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瞻彼大荒
瞻彼大荒 連載中

瞻彼大荒

來源:google 作者:阿芙樂爾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澹卿 郁淵

他是恆澤尊主,她是滄虞帝姬一朝,他受滅國之災,成為北荒尊主的奴僕而她費力將他置於身側,步步為營,處處籌謀,助他復國本是一對有情人,但天道無情最終他浴火得以新生,而她卻永不入輪迴展開

《瞻彼大荒》章節試讀:

不一會兒,阿蘇莫又走入殿內。

「郁錦帝姬應該知道這件事了。」

郁淵不語,她就是做給郁錦看的。

這些年來郁錦與越綦勍勾結之事,她早就心知肚明。

她之所以不動手,一方面念她只是為了帝位,並無其他歪心思,另一方面也是念及滄虞皇先命。

但如若郁錦依舊不收手,做出出格之事,那她也只能負了先皇的囑託。

「殿下用心良苦,但恐怕澹卿尊主…」不會領情。

「他本就該乖乖待在本殿身側,坐收『漁翁之利』。可惜啊,他復國心切…」

沉默了一會兒,郁淵笑道:「阿蘇莫,萬死窟,可是個好地方啊。」

阿蘇莫恭敬地站在一旁,聽她說。

「本殿未塑人形之時,就在那裡待了千萬年。現在,倒真是有點懷念那時。」

聽到這話,阿蘇莫心裏一沉,是啊,如果殿下不塑人形,根本不會遭受寒毒之苦。

他立馬開口問道:「殿下為何還不取鳳凰翎?」

郁淵收住笑容,她選擇澹卿,其實最初是為了拿取他身上的鳳凰翎,來壓制自己體內的寒毒。但自那一晚同床後,她發現與他簡簡單單的貼身而睡,就能得到比藥水抑制更好的效果。所以,不奪取也未嘗不可,只要把他留在自己身側便好。

「三日後,再把他們帶出來。」

阿蘇莫應聲退下。

萬死窟內。

澹卿猛地睜開眼睛,渾身傳來酸痛。

他艱難地支起身子,發現自己躺在一堆枯樹枝上。

想到自己被阿蘇莫從涯頂生生推下,心裏一緊,若不是這堆枯樹枝,自己怕是無命復國了。

他突然發現圖雅也躺在一側,立馬忍痛撐起身子走過去。

「圖雅!醒醒!」

圖雅慢慢睜開眼睛,看到澹卿喜極而泣:「阿哥!」

「你怎麼也在這?」

「殿下說要罰我,便把我也扔了下來。」

澹卿眼裡泛起淚花,自那次大戰後,兩人就此離散,他心疼地說道:「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圖雅講述戰後經歷。

恆澤小國,掌權者為鳳凰一族,其下有鮫人族和九尾狐族輔佐。而圖雅便是那鮫人族族長。自恆澤與北荒大戰後,鳳凰之主澹卿和九尾狐族族長雲初染都被越綦勍所俘,僅剩圖雅帶着殘部逃散。他們本打算逃至滄虞,尋求郁淵援助,但途中遭成靈風追殺,她被迫隻身相引,讓剩下的人拿着鮫人族令去找郁淵。但最後她得到消息,郁淵不僅沒有出手相助,反而把恆澤殘部囚禁了起來。她只能隱瞞身世遭遇,想盡辦法混到了郁淵身邊,藉機打探殘部消息,但一直一無所獲。

「她,不知道你的身份嗎?」

「我…我吃了鮫人族禁藥,沒了魚尾,她應該不知道。」圖雅顫顫地說道,當年斷尾之痛她仍心有餘悸。

澹卿滿眼心疼,摸了摸她的頭。

「別怕,阿哥在了。」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圖雅望向四周,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萬死窟。

果然是一片荒寒,萬物不生。

「郁錦說,我們的殘部就被郁淵流放在此處。」

圖雅聞言,望向他:「阿哥,你真的跟郁錦…」

「圖雅,憑你的了解,郁淵真的是個荒淫無道的君主嗎?」

圖雅迅速點點頭,過了一會又補充道:「但她身體似乎一直都不好。隔三岔五要讓我準備藥水泡澡,而且那藥材竟全是至陽的藥材。」

澹卿沉默,想到那幾晚她冰冷的身體,突然心底一緊。

「我想,她不會把我們關很久的。」澹卿把她扶起來,「走吧,先找到他們。」

《瞻彼大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