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糟了!炮灰發現身邊全是大佬!
糟了!炮灰發現身邊全是大佬! 連載中

糟了!炮灰發現身邊全是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狸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狸橘 現代言情 薛思明

無cp+女魂男身+撩妹撩漢大預定!穿書前薛思明有三個愛好:賺錢、摸魚、看熱鬧(美食、美景、美人我全都要!)過了幾個月後成了賺錢、睡覺、看自己就好薛思明端着水杯躺在沙發上,如是說道:平平淡淡才是真提問:穿書後發現媽媽是豪門虐文女主,而她身邊有一個對自己不那麼友好的黑道大佬生父是音樂世家的繼承人錢權無數,但想通過自己這個炮灰兒子追回前妻,問薛思明該怎麼辦?更讓人頭痛的是整本書除自己是炮灰外,其他人全部都前途光明的樣子!而且他們還全是大佬怎麼辦?薛思明長嘆一口氣感嘆道:「我想涼拌」求人不如求己!幾個月後,他憑藉顏值與實力成了全國最紅最有實力的新生代!拿影帝、開公司、辦雜誌他慢慢從別人家的偶像成為別人家的好老闆?!!某天他坐在工作室看着手中的一堆消息扶額思考「只是完成角色心愿,怎麼順帶成了主角團的心中理想?展開

《糟了!炮灰發現身邊全是大佬!》章節試讀:

何從這一摔摔的可不輕,半晌才從地上坐起來可見他使了多大的力氣

「這要是我真的被頂到牆上,想想就覺得疼。」薛思明站在一旁,背後都是圍觀的人群。

何從推開了從周圍過來的人,他瞪着被肉擠的細小的眼睛。呼呼的喘着粗氣,一把推開離他最近的人,又嗷嗷叫的向薛思明衝去

這一幕也把走廊上的學生嚇到。驚嚇之餘也為薛思明擔心。大家又替薛思明捏了把汗

薛思明瞟了一眼門口消失的幾個身影,這時沒有大家想像中的緊張和害怕。

這時他想的是幸好我手機開的是攝像廣角。

一走神有兩次慢了一拍差一點就要撞倒,讓人看了非常的心驚膽戰。

何從使勁瞪着自己的眼睛,像是使勁要從薛思明的身上找點不同來着。

或許是真的累了,撞了幾次後發現根本沒撞成,於是又開啟剛才的模式。

「何同學,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每次都能那麼不講什麼道理?」思明態度變得十分誠懇,彷彿正在被威脅的人不是自己。

何從一屁股坐在台階上看着在後排站着的薛思明,指着他說:「不講道理?我告訴你,你可以問問學校里的人我就是最講道理!我勸你識相點趕緊跟我道歉,然後交檢查費我就原諒你這次的頂撞」

「不!可!能!」

何從不知是因為這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扔了面子還是怎樣,反正又有了力氣站起來。

薛思明看着對方衝過來的腳步,甚至都沒動手,只是一個後退躲得過去。

如此幾次,何從已經被戲弄得滿身大汗,他氣得急紅了臉。可嘴上呵呵的喘着粗氣:「你是屬泥鰍的嗎?有本事我們兩個都別摔跤,看誰厲害」

「那你贏了,我不會」

何從也是徹底沒了脾氣的感覺,他甚至還帶點妥協的語氣說道:「那你跟我打一架吧!光明正大的打一架,要是打贏了我以後就不收你檢查費了。」

薛思明搖了搖頭一本正經的講:「我也不會,我是好學生,好學生應該從不打架,是你在攻擊我,我只是躲避而已~」臉不紅,氣不喘對比何從的狀態可以說是截然相反

「那有什麼是你會的?」

「做題」

坐在地上的何小霸王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你讓他打架,翻牆他都行。

唯獨這做題,真是愁的連頭髮都要掉禿了。妥妥學渣,所以他非常討厭學習好的人,這事兒大家都知道。

所以薛思明老是被收檢查費或許也與此有關。

看着自己眼睜睜的抓不到薛思明,何從覺得這個人。真的從未如此討厭過,然後就打算再來一次「霸王摔」的時候。

門口突然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大喊「都住手幹什麼呢?怎麼都圍在這?」

思明扭臉兒看去,一個身穿白色襯衣並把下擺塞進深色褲子里,腳穿皮鞋的禿頂老人正在教室門口,睜着那雙渾濁的眼睛瞪着自己。

來的人正是學校的教導主任,剛才倆人一個人扔一個人躲,自己根本沒看到人臉,結果等兩人停下扭向自己時,這才看到一個學校出了名的刺兒頭,一個常駐年級第一 。

這想都不用想,八成是那個刺頭又惹禍了!但無奈誰讓那個刺兒頭,有個當見錢眼開的副校長的叔叔

教導主任面上嚴肅,但在心中長嘆了一口氣,他一個再混幾年就退休的老頭,一看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但是他又能怎麼辦?保住自己的飯碗才是件正經事兒啊!只能各打50大板,趕緊散開吧!

「你們兩個知道自己是學生嗎?在教室里這麼公然的打鬧,影響多不好知道嗎?有沒有一點是為學生的責任感?

你們兩個人各就這件事寫一份3000字的檢討書,明早給我送過來,現在趕緊回各自的班級去!」

一側身向後面擺了擺手催促道:「後面的人別看了,趕緊散了去,不然的話你們也寫了個3000字!」

對於教導主任這種各打50大板方式,薛思明早有預備,在原劇中主角可是沒少吃這種暗虧。

畢竟明天的上交後的檢討書裏面內容會變成什麼樣,很難有人保證。

他嘴角上揚帶着一絲笑意,臉上不帶着一絲一毫的生氣委屈眼中帶着真誠:「老師,今天何從同學來找我聊天,結果他太開心了,一不小心就這樣了」

這其實正和教導主任的心思:「兩人代表的校長和副校長都是他不想得罪人,可不罰又不太好。現在薛思明的理由屬於正瞌睡來枕頭」

儘管這個解釋假的令人窒息,何從本人都瞪大眼睛,一臉懵逼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