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與夜同行
與夜同行 連載中

與夜同行

來源:google 作者:檀香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瓷 懸疑驚悚 江硯

宋瓷沒有想到,有一天她遇見了自己的那一束光,當黑暗來臨時,依然有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在支撐着她,支撐着她不斷地掙脫暗無邊際的昏暗和絕望,愛上你是我這輩子最值得開心的事情江硯以為宋瓷只是他案件偵辦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亦或是預備案件受害者,但當雨夜中聽到宋瓷那嗚咽的哭聲時,心裏卻是抽抽的疼別人談戀愛是浪漫又吻戲,他追宋瓷不僅散盡家財,還要險些腰子被嘎掉,真是一陣打臉懸疑言情,美強慘女主X嘴炮哈士奇男主白天的光亮如何能理解黑夜得深度——尼采展開

《與夜同行》章節試讀:

江硯拿起報告翻看了一會兒,沉思。旁邊的李蒙蒙在這時插話到:「被害者如果有過吸毒史,那我們可以對比一下系統內登記的涉毒吸食人員看看能不能有些線索。」李蒙蒙也是按照自己大學時老師講過的辦法,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個建議,不過說完就覺得思路有問題,受害者胡婷是近半年才染上的吸毒史,那麼她被公安登記在案的可能性非常小,切對方是大學生,區別於一般的吸毒人員,查起來困難指數直線上升。

孫小丁倒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去否定他的倒霉蛋蛋實習生,只是說道:「受害者的身份極大可能是查不出來什麼的,你們去上午去胡婷的學校有什麼發現?」李蒙蒙翻開自己的筆記本,查找上面的記錄回答:「去胡婷學校的時候倒是沒什麼重大發現,周圍人都說胡婷性子比較靦腆,安靜不愛說話,除了上學就是在校外做兼職,生活基本上是兩點一線,沒什麼突出關注的。」江硯打斷李蒙蒙背誦式的報告,問李蒙蒙:「受害人有沒有什麼要好的朋友之類的,還是說在大學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性子?」李蒙蒙叫着筆頭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記錄著什麼,頭也不抬的回答:「如果談得算是朋友,那麼就只有他們寢室的人比較熟悉胡婷了。」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江硯斜斜的靠在牆上,大長腿隨意的一搭,整個人痞味兒十足,在夏季警服的勾勒下,衣服下是微微隆起的肌肉,倒也是能夠看出是常年健身的痕迹。用江硯的話來說,「小爺我就只有這張臉能夠看得過去了,在市局天天熬鷹一樣的磋磨,和我同齡的基本上都快謝頂了,要麼就是小肚腩跟懷孕有三個月一樣的,我要不保持好自己完美的而富有藝術品一般的身材,我家程萍萍女士會把我掃地出門,將家產全部捐給國家的。」

隨即他抄手將桌子上的車鑰匙拿在手中轉圈,叫上李蒙蒙和孫小丁準備再去一次胡婷的學校。這座內,孫小丁買了幾個煎包就準備在車上解決。江硯在駕駛座上用眼神刀了一眼孫小丁:「你要是敢把油滴在車座上,那你今天就可以準備準備一下墳頭把自己埋了。」李蒙蒙在一邊咋舌,江隊也太暴力了吧,雖然自己對車的價格了解不深,但是看到BMW這個標誌還是明白價格不菲,在后座上目不斜視,身子僵硬也不敢隨便亂亂碰。

孫小丁吸溜着煎包裏面的湯汁,滿嘴流油,不滿的叫到:「江隊,你也太小氣了吧,上次你自己還嫌棄這車開着手感不好,怎麼現在就這麼斤斤計較了。」「吃你的包子吧,還堵不上你的嘴,一邊獃著去。」孫小丁不以為然,看見旁邊李蒙蒙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不由得扯了扯她袖子,「李蒙蒙,你累不累啊,你**開車你就放一百個心,開得老好了。」李蒙蒙欲哭無淚,」我哪敢嫌棄江隊長的開車技術啊,我是怕把江隊的車給碰壞了,到時候把我賣了都不止這個價。」孫小丁聽到李蒙蒙的一番話後,笑得跟公雞打鳴一樣,將手裡剩下的一份煎包分給李蒙蒙。「你就放心的吃吧,都熬了一天了,不吃點點東西怎麼和黑惡勢力作鬥爭。你**可是在做實習警時,將一輛柯尼塞格開進派出所,嚇得那派出所的所長以為是什麼富家子弟打架鬥毆,打到派出所來了。」那時候的江硯,剛從**學院畢業,分配到滇州市的一個派出所里,跟着自己的師傅跑上跑下,有一次臨時去處理一起偷電瓶車的案件,隨手胡亂開了一輛車出現場,江硯從車裡下來的時候,他師父臉都綠了,這哪是來實習的啊,這簡直就是體驗生活的,哪家的派出所片兒警開一輛柯尼塞格出現場的。

