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在精靈世界泛起水花
在精靈世界泛起水花 連載中

在精靈世界泛起水花

來源:google 作者:夢AXMA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我叫雨生的那天在下雨死的那天也在下雨再次活過來仍在下雨一人、兩份記憶、一把佩刀、一隻工具狸這便是我的一切展開

《在精靈世界泛起水花》章節試讀:

三天的休整

雨帶着自己的兩隻小精靈踏上去往尼比市的旅程。

瑪夏多在不久前便離開,據它所說,是鳳王的命令,不過瑪夏多也答應,等到忙完工作後再見。

雨也沒有理由把瑪夏多綁在自己身邊,短暫告別後,便帶着大牙狸和鬼斯通前往尼比市。

在常磐市的幾天時間裏,雨又連續數次前往黑市尋找幫助靈魂的物品,可惜運氣使然,連續幾天都沒有找到一件。

雨只好先前往尼比市,等待之後回來碰碰運氣。

常磐森林另一端,不出一公里,便到達尼比市。

一座崎嶇山地與岩石中的安靜城鎮。

只是現在的尼比市,可不是那麼安靜。

尼比市街頭了無人煙,只能見到幾個穿着制服的人帶着精靈巡邏。

雨躲進小巷,仔細觀察着一切。

那些人穿着的制服雨見過。

雖然顏色不同,但款式雨還是一眼認出,便是當初在常磐森林與火箭隊大戰的老人身穿的衣服。

雨緊皺眉頭,這些人給他的印象並不好。

他們太極端了,和瘋子一樣。

把大牙狸從精靈球里放出。

「阿狸,記住這個味道了嗎?」雨從陰影里鬼斯通手上接過一塊化石,把它放到大牙狸的紅鼻頭前面。

大牙狸皺了皺鼻子,鬍鬚亂竄,隨即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聞到人的氣味,就繞開。」雨鄭重地對着大牙狸說。

見大牙狸點頭,才接著說道:「走吧!」

大牙狸聽聞,帶着雨在巷子里穿梭,連續躲開了那些制服戰士的視線。

走到巷口,前往存放化石的地方已經沒有捷徑。

那裡正是一座大的博物館。

而博物館不遠處精靈中心修建在那裡。

只是精靈中心被那些制服戰士和他們的精靈團團包圍。

雨甚至能看見其中攢動的人影。

沒有想到這些人的膽子如此之大。

居然敢公然挑戰聯盟的權威。

雨幡然醒悟。

自聯盟成立,想要推翻聯盟的組織不計其數。

只是都不能撼動其分毫。

聯盟歷史上那些組織也最多在暗地裡搞搞小動作,可沒有如此的體量。

雨終於了解。

這可不是所謂的小打小鬧。

這是戰爭!

雨面色嚴肅,雖然他現在沒有聯盟公民的證明,可是對於聯盟的歸屬感,卻一點不少。

看着前方被包圍的精靈中心,雨退回小巷深處,從背包里掏出通訊器。

撥通了打往常磐市精靈中心的電話。

「你好,這裡是常磐市精靈中心,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

喬伊小姐的特有音色從通訊器傳出,雨左顧右盼,拍了拍腳邊大牙狸的腦袋,示意它警戒,才小聲開口說道:「尼比市被人襲擊,精靈中心被包圍了,快來支援!」

常磐市精靈中心內,喬伊小姐聽到雨彙報的信息,連忙坐直身體。

「您確定嗎?」

喬伊小姐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緊張地詢問。

雨用肯定的語氣回應:「非常肯定,快點來支援!」

「好的,我會上報聯盟,馬上進行支援。」

喬伊隨即掛掉通訊器,撥通了聯盟總部的號碼,告訴聯盟高層這個信息。

雨把通訊器裝回背包,思考着對策。

最終還是決定先離開尼比市。

原路返回,可是走到尼比市入口處,卻發現這裡已經有人把守。

正是那些制服戰士。

「遭了……」

雨暗自想到,心裏有些焦急。

本來有想法,直接突圍,可是看到那隻面露兇惡表情的隆隆石,還是退縮了。

雖然自己有把握戰勝它,可是卻不能結束得迅速。

看着逐漸暗淡的天色,雨反倒有些心安。

夜晚再找機會離開吧。

雨退回小巷,找了個隱秘的地方藏身。

沒過多久,忽然,大牙狸的紅鼻子不停抽抽,難受地用雙手捂着自己的鼻頭,看着林立的小巷,大牙狸知道有精靈過來了。

隨即慌忙地告訴靠在牆角的雨。

雨半蹲着身體,得知消息的他,心裏也焦急無比。

被發現的話,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突然,鬼斯通從腳下出現,揪了揪雨的褲腳。

雨回頭看去,鬼斯通手指指着下水井蓋。

沒有時間了。

雨看着不遠處出現的光亮,連忙把大牙狸抱起,直接鑽進鬼斯通掀開井蓋的下水道。

等到雨完全進入,鬼斯通才把井蓋合攏。

運氣不錯。

雨剛剛進入下水道,沒過三秒,一個穿着制服的男人便打着手電筒,出現在雨剛才藏身的地方,他腳下一攤紫色淤泥不停挪動,忽然僵直身子,原來是一隻臭臭泥。

男人看着雨剛才進入的下水道,總感覺井蓋被人打開過。

「是我眼花了嗎?」男人揉了揉雙眼,倒是沒有過多懷疑,喃喃自語地轉身離開,「看來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臭臭泥沉悶地附和,再次趴在地面,隨着男人的腳步挪動着離開。

