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在下認輸
在下認輸 連載中

在下認輸

來源:google 作者:蘇杭西子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小丫 武俠修真 陳靜茹

重生歸來的許平生原本以為能橫推無敵、威蓋當世,結果他卻忽然發現這個世界似乎變得不一樣起來了……元氣開始漸漸復蘇,人們生活正經歷着突然降臨的一切,毫無防備,就像演員進入初排,一切都變得模糊與虛幻……這是一個輕鬆的重生玄幻流故事!展開

《在下認輸》章節試讀:

很快地,許平生「死而復活」的消息便是在小山村中傳播開來,當村裡人得知不是「詐屍」而是一種醫學上的「假死狀態」癥狀時,很多人也是放鬆下來。

周圍熱心的鄰居還都提着雞蛋這些東西來看望,村子裏的人是純樸的,在看望的時候,還忍不住腹誹兩句,陳家那丫頭太過分了,你看看許家娃子是多麼好的一個孩子,竟然將他險些給氣死了,是誰在小的時候,一個勁兒的跟在許家娃子後面說要給他當媳婦,冒着鼻涕泡一口一口親熱的「許大哥,許大哥」的叫着,那時候他們還笑話說這倆孩子將來能成呢,在他們的攛掇下許陳兩家還定下了「娃娃親」。

結果現在,許家娃子卻是被拋棄了,更是險些被氣死,這事兒讓村子裏的人也心生不滿。

畢竟,村子裏許家是大姓,其餘的都是外姓人,在這種事情上,村民還是比較傾向於自家人的。

陳家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夫妻倆一人提着一隻老母雞,另一人提着一籃子雞蛋,來到了庭院中。

王蓉婷雙手叉腰,直接將兩人攔在了門外:「我家的大門門檻低,可當不起你們陳家人看望。」

面前的中年婦女說道:「嫂子,咱們不說這話,我們就是看看平生這孩子。」

提起這茬,王蓉婷就變得潑辣起來了,她瞥了一眼,奚落道:「呦,黃鼠狼給雞拜年啊,我們平生今年命犯小人,你們還是不要見的好。」

後邊的許德成拉了一把,「你胡說什麼呢!」

「我胡說?」

王蓉婷回頭,怒瞪着許德成說道:「你忘了之前躺在棺材中誰了?你忘了平生剛才險些死了么?那是你兒子啊,你知不知道這一切是誰造成的了?」

許德成嘴皮子動了動,說不出話來了。

陳家中年男子說道:「許老哥,還有嫂子,當初我們逃難來到村子的時候,是你們家自己勒緊了褲腰帶,省下一份口糧救活了我們全家老小的命,這份恩情,我們陳家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而且平生這孩子也是我們看着長大的,品性好,懂禮貌,這件事兒是靜茹那丫頭做錯了,也是我們陳家人的錯,不過您們放心,過幾個月等他們高中畢業後,就讓他們訂婚,這件事兒誰也改變不了。」

旁邊的中年女子道:「可是靜茹這丫頭」

話沒說完,陳林便是打斷皺眉說道:「這件事兒輪不到她做主,我說了算。」

這下中年女子不說話了。

王蓉婷聞言,神情也稍緩,但依舊冷聲說道:「不用,我們可是高攀不上你們家。」

秋日的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溫暖的灑在身上,躺在床上的許平生自然也聽到了庭院中傳來的聲音,當時他就有些蛋疼起來,不就是兩個小屁孩這點事兒嗎,怎麼還就將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了呢?

這特么沒道理的啊……

大家談談戀愛分分手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兒么,就算是是曾經的青梅竹馬,那長大以後也不一定繼續竹馬下去,人還不能有點變化咋滴……

不過……

這時許平生忽然想一件事兒來,接下來陳靜茹那小姑娘恐怕就要和他徹底的了斷了吧……

他還記得那個倔強的姑娘,猶如那田地里的向日葵般,努力的追尋着心中嚮往的目標,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她步伐,包括許平生,小時候的青梅竹馬,在追尋的那條成長的道路上,終也成了她理想的絆腳石。

於是,她最後選擇的是將這塊絆腳石拋開。

許平生心裏琢磨着自己好歹是一位大帝,若是被一個小丫頭給嫌棄了那是不是多少有些尷尬啊……

要不自己給她說一下自己已經變得很牛逼了,讓她再想想?

許平生咂咂嘴,實在不行自己也學那些小說中的主角一樣率先提出分手,然後指着老天說一聲不欺少年窮?

