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連載中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

來源:google 作者:兩分錢打怪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趙馳 錦姝

趙錦姝穿越成庶女後,本想着一家安安穩穩度日,平平安安生活,只是天不如人願,總有人想着挑事既然如此,錦姝也不客氣,招爾互攻,相損相從展開

《欲執君手,君卻逃走》章節試讀:

  聽着外面傳來三更的梆子聲,康廷終於察覺自己還穿着一身濕衣服,黏在身上着實難受,再三確認錦姝無大礙後,才喚僕人領着自己去客房沐浴更衣。

  康廷忙碌了一天,本應該疲憊萬分,可能是始終睡不慣別人家的床,一直轉輾反側毫無睡意。

  康廷想着與其這樣浪費時間,不如去照顧孩子,直接起身披着外衣,一個人又獨自去了錦姝房裡。

  才進屋,康廷就看見錦姝在床上拚命的掙扎,嘴裏囔着:「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康廷連忙走到錦姝床前,輕聲哄道:「小丫頭,有我在,你死不了。」

  康廷磁性的聲音,似乎有些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魔力,剛還在激烈掙扎的錦姝,聽着他的話,竟慢慢的平靜下來。

  擔心錦姝因為剛才那番鬧騰又發起熱,康廷的手撫上錦姝額頭,再一低頭,卻發現她正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

  驚恐、疑惑、不安,康廷看着小人變換不停的表情,搭配着那眨巴眨巴的大眼睛,覺得甚是可愛。

  兩人互相直視着對方的雙眼,不言不語。看着看着,康廷內心深處突然湧來一陣酸楚,若是鳴卿還在,自己與她的孩子就比錦姝小個兩三歲吧。

  只是,她不在了,再也回不來了。

  而此時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內里早已不在是那為非作歹的趙錦姝,而是莫名其妙借屍還魂的謝湘寧。

  錦姝藉著昏暗的燭光,看着四周古色古香的環境,又見眼前這個身着古裝的男人,先以為自己到了那傳說中的陰曹地府,又想着是不是電視台的整蠱節目。眼前混亂的一切,讓錦姝完全亂了方寸,不知所措。

  不知沉默了多久,錦姝空洞的問了一聲:「我還活着嗎?」

  一開口,錦姝就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變成一個女童,緩緩的抬起雙手,發現手掌也是女童大小。錦姝這才意識到這不是原來的身體,自己似乎經歷了某些科學無法解釋的事。

  「丫頭,你還活着,活得好好的。」康廷寵溺的揉了揉錦姝的頭髮,笑得和煦。

  聽着這話,錦姝的狂跳不止的心,彷彿墮入了雲端。一陣沉默過後,她哭了。一邊哭一邊笑,就像一個瘋子,宣洩着心中的痛苦。

  這一年半,自己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鬼生活?浮華褪盡,才發現自己一無所有。從頂端跌到低谷里已是痛不欲生,而最親近的人還能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把這已經爛成泥的屍體捏得粉碎。

  他們的選擇沒有錯,無非就是這世界沒了誰都還在轉,還有日子要過。所以,何必再管一個將死之人是否痛不痛、恨不恨,他們總有理由安慰他們的良心。

  那段期間,自己每天感受着全身的疼痛,感受着生命流逝。恨過,怨過,但又有誰在乎自己的感受。自己一個人在那破陋的屋子裡,守着黑暗、孤獨、絕望。那是一種從未感受的、令人絕望的、讓人窒息的可怕。

  時間久了,所有的稜角都被時間磨平了,這些事已在心裏掀不起半分波瀾。她只盼能活下來,其他的都不再計較。

  如今心愿得以實現,自己活過來了。又能見着那日出日落,世間的奼紫嫣紅,去他么的那些令人糟心的前塵舊事,好好活着就行了。

  這一哭,心中的痛苦煎熬、愛恨情仇都化作雲煙,算是徹底與過去做了個了斷。

  康廷不明年幼的錦姝為何會哭得如此傷心,這哭聲有着極強的感染力,惹得他內心深處的傷疤也被撕開,以為自己掩藏得很好,原來還是這麼血淋淋的。

  世間之苦何止千萬,以後路還長着……

  康廷本想着摸摸錦姝的小腦袋以示安慰,卻不想姑娘一把抱住了自己,將頭埋在自己心口,片刻便感受到那胸前的濕意。

  那滾燙的淚珠,滴在了衣裳,不知不覺也透進了康廷的心裏。

  康廷拍着她的背,就像在哄着自己的孩子。

  錦姝在自己懷裡不停的嗚咽,康廷的心裏全是鳴卿的一顰一笑,音容笑貌宛在眼前。兩人就這樣依偎着,互相舔舐着自己的傷。

  不知過了多久,懷裡的人哭累了,睡著了。康廷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後,一個人踱步走到窗前,看着皓月當空陷入了沉思。

  清風徐來,拉回了他的思緒。康廷看着床上的錦姝,猜想着這孩子在這裡過得很不好吧,不然哪能有這般委屈。想起她那不靠譜的爹,康廷終是搖搖頭,輕輕推開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