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戰火天下之鐵血問關城
戰火天下之鐵血問關城 連載中

戰火天下之鐵血問關城

來源:google 作者:紅酒配豬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徐盟 陸士謙

墨古王朝末期,風雲既變,天下大亂,內有群雄割據,流寇肆虐,外有蠻國酋奴侵襲,國家可謂是內憂外患穿越者王猛亂世降生以自己之力利用現代科學力挽狂瀾擊敗一眾蠻國和各方勢力建立一個新興國家,從而實現自己治國抱負展開

《戰火天下之鐵血問關城》章節試讀:

走了一個時辰的路後,王猛按照地圖冊的指引下果然找到了問關城。

環視眼前的城王猛嘴角帶着一絲尷尬抽動,眼前的問關城壓根跟城沒啥關係,因為坐落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座村莊。

「我去你妹,這叫城?」

要不是入口處的橫扁上寫有問關城三個字,他還以為自己跑到了東北哪個旮沓屯子里來了。

不過這問關城雖小,可它還是有一圈城牆,確切說是三米高的土牆。

「這不就是老家農村高點的土牆嗎!」王猛忍不住一陣鄙視。

城牆雖土但好歹也是牆,牆面純正土胚製成,而且歷經時間洗禮布滿了歲月凹洞。

牆上長滿了雜草在風中搖擺,顯得綠意盎然。

當然有些地方還帶有現代氣息的敘利亞風格,比如有好幾處牆發生了坍塌,似乎也無人來修。

看到這裡王猛忍不住的吐槽起來「這TM什麼是個鬼地方?」

他想到死掉的陸士謙貴為指揮使,居然上任到這種窮苦地方來,結果還未到就中道卒,他要是知道上任的是這個鬼地方,死不瞑目啊。

想想現代社會考公務員都知道去一二線城市,為啥?待遇好唄!

可眼前的問關城整個就一個大農村,也不知道這個姓陸的心裏怎麼想的!

王猛猜測着他或許是上任又或許是被貶,不然換做其他人絕不會考慮來此地做官的。

王猛苦笑了一聲,自己辛苦走了一個小時的路就到了這破地方,要不是肚子餓找東西,打死他也不會來。

想到這肚子餓的再次不爭氣的咕嚕一聲扯着腸子表示抗議,王猛實在太餓就敲了敲入口的城門大聲喊到「有沒有人啊?」

可連敲了幾下,喊破了嗓子也不見城裡有人吱一聲,這可把王猛給氣壞了,「什麼破地方,連個人都沒有!」

剛準備轉身走的他泄憤踹了一腳那城門,誰知半扇門板竟然被他一腳踹飛在地。

「我去,是我練成了無影腳還是這門豆腐渣?」看着被踹開的城門王猛驚詫不已。

既然城門已開,王猛便打算進去看看有沒有人家能弄點吃的。

問關城內不大但建着幾十棟土房子,只是不知為何城裡黑燈瞎火的一片死寂,王猛連喊了幾聲也沒人應答。

一瞬間他竟然感到有點陰森森的味道,就彷彿來到了寂靜嶺一般。

「這……這該……不會……是座鬼城吧!」雖然王猛不信鬼,但他後背還是一涼,內心竟然也跟着哆嗦起來。

此時的他心裏打起了退堂鼓,想着還是早點離開這不祥之地,就在他抬起腳要走剛一轉身,突然嗅到了空氣中一絲烤囊餅的香味。

「卧槽好香啊!」

聞到食物的香味王猛感到實在太餓,以至於嘴巴不住的咽了咽了口水。

他以前就愛吃新疆烤囊餅,再嗅了嗅這香味確認絕對錯不了。

可是轉念一想「不對啊,鬼城裡怎麼會有煙火氣息?」他開始懷疑城裏面有其他人,而且那人正在烤囊餅。

想到這便決定利用自己比狗還靈的鼻子順着囊餅的香味找到那人,不對應該是找到那囊餅。

王猛很快就順着香味找到了一間土屋子,透過屋門破洞他看到屋內還燃着一堆篝火。

「沒錯應該就是這裡,囊餅我來啦!嘿嘿」王猛擦了擦口水興奮的推開屋門只見篝火旁果然正烤着一張臉盆大的囊餅。

「哈哈,果然被我找到了!」

王猛高興不已,不過讓他奇怪的是這屋裡沒人。

看着囊餅本想等着這餅的主人回來討要一些,可王猛太餓管不了那麼多,拾起那張囊餅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鼓着腮幫子大口咀嚼吃起來,嘴裏還不住嘟囔着「艾瑪,太好吃了!」

正當他吃的正香之時,篝火倒影在背後的牆上突然伸出一根棍棒的影子。

沒等王猛反應過來,那棍子猛的落下砸在了他後背上。

「哎喲!」王猛痛的大叫了一聲,意識到有危險,於是丟下囊餅轉身就想逃。可背後一隻大手死死的拉住他,一個用力將他甩在牆上砸落在地,王猛痛的吱哇亂叫。

這時一隻大腳出現在王猛眼前,他驚見這大腳才發覺這屋裡原來有人。

再抬頭一看只見是一個手持大棒的七尺大漢,渾壯的身軀像堵牆一樣堵在門口,王猛預感不妙,難道遇到了強盜?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王猛見狀連連求饒。那大漢這才停下手中棒子,口中狠狠罵道「狗日的馬匪,今天也會栽到俺的手裡,呸!」