下水道里的雨卻是遭罪。

難以言表的臭氣撲面而來,扶着布滿灰塵的牆壁,嘔吐許久,才緩過勁來。

大牙狸也承受不住臭烘烘的氣味,昏倒在地。

雨見狀連忙把它收回精靈球內。

倒是鬼斯通不太討厭這裡的氣味,在雨的指揮下,幫忙去找一找博物館的位置。

雨倒是想明白了,既然出不去尼比市,那就乾脆完成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復活自己手中的化石精靈。

鬼斯通漂浮在雨的前方帶路,無論什麼時候,它都是那麼快活。

每走過一段路程,鬼斯通便虛化身軀,前往地面探查。

探查許久,終於找到博物館的具**置。

打開博物館後院的井蓋,雨從中爬了出來。

身上沾染的噁心氣味,讓雨又有些反嘔。

褪下沾滿灰塵的深藍色斗篷,把斗篷交給鬼斯通,讓它丟進陰影空間。

隨即站直身體,在後院找着進入博物館的入口。

不一會雨便看到由玻璃製作的推拉門。

運氣不錯,門居然沒有鎖。

小心翼翼地推開門,雨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無語。

沒有想到其中還有一道木製門,摸上去感覺好像還是實木製作。

不過倒是難不倒雨,把鬼斯通叫到身旁,俯身輕語。

鬼斯通授意,紫色大手變狀,插入門縫,搗鼓數秒,只聽咔嚓一聲。

門開了。

雨露出喜悅的眼神,摸了摸鬼斯通的腦袋,表示鼓勵。

輕輕推開木門,漆黑一片的大廳映入眼帘。

外界的光線照入其中,只見一張巨大木匾雕刻着【化石研究院】五個大字。

伴隨微弱的光線,雨清晰地看到牆上各類化石精靈的壁畫,類如菊石獸、化石盔、化石翼龍等。

雨集中精神瀏覽了圖片下方的文字,這才確定自己的兩塊化石分別是菊石獸和化石盔的。

沒有化石翼龍,雨感到可惜,雖然復活化石精靈還是遙遠的事,但總不能阻止自己YY吧?!

閱覽了一會,雨開始動身,探尋着不知通往何方的路。

穿過漆黑的通道,黑暗讓雨有些慌張,還好鬼斯通靠在身旁,否則自己還真不一定走得下去。

大約數分鐘

前方總算見到亮光,一看竟是好似實驗室一般的房間,暗淡的紅色光線若隱若現。

雨緩步上前,透過門縫,只見兩個制服男焦急地說著些什麼。

突然,他們身後的張開一道暗門,一個男人帶着一隻火爆猴從中走了出來。

男人面上刀疤狠戾,身上肌肉叢生,沒有理會面前兩人的爭吵,手裡拿着一枚黃色樹果投喂站在身旁的火爆猴。

忽然,窗外發生劇烈爆炸,幽紫火焰擊破窗戶,火蛇朝屋內湧入,好像有燃起來的可能。

男人眼神示意,火爆猴雙手張開,手掌中心冒出灰土色光芒,俯身將手掌按在地面,窗口處地面冒出幾根巨大石柱,擋住了紫色火焰。

做完一切,火爆猴回到男人身邊,男人隨即站前,開口不知說了些什麼,他的聲音被外界的對戰聲響完全蓋住。

不過說完,男人關上暗門,隨後帶着兩個手下,朝着另一個方向離開。

突然男人腳步站立,朝雨所在的方位看去。

雨連忙躲避,視線不敢探出。

男人沒有發現什麼端疑,只認為是自己多心,匆忙帶着手下離開。

聽到腳步漸遠,雨終於鬆了口氣,心臟跳個不停,背後冷汗狂冒。

雨無比謹慎,等待許久,外界又一次發生爆炸,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四處探望,雨看了看封住窗戶的巨石,強大凝實的氣息,讓雨心裏吃驚,感到陣陣後怕。

