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仗劍冥天
仗劍冥天 連載中

仗劍冥天

來源:google 作者:柒拾陸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柒拾陸畫 蕭林

華夏最強兵王蕭林意外穿越九州大陸二世祖......無敵系統......別扯了!......蕭林成為了廢體!但,這廢體可了不得!只見他手持三尺劍,盪不平,戰九州,渡星海,斬仙屠神,一劍霜寒萬萬里!展開

《仗劍冥天》章節試讀:

老者話音剛落,似言出法隨。

蕭林整個人就在一個血色光球的包裹下,不由自主的飛了起來,更是以着極快的速度,向著那殷紅血染,無盡魂靈填滿的黃泉沖飛而去。

噗通!

數息後,蕭林進入了黃泉之內。

方進黃泉,蕭林於驚悚中轉頭,環顧着四周所有。

那是一雙雙閃爍着各色幽光的眼睛,密密麻麻,完全沒有盡頭。

蕭林重重咽下一口唾液,曾為地球人的他,對鬼物這種東西有着天生的害怕和忌諱。

面對目光所及,密集得讓人頭皮發麻的無數魂靈,蕭林有一種感覺,這些魂靈好像都在看着自己,那密密麻麻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是渴望,對自己身體的渴望。

而且,蕭林的這種感覺越發強烈。

這些魂靈目光中無不透露着貪婪和嗜血,那是一種想吃了自己的濃烈目光!

想到這裡,蕭林的瞳孔不由漸漸放大,一股無底的驚悚升起。

蕭林怕了,怕到了極點,甚至都不敢有絲毫的動作。

於是,蕭林緩緩轉頭,就欲向老道求助時,突然,一道振聾發聵的巨**濤聲頓起!

嘩啦啦!

霎時間,黃泉翻騰起百米巨浪,裹帶着密密麻麻的魂靈,一個個都張牙舞爪爭先恐後,闊口獠牙猙獰無比,在發出一聲聲攝人心魄的鬼哭尖叫中,向著蕭林撲將而來!

哇哇哇!啊呀呀!

密密麻麻的魂靈巨浪還未打至,讓人驚悚無比的鬼哭尖叫便已傳來。

啊!

蕭林抱頭,發出了一聲痛呼,兩耳有殷紅鮮血流出,卻是耳膜被這尖銳奪魂的鬼哭嘶叫刺傷了。

轟!

更是在此刻,蕭林只覺腦中突然轟響,瞬間便感異常難受,臉色更是突然蒼白,一種壓抑的瀕死感籠罩着自己,蕭林掙扎着想發出聲音,卻發覺自己的嘴似被堵住了一般,完全不能出聲。

哼!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驟然響起。

下一刻,那種讓蕭林極度壓抑,極度難受的瀕死感,在這聲冷哼之下,驟然如潮水般退去,蕭林頓感全身一松,不由大口喘息起來。

他知道,這是老道出手了。

目光微抬,蕭林神情駭然,正欲向不知何時已進入黃泉的老道開口時,卻見老道並不理自己,只得訕訕閉嘴。

咻!

下一瞬,蕭林只覺有破空聲起,雙眼完全沒看清中,老道乾瘦的身體便已出現在了包裹住自己的血色光球之前。

更是在這一刻,老道身上騰起一股霸絕的氣勢,有氣血衝破雲霄,似可撼動天地,只見他拂袖揮出之下,一道血色光芒頓暴閃擊出。

轟!

只是一息的時間,血色光芒便擊中了打向蕭林的百米魂靈巨浪。

嘩啦啦!

而後,只是瞬息的時間,百米的魂靈巨浪就嘩啦着爆碎四散,其內密密麻麻的魂靈更是在這拂袖一揮之下,紛紛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更有無法計數的魂靈在瞬間就崩碎化為飛灰。

與此同時,蕭林原本所在的範圍,在這瞬間之後,以蕭林為中心,千米範圍之內,再無一隻魂靈!

這一擊過後,黃泉內一片寂靜,沒有再起任何波瀾,像是懼了老道的手段。

魂靈巨浪被擊潰,蕭林不由長出口氣,正欲對老道開口道謝時,卻見後者緩緩轉過身來,嘴角一扯,嘿嘿一聲,笑得有些狡黠。

蕭林心中咯噔一下,突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覺得,老道此刻的笑與往常不一樣,而且還有些不懷好意的意思。

而後,蕭林瞪大了雙眼,目光所及,老道悠悠然伸出了一根手指,並朝着着自己身前,那包裹住自己的血色光球,驀然一點!

咔嚓嚓!

我日!

血色光球破碎聲中,蕭林僅在心中罵了一句後,便再沒精力了......

冷!

寒至靈魂的冷!

這是血色光球破碎,蕭林暴露在黃泉里的唯一感覺。

這種冷,由內而外,蕭林的整個身體就如被冰凍了一般,完全不能夠移動。

甚至意識也是如此,完全忘記了思考,忘記了所有的一切。

蕭林如冰雕般呆立黃泉中,全身在這一刻完全布滿了殷紅的如冰霜般的物質,耳旁還縈繞着一個聲音,一直在說:

睡吧!

睡一覺吧!

你已經很累了,睡一覺,十年的屈辱就沒有了。

睡一覺,你就不再是廢物了。

睡一覺,......

這聲音恍如魔咒,一直縈繞,一直在蕭林耳旁說著,恍惚間,蕭林也覺得自己真的累了,真的不想再堅持了,感覺眼瞼很重,只想閉眼好好的睡上一覺,什麼都不願去想了。

睡吧!睡吧!

蕭林腦中只回蕩着這兩個字,一股深深的倦意裹襲全身,蕭林眼皮微耷,就欲合上。

而在此刻,突然間,蕭林好像聽到了一道聲音,一道很蒼老的聲音!

這聲音很低,很模糊,但又很熟悉,像似在哪裡聽過,可蕭林卻想不起來。

蕭林努力撐着如千斤重擔般的眼瞼,努力去聆聽那一道蒼老模糊卻又感覺熟悉的聲音,漸漸的,這聲音變得清晰了起來,而後某一瞬間,這聲音如平地驚雷般,轟然炸響在蕭林腦海!

「黃泉業障,眾生苦渡,這是所有生靈的終點,可也是所有生靈的起點。生與死本沒有嚴格的界限,這生即是死,這死亦是生,生死輪轉,不過一念之間!

渡黃泉,斬業障,

其實這渡的不是黃泉,而是自己!

這斬的也不是業障,而是心的惡!」

......

渡黃泉,不是渡黃泉,而是渡自己!

斬業障,不是斬業障,而是斬心中的惡!

渡己!

斬惡!

渡己......

斬惡......

我不渡黃泉,我渡的是我的路!

我不斬惡,不斬你所謂的惡!

我斬的是天道不公,斬的是修行路上的一切阻礙!

我......

是蕭林!

這一刻,福臨心至,蕭林陡然醒轉!

與此同時,黃泉之內,距離蕭林十餘米的地方,老道一直繃緊的面容露出了微笑,目中閃過一絲欣慰,緩緩道:

「還不錯!能在一個時辰內醒轉,比我預估的要早上不少呢!

如此,便開始吧!」

語落,只見老道目光一轉,眼神瞬間變得冰冷無比,驀然抬手間,向著鬼門打開的門縫之內,那涌灌而出的黃泉源頭,霍然一指而出。

霎時間,如瀚海波濤般的血氣,自老道乾瘦的身體內湧出。

一個呼吸後。

一道血色光芒驟時由老道指尖射出,轉眼化成一隻色血大手,速度快得無法形容,僅一個呼吸間,這血色大手似化作了閃電,剎那間射入了鬼門之內!

吼!

血色大手方入鬼門,頓有憤怒到極致的咆哮嘶吼響起。

鬼門之內,出現了一陣動蕩。

這動蕩威勢極大,直接蕩漾開來無盡距離的空間波紋,更有毀滅波動四下傳開,湮滅着沿途所有。

轟!

有轟然暴響在鬼門內響徹。

下一刻,在又一聲滔天憤怒中,射入鬼門的血色大手一閃而出,速超風馳電掣,眨眼便回到了老道身旁,又化成了一道血芒,消失在了老道手中。

與此同時,老道手掌伸出驀然一翻,其手掌之上三寸,出現了一滴猩紅欲滴的液體,如璀璨的血色星辰,迸發著漫天血光。

霎時間,似有屍山血海般的濃烈氣息爆發而出,排山倒海而來,震蕩着無盡的黃泉。

千米範圍之外,那一雙雙各色幽光的眼睛都看了過來,透露着**裸的貪婪,但又懼怕的看向乾瘦老道,不敢動彈,只在闊口獠牙中發出了啊呀呀,嗚嗚嗚的撕裂尖叫。

黃泉真源!

這一滴液體正是黃泉真源,無盡黃泉每十萬年才能凝聚一滴的黃泉本源!

