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與我們同在
與我們同在 連載中

與我們同在

來源:google 作者:喬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喬肆 徐東 都市小說

徐東發現自己的手機不再耗電,這似乎與他做的一個夢有關,睡前一句普普通通的抱怨竟然讓他實現了一個看起來並沒什麼大用途的願望在調查究竟是手機出了問題還是自己出了問題的過程中徐東遇到越來越多的怪事——陌生人對他不理不睬、太陽落山後日期似乎也並沒有變更、聯繫不到自己的朋友和家人隨着時間的推移,徐東認識到自己陷入了一個奇怪的空間,所有的人都如同行屍走肉這一切困擾着徐東,直到通過手機通信軟件聯繫到了唯一一個有着正常反應的人,他踏上了尋找同伴的旅程展開

《與我們同在》章節試讀:

「我就不信了,還找不出原因!」女孩說。徐東愣住了,盯着眼前這個小姑娘。

她叫什麼名字來着?徐東只記得她姓李,在新員工歡迎大會上,並沒有認真聽她的名字。

徐東與她並沒有過多的交集,只是每天上下班時候的點頭之交。女孩也經常會說一些看起來很熟絡的話,「今天到公司很早喔!」「今天好帥啊,阿東哥!」之類。每當聽到這種話,徐東也只能表演得像是個老朋友般去回復。從什麼時候他們開始變得像老朋友呢?不,他們從來就沒有相處成老朋友,是從女孩第一天進公司起,他們第一次照面就有這樣的對話。「不愧是前台啊」,徐東曾經心想,也佩服她小小年紀就能如此快速地讓別人順着她的安排拉近彼此關係。

「我就不信了,還找不出原因!」這位小李又咕囔一句。「不對的,這不對的」,徐東心想。她為什麼說了這麼多次同樣的一句話,從徐東意識到這一點,她又說了幾次,她不應該這樣。徐東與她抱怨自己遇到的怪事也沒指望她能認認真真聽或者解決,哪怕只是敷衍幾個「嗯」也無所謂,可為什麼是這樣的反應?不對的,平日里溫婉的前台操着近似港台腔一樣的普通話明顯是南方人,怎麼現如今反覆說這有些豪爽的句子,這不是她的語氣,仔細聽,似乎這都不是她的聲音?

想到這裡徐東懵住了,像是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漢字突然不認識了,腦中一片寂靜。他盯着女孩的臉,只看到眼睛、鼻子、嘴,卻怎麼也看不出這些組成了一張什麼樣的臉。女孩仍在微笑,又突然不笑。徐東稍微回過神,想起為什麼這樣盯着她,她也不問一句呢?

「小李」,徐東抿了抿嘴,「你大名叫什麼來着?」。女孩笑了,卻不說話,徐東也莫名跟着笑。不知什麼時候起公司的同事們已經都下班了,只剩兩個人斷斷續續的笑聲,直到笑聲逐漸消失,陷入尷尬的沉默。「你叫什麼名字!」徐東用更大的聲音又問了一遍。這次女孩沒有笑,很快平靜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怎麼會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她在逗我嗎?她在生氣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嗎?可看起來不像開玩笑啊。」徐東心想。

「那我叫什麼名字?」「徐東。」這次女孩沒有遲疑,但語氣依然有點奇怪。

「你叫什麼名字?」「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徐東」「你叫什麼名字?」……徐東反覆地問着,有時打斷女孩的回答,有時突然發問,好像在測試一個程序。對,程序,現在的小李根本就不像一個人類,徐東就像發現網店客服其實是語音AI一樣,對方不像人的一瞬間就會讓徐東感受到面對的只是一個人工智能。

徐東下意識地看了看身後,是公司透明玻璃的正門,他感覺冷風在吹自己的後背,肌肉一陣震顫。徐東挪到牆邊,背靠着大理石板牆壁,好像這種時候靠着什麼東西特別有安全感,就不會有什麼東西從後面襲擊過來。可誰知女孩也跟着從前台後面走到徐東面前,兩人相視無語。

徐東一開始僵住了,不知該不該逃,但錯過了一瞬間逃的念頭後疲憊感還是佔了上風,他連害怕的力氣也沒有了,反而越發平靜。乾脆看看這小李還能怎麼樣?徐東心裏打起了壞主意。

