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怎麼男人也要種田呀
怎麼男人也要種田呀 連載中

怎麼男人也要種田呀

來源:google 作者:子琪來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司羽 顧琛

我!顧琛,堂堂一米八男子漢今天穿越了!穿越我能理解,可是為什麼別人都是達官貴族,穿金戴銀,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而自己只能左手種子右手工具的幹活?我說NO,大NO特NO於是顧琛入股酒樓,憑自己的金手指將酒樓越開越大名聲大噪!看着越來越多人關注到他,某人心裏就不樂意了,拉回家中丟進床上壓着說:「你做飯給他們吃,而你,給我吃!」顧琛心裏表示:誰能救救我?展開

《怎麼男人也要種田呀》章節試讀:

得有半個時辰才到鎮上,梁叔幫着把背簍放下去,給顧琛指了菜市場的路,告訴了顧琛一會兒還是在這裡匯合後就趕馬車走了。

顧琛也挺謝謝梁叔的,不是梁叔指路自己還得好一會兒才能找到菜市場,背着肉來到菜市場看到還有好幾個攤位沒有被人占,選了一個相對好一點的位置就開始擺攤了。

顧琛相貌較好,而且又洗乾淨了,現在的模樣真是白白凈凈,說是皇帝的兒子也是配得上的,來往的婦人和年輕婦女看顧琛在賣肉,心裏看着人舒暢,也是去支持了一把他的生意。

才沒多久就把肉賣光了,隔壁的人都有點眼紅,長得好看好處就是多,顧琛點了一下,賣了有二兩銀子之多,也還算滿意,帶上背簍就去了熱鬧的集市上。

在布匹店門口的顧琛把背簍放在了門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才踏進門去,裏面的掌柜有注意到他剛剛的行為,對他這個人也是高看了一下,即是窮人家,但禮節尚存。

