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戰地攝影師手札
戰地攝影師手札 連載中

戰地攝影師手札

來源:外網 作者:痞徒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痞徒 都市言情

用相機記錄戰爭,用鏡頭緬懷歷史。展開

《戰地攝影師手札》章節試讀:

[]

列夫中尉把玩了一番剛剛撿起來的PPK手槍,隨後不舍的遞給衛燃,「你的戰利品,這可不是普通德國士兵能用上的。」

接過手槍看了看,衛燃轉手又遞給了列夫中尉,「你拿着吧,我用不上這東西。」

「那我可不客氣了!」

列夫中尉滿心歡喜的從屍體的腰間解下牛皮槍套掛在自己的腰上,隨後將手槍插進去,用破破爛爛的衣服下擺蓋好,這才繼續在屍體上翻找着可能用的上的東西。

「又是餅乾列寧同志保佑!竟然還有酒!」

列夫中尉驚喜的從這屍體的懷裡摸出個銀質酒壺,可惜等他擰開蓋往嘴裏倒了倒,卻只有小小的一口。

「抱歉,我一不小心都喝了。」列夫中尉尷尬的說道。

衛燃慘笑着擺擺手,「沒關係,我們去看看那個小姑娘吧。」

「她活不了多久的」

列夫中尉丟掉手中的酒壺,用槍托砸爛了那位狙擊手的步槍光學瞄準鏡,隨後還拆掉了撞針揣進兜里,「估計要不了多久,德國人就會追上來,而我們根本不可能帶着她完成任務。」

「至少讓她吃頓飽飯」衛燃晃晃悠悠的起身,兩腳發軟的拖着微微顫抖的身體走向了靠着樓梯間的小房間。

自始至終,那個瘦骨嶙峋的小女孩兒都沒有發出聲音,只是老老實實的躲在牆角裹着毯子瑟瑟發抖。

衛燃接過列夫中尉遞來的餅乾送到她的手上,這小姑娘見狀立刻伸出乾瘦的小臟手,將餅乾捂進嘴裏便開始狼吞虎咽。

「喝口水」

衛燃解下腰間的水壺,然後才發現上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鑲上了一顆子彈,至於裏面的水,也早就已經漏光了。

「喝我的吧」跟着進來的列夫中尉解下自己的水壺拋過來,「我去看看奧列格。」

趁着列夫中尉不在,衛燃從不久前繳獲的餅乾盒裡拿出一大半,直接塞到那個差點兒被水嗆到的小女孩手裡,輕聲細語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這女孩放下水壺,伸出髒兮兮的手指頭指了指自己的喉嚨和耳朵,然後擺了擺小手。衛燃暗自嘆氣,擺手示意對方留着水壺不用還給自己,站起身就準備往外走。

可緊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腿被抱住了,低下頭來,那個骨瘦嶙峋的小姑娘嘴裏叼着半塊餅乾,抬着頭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呢。

「你想和我一起走?」衛燃自以為猜到了答案。

卻不想,那小姑娘乾脆的搖搖頭,抬手指了指衛燃腰間的手榴彈。

「你要這個幹嘛?」衛燃詫異的問道。

這小姑娘安靜的看着衛燃,一雙大眼睛裏早已沒了剛剛的戰戰兢兢,反而透着在這隆隆的槍炮聲中格外難得的平靜和期待。

「唉」

衛燃嘆了口氣,掙扎許久之後,默默的從腰間拔出僅有的兩顆手榴彈遞給了這個小姑娘。

看着對方那張髒兮兮的小臉上露出的大大笑容,衛燃卻像是被燙到似的,頗有些慌亂的離開了這個小小的房間。

而在他的身後,那小姑娘平靜的在胸前畫了個十字,隨後將手榴彈藏在了淡藍色的毯子里,繼續往嘴裏塞着干硬的餅乾。

在樓道里等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奧列格扛着他的狙擊步槍從對面活蹦亂跳的跑了過來。

「你沒受傷?」衛燃如釋重負的問道。

接過衛燃遞來的餅乾塞進嘴裏,奧列格含糊不清的搖搖頭,「他沒打中我,但我們剛剛藏身的那片廢墟有德國人過去搜索了,我為了躲開他們沒敢開槍,不過他們應該很快就會追上來。」

「既然這樣,我們趕緊出發吧。」列夫中尉將僅剩的幾塊餅乾丟進嘴裏,沿着破敗的樓道走向了離那個小姑娘最遠的另一頭兒。

「我們還有多遠?」衛燃看着身後的方向問道。

列夫中尉指了指窗外幾乎緊挨着的另一棟樓,「等我們穿過最多三棟這樣的樓之後或許就能看到那個火力點了,但那周圍肯定有很多德國人。」

話音未落,他已經踩着窗檯跳過了兩棟樓之間不到一米寬的縫隙,等他站穩之後,立刻舉着衝鋒槍瞄準着樓道的方向幫衛燃和奧列格打掩護。

「可別再有什麼危險了」等奧列格跳過去之後,衛燃朝窗戶下面看了看,見沒有德國人經過,立刻踩着窗檯跳到了對面。

相比剛剛那棟建築,這棟樓仍然保持着完整輪廓的部分僅僅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其餘的部分就像是被從中間一刀劈開一樣,向外側徹底坍塌形成了一大片廢墟。

更為詭異的是,當他們走到樓道另一頭邊緣的位置時,旁邊一個房間里竟然傳出了演奏鋼琴的聲音!

