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連載中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戰夜擎林初瓷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戰夜擎林初瓷

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展開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章節試讀:

醫生和護士們全都慌不迭的逃出房間,那個因為鎮定劑而躺在地上的曹醫生也被其他人拖出房間。
明叔也走了,房間只剩下林初瓷和戰夜擎。
林初瓷靜靜的打量戰夜擎,男人雖然受了傷,頭上纏着繃帶,從膝蓋到小腿都打着石膏。
但是男人鼻樑高挺,薄唇緊抿,濃眉緊緊的蹙在一起,這張冷如雕刻的俊顏,依舊散發著無可阻擋的魅力。
他伸出手摸向床頭柜上的東西,看他的眼神和動作,不難猜測,這個男人眼睛可能也失明了。
對於一個天之驕子來說,癱瘓、失明,無疑都是巨大的打擊。
就像天使被折斷了雙翼!
她能理解他,他一定很痛苦!
林初瓷低頭撿起地上的枕頭,朝他走過去。
戰夜擎看不見,可是聽見有腳步聲靠近,當即又怒道,「叫你滾,為什麼還不滾?我不要任何人照顧!滾啊!」
他引以為傲的體魄,變成殘疾,他的雙眼也什麼都看不見。
現在的他,如同活在黑暗的地獄裏!
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現在狼狽的模樣!
「為什麼讓我滾?我可是你們戰家接來給你沖喜的,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戰夜擎的妻子!」
林初瓷把枕頭放在他的身後,完全不顧他的抵觸。
戰夜擎憑感覺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狠狠道,「什麼妻子?我沒有答應娶你!那是他們弄來的,你找他們送你回去!從哪來滾哪去!聽見沒有?」
他一把將她推開,力氣過猛,導致他自己也跌躺了回去。
林初瓷趔趄兩步才站穩腳跟,盯着盛氣凌人的男人,她笑道,「我不會滾的!好不容易有機會嫁給你,這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嫁給你就可以當上戰太太,未來戰家的女主人,這麼好的機會,我為什麼要放棄?」
「不管你怎麼想,反正我不會承認你是我太太!」
戰夜擎聽她的話,誤以為她是拜金女,是看上他們戰家的家世背景才非要留下來的。
「你承不承認,我都是!」
林初瓷又道,「不管你接不接受我,我都會留下來照顧你,直到你康復為止!」
林初瓷是來報恩的!
五年前在她最艱難的時候,是他幫助了她。
現在,到了他最艱難的時候,換成她來報答他!
「我不需要!不需要!聽見沒有?」
他歇斯底里的吼起來。
「戰爺才剛剛醒來,力氣就這麼大,聲音洪亮,中氣十足,看來是死不了了。」
戰夜擎依然處於憤怒中,對於她的話,只是皺眉,俊美如斯的臉龐上寫滿生無可戀。
聽見女人打趣的聲音,讓戰夜擎覺得挫敗。
他都已經暴怒到這種地步了,她竟然還能開得出玩笑來?
林初瓷又掀開被子,掐他的腳背,男人突然感覺到疼痛,蹙起劍眉,「你幹什麼?」
「還能感覺到疼痛,說明你的腿只是骨折,沒有真的癱瘓。你的眼睛是因為血塊壓迫神經導致暫時失明,相信只要淤血散盡,就能重見光明!」
「你又不是醫生,這裡不需要你來判斷什麼!出去!」
林初瓷沒有出去,而是突然湊近他。
「你幹什麼?」
一隻柔軟的手忽然伸進來。
戰夜擎震驚,抬起大手想要阻止她,但被林初瓷抓住手腕。
林初瓷的力氣也不小,按住他的手臂,似笑非笑說,「器官健全,看來戰爺還能做一個完整的男人!」
「你……」
戰夜擎憋了半天,罵出一句,「你怎麼那麼不要臉!」
除了五年前和那個木棉有過三個晚上的交集外,戰夜擎至今都沒有過女人,更別提被女人摸身體了。
奇恥大辱!
「要臉做什麼?我要你快點好起來!只有你康復了,我才能過上幸福的豪門闊太太的生活啊!加油吧!戰夜擎!」
林初瓷還故意壞壞的拍了拍他的臉,打得啪啪作響。
從來沒人敢打他的臉!
也沒有哪個女人敢如此輕薄他!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作死的典型!
僅僅是這一系列的動作,就給戰夜擎留下非常壞的第一印象。
他都快被她給氣爆了,現在恨不能就爬起來掐死她,「滾!給我滾!你給我滾!我不要看見你!滾!」
「我說過了,我不會滾,我會照顧到你康復為止,等你好了,我會離開!到時候你想求我留下,我也未必會答應。
「還有,你應該慶幸你現在什麼都看不見,你要是看見了我,恐怕你會忍不住愛上我的!
「最好不要愛上我,否則你會很痛苦!」
不管他說什麼,罵什麼,林初瓷的態度就像軟軟的棉花,打上去一點也不痛,反而容易讓人抓狂。
戰夜擎確實被她給氣到了,不停的喘着大氣,他發現這個女人是個超級自戀狂!
怎麼可能愛上她?
笑話!
林初瓷到門口叫傭人來打掃房間,兩個傭人戰戰兢兢的進來,驚恐的看向床上的男人,生怕他再發飆,亂砸東西。
她們都注意到此時的戰爺已經不發怒了,只是睜着眼睛躺着,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傭人都有些好奇,新來的林小姐是怎麼制服他們暴躁的戰爺的?
傭人收拾房間的空隙,林初瓷到樓下來,她的心裏惦記着大寶,大寶現在會在哪裡呢?
站在門外的花園裡,林初瓷聽見花園的遠處傳來孩子打鬧的聲音。
循聲走去,在遠處的大樹下,她發現了三個小孩子。
兩個胖胖的男孩,大概五六歲,一看就是雙胞胎,正在叫着順口溜,「小啞巴!戰凌曜!跟屁蟲!呱呱叫!沒媽的野種,天天喝尿!」
被欺負的小男孩,個頭要矮很多,模樣只有四五歲大。
雖然看起來弱小,但是他很不服輸,他像一隻不畏猛虎的小牛犢,臉上氣呼呼,衝過去用頭抵開兩個小胖子。
兩個胖子摔了跤,爬起來就抓住小男孩,把他按在地上打,還往他嘴巴里塞泥土和樹葉。
「敢撞我們,我們揍扁你!小啞巴!」
小胖子們欺負得過癮,拍着手,哈哈大笑。
小男孩從地上爬起來,再次和他們扭打在一起。
小小的身板哪裡是兩個小胖子的對手,即便是挨打得鼻子都流血,滿臉都是泥污,他也沒有認輸。
他被踩在地上,卻還恨恨的瞪着兩個小胖子!
林初瓷來到近前,看見孩子的小臉,雖然都是泥污,鼻子血糊糊的,可還是能看清楚,這張臉和墨寶小川長得很像。
他就是她當年生下來的那個大寶啊!
他們嘲笑他小啞巴,難道他不會說話嗎?
看到自己的兒子被人欺負成這樣,林初瓷的心狠狠的揪痛了!

《戰少甜寵冷颯妻小說》章節目錄: