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你心間撒個嬌
在你心間撒個嬌 連載中

在你心間撒個嬌

來源:google 作者:國民女流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桑寧 江震 現代言情

美艷活潑小記者VS嚴肅正經小鎮警長】[雙潔+女追男+甜寵]【男主外冷悶騷大尾巴狼】雙初戀,雙喜歡,無任何雷點,無任何奇葩某天晚上,桑寧被報社主編安排了任務:去雲浮小鎮採訪飛鷹特勤小組隊長江震桑寧雖然心裏萬般不樂意,但為了那三萬元獎勵,她將這事應了下來在開車前往雲浮小鎮的路上時,她車子拋錨了,被路過的江震所救,卻也因此,她對江震一見鍾情,自此她開始了攻陷江震之路都說女追男隔層紗,一捅就破,桑寧覺得自己追江震這層紗是天層紗做的,刀槍不入,怎麼撩也撩不動桑寧累了,不想撩了,直接將他微信拉黑,離開了雲浮小鎮,準備以後和他做個陌路人然而,她回到江市第二天,男人卻忽然出現在她家樓下,漆黑的眸子靜靜看着她:「撩完我就撒手走人,哪有這麼好的事?」桑寧:「我這不是撩不動你,選擇知難而退嘛」江震俯身貼了過來,啞着嗓子問:「誰說你撩不動的?」桑寧震驚,下一秒,下巴被男人手指勾過,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男人的吻便落在她唇上「你十年前便已經撩動我的心弦了,你得對我負責」男人聲線低啞繾綣桑寧:「……」展開

《在你心間撒個嬌》章節試讀:

江震是個做事有效率的,不一會兒功夫就車裡剩下的東西全部幫她給搬上來了。

「今兒真是謝謝你了,我們加個微信吧,等有空的時候我請你吃飯。」桑寧朝他笑了笑。

「不用了。」

說完,江震轉身離開。

桑寧:「……」

這是她第二次被這男人拒絕了!

啊……她就想加他個微信,怎麼這麼難?

她這下算是明白了那些追求他的男人想要加她的微信,被她拒絕的感覺了……藍瘦香菇啊!

桑寧看着江震回了自己的屋,癟了癟嘴,她就不信了,這男人會一直不讓她加他的微信,在心裏暗自安慰了自己一番,她轉身進門,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

將自己帶來的東西全部歸置好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今兒一天都沒吃啥東西,這會兒她肚子餓得咕嚕叫個不停,她現在又沒任何可以充饑的零食,拿起手機,準備點個外賣來吃,卻發現這小鎮上不能點外賣,她頓時擰巴着張臉,走到陽台,看了看外面。

今夜無月無星星,外面漆黑一片,小鎮上的那些小賣鋪和飯店恐怕已經關門了,現在這個點她出去找能東西的地方,恐怕找不到了。

唉,看來今晚她只能餓一晚上了,她站在陽台上站了一會兒,轉身回到床上睡覺,卻發現自己肚子咕嚕咕嚕叫個不停,怎麼也睡不着。

不行,好餓,桑寧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摸着肚子,深吸了幾口氣,她覺得她今晚若是不能吃東西,她這肚子一晚上都會鬧空城計了。

手機點不了外賣,家裡沒東西吃,這會兒出去也買不到東西吃了,看來她只能去找下她對門的鄰居了。

桑寧飛快跳下床,扒了自己睡衣,迅速換了一套運動服,然後將自己的微亂的頭髮用梳子梳了幾下,這才穿着拖鞋來到江震住的屋外。

這會兒都這晚了,江震應該睡了吧?她這會兒敲他門,他應該會生氣吧?

停在門前,桑寧皺着眉頭,一臉糾結握緊拳頭。

敲門怕吵醒他,不敲門,這肚子實在餓得厲害。

就在桑寧糾結要不要敲門的時候,門從裏面被打開了,低沉的嗓音冷不丁從身後響了起來:「有事?」

救星啊!見到江震出來,她眼睛閃閃發亮,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腦袋,「那個,我肚子餓了,你那裡有吃的嗎?」說完還補充了一句,「你放心,我不會吃白食的,我吃了你的東西會還給你的。」

江震:……

他看起來很像那種斤斤計較的人嗎?

沉默幾秒,他看眼桑寧,聲音淡淡說道:「等着,我去給你拿。」

說完,轉身進了屋子。

桑寧乖巧站在門口等着他。

不多久,他就出來了,手裡還拿着個看起來很卡哇伊零食大禮包。

江震還有這愛好?

桑寧挑了挑眉,沒想到這江震看起來高高大大的一個,內心竟然還住着一顆少女心?上輩子他應該是個小公舉吧!