若是就剛剛那個樣子進門來,怕也是會讓自己些許顧客不滿,畢竟那個背簍看起來髒兮兮的,有點味道的感覺。

顧琛前腳踏進去後腳掌柜就出現在了身前「小公子想買點什麼?」

對於有禮節的人掌柜也是很喜歡的,所以對他言語之間也是透露着欣賞和禮貌。

顧琛倒是沒想到這店鋪掌柜居然會這麼熱情「就想買點現成的被褥和衣裳啥的,你這可有?」

「有的有的,來來來」掌柜拉着顧琛移步向前,一一的給他介紹自己店裡的東西,有布就有好與差,但也沒只介紹好的,掌柜也是把差的也給他看了。

顧琛對這種態度很受用,當下就買了兩套便宜點的衣服,畢竟銀子有限,好的衣服以後也能穿,沒必要現在就買,掌柜也沒嫌棄他。

最後買了兩套衣裳和兩套現成被褥付了三兩銀子進了店鋪門,和掌柜也算是相識了,以後也會常來。

算了一下身上還餘下四兩銀子零兩百文錢,這樣是不夠翻新房屋的,怎麼也要個三四十兩銀子才能夠,抓了抓腦袋想想自己還能幹啥呢。

又去商鋪買了大米和麵粉,帶着大包小包的準備去早上的位置等梁叔,來到的時候早上一起的人基本都到了,還和顧琛打了招呼,幫他拎東西。

一行人也是等了好一會兒才把梁叔等來,接下來就回了村子,下車的時候顧琛付給了梁叔兩文錢,因為都是村子裏的人,熟悉,基本都是回村裡了一次性給。

梁叔點頭示意收到了就把他放在院子前趕馬車回自己家了,顧琛把東西都搬回了屋子就準備做飯了,折騰一頓自己都還沒吃飯,現在肚子咕咕叫的。

說來也巧,顧琛家旁邊有一棵很大的樹,樹枝有高有低,正好可以拿來掛肉和洗好的衣裳之類的,還挺方便呢,去樹上割了一塊夠自己吃的肉在石塊人切好就去河邊打水去了。

今天顧琛準備做一個小炒肉和一個白水菜,人就自己一個,沒必要三菜一湯,做多了也吃不完,簡簡單單的隨意做一下就可以了。

打好水回來順便撿了好些石頭搭了另一個灶台,試了一下可以用,才燒火淘米煮飯,這邊的灶頭就可以用來炒菜,把青椒切好放一邊備用,燒好火等鍋見紅。

鍋紅放油,將切好的青椒放入進去在鍋內干煸,等青椒炒的起皺的時候再把它給盛出來放在碗里再次備用,放油,把切好的肉放進去,加入味精攪拌均勻。

到了火候再加入鹽和醬油,把炒過的青椒放進去略微翻炒一下,一道家常菜小炒肉就可以出鍋了,顧琛把小炒肉盛進碗里再把鍋清洗乾淨,放入清水,把洗好的白菜洗進去等它跟水一起煮沸。

白菜煮熟盛出來滅了火,看到隔壁灶台的米飯也好了,就把米飯拿了出來把火順手也給滅了,這頓飯就算是完成了!特別香。

顧琛出身的家也算是小富貴家庭,但是自己沒事就研究菜,在家裡也是自己做飯,基本的菜都會做,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穿越過來以後自帶做飯金手指,所以做的飯菜可比之前好吃了不止一倍。

一頓飯吃的那叫一個舒服,感覺生活都美滿了一樣,飯後熱水洗了碗,又帶着新衣服去了河邊用今天新買的皂角美美的洗了個澡和頭,但沒有吹風機,只能用空間里拿出來的毛巾擦個七八成干,其餘的就等它自然干吧。

換上新衣服就把舊的給丟了,現在的月份是六月,正是天氣熱的季節,頭髮沒一會兒就自己幹了:「古代真麻煩,男人還要留長發,還是短頭髮好,一擦就幹了」

天大黑,點上蠟燭顧琛數了一下餘下的錢,還有二兩銀子,嘖了一聲表示不滿意,用錢容易賺錢可難,明天還是得去後山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收穫才行。

時間來到第二天,顧琛起床將就着吃了昨天沒吃完的菜就去了後山,路上進了空間推開用的門拿了一把弩,這還是剛才才解鎖的新鮮玩意兒,有了這東西風險也小了不少,至少不用像那天一樣擔心來擔心去的了。

今天還沒到深處就聽到了野獸的怒吼聲,顧琛趕緊小心翼翼的上前打探情況,原來是一隻老虎和一隻狼發生了鬥爭,看起來都不沒討到好處,各有所傷。

顧琛眼睛一亮,這不就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嗎,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啊簡直是,趕緊上弩找機會給它們都射死。

看準時機顧琛直接就把弩箭射入了老虎的腦門,一擊即中,當顧琛想把狼也射死的時候發現它已經躺地上了,心裏不由疑惑:「狼也會裝死?不應該吧」

「我的好宿主,它不是裝暈,是難受倒地了」

「 這你都知道」

「那當然,我可是宿主的好系統」

顧琛腦子裡看到系統一臉的傲嬌樣,得知情況這才敢走過去,到了跟前這才發現這狼是懷孕了,看這個樣子就是動了胎氣,但是自己哪兒會這些啊,又不是醫生,當初也就是個程序員而已。

狼看到蘇言澤自然也是滿臉的戒備,看着他從懷裡摸出一本書,還有點疑惑不解:「嗷嗚?」

「叫什麼叫,再煩我給你宰了吃了」顧琛低頭輕吼一句狼,嚇的它趕緊閉上了嘴巴,蘇言澤還有點想笑。

腦袋裏面想着狼怎麼生仔後翻開百科大全,看了幾眼就把書合上了,沒什麼有用的信息。

百科大全里並沒有出現太多內容,只說一隻母狼一胎最多生下三隻到九隻小狼仔,看這隻母狼也沒有太多的痛苦之色應該是能自己生下來的。

眼下估計也就是害怕周圍來了什麼危險的東西這才不敢生,顧琛雙眼直視母狼:「你放心吧,我幫你看着,不會讓別的什麼東西靠近你的」

所謂萬物皆有靈,母狼應該也是懂了自己的意思了,低聲朝着顧琛嗷嗚了一聲便開始了艱難的生崽子之路。

顧琛環視環境,防止有危險來臨,過了一個時辰左右母狼生下了最後一隻崽子,顧琛看了一下,一共有六隻。

生了孩子的母狼沒有太多力氣力氣,朝天大聲嗷嗚呼喚着自己的夥伴們。這個過程中顧琛從空間里拿出一塊今天剛解鎖的肉遞給母狼,正好可以給它補充力量。

剛沒一會兒就聽到地上的樹葉被踩的窸窸窣窣的,來了好多狼,領頭的狼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怒視顧琛,呲着牙齒彷彿下一秒就會上前撕咬他。

