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皇
戰皇 連載中

戰皇

來源:google 作者:王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冠 風七

皇權之爭,神魔之戰,神與魔的選擇,是必然,是宿命,還是征伐背後神與魔的操弄?每一個覺醒後的神魔武者,都是這盤無形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誰又能跳出棋局,不被命運捉弄諸天神魔,誰主沉浮,一個少年,一顆殺戮之心,如何在神與魔的夾縫中求存,如何跳出棋局,掌控自己的命運!展開

《戰皇》章節試讀:

  無極大陸上的人,想要揚名立萬,光耀門楣,成為人上人,成為神魔武者堪稱是一條捷徑,   每一個人,在六歲的時候就可以接受神魔覺醒儀式,看自己是否能夠成為一個武者,神魂覺醒者,就可修神武,成為一名神武者,魔體覺醒,就可修魔武,成為一名魔武者。   神魔覺醒儀式,是有無極大陸上的神魔殿中人來主持,兩年一次,接受覺醒儀式的人,年齡最小在六歲,最大不能超過十二歲,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四次接受覺醒儀式的機會。   有些人第一次就能成功,有些人則是在最後一次才成功,若四次之後依舊無法成功,就只能當一世凡人,再無成為神魔武者的可能。   而神魔覺醒成功的人,就可以外出修行,進入專門的學院,或者是宗門、家族,學習更高深的神魔之法。   就是這兩年一次的機會,被無數孩子視作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對風七卻不甚友好,他六歲開始接受神魔覺醒儀式,卻以失敗收場。   八歲那一年,還是失敗。   十歲那一年,依舊失敗。   十二歲這一年,就是今天。   上午,少陽村村口,聚集了大量的人,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聚在了此處,等待神魔殿中人的到來。   每兩年,北陵郡城的神魔殿,就會派人出城,去村子裏幫助那些符合年齡的孩子進行神魔覺醒,這也是決定着無數孩子未來命運的事情,只是把控命運的不是神魔殿之人,而是自己。   少陽村全村,這次符合年齡的孩子共有十三個人,風七就是其中之一。   「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成功!」風七今年十二歲,之前已經接受過三次神魔覺醒,但都以失敗告終,今天是他最後的機會。   就在風七心中稍顯忐忑之時,卻突然感受到一道目光,扭頭看去,就看到一個年齡和自己相仿的少年,正譏嘲的看着自己。   「王冠……」   風七心中暗哼一聲,就直接收回目光,他和王冠在村裡一直都不對付,因為風七從小就沒有父親,只有一個母親,也就難免會遭受一些非議,就因為這樣的非議,讓風七和王冠可沒少動手。   不過,風七也有一個朋友,就是在他身邊的一個胖胖少年,今年同樣是十二歲,名叫周山。   風七、周山、王冠三人,是這次十三個欲要接受神魔覺醒的人之中年齡最大的,不但都是十二歲,且之前都已經接受過三次神魔覺醒,都以失敗告終,可謂是難兄難弟。   「小七……你說我們這一次能不能成功!」周山壓低聲音,小聲問道。   「不知道……」   神魔覺醒,雖然每個孩子都期待,但真正能覺醒的還是少數,且這種事本就說不清,誰也不能保證自己就一定成功。   風七和周山,都已經失敗了三次,更沒有底氣。   「希望成功吧!」   是啊,希望成功,是多少人的希望,可最終又有幾人能達成所願,那所謂的希望,對絕大部分人來說,最終只是變成了絕望。   一直到臨近中午,天邊才突然出現一輛馬車,沒錯,就是一輛馬車,尤其是拉車的兩匹白馬更是醒目。   這兩匹白馬,比正常的馬匹更加雄峻,奔跑的四蹄之下,均繚繞着一團雲霧,為其更添飄渺。   「踏雲駒……神魔殿的大師來了!」眾人之中,頓時有歡呼聲響起,盡顯興奮。   風七眼中也儘是希夷,踏雲駒是一種擁有飛行能力的靈獸,尤其是那美麗的外表,更是令人心動,但踏雲駒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擁有的,卻是神魔殿人員的標配。   很快,馬車就在眾人面前落下,落地無聲。   看似普通的馬車上,卻有一個醒目的圖案,是一個雙劍交叉的圖案,雙劍一黑一白,雙劍之後還有一個黑白分明的暗紋,只能看出是無數線條構成而已,但這黑與白,分別代表着神與魔,正是神魔殿的標誌。   一個鬚髮花白的老人突然上前,正是少陽村的老村長,在馬車前停下,躬身行禮,道:「少陽村上下,恭迎神魔殿大師駕臨!」   車簾掀開,從馬車上下來兩道身影,一男一女,男子身穿黑衣,俊朗而又壯碩,流露着一種狂放氣息。   女子很美,一襲白色長裙,黑色長髮飄逸,給人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愜意。   