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戰錘巫師
戰錘巫師 連載中

戰錘巫師

來源:外網 作者:帝桓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帝桓 玄幻魔法

虛假的巫師:瞬發護盾,閃現拉遠,一髮油膩術鋪地,五個大火球糊臉,知識與炮台的象徵。 真實的巫師:血性狂暴,鋼鐵之軀,衝鋒騎臉,Waaaaaaaaaagh,揮舞戰錘打爆敵人的狗頭。 這是一個近戰巫師錘爆全世界的故事! ????????????????? 關鍵詞:無敵流,戰錘,偽DND,艾澤拉斯,深淵,四大邪神,位面,浮空城,魔法文明,蒸汽機,機械軍團,超凡者,神選者,諸神黃昏。展開

《戰錘巫師》章節試讀:

穿過河邊的叢林,一條寬闊的道路出現在面前。
  雷恩記得這條路是進城的主路之一,往北幾公里就是隆杉德。此刻天已經完全亮了,有農夫拉着馬車在趕路,車上裝滿了新鮮的蔬菜和食物,準備送到城裡的菜市場去賣。
  也有像雷恩這樣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為了生活而奔波。
  走在路上,雷恩察覺自己的身體素質相當不錯,體力很好,至少比前世強得多,看來過去三年在學院也不是什麼都沒學會。
  不知是穿越帶來的福利,還是身體素質太好,後腦勺被襲擊的傷口好像在快速好轉,一點也不疼了。如果不是用手去摸還會隱隱作痛,雷恩都懷疑傷口是不是已經完全癒合了。
  一邊走着,雷恩的注意力掃過小紅花,立即在眼前放大成操作界面,瞄了一眼就察覺到變化。
  「嗯?電量上漲了一格,原來體能恢復相當於充電。」
  這個發現讓雷恩喜出望外,不用再害怕沒電了。
  「應該是我的身體越健康,電量就越高。」
  雷恩若有所思,可是又覺得不太合理。
  按照現在的身體狀態來預計,即使完全恢復,電量最多也只能到10%左右,那要如何才能漲到百分百呢?
  然後電量充滿到達百分百又會有什麼變化?
  有太多的疑問需要去探索了。
  思索之間,一陣動靜從身後傳來。
  雷恩回頭看去,一輛黑色汽車正在路上行駛,似乎急着進城,司機不停的按着喇叭,驅趕着擋在前面的馬車和行人。
  汽車的兩側和後面有四個侍從模樣的人護衛着,他們身穿輕甲,腰挎長劍,騎在馬上嫻熟的跟車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免碰撞,又沒有離得太遠,可以隨時保護車上的主人。
  路上一陣混亂,農夫們連忙把馬車靠邊停下,人們紛紛讓到路邊。
  雷恩也趕緊閃開。
  很快,汽車就從面前駛過,揚起一片塵土,那幾個騎兵也跟着狂奔過去,在地上留下一連串的馬蹄印。
  望着這群人離去,雷恩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他知道這個世界有着不低的工業水平,尤其是在蒸汽機械方面的應用,甚至比地球還高,但是親眼看到一輛汽車從面前開過去,旁邊還跟着幾個騎兵,這畫面實在有些違和。
  用前世的話來說,就是畫風不對!
  汽車經過的時候,他還特意觀察了一下。
  這輛車的外形看起來跟地球上的車差不多,在細節上還是有少許差異,車窗裝飾很華麗,用帘布遮擋,內部結構看不到,車後噴出來的白色煙霧沒有明顯異味,看起來像是水汽,因為它使用的是蒸汽機驅動。
  「能把蒸汽動力汽車製造到這個地步,速度還不慢,也是很神奇了。」
  雷恩的記憶中,從來沒有坐過汽車。
  因為汽車是最高端的機械產品之一,價格極其昂貴,只有貴族、大富豪或超凡者才有買得起,普通人一輩子可能都沒機會坐上汽車一次。剛才沒有看到車上的人是什麼樣,不過想來肯定非富即貴。
  隨着離城市越來越近,路越來越寬,行人逐漸增多,路邊的農田一眼望不到盡頭,已經有許多農夫在地里勞作。
  這裡已是隆杉德的郊區,除農田外還有工廠,種植園,牧場,以及貴族的私人莊園。
  不久後,一座龐大的城市出現在視野中。
  遠遠望去,大量的建築構成了一望無際的城市,越靠近城市中心,房子就越高。儘管沒有地球的大都市中那種動輒超過百米的摩天大樓,但是繁華程度卻一點也不落後,人口非常密集。
  這就是隆杉德城,帝國最繁華的幾座大城市之一,常駐人口過百萬!
  隆杉德沒有城牆,但是防禦力量卻十分強悍。
  雷恩一眼就注意到城裡每隔數百米就有一座顯眼的石築高塔,高度有三四十米,頂上像是一座炮台。
  高塔上安裝了武器,不過用防水油布遮蓋,看不見裏面的東西。
  雷恩知道油布底下是蒸汽弩炮,一種威力非常強大的武器,據說射程可達五百步,是這個世界守衛城市的利器。
  沒有城牆,但是入城的主路上卻設了關卡。
  因為天亮不久,入城的人不算擁擠,駐守關卡的守衛也沒有檢查每一輛馬車或每一個人,只是偶爾攔下幾個人詢問幾句便放行了。
  雷恩經常出城,而且也沒什麼好怕的,所以面色如常的走過去。
  「停下。」
  一個全副武裝的守衛突然擋在面前,目光在雷恩身上掃視。
  雷恩立即反應過來,自己身上的衣服還沒有完全乾透,看起來皺巴巴的,沒想到就引起了守衛的注意。