那大漢唾了口唾沫吐在王猛身上。

王猛來不及思考趁其不備,猛的一個起身以百秒速度朝屋外逃去。

可誰知從外面突然閃出兩個人影攔住了他,並一把將王猛壓在地上。

「百戶長,我們抓到了馬匪!」其中一人興奮的喊着。

屋裡的大漢立馬跑出來一隻腳重重踩在王猛的頭上這讓他感覺猶如泰山壓頂一般。

大漢邊踩邊叫罵著「讓你小子跑,看我不把你腦袋踩扁了!」

王猛痛的大叫着「別踩我腦袋,踩壞了,小心我訛到你傾家蕩產!」

」臭小子還敢嘴硬!」大漢再次用力踩着。

此時王猛的臉貼着地面,直呼疼疼疼。

這時其中一人朝大漢問「百戶長要不要通知徐書吏啊?」

大漢擺了擺手說「不用麻煩了,直接就地活埋了他!反正只有這一個馬匪,死在咱們手裡他的同伴也不知道!」

王猛一聽對方要把自己活埋了,頓時大叫求饒,「別別別,我不是馬匪!」

「你不是馬匪為啥要踹門?馬匪都是踹門而入的!」

王猛無語這啥邏輯,踹門就成了馬匪?

王猛抱怨自己穿越開局不利,不是遇到砍頭就是遇到活埋,這是個啥子鬼世界嗎!自己不過就是肚子餓想吃個東西,對方就把他當成馬匪要活埋了他,這穿越也太坑人了吧!

「我只不過想吃塊餅,至於這麼對待客人的嗎!」王猛痛的要死立馬抗議起來。

「客人?」大漢感到好笑,厲聲斥道「你們馬匪進城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竟然自稱客人,真是太可笑了!」

王猛一聽到馬匪二字感覺對方一定是誤會自己,於是急忙否認「我真不是馬匪,我只是路過這裡想討點吃的!」

大漢冷哼一聲「看你這一身當兵的衣服,還能騙的了我們?」

「大哥,拜託既然知道我當兵的了,你怎麼還認為我是馬匪?我這麼英俊帥氣怎麼會是馬匪?」

「別跟他廢話了,埋了他吧!這一身官兵衣服准錯不了,馬匪都喜歡穿從官兵那裡搶來的衣服,這傢伙準是!」

「都說了我不是馬匪!你們難道就不怕錯殺了人嗎?」王猛繼續否認着。

「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大漢突然問。

王猛聽到證據二字突然想了起來,他從胸口甲胄里掏出那份上任信,於是為了保命靈機一動忽悠起來:

「這就是證據!我是新上任的指揮使,陸士謙!」

大漢聽到這一愣,踩在王猛頭上的大腳立馬嚇得被他收了回去。

他接過那封信,只見信封上寫着三個大字。

「看到了吧,這下能證明我不是馬匪了吧!」王猛抬起頭來心想那封上任信,他總該認識吧,這下總算逃過一劫。

可誰知大漢望着那封信一臉懵逼說道「我不識字!」

王猛的腦門頃刻間尷尬的布滿了好幾根黑線。

這時還是旁邊二人提議找徐書吏來,因為他認識字。

大漢便讓其中一人去尋徐書吏來,很快一個翩翩白裳年輕人匆匆快步跑了過來。

王猛見其二十有五的樣子,樣貌儒雅端莊,看樣子應該是個讀書人。

「徐書吏,此人自稱是新任指揮使,你看看這信上怎麼說?」

大漢把信交給了徐書吏,只見年輕人打開信件一看,臉色陡然一驚,急忙命幾人立刻鬆開王猛。

待王猛站立起來,那個叫徐書吏的年輕人立刻下跪抱拳態度恭敬的請罪道「問關城衛所不識陸指揮使到任,下官有失遠迎,還請指揮使大人治罪!」

大漢和其他二人一驚,原來這個人真是新任指揮使,這下意識到自己犯下了大錯誤了。

幾個人也跟着徐書吏跪下請罪,尤其一個個不敢抬頭正眼看一下王猛。

其中一人還埋怨大漢太過魯莽,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了新任指揮使,這下連累了所有人!

「哎,算了,算了,黑燈瞎火的都是誤會,你們幾個起來吧!」

「謝指揮使大人!」

此時王猛見這幾人剛才因為是誤會,所以也十分大肚沒有計較,他便讓幾人起身原諒了他們。

「這裡可是問關城?」王猛再次確認的問到。

「回大人,這裡就是問關城!」此刻年輕人上前恭敬地行禮回答到。

王猛環視了下周圍後好奇問「這城怎麼黑燈瞎火的還有這城中就你們幾個人?」

年輕人立刻如實回答道「回大人因為近來此地鬧匪患,所以城中百姓為了避匪夜晚不敢點燈生火,城中百姓皆躲在家中,以防被馬匪抓到!」

「原來如此!」王猛聽後這才明白其中緣由,原來此地鬧匪患,難怪剛才那大漢叫罵著自己是馬匪呢!

這時那年輕人又開口請道「既然誤會解開了,請大人移駕問關城衛所府!」

「衛所府?那是什麼地方?」王猛不明白衛所府是什麼場所感覺聽着像廁所地方。

年輕人聽到這話疑惑的與大漢對視了一眼心裏奇怪怎麼這上任的指揮使連衛所府都不知道!於是便介紹道「大人,衛所府乃是您辦公居住的地方也是問關城最高府衙!」

王猛一聽原來是自己居住辦公的府衙這才明白過來,故作咳嗽了一聲「噢,一時大腦短路忘記了,嘿嘿。」說著忍不住的尷尬的笑了笑,心裏想着差點忘記自己是個冒牌貨了,不然就要漏餡了!

說著幾人便恭恭敬敬地將王猛迎往衛所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