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
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 連載中

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

來源:google 作者:北冥冰皇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北冥冰皇 朱蒂 遊戲動漫

本想改變自己的命運,沒想到發掘出了自己特殊潛質朱蒂表示:反正我不虧看朱蒂如何玩轉組織贏得美人歸展開

《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章節試讀:

「別緊張,明美姐姐,我只是從朋友那裡知道你的情況的。」面對極度警惕的宮野明美,朱蒂感到自己的心緊緊揪着,那是心疼的標誌。

「我的朋友,你到底是誰?你…難道你是他們的人…。」宮野明美眼神驚恐地看着朱蒂,難道她是組織派來滅口的人。

朱蒂來不及細說,趕忙將食指抵在她的嘴上制止了她接下來的話,鬼知道這裡有沒有黑衣組織的監聽器,要是暴露了她的存在就糟了。

「A secret makes a women women。」朱蒂用嘴型說出了熟悉的英文,她不知道是第幾次用這句英文了,貝姐的金牌口頭禪就是好用。

宮野明美聽到這句話後明顯驚恐起來,她知道這個女人的口頭禪,那個號稱「千面魔女」的女人可是不會心軟,如果是她來的話自己是沒有活路的。

朱蒂用嘴型讓宮野明美和她去外面詳細聊一聊,宮野明美低着頭似是認命般地點了點頭。

當坐上朱蒂的車,宮野明美突然又有些緊張,如果朱蒂真的是那個女人,自己被滅口倒是沒有什麼,她唯一牽掛的還是自己的妹妹,志保。

開車的朱蒂看出了宮野明美對自己的猜疑,「看來明美姐姐對黑衣組織的恐懼超出了我的預測。」

很快,朱蒂把宮野明美帶到了一家咖啡館。

「明美姐姐,這裡沒有別人,我們就在這裡說吧。」朱蒂似笑非笑地看着宮野明美。

「嗯……好,就這裡吧。」宮野明美對潛在的組織成員還是有些敬畏之心的。

看着宮野明美小心翼翼地樣子,朱蒂真是不忍心再嚇她,索性就把話攤開。

「明美姐姐,我還沒做自我介紹吧,我叫做朱蒂,我不是「他們」的人,這麼說吧,我和你說一個人你就相信我了——諸星大。」。

「什麼,大君,你認識大君,你是他什麼人,他現在怎麼樣了?」宮野明美聽到這個名字,那雙視死如歸的眼神第一次有了波動。

「明美姐姐,請你先冷靜下來,聽我慢慢說。」朱蒂有些無奈,赤井秀一那個渣男都把你當做一枚棋子,你還這麼在乎他。

「啊,不好意思,我有些太激動了,我太久沒有聽到大君的消息了,我們在幾個月前失去了聯繫,聽說他被組織定義為叛徒,但我相信,他是有苦衷的。」

宮野明美似是對赤井秀一的消息非常渴望,漸漸放下了對朱蒂的警惕。

朱蒂也沒想到單單一個赤井秀一就讓對方放下戒心,不由得更加咬牙切齒:真是個不負責任的渣男。

「明美姐姐,我是赤井秀一的同事,我可以向你保證他現在很安全,他也很擔心你的情況,一直在找機會營救你。」

這句話說的朱蒂有些心虛,沒辦法,誰讓她見不得美人落淚,只好替那個渣男圓圓慌。

朱蒂又繼續說道:「你最近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為什麼不和秀一聯繫?」

「大君自從被組織發現卧底身份後我就被經常被組織的人點踩,為了保護我的妹妹,其實這些苦都算不得什麼。」

宮野明美用手抿了抿嘴,絕美的眼睛還是緩緩落下了無聲的淚水。

看着眼前這個故作堅強的女人,朱蒂不免產生了同情,要不是自己已經有貝姐了,她肯定會把宮野明美一道收入囊中。

朱蒂用手擦了擦宮野明美的眼淚,緩緩開口。

「明美姐姐,你不要再傷心了,要知道眼淚是最無助的東西,我需要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才好幫你脫困。」

