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渣爹追妻火葬場
渣爹追妻火葬場 連載中

渣爹追妻火葬場

來源:外網 作者:顧黎月厲景川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黎月厲景川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渣爹追妻火葬場》章節試讀:

「是她打的。」
顧曉柔扁了扁唇,「她一進門就說念念冒犯了我,直接就甩了念念一巴掌,我都來不及阻止。」
說完,她還做出一副心疼的模樣,蹲下身伸手想碰念念的臉,「很疼吧?」
念念滿是敵意地看了她一眼,一巴掌拍掉了她的手,從厲景川的懷裡鑽出來,一路小跑到了黎月身邊,小手勾住黎月的手指,「你……你沒事吧?」
黎月挺直了被踹得生疼的脊背,「我沒事。」
顧曉柔這一腳用了十足十的力氣,她身上有五年前車禍的舊傷,剛剛那一腳,差點讓她疼得站不起來。
念念也深知這一點,她焦急地扯着黎月的手指,將她安頓在沙發的一側坐下,「疼么?」
小丫頭關切的聲音和態度,讓厲景川淡淡地擰了眉。
「曉柔,你說是她打的念念?」
顧曉柔的手指在身側默默地握成了拳頭。
她沒想到,這小孽種居然對一個女傭這麼盡心儘力。
「我也很奇怪,為什麼她打了念念,念念還要對她這麼好。」
顧曉柔抿唇,「也許念念是覺得,只要她對那個傭人好,不承認是她打了她,就可以把這一巴掌嫁禍給我,讓你對我有意見了。」
說完,她從眼角沁出幾滴淚來,「反正剛剛只有我們三個人在場,這個女傭不承認,念念也不承認,我就算再努力解釋,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女人的話,讓念念猛地睜大了眼睛。
「就是你打我的!」
她一直在國外生活地很好,也被保護地很好,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會撒謊的大人!
「你說是,那就是吧,我總不能跟你一個小丫頭爭。」
黎月眯着眸,冷冷地看着顧曉柔。
這女人比她想像的還要冷靜。
明明是她打的念念,可現在她卻要擺出一副不願追究的受害者的姿態,把黑的說成白的!
「念念,對不起。」
顧曉柔吸了吸鼻子,聲音委屈極了,「雖然我沒有打你,但是你想讓我給你低頭,我還是會低頭的。」
念念震驚地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你明明就打我了!」
「那這樣吧。」
顧曉柔抬起手,輕輕地在自己臉上甩了一個巴掌,「你說我打了你,我現在也打了我自己,扯平了。」
說完,她抹了一把眼淚,「念念,這件事到此為止好不好?不要再用這種小事來為難你爸爸了。」
念念氣得小身子都開始抖了!
這女人怎麼這樣!
明明是她打了她,她的臉現在還疼着呢,現在這女人居然說得好像是她在無理取鬧一樣!
小丫頭委屈地咬住唇瓣,終於控制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
「你是壞人!你就是壞人!」
「是你打我的!你還嫁禍給小阿姨,你是最壞的人!」
念念哭得小身子都在抖。
她畢竟是個才剛剛六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斗得過心機深沉的顧曉柔?
黎月抿唇,抬手將念念抱在懷裡,輕輕地撫慰着,「顧小姐,你說是我打了念念小姐?」
顧曉柔別過臉去,「我都說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我也道歉了,也不追究了。」
「你也不要再提起來了,免得念念又傷心。」
抱着念念的女人淡淡地勾唇笑了,「那如果我一定要提呢?」
厲景川坐在沙發上,目光幽冷地掃過黎月的臉。
女人微笑着放開念念,從衣兜裏面掏出一支錄音筆來。
顧曉柔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她眼裡閃過一絲驚恐,下意識地就想要衝上來將錄音筆奪走!
黎月冷靜地躲過,手指捏著錄音筆,淡定地將錄音筆的開關關掉,將錄音筆里的內容調到剛剛她進門之後。
「是我打的。」
「想為這小孽種出氣?」
「年紀小就不能打?」
「誰讓這小賤種到處亂認爹?她活該!」
女人冷漠高傲的聲音從錄音筆里清晰地傳來。
顧曉柔站在原地,臉上就像是打翻了的調色盤,青一陣紅一陣,白一陣黑一陣。
錄音播放完,黎月淡定地將錄音筆放回到衣兜里,「顧小姐,人證物證都有了,你還堅持,是我打了念念小姐么?」
說完,她低下頭仔細端詳了一下念念臉上的巴掌印,心裏心疼地不行。
她咬唇,「這一巴掌打得力道不輕,能清晰地看清楚手掌的輪廓。」
「顧小姐要和我一起,跟念念小姐臉上的巴掌印對比一下么?」
顧曉柔徹底說不出話了。
她咬唇,驚慌失措地回頭,「景川,我……」
身後,高大冷厲的男人依然優雅地坐在沙發上。
只是,他身上的氣場更冷,更沉了。
像是沉寂了萬年的冰山,隨時會雪崩地將人吞下去。
「厲先生現在應該清楚,打念念的到底是誰了。」
黎月深呼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將眼淚汪汪的小丫頭抱在懷裡,「既然沒有我的責任了,我就帶着念念小姐去上藥了。」
說完,她抱着念念抬腿上樓。
厲景川眯眸,看着女人的背影,眸色幽深。
「景川……」
顧曉柔咬牙,「其實我……」
「念念是我女兒。」
男人低沉的聲音冰冷淡漠,「過去六年她怎麼過來的,我不清楚,但以後的人生,我會盡我所有,給她一個更好的人生。」
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掃了一眼顧曉柔被黎月打得紅腫的臉,「既然傭人替念念打回去了,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
顧曉柔心底一喜,連忙湊上去,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又聽到他冰冷的聲音響起:
「但是以後,藍灣別墅你不必再來。」
女人的心猛地跌到了谷底。
她默默地咬了唇,「可是景川,我怎麼說也是你表面的未婚妻,你不讓我再來找你……」
「你也知道,是表面的未婚妻。」
男人站起身來,高大挺拔的身影背對着她,「當初我答應你和你做表面的未婚夫妻,是看在顧黎月的面子上的。」
「如今,你傷害了我和顧黎月的孩子。」
「我想,如果今天的事情她知道了,也不會再允許你和念念見面的。」
說完,男人冷漠地抬腿上樓,「送客!」
「顧小姐,請吧。」
顧曉柔咬唇,惡狠狠地盯着樓上黎月和念念離開的方向。

《渣爹追妻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