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賊船
賊船 連載中

賊船

來源:google 作者:吃墨水的洗衣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墨水的洗衣粉 奇幻玄幻 程煦

人生是船無岸無邊百舸爭流互不相干人生是船終達彼岸孤舟引渡共赴黃泉奈何世人推我上賊船,難渡眾生靠岸我叫程煦,俗性一個程,旭聲讀我名,是個黑人堆里長大的龍漢人展開

《賊船》章節試讀:

四人在大殿的談話表面上進展的很順利,實則有很多暗藏的交鋒。當然,對決的主角是傑洛特和鄧寅兩人,程煦與伊西絲表現的更像是伺候談話的小妾,唯唯諾諾的並不發表什麼意見。

傑洛特一邊大開條件誘惑鄧寅師徒,一邊明裡暗裡地鼓吹自己30年來積蓄的力量,表示自己並不是真的特別需要師徒二人的幫助。鄧寅則彰顯了自己的實力,以及他們師徒二人在龍漢的影響力。值得一提的是,兩人自始至終從沒有吐露過任何「大逆不道」的話語。表面上,這就只是一場利益交換的商談,無關任何目的。

在談話結束後,鄧寅告訴程煦:「雖說我們表面上是平等的合作,但我們師徒二人畢竟勢單力薄。要不是他們需要我們對其提供助力,他們甚至可以用絕對的力量從我們這裡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以後,你面對伊西絲與傑洛特時一定要小心行事。」

程煦對師父的觀點深表贊同,即便現在有了一個大高手師父撐腰,他也沒有從被伊西絲支配的恐懼中走出來。

岡亞城中有許多被底比斯安**來的眼線,那位泰芙努特女神對任何一個手握兵權的行省都不放心,哪怕是像岡亞行省這樣的,首府修行者還需要上街買賣農產品的貧瘠地區。

傑洛特並不想將他們二人暴露在底比斯的視野里,於是告訴他們盡量不要拋頭露面。傑洛特「生前」就是殺手,善於隱藏而且實力強大,並不怕被發現。而程煦明天則會被安排一個身份送到底比斯的阿蒙學院修鍊。在美斯爾,只有底比斯的阿蒙學院才能培養出真正的高手,就連獨立行政的各行省都不行。像阿魯夫這種級別的高手絕大部分都是從阿蒙學院走出來的,這其實也是美斯爾帝國長期穩定統治的根本。

程煦走後,鄧寅將留在岡亞城為岡亞行省辦事。師徒二人生死一別後剛重逢便又要分別,一時間有千言萬語想要對彼此訴說。

岡亞城宮殿的一處無人露台上。

「師父,您為什麼變成這副模樣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大殿時,程煦可被鄧寅蠟黃淤黑的臉嚇了一跳。

「煦小子,你我表面是師徒,實則是主僕啊。」鄧寅直視着前方的風景說道。

「師父,怎麼會,您雖然沒有教過我修鍊,但是您在神像盆地照顧了我五年,已經是我在世上最親的人了。主僕什麼的都不關我的事,您就只是我的師父。」

鄧寅聽了他的話,哈哈大笑起來,一身死氣都彷彿消散了不少。

「好小子,好小子,不枉我變成這半活不死的樣子,不過你一定不能忘記自己仇恨,程氏一族就靠你了!」鄧寅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放心吧師父,就算是只為了你,我也會重返龍漢星系的,更何況,我非常想知道我親生父母當年的狀況。」

「我三十年前就練了活死人經來到這裡,清洗了曾經的一切痕迹,《活死人經》只有死過一次,才能作為活死人恢復並且變得更加強大。當年我練此功法也是受程王所託,如果我直接來到美斯爾,以我金剛境的修為,非常容易被與龍漢朝廷親近的底比斯城發現。而且這樣我也就更有能力幫助小王爺,所以才出此下策。本來是要等你父親來後憑信物找到我,可是造化弄人,我一等就等了三十年。不過還好最後等到了徒兒你,這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師父當年教給我的神秘符號,恐怕就與程家寶庫有關吧。」

鄧寅一聽,急忙神神秘秘的小聲說道:「確實如此,不過,此事萬萬不可讓岡亞人知曉。」

………

第二天很快來臨,臨走前,程煦被伊西絲叫了過去。

不出程煦所料,伊西絲又恢復了那副「致命誘惑」的樣子。不過程煦這幾天已經對她的反覆無常見怪不怪了,至少他能感覺到,伊西絲本性並不壞。

這次程煦剛見到伊西絲就先發制人,頂着一張陽光清秀的臉甜甜叫道:「伊西絲姐姐」

這稱呼對伊西絲很受用,她開心地走到程煦面前仔細端詳起來。

「我的好弟弟,你今天變乖了呢。讓我看看,嗯,傷好的差不多了。姐姐本來還擔心你的傷好不了,去了學校被人笑話呢,那樣姐姐可就內疚死了。」

話說完,還故意踮腳輕輕拍了拍程煦的頭。伊西絲大概有一米七的身高,程煦大概只有不到一米七五的樣子,因為當奴隸一直吃不飽飯,所以看起來非常瘦弱。

「嗯,很棒的小夥子,在學校要好好吃飯 ,再長高長壯一點哦~」

果然,程煦還是適應不了說話拿腔拿調的伊西絲,被她弄得有些臉紅起來。

伊西絲看着他有些害羞的樣子暗自竊喜,同時手中變出了一個銀制手串,每一顆珠子上都刻着一些神秘花紋。

伊西絲一隻手將手串放到程煦面前道:「怎麼樣,喜歡嗎?定情信物哦~」

「啊!」

聽到這話,程煦的臉瞬間就漲紅了,結結巴巴的道:「定…定情信物??」

「對啊,你不願意嘛。」

看着伊西絲楚楚可憐的樣子,程煦整個人的神經都錯愕了,紅着老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着程煦的反應,伊西絲立刻綳不住了,笑地合不攏嘴。眼看程煦越來越尷尬,伊西絲只能強忍着笑意解釋道:「當然騙你的啊,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這是空間儲物手鐲,由掌握了空間能力的陣師銘刻打造。這串手串里裝着姐姐精心為你準備的東西,都是在外面上學用的到的。」

所謂陣師,就是在器物上銘刻陣法以使器物增強或實現某種特殊功能的職業,程煦以前對陣師也略有耳聞。

「還愣着幹什麼,趕快收起來啊!」伊西絲佯嗔道。

程煦連忙將手串戴在了手上,真誠的道:「謝謝姐姐。」

伊西絲對他的照顧讓他感到自己像有了親姐姐一樣,感動地都快忘了,他這位姐姐前幾天還冷血無情地殺了自己的幾個便宜師兄。

底比斯城雖然比鄰岡亞行省,但岡亞城與底比斯城的距離也有幾萬里之遙。從美斯爾各首府到都城底比斯雖然有小型傳送陣,但那主要是是給各大行省的領主彙報工作用的。為了掩人耳目,程煦只能偽裝成普通人,乘坐馬車前往。這樣才能不留痕迹地到達底比斯,更容易完美的套上岡亞城給他安排的新身份——龍漢富商送來美斯爾求學(躲避)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