神魔殿人員,每次去各個村落幫助村民的孩子覺醒,都是兩人一隊,且一個是神武者,一個是魔武者。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長不用多禮,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條件?」   「回香苑大師的話,今年有十三名孩子符合年齡!」   香苑點點頭,對身旁的黑衣男子說道:「品山,那就開始吧!」   品山輕嗯一聲,和香苑同時拿出一顆圓珠,只不過品山拿出的是黑色的圓珠,香苑拿出的是一顆白色的圓珠,正是能幫助孩子覺醒所用的神魔石。   「符合年齡的孩子,一個個來!」   「我先來!」王冠當先上前,並對品山和香苑躬身一禮。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已經失敗了三次,這是最後一次了!」   「這次我肯定能成功!」   「那就開始吧!」   話音落,香苑和品山手中的神魔石就同時亮起,一黑一白兩道光束落在王冠身上。   「平心靜氣!」   就算香苑不做提醒,王冠也已經閉上雙眼,靜靜感受進入體內的神魔石之力。   神魔石,在被神武者和魔武者的力量激發並進入被覺醒者的體內之後,就會主動激發隱藏在其體內的神魔之力,要麼神魂覺醒,要麼魔體覺醒,若兩者均不能覺醒,就說明其體內的神魔之力太弱,不足以修行。   六歲到十二歲之間,是一個人最佳覺醒的時間,雖然不是絕對,但絕對適用於絕大多數人,若是天才,六歲之前就能覺醒,甚至一出生就可以覺醒,而超過十二歲還沒有覺醒,那再覺醒的幾率就很渺茫了,除非有其他機遇。   十幾個呼吸之後,王冠那平靜的神色突然發生了波動,且驟然發出一聲低吼,隨即其身上就亮起淡淡黑光,並逐漸凝聚成一個黑色光紋,正是魔體覺醒的象徵——魔之聖紋。   「哈哈……成功了!」人群中,頓時傳來驚喜的笑聲,正是出自王冠的父母。   在眾人的注視下,王冠身外的魔之聖紋中也逐漸亮起三點星光,尤為醒目。   品山淡淡一笑:「三星魔紋,還不錯!」   在一個人覺醒的時候,無論覺醒的魔之聖紋,還是神之聖紋,都會有星光閃爍,星光越多,說明資質越好,一星最低,九星最高,甚至還有傳說中的十星聖紋。   不過,聖紋的星階高低,只是代表個人資質,不能代表一切,當然資質越好,未來的成就也可能會更好。   「他竟然成功了!」周山很是不爽,因為他對王冠本就不爽。   十幾個呼吸之後,王冠身外的魔之聖紋才開始收斂,並隱沒在他的身上,這也宣告着他魔體覺醒,今後可以修習魔武之法,成為一名真正的魔武者了。   王冠一睜眼,就露出難以抑制的驚喜,對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禮,道:「多謝兩位大師!」   「能在最後一次機會中覺醒,還是不錯,未來還需好好努力!」   「一定……」   「下一個!」   王冠轉身返回,當其來到風七和周山身邊的時候,不由的腳步一頓,驕傲的說道:「我成功了……」   「老子也一定能成功,不服試試!」周山的氣勢不甘示弱。   「那就讓我拭目以待!」   「覺醒失敗……」王冠之後的一個少女,覺醒失敗。   「覺醒失敗……」一個個少年少女不斷上前,但一個個都以失敗收場。   有些年齡還小,以後還有機會,雖然這次覺醒失敗令人失望,但以後就還有可能,就如王冠之前也三次失敗,最後還不是成功了。   但有些少年少女,這已經是最後的機會了,失敗就意味着再無覺醒機會,他們已經不是失望,而是絕望。   很快就輪到了周山,在他接受神魔石力量入體十幾個呼吸之後,也突然發出一聲低吼,身上也隨即亮起黑光,魔之聖紋再現,且也有三點星光閃爍。   「成功了……」老村長顯得很是激動,他們村子已經很久沒有人覺醒成功了,而今年卻有成功了兩個,作為一村之長,他怎麼能不驚喜。   風七也露出一抹微笑,不管如何,作為朋友,自當為其欣喜。   「哈哈……我也成功了!」   周山大笑一聲,返回到風七身邊,道:「我相信你也能成功!」   「借你吉言!」   風七笑了笑,將脖子上的一個水滴形吊墜取下,握在手心,暗道:「我也一定要成功!」   這個吊墜,是他娘送他的,從其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帶在身上,現在面臨最後的一次機會,風七心中也是倍加緊張,將吊墜握在手心,彷彿能為他帶來無盡勇氣,因為那是他的娘親,是他唯一的親人。   風七心中默念一下後,就正色向前,停下之後就對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禮,道:「見過兩位大師!」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叫風七吧,今年好像也是最後一次了!」   「是……我會儘力!」   「是啊……盡人事,聽天命!」   「那就開始吧!」

《戰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