  「大人,我早上天沒亮就出門,看不清路,不小心掉進河裡了。」
  雷恩主動解釋,從上衣的口袋裡掏出一張白色卡片遞過去。
  在回城路上,他把自己身上的東西都檢查了一遍,除了衣服之外身無分文,只有一把鑰匙和這張奇特的卡片。
  這種卡片的大小跟身份證差不多,材質非常堅硬,難以破壞,上面有雷恩的黑白頭像,以及簡略的身份信息。最重要的是卡片一側的數十個小孔,把卡片放進一種大型的精密機械進行讀取,通過這些小孔可辨別真偽。
  雷恩的卡片是學院下發的,作為出入學院的通行證。
  學院通行證是比較珍貴的東西,一般人拿不到,算是地位的象徵,所以在很多地方通用,只要亮出卡片就會被放行。
  果然,守衛一看到卡片就放下了警惕,確認卡片上的頭像是雷恩是本人,便立即讓開了路。
  雷恩收好卡片,沿路進入城中。
  城裡的主路非常寬闊,能容得下數輛馬車並行,每隔十幾米就有一盞煤氣路燈,馬車和汽車在中間行駛,行人只能走兩側的人行道。
  用石板鋪成的大街上車水馬龍,兩側的房屋鱗次櫛比,多數以石頭為基礎,輔以木板和少量的磚塊,矮的只有兩三層,最高的能建到五六層,頂上是紅色的瓦片,建築風格非常統一。
  街上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大多數人的腳步都很匆忙。
  形形色色的人從身邊經過,送信的郵差,買菜的家庭主婦,打工的學徒,拉滿了貨物的馬車夫,玩鬧的孩子。街邊的房子有的是平民的家,也有大量的店鋪。各種服裝店,餐館,雜貨店,鐵匠鋪,書店,菜市場,酒館,旅店,報亭……各行各業都有,整個城市都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走在充滿異域風格的城市之中,雷恩頗為好奇的四處觀看。
  他聯想到了歐洲中世紀時期的城市。
  但是兩者又決然不同,首先這裡的衛生情況很好,路邊修有設計完善的排水渠,地面鋪上平整的石塊,絕不會在下雨時就變成泥潭;更不會像歐洲人那樣,當街傾倒便桶,臭氣熏天,即使是號稱歐洲中心的巴黎,走在路上一不小心就會有大「貨」淋頭。
  其次,這裡的建築風格與歐洲中世紀大相徑庭。
  雷恩對建築史並不了解,說不出具體的差異在哪裡。
  僅從個人感官上來說,隆杉德的建築更加大氣一些,喜歡以大塊石頭作為主體材料,然後在石材上雕刻紋飾,點綴各類雕像,儘力把房子修得更寬敞明亮,給人一種莊嚴肅穆之感。
  這種建築風格帶有極其濃厚的宗教色彩,與巴洛克建築有幾分相似,但又更像古希臘建築那樣,大氣磅礴。
  忽然,一陣香氣從街邊的餐飲里飄出來,引得肚子咕嚕作響,打斷了雷恩的思緒。
  他摸了下空蕩蕩的口袋,心裏不由得咒罵一聲:「該死的,殺人還要摸屍,把我的錢都搜走了,這筆賬遲早要算清楚。」
  咽下口水,雷恩只能加快腳步返回自己的公寓。
  記憶中,前身在公寓的牆縫裡藏了一筆錢,是以前存下來的,雖然不多,但是足夠生活一段時間了。
  雷恩的公寓在洛斯區,距離不遠。
  洛斯區的居民都是普通市民,只比貧民區稍好一些,租金便宜,所以他才能負擔得起。
  十幾分鐘後,雷恩終於來到公寓的樓下,從大門進去上到三樓,在走廊的盡頭的門前拿出鑰匙開門進去。
  房間不大,布置很簡單,只有一張床和一套桌椅,以及靠牆的衣櫃,旁邊有一間簡陋的衛生間。
  雷恩脫掉身上讓人難受的濕衣服扔進衛生間,桌上有一袋昨天買的麵包,拿起來就往嘴裏塞。
  他從來沒有感覺這麼餓過,像是好幾天沒吃東西一樣。
  啃着又冷又硬的麵包,就着一杯清水,雷恩狼吞吐虎煙,飛快的吃掉了一整袋麵包。這麵包原本是三天早餐的分量,可他依然只是半飽,感覺還能吃下更多的食物。
  不過至少沒那麼餓了,體力也在逐漸恢復。
  緩解了飢餓,雷恩這才脫掉身上最後一條短褲進入衛生間,舒服的洗了一個冷水澡,然後用毛巾擦乾,一身清爽的出來。
  走到衣櫃前,他正想換上一套乾淨衣服,卻發現衣櫃門上有一面半人高的鏡子,清晰可見的照出自己現在的模樣。
  他停下動作,認真觀察鏡中的自己。
  這副身體的高度接近一米八,身材略顯削瘦,卻相當勻稱,肌肉輪廓也比較明顯,這是過去三年在學院鍛鍊出來的。
  最重要的是本錢也很雄厚,雷恩低頭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美中不足的是皮膚上青一塊紫一塊,到處都是淤青,觸目驚心,像是被人毒打了一頓,這也是自己剛穿越過來的時候,感覺全身都疼的原因。至於腦後的傷勢,他在書桌里找出一面巴掌大的鏡子,站在穿衣鏡前互相反照,終於看到了傷口的模樣。
  傷口已經癒合了很多,掀起頭髮只能看到一塊血肉模糊的凹痕,形狀呈相對規則的圓形,凹痕邊緣的皮膚對比很強烈,明顯是被人用鈍器重重一擊造成的。
  雷恩放下鏡子,眼中一片陰霾,因為他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戰錘巫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