也許是工作壓力大,徐東是個多夢的人。每當徐東發現自己在做夢的時候,他就為非作歹搞破壞,生活中不敢做、不能做、做不到的事情全都嘗試一遍,光是自殺的方法徐東就試了無數種,當然有時候明明死了自己卻還能看到自己,跳樓卻發現自己能飛了——做夢嘛,哪有什麼邏輯。每當發現夢裡矛盾的一瞬間,徐東就有一種欣喜,「看你還能有什麼花樣」。此時此刻的徐東又拿出了程序員的心態,既然發現了現實中的矛盾,就看看你還能變出什麼花樣。

想到這裡,徐東伸手去摸小李的鼻子,在手即將要碰到女孩鼻尖的時候,女孩突然一閃,驚慌失措道:「你幹什麼啊!」徐東一怔,想要為自己的失態道歉,可他發現對方接下來並沒有什麼反應。她不應該繼續罵下去嗎?她不應該大惑不解匆匆離去嗎?其實不需要什麼思考和判斷,徐東終究是能一瞬間就感受到對方不是一個人類,女孩僅僅像是在一場表演中做了一個該做的反應卻忘了後續——如果這是話劇,那這短暫的冷場也足夠讓觀眾齣戲了。

徐東大概感覺到自己面對的是個什麼東西,他匆匆地推了幾下眼前的姑娘,又問了一些沒頭沒腦的話,如同他所設想,姑娘的反應離奇又不自然,這種一切盡在意料之中的感覺反而給了徐東一些安全感,他便不再糾纏,匆匆回到自己的住處。

先是用不完電的手機,現在又有一個機械人一樣的前台,徐東躺在床上越想腦子越亂。手機用不完電本來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不希望事情是這樣發展的,他希望有個人給他個解釋,是什麼高科技,前台小李又是中了什麼邪,而不是現在這樣自己都懷疑自己得了精神病。在他的白日夢中一切可以沒有邏輯,但是現實中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可怕。徐東看了一眼手機,呵,又是100%的電量,他都已經習慣了。

「你最想擁有什麼超能力?」「你見過最沒用的超能力是什麼?」徐東漫無目的的在網上瀏覽着這些搞笑標題下面各種大開腦洞的回答,也有人描述了一模一樣的超能力——手機有用不完的電。網友們有抖機靈寫段子的,有基於這個設定推演社會演化的,有寫小說的,有從科學上反推發生什麼基礎科學進步的。他們誰會知道這一切真的發生有多可怕?

為什麼可怕?因為不真實,熟悉的常識出了問題,但是其實並沒有危險,發生的異常並不是讓他得了什麼怪病,公司的小李也沒有變成什麼怪物。她奇怪,但並不危險……並沒有危險嗎?如果一切真的是徐東自身發生的變化,他其實是處在危險中,如果只是這部手機有問題,那扔掉就好了。

按照徐東自己的規劃,他現在應該求助於他人了,要麼是家人朋友,要麼是醫生。但他沒有這麼做,他還是打心底有一點相信這麼不合理的事情是真的,但前台小李奇怪的反應可是真真切切的呀,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對,眼前先把這個手機研究明白,「還能鬧鬼了不成!」徐東念起平時在公司壯膽的口頭禪,隨即就翻箱倒櫃找螺絲刀、鉗子之類的工具,還翻出一個笨重的的、老式的萬用表——理工男平時準備的這些奇怪東西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場。

照着網上的教程,徐東把手機強行拆開,他倒要看看是電池自己進化了還是手機里被人裝了個冷核聚變反應爐。其實手機的拆解教程完全沒有必要看,因為徐東早就把手機拆得體無完膚,屏幕碎了,排線斷,電路板也被鉗子磕碰到,大概率是拼不回去了,只有黑色的電池完完整整被取了出來,這一點就算徐東不會修手機也應該不會看錯。

徐東畢竟只是一個程序員,是搞軟件的,他用萬用電錶的兩根針捅了捅電池上的暴露的金屬部分,這麼多個金屬片徐東也不知該測哪個,換來換去萬用表都毫無反應。徐東捅咕了一陣子,也分不清是捅的位置不對,還是萬用表用得不對,還是萬用表電池沒電了,抑或是萬用表乾脆就壞了,他終歸憑他自己的能力沒能發現這個手機的電池有何特別之處,只能天亮後拿到手機市場問問專業的人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