宮野明美擦乾了眼淚,看着朱蒂,似是下定了決心。

繼後便對朱蒂說:「這一次,我選擇相信光明。」

宮野明美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其實我來自一個龐大的組織,這個組織具體在幹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我的妹妹被他們帶去研究一種葯,組織為了這個葯的研究不惜尋找各種人合作。」

「其次還需要我這種組織外圍人員為他們搜集情報,以及一些必要的犧牲。」說到這,宮野明美眼神黯淡下來,她似乎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命運。

「所以你就被派到這裡當個職員,然後配合組織收集情報,看來你們組織是要榨乾你最後一點資源啊。」朱蒂聽完這段話後忍不住點出了其中的關鍵。

「這…這不可能,他們答應我事成之後會放了我和我的妹妹的。」宮野明美抬起頭,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和秀一的關係就註定了他們不會對你放心,而你的妹妹又是這種藥物的研究人員,你覺得他們會放了你們嗎?」朱蒂一針見血的指出來。

「這…。」宮野明美不是傻子,常年的組織生活讓她很容易聯想起來,可自己已經沒有退路:「那我該怎麼做?」

在看到宮野明美漸漸嚴峻的臉,朱蒂知道,重頭戲來了。

「明美姐姐,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配合我一下。」朱蒂環顧了下四周下意識地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你說,什麼辦法。」宮野明美此時已經把朱蒂當作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

「明美姐姐,其實辦法很簡單,就是當他們決定對你出手時,我先把你易容成別的樣子,而你就先去我們勢力的一個地方藏起來,而我,則易容成你的樣子代替你去完成任務。」朱蒂早已經計劃好了一切。

「可是,這樣做Gin會不會發現我是你假扮的?」宮野明美顯然對黑衣組織的能力深感恐懼。

「放心好了,就算被他發現我也有能力從他手中逃走。」朱蒂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好,我一切都聽你的,但我只求你把我的妹妹也救出來。」宮野明美顯然已經受夠了組織中的黑暗生活。

「那麼,我就把這個計劃和你說一下。」朱蒂和宮野明美兩個人細細謀劃。

一小時後。

「所有細節都知道了吧,你就繼續配合組織完成任務,不要露出破綻,到時候我會來找你的。」朱蒂臨走時不放心的又檢查了一遍。

「知道了,謝謝你朱蒂,你真是個好人。」宮野明美多天來心中的壓抑終於有了盼頭,她也開朗了起來。

被莫名發了好人發卡的朱蒂摸了摸鼻子。

「好人?真正能夠將溺水的人從深淵中救出才算本事,自己,還差的遠呢!」朱蒂感概萬千。

辦完了這件大事,朱蒂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當好人的感覺還不賴。

「滴滴」一陣車鳴聲打斷了朱蒂的思考,一輛熟悉的保時捷緩緩停在朱蒂身旁。

這不是貝姐那輛車嗎?朱蒂有些懵逼,貝姐怎麼會主動來找自己,不會是衝著宮野明美來的吧,如果真是這樣自己可要多加一層保險。

「我的太陽,一個人啊,需不需要姐姐陪你喝一杯?」

車門開了,露出了裏面那張魅惑眾生的臉,貝爾摩德就像是個風韻猶存的美人,向朱蒂紳士般的邀請上車。

朱蒂猶如痴漢般一笑,她最抵擋不了美人相約,雙腿就像不受控制般機械地走了進去。

酒吧里,喝的有些微醉的朱蒂臉有些通紅,她睜了睜自己朦朧的雙眼,只覺得對面的貝姐好甜,好想品嘗下是什麼滋味。

「啊,,,貝姐,人家想抱着你,嗚嗚,想擁你入睡。」朱蒂畢竟不是原身,幾杯酒下肚臉上就掛起了不正常的紅暈。

貝爾摩德也有些無奈,她沒想到平時看着活潑開朗的朱蒂在喝完酒後竟然判若兩人,她費力地把朱蒂抱回自己的住所。

看着在床上依然入睡像個安靜的洋娃娃的朱蒂,貝爾摩德真是沒法把她和剛才聯想起來。

不過,自己的人也應該快調查完消息了,貝爾摩德眼神一凝望着熟睡的朱蒂:我的太陽,希望你不要插手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