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在異界建立理想之國
在異界建立理想之國 連載中

在異界建立理想之國

來源:google 作者:剎那輝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常玄 黎明

沒有打怪升級、沒有家破人亡需要報仇、更沒有廢材被人嘲笑只有一個眾生活着的異界,無數人在其中演繹着自己的命運展開

《在異界建立理想之國》章節試讀:

人有三急,因此常玄打開了房門,往一個方向走,打算找個人問問廁所在哪。

走了一會,周圍的建築不再那麼精緻,他來到了下人生活工作的區域。

他遇到一名比他現在這副模樣年紀稍大的青年,青年長的乾瘦,頭髮雜亂看起來挺長時間沒整理,衣服洗的發白,常玄估計他的地位還比之前送飯菜的僕人還低。

雜木,今年已經17歲,三年前,被父母托關係送到城堡當僕人;當僕人雖然辛苦且卑微,但有份工錢。

家裡地少,父母就能耕種完,不用他幫忙。又沒關係能讓他去學份手藝,還好他叔在府主府邸里工作了十來年,積累了些人脈,才讓他有機會進來幹些雜活。

他平時認認真真做事,說話也謹慎,沒得罪人,在城堡的日子還算過得去。

雜木並不是他名字,這世界平民是沒資格有名字,只能取個開頭帶雜的稱呼。

雲是沒落貴族,他的下一代就沒貴族名號了,為此他甘願當大貴族的食客,企圖建功立業,得到許些領地。

這天,他趕往廚房處理食材時見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迎面而來。少年細皮嫩肉的,一看就是貴公子,可是卻穿華麗的衣服可沒鞋。

他暗想以前也沒見過這少年,他是誰?帶着疑惑試探問道:「這位公子,你為何往下人工作區域走來?」

常玄隨意回答幾句漢語,讓青年明白他不會當地語言,再用肢體語言表達想小便。

雜木驚呆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對。

最終雜木決定先帶少年去的廁所,再帶他去找管家。

或許會浪費許些時間,沒法完成他的那份工作,受到責罵,甚至剋扣工錢,但這是一份機會。

對於他這種底層來說,機會是十分罕見的。一旦不去把握,一輩子就只能任勞任怨,過着一眼看穿的人生。

權衡利弊後,他決定把工作放下。

管家帶着幾個裁縫和鞋匠去常玄房間,他察言觀色,知道神使沒幾件衣服鞋子,便特意帶來他們過來給他定做幾套衣服和幾雙鞋。

發現神使不在房間,管家有點慌,他疏忽了,沒留下一個僕人照顧他。

管家正急匆匆召集閑着的僕人,吩咐他們去找神使時,雜木帶着常玄找到了管家。

「大人,這位公子是?」雜木問道。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你只要知道他是府邸的貴客就行。」

「你來這3年了吧?」管家看了他一眼接著說。城堡中他認識所有人,且都與他們打過交道。

「是,大人,只有三年的榮幸。」雜木低眉順眼回道。

管家接著說:「我見你做事還算伶俐,你以後就跟着這位公子,其他雜活就不用幹了,聽其吩咐便成。」「謝管家提拔,我定然不會忘記這份恩情。」雜木斬釘截鐵回答。

管家這才認真細看了雜木幾眼,覺得他懂事,以後說不定真能出人頭地。

他拍了拍雜木的肩膀,說:「以後工錢給你多一半,好好乾,我滿意不是重點,你得讓公子對你滿意。」說完便示意裁縫和鞋匠去測量常玄的身材。

雜木一個勁的道謝。

看着他們在測量自己的身體,常玄感覺到這裡的人對他太好了,好到不可思議。他暗想自己到底是什麼身份,自己該怎麼定位?

看似也沒人認識這具身體原本的身份,那他們到底把自己當什麼了,常玄有些擔憂,怕以後這裡的人知道自己不是他們想像中的人物,心裏落差後,會把他怎樣。接着常玄示意叫雜木教自己當地語言。

迫於壓力,語言他學的很快。

回想當初學英語時慘目忍睹的表現,再和現在對比,他心中感嘆,果然要自己想學,才學的快。

期間,隔壁房間的女公子被門口不斷傳來的聲音吸引了好奇心,她打開門,向聲音源頭望去。

驚訝的發現神使就在隔壁房間門口跟着一僕人學着語言。

關上門,她笑容滿面,開心的樣子若讓人看見,定然會使其沉迷。

「外面發生了什麼?」女僕疑惑問道。

女公子愉悅說道:「一個僕人在隔壁門口教神使語言,看來他就住隔壁房間了。」

「等他學會語言,定讓他吐出秘密。」

「他不說呢?」女僕問道。

「那就看我拳頭硬還是他嘴硬,他只比我小一兩歲,我欺負他父親應該不會說什麼。」晨光囂張的回答。

「他可是神使!」女僕弱弱說一句。

「那又怎樣,我不信寬宏的命運神連這種事都要在意。」晨光語氣不堅定的說著。

「你了解命運神嗎?還是算了吧。」女僕勸說道。

客室內,管家向府主彙報:「府主大人,經過劍仆調查,最近城內沒有人丟失孩子,而且神使確實是突然在市場上冒出來的。」。

「你說神使為何出現在這裡?有何目的?」府主向管家詢問但更像自言自語。

「小人不知,您定然自有定數。」管家回答道。

傍晚,學了一段時間後,他有些煩躁了。常玄便支開雜木,走進房間去了。

雜木透門縫,觀察着房間。他帶着期冀的目光看着那些有着精美雕刻的傢具,以及壁爐內零星的火苗帶房間的溫暖。

他渴望這一切,在城堡的三年時間內甚至沒看過這樣精美的房間。

他戀戀不捨的把目光離開,接下來他還要去向管家請教,請教下他應該如何伺候公子。

常玄往壁爐內添了些柴火,火焰的溫暖讓他心情更加放鬆。窗外飄進來的微風,吹動着火苗,讓它隨風搖擺,他的影子也跟其飄渺不定。

安靜下來,他感到孤獨,想念另一世界的家人朋友。不知自己消失後會怎樣?更不敢去想,這是他無比羨慕那些天煞孤星的穿越者們,他們可以沒心沒肺。

回想穿越,最大的疑惑穿越者為什麼是自己,搞不懂自己有何特殊。

這些讓雜木渴望的生活對他來說卻是雞肋。精美雕刻的傢具卻使用不方便、新意的世界卻沒有朋友很孤獨、健康新鮮的食材卻烹飪簡單缺少配料,這一切都讓他更加思念過去。

但人生還得繼續,走着走着風景就變了。

傍晚,管家對雜木說:「我說的規矩你記住了嗎?」

「記住了,大人。」雜木回到。

「等下你就帶公子去參加晚宴,今晚府主大人舉行晚宴,要向各位大人介紹公子,讓他們有個眼熟。以後每當有宴會你就請示公子,問他參不參加。」管家接著說。

「好,我這就去請公子。」雜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