母狼知道了它的意圖,朝着它就叫喚了一聲,領頭的狼悄悄地淺夾了一下尾巴這才收斂了對顧琛的怒火,快步跑過去舔母狼去了。

「嘖,這不是妻管嚴耙耳朵嗎這不是」顧琛笑着吐槽了一句,然後就看着公狼回頭丟給了顧琛一個你不懂的眼神。

事情也解決了,召喚來的夥伴也叼着崽子準備離開了,公狼母狼回頭望了顧琛一眼就走了。

顧琛這才去把老虎拉着回家,一頓折騰,到家裡盤算這隻老虎應該怎麼弄,看了一眼就有了處理的方法,皮扒了,肉賣了,應該就可以翻新房子了。

好歹自己是現代人,一刀剝皮的技術還是有的,就算不懂也還有百科全書罩着自己,快速的處理好了這隻老虎就去了梁叔家。

叩叩……

「梁叔梁嬸在家嗎」顧琛敲了敲門,但是裏面沒人答應,外面倒是答應了。

「小夥子俺在這兒呢,找俺啥事」

顧琛回頭看到的是梁叔,看這樣子應該是剛從鎮上回來「梁叔,明兒我要去鎮上,你帶帶我」

「好的好的」梁叔點頭。

跟梁叔在門口客套了一會兒才回家,就簡單的炒了個肉隨便糊弄了一口,這次去鎮上可不止賣肉和老虎皮一件事情的,顧琛的目光更遠!

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洗漱完畢就去了梁叔家一同出門前往鎮上,人還是那麼些人,也沒啥變化,環境也還是那些環境。

下了車梁叔依舊是那些囑咐顧琛一一記在心裏,但這次不準備去菜市場賣了,這回要干大買賣!

邁步向著繁華的集市前行,步伐停在了一家很大的酒樓門前「就是這兒了!」

顧琛走進去就有小二迎了上來「客官裡邊兒請」

「小二,我不是來吃飯的,我是來跟你們掌柜談買賣的,可否稟報一下?」

小二打量了一下自己並沒說什麼,答應了一聲就去找自家掌柜去了,顧琛不由得感嘆這小二格局還挺大,沒有看自己這個樣子就把自己轟出去,果然人間也都還是美好的呀。

不一會兒一個留着鬍子的中年男子就跟着小二走了過來:「公子,這位就是我家掌柜,您忙」

說完小二就退下迎客去了,剩下顧琛和掌柜互相打量,最後還是掌柜先開的口:「公子,書房走着」

一路掌柜把顧琛迎上了二樓書房「不知小公子找在下是要談何生意啊?」

「我想來掌柜也是格局大的人,見識的也廣,定是識貨的人,我這東西可不多見,還是先看貨吧」顧琛把背簍上的布扯開,裏面是滿滿的老虎肉。

「咦……這是……」掌柜假似疑惑的看着顧琛。

顧琛心裏自然是明了的:「掌柜心中既有所知,又何須裝成這副模樣,我們敞開了說豈不是更好呀?」

「這是昨日我上山獵來的老虎,不偷不搶正大光明,生意也是做得,掌柜無需擔心。」

既然顧琛把話說開了掌柜也是知道的:「小公子怎麼說?」

「掌柜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這地兒的人大多捕魚不敢打獵,但魚多見,這野獸可不多了,有了一次,咱們還會有下次的,掌柜你說是嗎?」顧琛給了掌柜一個眼神。

掌柜也是老滑頭,這種東西自然也是懂的「看你這也是有幾十斤,我給你一百兩銀子,可比外面高了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