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御天龍爸
御天龍爸 連載中

御天龍爸

來源:google 作者:葉一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一鳴 林初唐 現代言情

一代王者,回歸都市欺負我閨女和老婆的,下地獄懺悔吧!!!展開

《御天龍爸》章節試讀:

而後,唰的一聲,他突然原地消失。
啪啪!
兩聲響亮的耳光。
龐園長牙齒飛濺,臉也瞬間腫成了豬頭。
「啊!!打我的臉!雜碎,我殺了你!」她尖叫着,張牙舞爪地沖了上來。
葉一鳴抬起一腳,咚的一聲,她再次滾在了地上。
隨後,葉一鳴又一腳狠狠踩在了她的腦袋上。
「被人壓住腦袋的滋味怎麼樣?嗯?」
「身為園長,卻甘為惡勢力的奴僕!欺壓**一個五歲的孩子!你說,你該不該死!?你的良心何在!」
說著,葉一鳴彎下身。
咔擦一聲,竟直接捏斷了龐園長的手臂。
啊!!
劇烈的疼痛讓龐園長一聲慘叫。
她痛到臉都變了形,心裏也恐懼不已。
她看得出來,這個男人眼中的殺意。
在這一刻,她害怕了。
「別,別殺我……我就是聽命行事,求求你放過我吧!」
「為什麼要針對小棠?」葉一鳴面無表情。
「是高凌江!他看上了小雜……林小棠的媽媽,但一直被拒絕,所以他就想了這個辦法,想逼林初唐乖乖聽話。

「所以,那個姓高的,已經去找林初唐了?」
「對……對,他計劃今天中午軟硬兼施,拿下林初唐,就差林小棠簽字畫押的證明了。

「一個五歲孩子,能證明什麼,你們不僅壞到極致,還蠢到家了。

龐園長連忙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道:「是是是,那……該說的我都說了,可以放我走了嗎?」
「想走?」葉一鳴冷冷瞥了她一眼。
「我讓人送你。

龐園長聽完一愣,訕訕道:「不……不用……」
「洪軍!」葉一鳴突然一喝。
「在!」
「送她上路。

此話一出,龐園長臉上的恐懼瞬間放大。
眼前一花,一個身着正裝的魁梧軍人已出現在了前面,還沒等她尖叫,那人一把勒住她的脖子,竟硬生生將她拖了出去。
而葉一鳴則抱着林小棠,向幼兒園外走去。
「小棠,待會你跟着剛剛那個叔叔先回家好不好。
爸爸先去找媽媽。

「好!」小棠點頭。
「真乖。
」葉一鳴摸了摸小棠的腦袋。
這時,洪軍開車到了跟前。
葉一鳴將小棠抱進了車裡。
隨後,他掏出一盒精緻的藥膏遞給了洪軍。
「軍主,這葯……」
「沒多少了,剩下的都給小棠用上。

「是!」
葉一鳴點了點頭,又看向小棠,笑道:「離開爸爸跟着陌生的叔叔,小棠不害怕嗎?」
林小棠特別認真道:「我不怕,**叔叔和軍人叔叔是保護我們的。

洪軍笑:「孩子,說得對。

「爸爸,你也是軍人嗎?」林小棠好奇的問道。
「對,爸爸也是。

「爸爸,你是英雄,老師說當兵的人是最可愛的人,爸爸是最可愛的人。
」林小棠一臉自豪和驕傲說道。
葉一鳴摸着林小棠額頭,沒想到這孩子打小就這麼有愛國情懷,就是要這樣,愛國要從娃娃抓起。
……
這邊,天上人間酒店包廂。
「林初唐啊,這照片你也看了,是你女兒的畫板吧?」
「當然啊,大家都是認識,也算知根知底了,真讓你賠個一兩百萬也不現實。

