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在血月之下
在血月之下 連載中

在血月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不驚秋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驚秋水 奇幻玄幻 江星

大約在一百多年前天空中的月亮變成了血月起初,人們有些恐慌,但很快也就平復了下來可慢慢的,人們之中開始出現有異能的人與此同時,修行者也出現在普通人的眼前展開

《在血月之下》章節試讀:

晚上,雲霞鎮。

燈光都漸漸的亮起,鎮子上的街道都已經沒有什麼人了,可今天不一樣,輕輕的聽,能夠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看到我們家江星了嗎?」

姐姐萬分擔心江星,家裡的飯菜已經沒有繼續再做了,久久看着這三枚金幣,姐姐還是很不放心,便走到街上四處敲門詢問。

「江星那小子啊,我好像看到他往鎮子外走去了。」

姐姐一路詢問,詢問到其中一家剛打獵回來的獵戶家裡。

「鎮子外面?」

姐姐聽到了這話,不免聲音提高了幾分,顯然是對這個消息有些驚訝,雖然有時候江星也會到鎮子外面的山上打獵,用來補貼家用,但是從未這麼晚還沒有回家。

「你確定嗎,張獵戶。」

姐姐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往前靠近了幾步,提高了音量想從張獵戶口中得到否定的答案。

「誰啊!」

此時一聲清脆的女人聲音打斷了二人的交談,是張獵戶的妻子。

「是你啊,雲蘭,這麼晚來找我家丈夫什麼事兒啊」

女人一臉鄙夷,對着江星的姐姐,也就是雲蘭輕蔑的說道。

同時用着氣憤的眼神挑了張獵戶兩眼,看來他今晚不會好過了,張獵戶無奈的看了雲蘭兩眼,被女人發現,又瞪了兩眼,張獵戶徹底沒了脾氣回到了房裡。

雲蘭並不是一直住在這個鎮子上的,她是七年前帶着江星來到了這個鎮子,時間在她的臉上並沒有留下太深的痕迹,反而更添幾分成熟的氣韻,正是因為這樣,鎮子里的男人總會樂意去幫助這對姐弟一些忙,而鎮子上的女人對此也只能咬牙切齒。

而江星這邊,已經離寶藏越來越近了。

—–

298,299,300。

江星心裏數着數字,腳步加快間,已經到了他要去的目的地了。

這裡是一塊微微濕潤的土地,地上沒有長滿附近一樣的雜草,相反,上面光禿禿的,像是連雜草也不願在上面生長。

江星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隨即跪了下來,用雙手扒開泥土,探尋裏面的寶藏,越扒越快,不自覺的加快了手上的動作,他也知道時候不早了。

「撕~」

江星觸碰到了一個堅硬的盒子,夜色之下,挖土的時候並沒有注意,手指划到了盒子的一角,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指頭被划出了一個口子,從中指中間指節延伸到了中指指尖,血液順着指頭滴落了下來,讓本來就濕潤的土壤增添了一抹紅色。

忍受着手指的疼痛,撕開了衣服的下擺,簡單的包紮了一下手指,撥開了附近的泥土。

「一定是這個了吧,好像是把盒子拿出來就可以了吧,真是奇怪,拿出來打開就好了嗎。」

拿出來的盒子被放在了一旁,附近明明沒有光照,但卻可以依稀的看到有一抹紅光在盒子表面流動,詭異至極,江星有些害怕了,本來就已經不顧村子裏的大人的傳告來到了夜晚的森林,現在還看到如此詭譎的畫面。

就打開一下,打開了就能拿到金幣了。

江星心中忐忑了一下,蹦出了這樣的念頭,好像是這個盒子在引誘着他一樣。

盒子被江星捧回了手上,在江星手上被打開。

流動的紅光在打開的那一瞬間被盒子吸收了進去,從外面看,盒子又變得平平無奇。

江星愕然,看着盒子里正放置着一顆眼球。

表面上看,這顆眼球似乎是一塊玉石,但江星十分確定,這就是一顆眼球。

他有些被嚇到了,害怕的把盒子丟在了原地,想轉身就跑。

可起身的那一刻,他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雙腿像是被灌注了鉛一樣,動彈不得,就連轉頭都艱難至極。

怎麼回事,我怎麼動不了了!