三人相互對視一樣,奧列格在得到列夫中尉的點頭之後,輕輕用他的步槍頂開了虛掩着的木門。

這是一個最多只有三十個平方的小房間,在房間的正中央,擺着一架擦拭的格外乾淨的鋼琴,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穿着一身兒略顯破舊的黑色燕尾服坐在瘸了一條腿的椅子上,正認真演奏着不知名的曲子,而在靠牆的一張小沙發上,正有個滿頭銀髮的老婦人滿臉幸福的看着演奏者。

這兩人絲毫沒有因為突然出現在門外的三個年輕人做出任何的反應。甚至直等到一支曲子演奏完,背對着門口的那位演奏者才用恬淡溫和的語氣說道,「如果你們想進來聽我彈鋼琴,最好能先敲敲門,這是最起碼的禮儀。」

站在三人中間的列夫中尉沉默片刻,抬起沾染着血跡的大手,輕輕在木門上敲了敲。

「請進來吧。」坐在鋼琴前的老人儀式感十足的說道,隨後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將缺了一條腿的椅子靠在了鋼琴上。

「你們要喝點什麼?」那位坐在沙發上的老太太也站起來,「抱歉,我們只有熱水。」

「熱水就很好了」衛燃趕緊說道,同時打量着這個不算大的小房間。

很難想像,在如此慘烈的戰場里竟然還能找到這樣一個布置溫馨的房間。雖然僅有的一扇窗戶已經用磚頭徹底堵死,但靠着窗戶的小桌子上,卻擺着兩盆綻放着紅色花朵的鮮花,甚至就連那張並不算大的雙人床都整理的格外乾淨。

「隨便找地方坐吧,這裡就這麼大。」那位鋼琴演奏者慢悠悠的掩上門,重新坐在了那張瘸了腿兒的椅子上,「想聽什麼曲子?」

衛燃三人看了看各自髒兮兮的衣服,頗有些局促的走到那張靠窗的桌子邊坐下,一時間卻根本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回應那位老人的提問。

「那就花之圓舞曲吧,希望音樂能讓你們忘掉門外那場該死的戰爭。」這老人自言自語般的確定了曲目,用半塊磚頭墊平了小椅子,然後拿起一條毛巾仔細擦拭乾凈手上的灰塵,這才開始他的演奏。

與此同時,從狹小的廚房裡走出來的那位老太太也給他們各自端來了一杯溫水,順便還往桌子上放了三顆僅有乒乓球大小的水煮馬鈴薯。

還不等三人致謝,這位老太太便不在意的擺擺手,重新坐回那張小沙發上,一臉幸福的看着正在演奏的老人。

坐在桌邊的三人都默契的沒去碰那三顆馬鈴薯,甚至連杯子里的水都沒喝,這場戰爭進行到如今這個地步,不管是食物還是乾淨的水,都顯得越發珍貴。

流水般歡快的鋼琴曲在這個並不算大的房間里回蕩,衛燃悄無聲息的站起身,默默的走到門口舉起了胸口那台已經侵染了鮮血的雙反相機,儘可能的將房間里的每一個人都囊括進方形的取景器里,隨後輕輕按下了快門。

「轟!」

一聲突兀卻又格外清晰的爆炸在衛燃鬆開快門的同時傳了進來,還沒來得及放下相機的衛燃呆愣片刻,發瘋了似的拉開門跑出房間,看向了他們來時的方向。

即便隔着兩棟樓的窗戶,他依舊可以清晰的看到當初殺死那位狙擊手的位置蒸騰起的大片煙塵,更能看到那張已經被炸成碎片的淡藍色毯子像花瓣一樣飄飄蕩蕩的落在滿是屍體的地板上。

「噗通」

衛燃靠着牆無力的坐在地板上,他並非什麼聖母,更不關心這場在歷史書里早有定論的戰爭到底死了多少人,到底誰打贏了誰。對於21世紀的他來說,那些只不過是為了專業課考試必須記下的一串串數字和字母而已。

但即便如此,如此近距離直視戰爭殘酷性的一面帶來的震撼,依舊刺的他雙眼忍不住的流淚。

分不清過了多久,身後房間里明快的鋼琴曲已經停了,列夫中尉和奧列格走出來,一眼便看到了靠着牆發獃的衛燃。

「我們該走了」

列夫中尉說完格外用力的拍了拍衛燃的肩膀,喃喃自語般繼續說道,「為了那個小姑娘。」

衛燃狠狠錘了錘身下的地板,默不作聲的站起身,沉默的跟在兩人身後,順着樓梯來到了一樓。

看了眼外面樓體坍塌後形成的廢墟,再看看沉默不語的衛燃,列夫中尉煩躁的從兜里掏出摸屍得來的半包煙,和奧列格各自抽出一支點上,噴雲吐霧的說道,「維克多,你是個記者,你該給那個小姑娘拍張照片,這是你唯一沒有做到需要自責的事情,其他的和你無關。」

「我」

「別浪費時間了,也別讓那個小姑娘的付出白費。」

列夫中尉再次說道,「如果你還是個合格的士合格的記者,就特碼拿好你的相機和衝鋒槍,別再讓我浪費時間開導你。」

衛燃抬頭看了看列夫中尉,再看看故意躲到遠處的奧列格,最終鄭重的點點頭,「我們出發吧。」

《戰地攝影師手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