「切!不就一滴黃泉真源嘛,至於這麼惱羞成怒?」

老道面露不屑,抬眼看了看鬼門之內,語氣有些挑釁,大聲說道。

說完搖了搖頭,也不再管鬼門內又發出了震天動地的憤怒咆哮,目光微垂,帶着柔和,靜靜看向黃泉之內的蕭林。

咻!

黃泉真源到手,老道沒有作過多的拖沓,疊指一彈之下,這滴黃泉真源便如電射般,徑直射入了蕭林心臟。

蕭林此刻,已完全恢復了意識,他明白老道彈射來的應就是之前說過的黃泉真源。

雖不知此物有何效用,但蕭林知道,老道絕不會害自己。

於是,在心中默念了幾遍老道叮囑過的牢守本心後,但聽體內轟然聲起,知道真正的考驗,開始了!

轟!

蕭林體內,轟鳴大作。

頓時間,一股比之前冷上無數倍的冰寒氣息瞬息就席捲全身。

蕭林整個人,在這一剎那間,直接就被冰封了起來。

而這冰卻是猩紅的,血染的猩紅!

同一時間,猩紅冰封之內,蕭林感受到無邊冰寒的同時,更有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由體內傳來。

那是黃泉真源氣爆發的氣息,瞬間撕裂了蕭林全身的經脈骨骼,甚至連血肉也在開始了腐蝕消散!

而這種程度的劇痛,蕭林從未經歷過,完全無法形容,感覺連靈魂,自己的精神意志都在劇痛,比即將身死的瀕死感還要難受上成百上千倍!

痛!

無盡的痛!

蕭林半跪着,雙拳緊握,指甲已刺入了掌心,有殷紅鮮血流淌,但蕭林渾然不覺,額頭青筋暴起,揮舞着拳頭,不停擊打在身前的黃泉上。

啊!

蕭林怒吼咆哮,痛得歇斯底里,面目開始扭曲,數息就猙獰不已,簡直痛不欲生!

「張嘴!」

就在這時,位於他身前十餘米處的老道驀然開口,隨即又是疊指一彈,一顆色呈黑白的丹藥,頓化閃電,向著蕭林剎那而來。

正是老道說過的生死丹!

劇痛中,蕭林聽到了老道的話語,吃力的抬頭張嘴,一息後,老道電射而來的生死丹入口,並在入口的瞬間就化作了一道莫名的溫暖氣息,很舒服,瞬間流向了蕭林全身。

氣息流過,蕭林很快就感覺自己沒有那麼疼了,那種刻骨銘心的劇痛正在迅速減輕,心中不由大喜。

很快,隨着暖流流轉,徑直來到心臟,其內的黃泉真源頓時如臨大敵,爆發出來更加強烈的氣息!

可是,它那股與生俱來的冰寒氣息,似乎對這股暖流無用,只抵擋了數十息的時間後,便被暖流侵入,而後,直接被釘在了心臟**,完全不能動彈。

與此同時,在黃泉真源被定住後,蕭林感覺到身上的劇痛在飛快的消退,暗想着,應該不用多久就不疼了吧。

於是心中欣喜,期待着劇痛的結束。

終於,也不知過了多久,那股劇痛終於消失,蕭林長出口氣,正欲緩緩站起身來時,異變驟起!

那是一股瞬間籠罩全身的陰寒氣息,讓蕭林不敢忘記的氣息!

這氣息蕭林並不陌生,在前世死亡時,蕭林親身經歷過,刻骨銘心。

這是死氣!

對,這就是死氣!

死氣的氣息蕭林很熟悉,畢竟他是死過一次的人。

這一瞬間,蕭林真正感受到了死亡,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之火好像在狂風中搖曳,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

而就在這時,蕭林突覺心臟咯噔了一下。

而後,原本因疼痛而距離跳動的心臟,在此刻,驟然停搏!

而也是在這時,蕭林還能感受的,如在狂風中明暗不定的生命之火,在此刻,熄滅!

僅只存下了一點火星,忽明忽暗。

在這一瞬間,蕭林尚還有意識存在,他想到,自己可能又要死了吧!

但又覺得不對,前世自己進入空間裂縫被瞬間撕裂,在死亡氣息籠罩之後,他很快就沒了意識。

但此次為何意識還在?

可那死亡氣息又是如此真實,且與那次一般無二,這......