江星甚至無法吐出半個字,只能在心中吶喊道,他沒有看到的是他的背後。

那顆眼球緩緩的升起,表面上散發著和血月一樣的紅光,周圍的氣場似乎都被這顆眼球影響扭曲。

江星只能靜靜的感受着死亡的威脅,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保持着逃跑的姿勢。

眼球慢慢的在空中移動,從背後繞到了江星的眼前,江星這才看到是剛剛的那一顆眼球,眼球彷彿有了生命力,和剛剛的玉石模樣完全不一樣。

小刀通常被江星綁在了他的左手手臂,雖然沒有放在腰間拿的快,但還可以充當左手的護臂,可以避免野獸撕咬,這是他打獵時摸索出來的方法,但現在他面臨著是比野獸還要可怕的東西。

江星,冷靜!

掙扎之間,江星有了對身體的部分掌控權,他不動聲色的解開匕首,想要在眼球逐漸靠近的不經意間殺死這顆眼球!

眼球左右打量了一下江星,慢慢的移到了與江星眼睛齊平的高度,漸漸的靠近到了可以被殺掉的距離。

就是現在!

江星猛地咬傷舌頭,掌控了自己的身體,匕首滑了下來被江星緊緊的攥着,肩膀發力,匕首迅速的刺向了眼球。

眼球後閃。

江星感覺到了一陣疲勞,手掌脫力,匕首掉到了地上,他再次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縱然他已經足夠冷靜了,但現在結果依然讓他恐懼萬分了。

他徹底絕望了。

即使是什麼都不明白,他也應該知道控制了他的身體緩緩靠近他眼睛的眼球來者不善。

只見眼球接近江星藍色的瞳孔,竟然融了進去和江星的眼睛合二為一。

看着並沒有很痛苦。

但江星可一點也不好受,他像是墜入了無間的黑洞一樣,同樣的,他也失去了他的意識。

而外面的江星癱倒在了地上,不知生死。

——

「小孩!小孩。」

江星聽到有人在喊他,是一個幼小孩子的聲音,捂着頭有些艱難的撐起了身子。

我這是在哪裡,我不是在森林裏嗎。

只見周圍像是被一層圓形的屏障罩了起來一樣,而屏障之外則是一片漆黑。

這個屏障散發著藍光,除了藍光以外還有血一般顏色的紅光。

江星左右看了看,循聲而去,正是一個小女孩穿着公主一樣的裙子站在江星的不遠處,往前走了走,看清了女孩的樣子。

女孩穿着紅黑交錯的洋裙,頭上垂着兩個辮子,用紅色的髮帶綁着,臉小小的,十分精緻,瞳孔則是和江星瞳孔完全不一樣的紅色,腳上則踩着紅色的小皮鞋。

「小孩!你看什麼看!」

江星有些想笑,這個女孩居然叫我小孩子。

不對,這是哪裡,江星回過了神來,心道。

「不用問啦,這裡是你的意識空間。」

江星駭然:「你聽得到我心裏在說什麼!」

「這裡是你的意識空間里,我當然知道啦,不光知道你在想什麼,還知道你想要回家是不想你姐姐擔心。」

「你知道我姐姐!」江星警覺的看向了女孩,像是一頭幼小的獅子一樣,他要保護他的姐姐。

「哎~不用這麼劍拔弩張的吧,我在這裡早就已經知道你所有記憶了,你醒的也太慢了吧。」

江星輕哼一聲:「我不會讓別人傷害我姐姐的。」

女孩也有些隱瞞,其實她並沒能知道他的所有的記憶,至少,江星小時候的記憶,她看不到半點,但此時她輕笑道:

「要不是我你早就已經被奪舍了,傻瓜。」

突然,江星捂住了自己的腦袋,他開始回憶起了暈倒前的記憶了。

他要拿到報酬,然後到了血色森林裏,需要打開一個盒子,裏面……是一顆眼球!它定住了我,還靠近……

江星猛然摸了摸自己的右眼,但並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提問道:「你說我被奪舍了?」

女孩點了點頭:「是的,另外自我介紹一下吧,我的名字叫血靈,是你看到的那顆眼球的器靈。」

《在血月之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