方法還是要有的,要不然到時候臨場發揮不出來那咋整?總不能就這樣沉默的聽一個小丫頭片子嫌棄自己吧……

……

果然在傍晚的時候到小丫鬼鬼祟祟推開門,然後塞給他一張小紙條,湊過來小聲對他說道:「大哥,是靜茹姐讓我給你的。」

「恐怕是找我徹底攤牌了吧」

許平生接過紙條,心中暗暗想到。

在他打開看的時候,旁邊一個小腦袋湊了過來,然後許平生將紙條拿過去,無奈笑道:「你看什麼呢?」

小丫仰着小腦袋,滿臉好奇得說道:「大哥,這是不是靜茹姐寫給你的情書啊?」

許家有三個孩子,老大是他,還有一個弟弟叫許虎,這是她最小的妹妹,平日里整天像跟屁蟲一樣跟在他後面,與他關係非常親近。

許平生忽然問道:「小丫,你看過西遊記嗎?」

小丫明顯楞了一下,她不明白大哥怎麼就忽然轉了話題,西遊記跟情書有什麼關係啊?

於是她點點頭:「當然看過了,我都看着西遊記長大的,都看了十幾遍了,每個寒暑假都放,我每個劇情都能倒背如流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

許平生沉吟了兩秒:「那你把唐僧的緊箍咒背給我聽聽!」

小丫:「?」

神特么的緊箍咒啊!

她沒想到大哥居然提出這麼一個問題,那唐僧的緊箍咒嗡嗡的,誰能聽得清?

「連西遊記都沒看明白還不趕緊好好看去!」許平生捏了捏小丫的小臉說道。

小丫撇了撇小嘴:「切,還不讓人看,你以為我不會去問靜茹姐了。」

在小丫戀戀不捨的走後,許平生打開了紙條,上面寫着:

「8點,老地方。」

還是如性子一般雷厲風行啊!

許平生下床,換了件衣服,走出房門。

「爹娘,我出去一趟。」

王蓉婷問道:「你身體剛好,哪兒去啊?」

「就去外面吹吹風,這待在屋裡挺悶的。」許平生笑着擺了擺手,然後向門外走去。

王蓉婷還不忘在身後叮囑:「晚上冷,早點回來。」

在許平生走後,王蓉婷目光落在了小丫身上,「小丫,剛才你鬼鬼祟祟的跟你大哥說什麼了?」

小丫小手拿着饅頭咬了一口,嘟囔不清得說道:「是靜茹姐寫了一份情書讓我交給大哥。」

「情書?」

王蓉婷與許德成對視一眼,雙眼中湧上一些疑惑的神色,之前不是那丫頭提出分手了么,現在怎麼又會寫情書?

「你怎麼知道是情書?」王蓉婷問道。

小丫搖晃着小腦袋,說:「我就是知道啊!」

明月湖。

這是大牛村一處獨特的風景,其水流來自於雪蓮山的冰雪融水,清澈見底,周圍栽種着一些鬱鬱蔥蔥的柳樹,一陣清風吹來,柳枝清揚,水波蕩漾。曾經也有很多的旅遊公司想要將明月湖開發成旅遊資源,不過後來因為山路難走,因此只能放棄這個計劃。

等許平生來到這裡的時候,陳靜茹已經站在小湖邊了,腳下穿一雙白色的休閑鞋,下身是一條牛仔褲,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女士襯衫,套一件粉色的外套,這時她也看到了許平生的身影。

「來了?」陳靜茹輕輕問道。

許平生點點頭:「來了。」

陳靜茹看了一眼,問道:「你身體怎麼樣了?」

許平生笑道:「都好了,沒事兒。」

「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這樣。」

陳靜茹低下頭,面露愧疚之色,之前當她聽說許平生被她氣得心臟病發作而死亡的時候,她嚇得臉都白了,直接愣在了當場,她沒想到會發生那種情況,甚至她都有了一種落荒而逃得衝動,好在後來她又聽說許平生醒了,陳靜茹這才鬆了一口氣。

許平生笑着搖了搖頭,說道:「那不關你的事兒,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所以你沒必要道歉的。」

在這個時候許平生忽然改變了主意,他決定既不向這個姑娘說多牛逼,也不想在整一個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了,就想這樣平平淡淡的結束。

這個年紀的小姑娘不應該給她肩膀上再加上一副情感的伽璉,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選擇不是么……

《在下認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