要是被逮住,自己怎麼死的,怕是都不知道。

轉身找到先前男人走出的暗門所在,指揮鬼斯通虛化進入,從內推開暗門。

映入眼帘,便是昏暗的紅色光暈。

小心翼翼地貼牆而走,雨目視前方,忽然心中警鈴大作,雨猛然轉身,腳下一滑,摔倒在地。

「啊!」

儘管手臂撐直,背部仍然重重撞到地面,血液直流。

伴隨暗淡的燈光,只見一個長相稚嫩,與自己年紀相似的男孩手握利刃,刀口染血,對準自己。

男孩身穿制服,眼神冷漠,好像看死人一般。

儘管心裏慌張,雨仍然強迫自己冷靜。

背部的傷口帶來的疼痛,讓此刻的雨無比清醒。

數秒的觀察,只見男孩背後飄蕩着一隻瓦斯彈,毒氣熏天。

男孩冷漠開口:「瓦斯彈,毒霧。」

一瞬間,雨便想到解決之法。

在瓦斯彈毒素噴出剎那,雨向左邊趴倒,口中大喊道:「鬼斯通,暗影偷盜!」

隱秘許久的鬼斯通抓住機會,巨大的黑色利爪從瓦斯彈背後伸出,緊緊握住對方。

瓦斯彈的身體被黑色手掌瘋狂擠壓,痛苦地大叫。

男孩顯然沒有想到,短暫失神後,穿過毒霧,拿着匕首朝雨衝來。

可是數秒已經能夠結束戰鬥,從地面剛剛忍痛爬起的雨,左手握着大牙狸的精靈球,右手抽出短刃,擋下了男孩的第一刀。

第一次碰撞過後,雙方向後方倒去。

傷口的疼痛讓雨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過爭取的時間已經足夠。

養足精神的大牙狸已經在精靈球蓄勢待發。

雨擲出精靈球,嘴裏大喊:「暗影球!」

精靈球爆開,大牙狸身上的白光還未消散,暗影球已經朝着男孩射去,男孩來不及躲閃,被正正命中。

只見血肉橫飛,男孩倒飛到地面,呼吸逐漸微弱。

另一邊,在鬼斯通蹂躪下的瓦斯彈,也沒了戰鬥能力,鬼斯通收回黑色利爪,瓦斯彈無法漂浮,身體被握成條狀,掉在地上。

雨從地上爬起,背上的傷口流血不止,疼痛讓雨變得嗜血,俯身撿起精靈球,看向不遠處昏迷的男孩,雨握緊短刃,走到他的身旁,朝着他的腦袋紮下。

見此情形,大牙狸前爪捂住眼眸,身子有些發抖,鬼斯通倒是饒有興緻地看着一切。

只是,雨的手懸停在離男孩眼睛一寸的位置。

而眼睛的血紅也消散不見。

只因……

【不要殺人!】

雨頓感心裏殺意消散,來自另一個靈魂的話語,許久後,再次在腦海里浮現。

Duang~

雨的手掌一松,短刃掉落在地,手腕顫抖,身體朝後方傾倒,鬼斯通見狀,連忙飄浮到雨的身後,扶住沒有氣力的雨。

雨不斷喘着粗氣,呼吸扯動身體的傷口,疼痛讓他的表情難堪,眼裡卻露出異樣的笑意。

【好久不見】

雨緩過氣來,微笑着暗自想道。

腦海里的聲音明顯一愣。

【這不像你啊?】

瞬間,雨面上笑容消散。

好像道歉一般,腦子裡聲音再次傳出。

【好久不見!】

靠在牆壁,雨指揮着鬼斯通操作幽靈系能量,編織短繩把重傷的男孩和瓦斯彈捆了起來。

從背包里拿出精靈傷葯,雖然效果不好,但死馬當活馬醫,讓鬼斯通輕柔地塗抹在自己背後的傷口。

大牙狸坐在一旁生着悶氣。

「哩哩?」

為什麼不讓我給你抹葯?(。•ˇ‸ˇ•。)

不過雨的目光看來,卻不敢和自己的訓練家甩臉子。

只是側頭生悶氣,可惜越想越氣,看着遠處被捆綁的男孩,一口寒冰吐在他的腹部。

「嗯~」

昏迷中的男生經受折磨,卻無力反抗。

倒是大牙狸心情好了許多。

當然是來自雨的安慰。

「別生氣了,等你進化了,以後我受傷都由你抹葯!」

雨摸着大牙狸頭頂粗糙的絨毛,小聲安慰。

「哩哩!」

雨要多多受傷哦!*^o^*//

雨看着大牙狸雀躍的表情,瞪大眼睛,總覺得奇怪。

大牙狸被看得心裏發毛,脫離雨的懷抱,小聲叫道:「哩哩~」

我會努力進化的~(●′ω`●)

微微坐直,雨扭動腰肢,背後傷口只覺得瘙癢,對此雨感到好奇。

為什麼精靈傷藥效果這麼好呀?

難道說……

人類也是精靈?(doge

不敢想,不敢想~

既然傷勢已經恢復,那麼接下來就要接着探索。

站起身,帶着大牙狸貼牆而走,鬼斯通縮到暗影之中,不見蹤跡。

雨顯得無比謹慎。

雖然與男生大戰時,沒有人打擾,雨基本可以斷定,密室中沒有敵人。

只是雨還是害怕再被偷襲。

【這不就是防老六嘛~】

「什麼叫老六?」雨抽空好奇地詢問腦子裡的另一道聲音。

【大概就是做事猥瑣的人】

雨似懂非懂地點頭,確實應該防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