偷電瓶車的小青年看着江硯拉風的從車裡出來,隨即給自己銬上了一副私人訂製玫瑰金鐲子都傻眼了,轉頭問另一邊同樣驚掉下巴的**說:「咱們國家對基層公安人員的福利待遇這麼好的嗎?」事後江硯的師傅狠狠地說了江硯一頓,一個身材微胖,年齡40上下的男人,拉着自己的二愣子徒弟教訓道:「江硯啊,我知道你家是咱們省的首富,但是你能不能低調一點,開一輛豪車出現場!你是想被風紀組抓小辮子嗎!」江硯那時候純屬愣頭青一個,撓了撓頭轉頭對他師傅說:「可是我家就這些車啊,沒有其他的車了。」只見老**一口老血硬生生的卡在胸口中間,咬牙切齒的對着江硯說:「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下次不能開這車上班,被我看見你就等着挨抽吧。」從那以後,江硯就將自己的座駕變成了寶馬m8,雖然一樣看着比較張揚,但是總比那輛柯尼塞格好了很多。

在李蒙蒙一口一個煎包和孫小丁有的沒的扯了一路,最後到了大學門口。江硯下車拿出打火機準備抽煙時,發現已經沒有煙了。便走向大學門口的小商店,向老闆拿了一包煙,正在包裝紙的時候,江硯餘光瞟見一個熟悉的背影。

那是宋瓷。宋瓷怎麼會在這裡?江硯快步走向宋瓷,聲音弔兒郎當的:「宋瓷?我就知道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宋瓷並不答話,轉頭看了一下江硯,隨即將目光放在學校大門處。江硯見到宋瓷不搭理他,也沒生氣,站在宋瓷的身邊抽煙,煙圈在嘴中吐出,煙霧上升翻騰,帶着焦油味。他看見宋瓷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原來你討厭香煙的味道啊」江硯心想,下一秒就將煙全部吐向了宋瓷所站的位置。宋瓷嫌惡的看向江硯:「江警官,吸煙有害健康。」

「我知道吸煙有害健康啊,難為你這麼關心我,難道是你想做我的小媳婦兒幫我洗衣做飯?」江硯一臉調笑,笑容在俊朗的面容上綻開,189的身高使得江硯在人群中顯得比較扎眼,星眉皓目,俊俏而又挺拔的鼻樑,一雙如同黑曜石的眼睛盯着你,倒是多了幾分勾人的味道。周圍路過的女生看到江硯,都會偷偷地偏頭和身邊的女生細聲的說著:「這是哪個系的啊,好帥啊,怎麼從來沒在學校看到過?」路過的女孩都會悄悄地打量着江硯,有的撞上了江硯的目光含羞的低下了頭,羞紅了臉。

只有宋瓷不為所動,注意到周圍人的目光或多或少的也在打量着他,只覺得有點煩。便往邊上走了幾步,和江硯保持距離。「我的意思是,請不要造成我吸入二手煙的風險,危害我的身心健康。」宋瓷和他保持着距離,目光一直看向校園內,似乎是在等人。

「阿宋姐,都說了你不用來的,我自己考完了就回醫館,你這麼遠開車過來,也不嫌累。」不遠處是烏稜子的聲音,烏稜子拎着自己的行李箱,不滿的看着宋瓷,然後注意到站在離宋瓷不遠處的江硯,江硯站在樹下抽煙,也在看向他,目光火石之間,烏稜子直接拉着宋瓷的手,沖宋瓷撒嬌。宋瓷白皙的手幫烏稜子擦着額頭上的細汗,雪白的肌膚好像夏日的雪糕,讓人感覺涼爽舒服。江硯不出聲,目光落在宋瓷的手上,不語。烏稜子故意擋住江硯看向宋瓷的目光,在宋瓷沒注意的時候,狠狠地瞪了江硯一眼。那目光里的意思很是明顯,不要妄圖打宋瓷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