「我這裡只有這個吃的。」低沉渾厚的嗓音響起。

桑寧頓時回過神來,見江震將手中拿着的零食大禮包遞給了她,連忙伸手接過,感謝道:「謝謝,後面我買了這東西,我就還給你。」

「不用了。」

江震聲音淡淡說道,轉身進了屋子裡,將門關上了。

桑寧看着他關閉的房門,再看看自己手中拿着卡哇伊零食大禮包,覺得這江震雖然看着冷冷的,但內心其實還挺可愛的。

今兒的事證明,每個猛男心中都住着一顆少女心啊!

………

屋子裡,江震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電話鈴聲響起,是他隊里的大石打起來的,他按下通話鍵,開了免提,還未說話,電話那端聲音便在屋子裡清晰地響了起來:

「江隊,那個我昨天早上來你這裡來拿資料的時候,將我要送給我女朋友的零食大禮包給忘在你這裡了,你明兒在家嗎?我明兒來你家拿。」

江震:「不用來了,東西我送給別人了,我給你轉錢,你重新去買。」

大石驚訝:「你送給別人了?」

江震聲音淡淡嗯了一聲。

大石八卦:「江隊,那零食你送給男的還是女的了?送給孩子還是大人了啊?」

江震背靠在座椅上,沒再接話,直接將電話給掛了。

另外一邊,桑寧正抱着筆記本,坐在沙發上,一手拿着一個麵包啃,另外一隻手敲鍵盤,在購物網站上搜尋卡哇伊的零食大禮包瀏覽,決定給江震多買點卡哇伊零食大禮包,來滿足他這猛男內心的少女心。

她給江震買的卡哇伊零食大禮包還未到,江震便帶着他的隊員去深山老林訓練去了,訓練時間是三天,在這三天時間,桑寧將自己住的屋子好好裝飾了一番,將要買的鍋碗瓢盆還有其他的零零雜碎的東西全部都買好了,還採購了一大堆食材,在知道江震要回來的那天,她精心準備了一大桌飯菜,在家等待江震的回來。

晚上八點的時候,江震回來了,走到樓梯口還未到家門的時候,一股飯菜的香味便撲面而來,刺激着他現在正飢腸轆轆的肚子,走到自家房門口,剛準備拿鑰匙開門,卻發現自己身上沒有鑰匙,皺了皺眉,轉身正準備下樓去車上找鑰匙,自己對門房門被打開了,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張大大的笑臉,「你回來了啊?」

江震淡淡「嗯」一聲,聲音禮貌而疏離。

知道他是個性格淡漠的人,桑寧也不在乎他的冷淡,見江震往樓下走去,似乎要出去,這怎麼行?知道他今天晚上要回來,她可是花了差不多一下午時間為他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他不吃,不僅浪費她心意不說,她一個人還吃不完,不能讓他就這麼走了。

她得讓他留下來同她一起吃飯。

想着想着,她忙快步走了過去,攔在他的前面:「那個,我飯已經做好了,你進來和我一起吃吧。」

說完這話,她看到江震明顯一愣,似乎很詫異她會邀請他去她家吃飯。

確實一個單身居住的女孩子邀請才沒認識多久的男人大晚上去她家吃飯,是個很危險的行為,不過江震的職業是個值得讓人信任的職業,加上人長得又帥又正,面冷心熱,還助人為樂,桑寧對這樣的他有種莫名的信任,和他在一起,她根本不會往危險的方面想。

江震站在門前沒動,桑寧知道他在顧忌什麼,忙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叫你來我家吃飯,只是為了謝謝你那天對我的幫助。」就算她對他有意思,現在他們倆才認識沒多久,她也不會將對他的喜歡錶現太明目張胆,嚇到他呀。

江震沒說話,氣氛頓時安靜起來。

這個江震到底什麼意思?吃還是不吃?吱一聲呀,桑寧見他久久不說話,忍不住在心裏嘀咕起來。

安靜片刻,江震目光淡淡看了她一眼,聲音嚴肅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不好。」

說完,他不再理桑寧,轉身就走。

桑寧:「……」

我去,這人也太正經了,就男女之間單純吃個飯,都不願意?

桑寧望着他遠去的背影……小夥子,你這樣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啊?

誒,浪費了她辛辛苦苦為他做的那一桌好菜啊?

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桑寧平復了下自己內心翻滾的情緒,算了,不吃就不吃。

回家自己吃去!

………

越野車上,江震坐在駕駛位置上,發現自己的鑰匙沒在車上。

他皺了皺眉,回憶自己從訓練營到小區的一路,好像下山時掉了什麼東西在路上。

當時他沒在意,現在看來是鑰匙掉了。

他當即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房東兒子李剛,叫他將他房子的備用鑰匙拿過來。

然後他在車子里坐了一會兒,便下車回自己的住處去。

此時桑寧住的屋子裡,桑寧正坐在桌前,看着這滿桌的豐盛晚餐,有點無從下手。

誒~

自己真是吃飽了撐的才會在知道他要回來的消息給他做這麼大桌美食犒勞他。

不識好人心哪。

她剛要拿起筷子吃飯,卻聽到門外響起腳步聲,她挑了挑眉,起身往門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