蕭林意識飄忽,完全無法理解。

就這麼糾結着,恍惚間,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蕭林感覺自己越來越冷,意識也開始模糊了,並漸漸渙散。

而後,也不知道多久過去,迷糊中,蕭林感受到有聲音響起,而且越來越清晰,最後,一段他曾刻意銘記的話語,浮現腦海:

「黃泉業障,眾生苦渡,這是所有生靈的終點,可也是所有生靈的起點。生與死本沒有嚴格的界限,這生即是死,這死亦是生,生死輪轉,不過一念之間!」

剎那之間,蕭林好像想到了什麼,似乎這一點很重要,感覺就在眼前,可蕭林就是抓不住!

究竟是什麼呢?

蕭林的意識不停的在思考。

這生即是死,這死亦是生,生死輪轉,不過一念之間!

轟!

意識中,第十次閃過這段話時,蕭林瞬間明悟了,猶如良久行走在黑暗中,突然見到了光明,這是豁然開朗的感悟!

同時,他也明白了老道之前所說:

我有一丹,名生死丹,可補你神魂,但需開鬼門,浴黃泉,經生死的真正含義!

念!

執念!

欲生的執念!

蕭林明悟了。

而且,在明悟後的瞬間,蕭林體內,出現了一股溫暖柔和的氣息,瞬間奔騰布滿蕭林體內,原本被黃泉真源摧毀的一切,在此刻,破而後立!

並且,進行了重構!

生命之火被重新點燃,可於狂風中鼎立燃燒,更加頑強!

經脈,骨骼和血肉重煥新生,而且在飛快的進行着排列組合,結構漸漸達到了人體的最完美!

而且還不止如此!

肉身在浴火重生的同時,蕭林還感覺自己的靈魂之內,似乎有一股虛無縹緲的力量,同時在明悟後的瞬間,進行着瘋狂的生長,而且速度更快!

一成!

兩成!

三成!

......

直到十層!

「這就是神魂之力嗎?感覺這就是前世傳說中的精神力。」

蕭林知道,自己的神魂之力已經補足了。甚至可以說,自己的神魂之力得到了圓滿,先天的圓滿!

心中驚喜,蕭林緩緩起身,感受着比原本強大了不知多少倍的神魂之力。

很直觀的,蕭林感覺到,自己的精神更強大了,甚至達到了可以內視和外放的程度。

神魂之力運轉,蕭林能很清晰的感知,包括腦海在內的,體內所有器官的情況。

外放而出,身周千米範圍的一切,不用睜眼,便可清晰看見。

神魂之力,或者說是精神力,這是一種無形的力量,很多人是不具備這種力量的,這也是為何有人能修行,有人卻不能的一個重要原因!

蕭林此刻,在老道拿出的生死丹的神奇藥效下,先天神魂之力達到了圓滿,這是絕大多數人,先天所不能擁有的。

這是一種根基,是修行路上的極大助力,這將對往後蕭林的修行提供極大的便捷!

當然,這是後話。

除此之外,補足先天缺失的神魂之力的同時,在這枚神奇生死丹的作用下,蕭林的肉身也得到了完美改造,身體結構已是人體最佳,每一寸血肉,每一塊骨骼,全身所有的一切,都實現了完美的優化重現!

心中愉悅,蕭林自不會忘記帶給自己這一切的老道,目光中有着複雜,有着對老道身份的好奇,有着為何接近,又如此用心幫助自己的不解,更多的,卻是銘刻在心的感激。

蕭林對着老道一笑,本想說點什麼,卻終究沒能出口,最終,這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對老道的深深一拜,恩同再造,永世不忘!

直到這一瞬間,一直觀望着蕭林的老道才長出了一口氣,心中擔憂也緩緩落下。

就在剛才,在蕭林失去聲息被死氣籠罩的那一瞬間,老道心裏都沒譜了,雖然為了要給蕭林補足神魂之力,他已做了十年的準備。

可實在是那一枚丹藥,那天地蘊養的生死丹,他也只是在上古丹方上見過,知道此丹可輪轉生死,有補足先天神魂之力,完美改造肉身結構的效用。

但究竟如何,老道心裏還是打鼓的。

不過,或許冥冥中自有定數,蕭林歷經了生死考驗,終是有驚無險的成功了!

老道看着拜向自己的蕭林,目光中儘是柔和,一步之下已來到蕭林身旁,伸手將其扶起,面有追憶,緩緩說道:

「我知你心中有許多疑問,但此刻我還不能告訴你。

不僅是時機未到,而且,現在的你,真的太弱了!

這份因果,你還無法擔負。

所以,我的小友,努力修行吧,修行到你能擔負起這份因果的那天,到時,所有的一切,你自可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