「說實話,雖說你孩子都快六歲了,但你這身材一點都看不出來啊。

說話的正是高凌江,滿臉的淫笑,一直盯着旁邊坐着清麗女子。
她五官秀雅,眸子清亮,雖然穿着不是什麼名牌,但透着一股幹練簡約氣質。
「來,喝一杯。

高凌江一邊說著,舉着酒杯,另外一隻手放在林初唐的筆直修長大腿上,輕輕拍了一下。
真光滑啊,手感太好了。
「高少爺,真是給你添麻煩了。

林初唐忍着一巴掌抽過去的衝動,臉上的笑容很僵硬。
「麻煩,是夠麻煩的,不過不是我,而是你。

「你女兒也快上小學了吧,要是因為砸我車這事記上一筆,那可就前途渺茫了……」
「記錄上有黑點,成績再好,也是上不了好的小學的。

高凌江一邊說著,一邊大手摩挲林初唐光滑的大腿肌膚。
「你說得對,小棠明年就要上一年級了。
至於她砸車這件事,你看,你能不能高抬貴手。

「你放心,多少錢,我肯定賠,只是要多給我點時間……」
林初唐為了避免再被高凌江揩油,起身,雙手舉着酒杯。
「來,我敬你一杯。

林初唐經過五年前那件事之後,早就被林家拋棄,成了邊緣成員了。
相比高凌江,兩人的地位,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更何況,林小棠確實要升小學了,但林初唐家住的又不是學區房,所以她到處託人找人,走了下人脈關係,好不容易有點苗頭……
要是高凌江有了這個把柄,誠心攪和,那肯定就沒戲了。
為此,她也是心急如焚。
就算知道,這次的飯局高凌江目的不純,她還是硬着頭皮來了。
只是沒想到,這高凌江酒都沒喝幾杯,就開始動手動腳了。
「初唐啊,你太客氣了。

「我對你,哈哈哈……我能為難你嗎?」
「來,坐下,坐下。

高凌江一臉笑容說道,親熱的拉着林初唐的手。
林初唐眉頭閃過厭惡神色,但還是隱忍沒發作。
「初唐啊,先喝酒,等喝完酒,我們再進房間好好的聊一下。

高凌江笑着說道。
房間?
這混蛋又想對我做出什麼混蛋事來?
林初唐心裏罵娘。
她已經不是剛進社會沒閱歷的女子了,從高凌江那貪婪**眼睛就可以窺視他內心一些想法。
只是,她現在有求高凌江,只能忍着火氣。
「高少爺,你不為難我們,真是太謝謝了。

林初唐從包包里拿出一個信封,裏面鼓鼓的。
「這是一點小小的賠償,你先收下吧。

高凌江拿着信封,手掂了一下,笑了笑,這信封里的錢估計也就是一萬塊。
「一萬塊?」高凌江瞥了林初唐一眼問道。
林初唐以為高凌江嫌少,馬上說道:「對,一萬塊,高少爺,我這邊也沒什麼錢,我知道你那車窗不便宜,你放心,後面該賠的,我肯定慢慢還你。

「其實,錢不錢的,我無所謂,我也看不上你這點。
」高凌江把信封遞迴去。
林初唐一愣。
「好了,明人不說暗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應該明白我想要什麼。

高凌江也不藏着掖着了,到嘴的鴨子,還能讓你飛了?
林初唐臉色一變,果然,高凌江直接把話挑明了,他不要錢,就要她這個人。
「林初唐,我這可是在幫你。

「別說這錢你還不上,就算你還上了,你孩子還是有污點,車輛損壞的負責證明,我可早讓人做好了,這會兒,你家女兒應該已經把名字都簽好了,你說,她還逃得掉嗎?」
高凌江搖晃手中酒杯,一臉優哉游哉。
林初唐沒說話,眉頭緊鎖。
「行了,你也別裝一副不情願的樣子。

「我要你伺候我過分嗎?我堂堂高家二少,能坐下跟你這樣對話,算是給足了你面子!」
「更何況,你孩子是什麼人,你也懂吧。

高凌江呵呵冷笑。
「高凌江,你這什麼意思?」林初唐臉色很難看。
「你這孩子沒爸,是野種,是你當年被人強姦生下來的,我說沒錯吧。
」高凌江譏笑道。
「你早就應該把這孩子打死了,現在江州誰不知道你養着一個野種,看你笑話。

「我讓你伺候我,你還在這裡裝什麼清高白蓮花,真當你還是林家大小姐?」
「高凌江!你太過分了!我孩子是不是野種你沒資格說,還有,你嘴巴太臭了。

林初唐直接一拍桌子,怒視着高凌江。
「你這賤人敢罵我?」
高凌江震怒,起身,啪的一巴掌抽在林初唐的俏臉上。
「反了天,你骨子還真是賤,寧願被人強了,也不讓老子睡,老子是什麼身份,是高家二少爺。

說罷,他從背後一把抓住林初唐頭髮,咆哮道:「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今天還就玩定你了。

就在這時。
嘭的一聲,包廂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四個黑衣保鏢全都倒飛了進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