後傳來周青珩的聲音,聲調乾淨慵懶,又帶着些許漫不經心,聽起來讓人覺得心情愉悅,好似有種莫名的魔力。

「那選誰啊?後面的四位同學有誰自薦的嗎?」

「要不直接何妧妧吧!」有人提議。

「我贊同!」

「周青珩你覺得呢?」

眾人又一致把目光看向周青珩,等待他的意見。

何妧妧:「……」

這是什麼道理,突然提及自己的名字,為什麼不問她想不想當?!反而去問周青珩?

何妧妧跟着眾人目光一起回身看向周青珩,他的目光她身上停頓兩秒,隨後揚起下頜,視線在教室里掃視一圈,笑了笑。

「問我幹什麼,我還能不同意嗎?」

他眉梢輕挑,笑得沒個正形。

「吁~~」

頃刻間,教室又被一陣轟鳴聲覆蓋,狹促地鬨笑聲一浪高過一浪。

「那就選何妧妧了!」有人大聲宣佈道。

「何妧妧,我也選你了!」

周青珩的視線再次落在她身上,聲音不大,足夠她能聽清,語調不急不緩的,卻給人一種十分堅定的感覺。

何妧妧愣了幾秒,回過神來,猛地抓住周青珩正下筆的手腕,「你別啊!」

她可不想當什麼班長,男生多,太皮了,多難管啊。

周青珩視線在她臉上停留了幾秒,漸漸往下,移至她抓着他手腕,那隻白皙纖細的手。

手心貼着他手背,帶着絲絲暖意。

何妧妧也注意到了,長睫輕微顫動,是自己過激了些,她趕緊把自己的手收回來。

「抱歉!」

真不是有意的想占他便宜。

周青珩垂下眼瞼,冷色調的白熾燈光浸染了他的眉眼,雙眸里好似漾起一層層溫柔的漣漪,懶洋洋的:「啊……沒事。」

「嘮什麼?安靜!」

王文又走了進來,整個班級立刻鴉雀無聲。

他抬頭看向黑板,盯着周青珩那三個字良久,隨即又把目光看向其他人,沉默片刻後,朗聲道:「我想了一下,臨時班長還是由我自己定下吧,就何妧妧了,那麼這件事就這麼定了,等各位同學們都相處了解一段時間後,再重新選!」

何妧妧:「……」

縱然她有些不太願意,這臨時班長的職位還是由班主任王文一錘定音了。

「自習課自己複習,都安靜一點,還沒報名的同學跟我去辦公室報名!」

王文留下那麼一句話,轉身出了教室。

教室里稀稀拉拉的站起十多個人,緊跟其後。

「等會課間我們去趟小賣部吧?我有點餓!」何妧妧一邊從書包里掏錢準備去報名,一邊對蔡玉說道。

「你沒吃飯就來了?」

何妧妧點頭:「嗯!」

「你偷人去了?」蔡玉驚疑,下午又不上課,那麼久的時間,飯都沒空吃?

「……」何妧妧被她的話一噎,「你這種十八禁的話要我怎麼回你?」

「嘿嘿!」蔡玉笑眯眯的揮手:「去吧去吧,快去報名吧,等你回來!」

何妧妧到了教師辦公室,看着圍在班主任身邊的人,好像還挺多的。

站在一旁,慢慢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