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早安!首相大人
早安!首相大人 連載中

早安!首相大人

來源:google 作者:蠶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桉桉 顧一川

「首相,第一夫人把您的諾貝爾和平獎章賣了」「快把獎金也送過去」「首相,第一夫人被人撩了」「誰,給我列為A級通緝犯」「首相,第一夫人扇了公主耳光」「手沒事吧?」「首相,第一夫人說她喜歡影視小鮮肉!」「都抓去服兵役」「……」展開

《早安!首相大人》章節試讀:

  「首相,我就是!」

  男人語氣決絕,絲毫沒有說謊的樣子。

  堪稱影帝級別。

  這讓她不禁冷笑,覺得這傢伙是越來越膽大,假扮外交部長就算了,這次還公然冒充首相。

  在D國這可是大罪,簡直不可饒恕。

  「騙子,我承認你的表演無懈可擊,但你當我是傻瓜嗎,會被你一騙再騙!」

  蘇桉桉語氣激動,越說越自信,當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她的人已經到了辦公位前。

  雙手撐住桌面,目視面前氣場無比強大的男人,她毫不怯懦。

  她就要這樣盯着他,直到他退縮。

  但男人不為所動,反而在冰山一般的俊顏上,掛起一抹玩味。

  這女人,搞了這麼久,竟還不知道他身份。

  上次她並未正式成為國家幹部,那情有可原。

  但這一次呢?

  她都進入國家機關多日,竟還不清楚他的身份,這就說不過去了,難道上次抱的大腿,是跟柱子?

  奇怪的是,他並未產生負面情緒,反倒覺得這女人有趣。

  不認識,也有不認識的好處。

  至少她就敢理直氣壯地同自己說話。

  相反的,那些認識他的女人,哪一個在他面前,不是裝出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讓他倒進胃口。

  「聽你的語氣,好像同擎首相很熟?」

  宮厥詢問,不急不緩。

  「說不上很熟,我還小的時候,他經常來我家,對我比爺爺還親,怎麼怕了吧,騙人遲早會被打臉的。」

  蘇桉桉趾高氣昂,好像頓時有了靠山一般。

  她以為他裝不下去,會同她認錯什麼的,畢竟假冒首相可非兒戲。

  但男人並沒有,相反,他眉頭開始緊鎖,一副沉思的樣子。

  也不知道她這句話,哪裡深奧,讓他露出這般神情?

  宮厥的確從這句話,嗅出異樣。

  據他了解,擎首相遭遇過假扮成小女孩的侏儒特工刺殺,造成的陰影過大,因而從不待見任何孩童。

  就是依女王最疼愛的小孫女,擎首相也從未探望過,更何況是她。

  那真相只有兩種可能。

  要麼這女人說謊;要麼就是這女人同擎首相,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

  記得擎首相本來也是有孫女的,只不過他的孫女,意外看到了D國最大恐怖組織,紫荊花家族的頭目,為避免她被謀害,擎首相將她秘密送給別人收養。

  難道說,面前這女人,就是擎首相苦苦守護的親孫女?

  那麼,她如果對紫荊花頭目,還有印象的話,憑藉如今D國的實力,定能將紫荊花連根剷除。

  「你見過這個徽記嗎?」

  宮厥從抽屜中,拿出了他一直在調查的紫荊花圖案。

  那是歷屆總統被刺殺,現場唯一能找到的線索。

  只要她認識這個印記,那邊可以證明,她正是擎首相送走的孫女。

  好端端的,蘇桉桉不知道這男人,怎會突然讓她看什麼刺青圖案?

  但這紋路,給她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種感覺,縹緲似煙,她沒來得及深思,便完全消散,讓她毫無頭緒。

  「不認識!」

  她只能這樣回應。

  「你再看仔細一點。」

  宮厥不死心,因為這是挖出紫荊花家族的唯一線索。

  「誒,你這騙子,到底想怎樣,我到這是來做首相御用翻譯的,可不是你的戲弄工具,如果氣走我,等擎首相回來,看你如何交代。」

  蘇桉桉不加理會。

  「……」

  宮厥作罷。

  什麼擎首相的孫女,看來是他一想天開。

  估計真如另外一個傳聞所說,擎首相那個孫女,其實早就死了,只不過老人家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才會編出將她送人的傳言。

  他將徽記放回,卻看到抽屜中的邀請函。

  那是他剛收到的,依女王為接待法國代表團,而設立的晚宴邀請。

  已經有好幾個家族千金,邀請他做她們舞伴,他都推辭了,但艾嘉公主那邊有些難辦。

  作為依女王的孫女,他無法按通用辦法推脫,只有他帶上女伴,才能避免同她有所接觸。

  「今晚,有個晚宴,你要做我的舞伴。」

  宮厥理所當然道。

  但蘇桉桉聽得不爽。

  又是這種命令式的語氣,這男人還真把自己當首相了。

  「我是首相御用,只聽首相一人差遣。」

  她沒好氣。

  宮厥有苦難言,他既想不讓蘇桉桉知道他的身份,又想讓她聽自己的話,感覺還真有點自討沒趣。

  還不如讓楊振進來,好好告訴這不知好歹的女人,他到底什麼身份。

  驀地,他想到一個主意。

  拿出一張紙,便寫了一行字,還不忘記蓋上代表首相身份的印章。

  「這正是擎首相的意思,他離開辦公廳前,還給你留了張字條。」

  宮厥將臨時寫的字條,推到蘇桉桉面前。

  蘇桉桉接過來一看,發現還真蓋有首相印章,這說明的確是擎首相寫給她的。

  不過這字感覺還濕濕的,像是剛寫不久。

  「你該不會假傳相意,用首相的印章,臨時給我寫的吧?」

  她越想越有這種可能。

  「咳咳……」宮厥乾咳了兩聲,道:「你知道假傳相意,按照法律要判多少年嗎?」

  她搖頭。

  宮厥嚴肅說:「無期!」

  「呃!」

  她被嚇了一跳,想着一輩子都要在監獄度過,她就覺得這傢伙沒那個膽子。

  可是,她不明白,擎首相連她長大後的面都沒見過,怎麼就突然讓她做這什麼宮厥的舞伴?

  這事情,也太離譜。

  再說,她根本就不會跳舞。

  雖然蘇家也舉辦過幾次舞會,但他父親從未讓她參加過,故而她也懶得學什麼舞步。

  「你能不能找別人啊,我根本不會跳舞。」

  「這都是首相安排,我也是被迫。」

  宮厥攤了攤手。

  嘴裏雖然這樣說,但蘇桉桉卻並未在男人臉上,看到一絲被迫表情。

  這種安排,他似乎很滿意。

  「可是我沒有禮服,去了只會給首相丟臉。」

  她繼續想着推脫之詞。

  像這種上流圈子舉辦的晚宴,她一向不怎麼喜歡,可能同她身在豪門,卻一直被當做外人看待有關。

  更何況是女王舉辦的晚宴,請的都是D國貴族,她就更不想去了。

  「禮服?我差點給忘了。」宮厥按下內線鍵,說了一句意大利語。

  雖然蘇桉桉懂得多門語言,但宮厥說得太快,讓她沒能聽清楚,好像是讓什麼裁縫進來。

  不到一分鐘。

  辦公廳大門被推開,楊振領着數個裁縫裝扮的人進來。

  在他們身後,甚至還跟着一隊身材一流的模特,她們全都身穿名貴禮服,踏着貓步而來。

  「這是?」

《早安!首相大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